返回首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借我最多十年

    “安安,宣儿,你们来了!”

    夏昕坐在自己的病床上看着走进来的金安安和王萱两女,嘴角带着一丝柔和的笑容,语气极为兴奋的对着两人打着招呼。

    “昕儿,废宸知道了这件事,你可要帮我说说情啊。”

    金安安看着王宸这有些目光不善的望着自己,顿时心里有些发慌,将自己的目光望向了坐在病床之上的金安安,语气极为柔和的说道。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跟他说了,他应该不会生气了,是吧?阿宸?”

    夏昕看着金安安如此紧张的样子,用自己的目光望向了一旁,站在窗户边上默默无言的王宸,语气带着一丝笑意的对着面前的王宸问道。

    “嗯!”

    在金安安来之前,夏昕就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完全的说出来了,王宸想了想,也没有再多想什么才是决定原谅金安安。

    毕竟金安安平日里虽然为人有些凶,但是还是对自己非常的照顾的。

    “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怕他不会原谅我呢。”

    金安安听了王宸的话,悄悄的用目光看着站在窗户旁边,一脸淡然的王宸,语气极为感慨地说道。

    “我是那样的人吗?金安安,你太把我想的有些不堪了吧。”

    王宸听了金安安的话,看着这家伙的样子,顿时翻了翻白眼,语气有些无奈地对着面前的金安安说道。

    “老哥,这样真是太好了,不过昕姐姐的病?”

    王宣看着自己的老哥和金安安终于重归于好,顿时心里也非常的开心,不过看着坐在床上的夏昕那一脸苍白的样子,顿时面色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语气有些小心翼翼的对着自己的老哥问道。

    金安安突然听到了王宣说的话,顿时目光有些紧张的看着站在窗户边上一言不发的王宸。

    毕竟癌症可是一种不可逆转的特殊疾病,特别是到了癌症的中晚期,已经基本上是无药可救,就算是癌症的初期,将那些癌细胞所感染的组织切掉以后,也有可能在几年或者是十几年之后会有复发的可能性。

    金安安看着站在窗户边上默然无语的王宸,她真怕对方接受不了这件事情的结果,最终而感到悲伤,失望而失去控制。

    “这个你们都不用放心,我联系了一个外国的医学家,他有着能够延长这种疾病存活五到十年药物,说不定给她在五年或者是十年的时间,他就可以研制出这种对付癌症的药物了。”

    王宸看着自己妹妹和此时坐在病床凳子旁的金安安,目光极其古怪的看着两人,语气极为淡然的对着两人的解释道,免得两人到时候难得解释。

    “真的有这样的药吗?那真是太好了。”

    金安安听到了王宸的话,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一旁面色极为平静的夏昕,不知不觉,他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落寞的感觉。

    “安安姐!”

    王宣看着一旁金安安笑得如此开心的样子,顿时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对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暂时在这里聊聊天吧,到时候中午我们一起去吃个饭。”

    王宸如今的第一件事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现在还需要准备完成第二件事,只有完成了第二件事自己才有资格有能力获得增寿丹。

    “废宸,你到底有什么事要去做?”

    金安安看着从窗户边上离开的王宸,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差一只色,语气极为好奇地看着准备离开病房的王宸,语气疑惑的向着对方问道。

    “没事,就是去下芒果台有些事情要处理。”

    王宸听了金安安的话,目光极其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缓缓地关上了门,快速的离开了病房。

    “宣儿,昕儿,你们有没有觉得他对我若即若离呀?”

    金安安看着紧紧关闭的房门,顿时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丝失望之色,语气有些恍然的对着一旁的夏昕和王宣问道。

    王宣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有些失落的金安安,不知该如何劝说他。

    “安安,说实话,你和他在了这么多久,难道你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

    夏昕看着金安安如此失落的样子,稍微的迟疑了一下,最终语气极为平和的对着面前的金安安说道。

    “他不就是王宸,那废宸吗?”

    金安安听到夏昕所提出的疑问,顿时整个人完全的就愣在了原地,稍微的迟疑了一下,最终语气非常严肃的说道。

    “你和他相处这么久,你可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要尊严和面子的男人,有时候甚至有些大男子主义。”

    夏昕看着那满脸不高兴的金安安,稍微的迟疑了一下,最终语气极为缓和的对着面前的金安安提醒道。

    “大男子主义?!”

    金安安听到对方说的话,顿时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语气难以置信的看着坐在病床上,嘴角带着一丝淡然笑容的夏昕。

    “别看以往他对女孩子非常的温柔,善良,甚至包容,但是说实话,他还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他有着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观念,他不希望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观念受到别人的阻拦,甚至他也不想到时候自己的生活,你至于自己的婚姻。对方太过强势,所以安安,你若是想让他接受你的话,你也只能改变你自己,不让以他这样的倔强的性格,恐怕是很难对你有感觉。”

    夏昕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金安安,此时的她嘴角露出了一丝缓和的微笑,语气极为平静地对着面前的金安安说道。

    “你为什么把这些全部的都告诉我,你难道就不怕我抢走他?”

    金安安听到了对方所说的话,顿时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对方,稍微的迟疑了一下,最终语气有些疑惑的对着面前的夏昕问道。

    “他说的话,说实话,我也不相信。我也上网啦,许许多多的网站也查过这种病,什么增加寿命的药物,这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我希望她能够开开心心的,所以我才没有说破。就算有了多的五到十年的性命,到时候我走的时候最晚也只有三十多出头,有可能二十六七就走了,到时候的他仍然需要人来照顾,到那时候谁来照顾他呢?也就只有安安你了!”

    夏昕嘴角带着一丝极为柔和的笑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充满疑惑的金安安,语气极为缓和的说道。

    “说不定,到时候,那个时候我早就嫁人了。”

    金安安听到对方所说的话,顿时目光之中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最终低下自己的脑袋,语气有些沉重地回答道。

    “安安,你不用骗我了,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不会放弃的,你就最多再给我十年的时间,到时候我自然会把他还给你。”

    夏昕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容,看着一旁有些惊慌失措的金安安,语气极为柔和的对着对方说道。

    “说实话,我现在倒是有些恨你了,你为什么要突然闯进废宸的生活?”

    金安安听到对方合适的话,稍微的迟疑了一下,然后目光非常严肃地盯着对方,语气有些沉重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的人闯进他的生活。他这人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性,我能知道她的性格,平时虽然胆小的,但是……”

    夏昕嘴角带着柔和的笑容,说到一半却突然停止了,默默地带着笑容看着一旁等待着答案的金安安。

    “那是什么?你可别说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金安安看着对方突然停止的话题,顿时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语气有些疑惑的向着对方问道。

    “这个我也不好怎么说,到时候你就明白了,不过到时候你需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毕竟,以他的这身份,恐怕非常的正常,若是不是这样,反而有些不正常了。”

    夏昕看着对方面色如此着急的样子,顿时低头笑了一声,语气极为柔和的对着面前的金安安回答道。

    “你这个人说话真是有趣,说一半就不说了,剩下的还要我去猜。”

    金安安看着对方坐在病床之上,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容,顿时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语气极为无奈的说道。

    “啊切!”

    刚刚坐上的士的王宸,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鼻子有些发痒,顿时一个喷嚏就出来了。

    妈的,谁在说我坏话?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