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十四章:人傻钱多

    “是是是,奶奶,都是我不好!

    都是我自作主张!您老可千万别再生气了,气大伤身啊!”

    崔明赶紧把他奶奶再次安抚坐下来,嬉笑着认错,不管自己错在了哪里,不管自己有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正先认错总归没错。

    崔老太又能如何?事情都已经这样了,难不成还能反悔吗?

    “真是不知道你在上京那边都学了些什么东西,我和老刘的事我们会尽快操办的,用不着麻烦你。

    我有其他事要问你。

    你有没有发觉,今年粮价上涨的有点厉害啊,前段时间,我和你梅大娘聊天的时候,就听到她说粮价涨的特别厉害,原本卖两块钱一斤的,今年都已经涨到三块多,将近四块了。

    这可不是什么高档大米,就是咱们家日常吃的那种本土大米。

    这么多年了,粮价就没有这么离谱的涨过,我还听别人说,北方那边涨的很离谱,普通大米都涨到四块多,五块一斤了!

    就算北方人不常吃大米,那这价格也有些太离谱了,而且听说他们面粉的价格也涨了!

    这可不妙啊!

    你买那么多物资屯在家里,到底有什么事好歹跟我说下,让我心里有个底,不然我总感觉慌慌的。”

    老人家,特别是经历过当年灾荒时期的老人家,对于粮价的上涨是相当敏感的。

    敏感的地方不在于担心以后买不起粮食什么的,而是担心于再像过去那样,拿着钱也没处买粮食。

    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崔明这段时间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所以还真没怎么关注市场,此时听他奶奶一说,这才赶紧拿起手机让龙猫调一下最近几个月全国各地的粮食价格波动。

    嘴里还说着:“奶奶你先稍微等一下,我查一下市场数据!”

    因为粮价这种东西是属于透明状态,根本不需要费什么事,所以龙猫那边统计起来自然也很顺利。

    不到三分钟,今年的粮价波动图就已经传到了崔明手机里。

    崔明打开图表仔细的看了一会儿,发现粮价的确如同他奶奶说的那样,在最近两个月内波动极大。

    准确来讲,五月份之前粮价还是相对平稳的,虽然还稍微有些波动,但是这波动和前面五个月的波动相比,波动并不大。

    但是从五月底开始,从有些地方粮食开始收获开始,粮价就开始小范围的往上提升,到了七月份大多数地方都完成收获之后,波动小的地方粮价涨了三成左右,波动大的地方粮价甚至翻了一倍不止。

    这显然是十分不同寻常的。

    因为他们国家粮价一直都是由政府操控,由政府进行抑制,一直都让普通粮食的价格维持在一个相对平缓,所有人都消费的起的水平。

    可是,现在粮价的上涨幅度明显超出了政府原先的掌控力度。

    虽然可能也有自由市场规律在作怪,但是国家方明显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放粮平抑粮价了。

    这一切,都在释放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那就是,今年的粮食应该出现了大规模减产,而且未来的形势可能也不是很乐观。

    崔明虽然早有预料,但是也没想到仅仅只是开始,粮食产量就已经下跌的这么厉害了,就已经厉害到国家难以调控的程度了。

    看完思虑了一会儿,又沉吟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来,比较严肃的对着他奶奶说道:

    “奶奶,今天我对你说的话,不传六耳之人,千万保密,就是刘老头你也不要告诉他。

    根据我收集到的消息,全世界从今年开始会进入困难时期,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小冰河时期。

    主要表现为气温下跌,干旱洪涝的灾害会比较频繁,范围估计会涉及世界大部分区域,粮食产量应该也会大大缩减。

    这不仅仅在我国,而是全世界范围内都是这样,区别只是在于下跌多少而已,所以从国外进口粮食填补国内空白可能也不好办。

    您也是上过学的,应该也知道明朝末年的天灾是个什么样子,也应该知道四二年是什么样子。

    所以,多囤点粮食总归是没有错的,家里面的东西您都要想办法藏好了,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

    还有,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您能够想办法说动村长集资制作点粮砖,当年我们村不就是因为有祖上传下来的粮砖,才能够顺利度过四二年和那三年吗?

    如今粮砖早就吃没了,也没有人再去制作,要是再出点什么事……”

    “怎么会这样,这老天爷真是不让人过安心日子呀,这才过上几年好日子,怎么就又出事了?”

    崔老太的脸色也是顿时变的忧伤愁苦起来,四二年的灾害她是没有经历过,可是那三年,和那三年之后好几年每天都只能吃半分饱的日子,记的还是很清楚的。

    那日子苦啊。

    原本以为从今往后日子会过得越来越好,怎知还会有这么一遭。

    “奶奶,你放心,你孙子我再怎么着也不会饿着您的,放宽心。

    您回头旁敲侧击的跟村长说说情况,顺带着再告诉村长,我愿意捐五百万支持咱们村做粮砖!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同宗同族的,总不能自家吃香喝辣的让别人饿死吧,现在做点事,也免得以后村里人眼红出大乱子。

    这样,您也别说粮价上涨什么的,您就说我要出资帮村里面修祠堂,祠堂原来用的砖都是粮砖,那么,现在也得用原来的砖做才能表示对祖宗的尊敬。

    您看这么说怎么样?”

    崔明这么说,一来的确是想为村里面做点事,二来也是担心他奶奶不愿意跟他去县城,回头要在村里面住,到时候,等到情况真正不妙时,谁还顾得上什么乡里乡亲。

    有这么份人情在,村里人怎么着也得多照顾照顾他奶奶。

    当然了,如果他奶奶不在村里面住的话,那就当是回报乡里了!

    “这么说倒没问题,村长应该也是愿意的,实际吧,十年前村长就有重修祠堂的念头了,可是大家都不愿意捐钱,最后也就耽搁了!

    不对,你哪来这么多钱的?

    你买了那么多东西,我以为你把钱花的差不多了,怎么还能再拿出五百万!”

    崔老太先是赞同,但是转而就开始追问起崔明资金来源,而且也不是很乐意这么大手笔的捐出去。

    那么多钱留着自家用多好,买两套房子也是好的呀,何必傻子一样的捐出去,捐出去也不见得别人顾念多少好,只会说人傻钱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