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509章 守护之灵

    轰隆隆!

    在阵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前方的神殿大门缓缓向着两侧开启!“

    哈哈,果然有效!”姜美昭不禁狂喜,目光炯炯的盯着前方开启的大门,眼睛一眨不眨。

    可就在此时,那扇大门开启到一半之际,忽然蓦地停住。

    “你说自己是地魂继承者,可有凭证?”就在此时,殿内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那

    声音冰冷异常,仿佛万年不化的寒冰,不带半点感情。

    不过,姜美昭也能依稀听出,那是一个老妪的声音,略带尖锐,与男子大为不同!

    “前辈,您看!”姜美昭闻言,立刻抬手捏诀一指点在眉心!

    “唰!”下一刻,一道半虚幻的身影,闪电般从其眉心飙射而出,悬浮在了面前。依

    稀可见,那身影乃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面目和寄存在叶枫体内的天祖,竟有着八分相似。“

    嗯,果然是地魂!”殿内似传出一道无形的审视目光,看了那白发老者一眼后,点了点头。

    “那前辈,既然已经确定身份,那我是否可以进去了?”姜美昭沉声问道!

    “不行!”谁知那个声音却是毫不犹豫拒绝道,“按照规定,要进入神殿中枢,最少也要身具天、地、人三魂中的两魂才行,而你,现在却只具有一魂,还没资格进入大殿!”

    话落,那半开阖的殿门,突然一震,以着缓慢的速度,重新闭合起来!

    “前辈,不要关门!”姜美昭见状大急,毫不犹豫娇躯一扭,闪电般向着殿门冲去!

    若是她连神殿都进不去,那接下来还如何实施计划?届

    时,别说是对付叶枫了,恐怕自己还得死在叶枫手中!所

    以,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这神殿,她非进不可!

    “放肆!”就在姜美昭半只脚踏入殿门的刹那,那苍老的声音带着无穷怒意轰然传出。紧

    接着,一股强大到无法形容的威压,仿若惊涛骇浪,狠狠向着她撞击而来!嘭

    !在

    那股威压下,姜美昭立刻像是断线的风筝般飞出,直至飞出数百丈之遥,这才重重落地。

    “该死的,那守护之灵实在是太可恶了,一旦让我掌控了这座神殿,我定将它碎尸万段不可!”姜美昭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瞳孔深处迅速闪过一抹浓浓的狠辣!不

    过,她表面却是不露分毫,而是身子一晃,再次向着前方神殿冲去。

    这次,那神殿却无任何威压传出,任由她成功靠近!“

    前辈,请等等,我还有话要说!”眼看殿门即将关闭,姜美昭立刻大声叫道!

    “休要再在此胡搅蛮缠了,否则的话,休怪老身不客气,将你直接杀死!”殿内那苍老的声音,毫无半点感情的喝道!“

    前辈,我知道您之所以一直守在这里,正是为了等候轩辕前辈的后人到来,现在我来了,您难道就不想出来一见吗?

    而且,我还带来了轩辕前辈的一些遗物……”“

    唰!”未等姜美昭说完,一道灰色的影子,已然以着无法形容的速度,嗖的窜出大殿,站在了姜美昭面前!姜

    美昭定睛一望,立刻不禁大吃一惊!只

    见出现之人,乃是一名身穿灰袍,但却长得貌美如花的绝色女子。她

    面如凝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身灰色的长袍虽然与其绝美的容颜并不搭,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空灵轻逸感。原

    本,从那苍老的声音判断,姜美昭还以为出现的会是一名鹤发童颜般的老妇人,却没想到,竟是如此一位天香国色。

    “你,刚才说,自己是轩辕的后人,还有他的遗物?”那灰袍女子死死盯着姜美昭,神色急促的开口!

    其声音尽管还是如先前一样的冰冷无情,可却没有了半点杀意。

    “是的,前辈!”姜美昭点了点头,随手一抖,立刻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玉

    瓶内,乃是一颗淡青色的丹药。

    看到这个玉瓶,灰袍女子不禁身子剧震,那古井无波的脸上,居然不受控制的泛起阵阵涟漪。姜

    美昭一直在密切关注着灰袍女子的一举一动,见她如此神情,顿时不由得暗暗长舒了口气!

    看来,自己赌对了!也

    万幸这些年来,爷爷不惜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了这颗昔日轩辕伤炼制的丹药,否则的话,今日自己还真有可能死在这灰袍女子手里。

    “对,对,这就是轩辕炼制的破障丹,昔日他一共炼制了五颗,给了我一颗,天、地、人三兄弟一颗,另外还剩下一颗,说是日后留给他的后人!”就

    在此时,也不见灰袍女子有何动作,那个玉瓶已然轻飘飘从姜美昭手中脱手而出,落到她手心!她

    像是如获至宝的捧着玉瓶,怔怔盯着其内丹药,忽然泪流满面。

    “前辈,您现在肯信我的话了吧?”姜美昭小心翼翼的问道!不

    过,灰袍女子仿佛未听见一般,仍然死死盯着那颗丹药,久久不语。

    她似在沉吟,又似在追忆,脸上神色阴晴变幻不定!莫

    约过去了一个多时辰,灰袍女子才仿若大梦初醒般,猛地抬头望向姜美昭,沉声问道:“你说,自己是轩辕的后人,可还有其他凭证?”“

    啊,前辈,这颗丹药不就是我的凭证吗?您还想要什么凭证?”姜美昭闻言顿时不悦的叫道!她

    并非什么轩辕伤的后人,所以也拿不出其他凭证,这颗丹药都是她爷爷昔日不惜费尽千辛万苦才获得,再让她拿出其它凭证,她又怎能办到?

    “单凭一颗小小的丹药,还不够证明你的身份,毕竟,这颗丹药,也有可能是你从轩辕的后人手中夺得,若无其它凭证,那老身先走了!”话

    落,灰袍女子毅然掉头,迈步向着身后的神殿走去。

    眼看灰袍女子就要离去,姜美昭顿时大急,毫不犹豫大喊一声:“前辈,我还有凭证。”

    “哦?你还有何凭证,拿出来吧!”灰袍女子停在半敞开的大门位置,回头望向姜美昭,冷冰冰的说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