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402章 口粮

    “水之本源,碧水蓝天!”临近时,朱清萱玉手一挥,立刻阵阵水汽蒸腾而起,瞬间化作一片碧色海浪,直奔叶枫的火海扑来。古

    天禹等人亦是不敢怠慢,纷纷双手捏诀,向着朱清萱隔空一按,将能量输入她体内!轰

    !

    随着能量入体,朱清萱身子剧烈一震,其气息立刻以着肉眼可辨的速度,急剧攀升起来!在

    气息暴涨的当口,朱清萱张嘴念念有词,然后直接喷出一口鲜血,纷纷扬扬洒进了那片碧色海浪内。

    霎时,惊涛拍岸之音震天而起,那片海浪骤然扩张,竟顷刻化作一片真正的海洋,疯狂向着火海扑去。阵

    阵滋滋声传出,叶枫的朱雀之火,在那蕴含浓浓水之本源的海浪下,居然开始逐渐熄灭!“

    哼,想救你大哥?我非不让你如愿!”眼看自己的火海就要被浇灭,叶枫目中寒芒一闪,毫不犹豫身子一晃,闪电般向着火海内的朱清光冲去。

    眼看危机,被困火海中的朱清光脸上露出惨笑,咬牙之下右手一拍额头,顿时其肉身轰的一声,就此崩溃!这

    崩溃中顿时就有一股毁灭性的风暴轰然四散蔓延,向着四周一推之下,竟然使得火海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豁口。在

    肉身自爆的刹那,朱清光残魂毫不犹豫从那豁口一冲而出。“

    哈哈,叶枫,你是杀不死我的,待得本少重新寻到一具合适的肉身,就是你的死期到了。”成功逃出生天的刹那,朱清光得意一声长笑!

    不过,就在他笑声传出的刹那,却是异变再生!只

    见他身旁的虚无,突然轰的一震,紧接着,一道黑影闪电般窜出,以着速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一口向着他噬来!

    朱清光定睛一望,立刻不由一声尖叫!

    他发现,那黑影乃是一团黑烟包裹着一缕残魂。残

    魂内,是一个身材瘦小,面目狰狞的老者。“

    你是谁?想干什么?”危机时刻,朱清光毫不犹豫抬起右手,就欲狠狠一掌拍出!

    不过,未等他的手掌落下,那黑影内的老者,已是狰狞一笑,张开嘴巴,向着朱清光狠狠一吸。

    呼呼!

    随着他嘴巴张开,顿时一个硕大的黑洞,蓦地在朱清光面前出现,朱清光一声惨叫,竟不受控制的被吸入其内,消失不见。

    在吞下了朱清光的残魂后,那黑烟内的老者,半虚幻的身影立刻逐渐变得凝实起来。

    看清楚老者的容貌,叶枫不由心神剧震,忍不住惊呼失声:“朱海山?”那

    黑烟内的老者闻言,顿时得意一笑道:“哈哈,不错,正是本王!叶枫小儿,你没想到,本王还能起死回生吧?”

    “怎么可能?”叶枫闻言,目中迸出滔天无法置信。

    因为先前就是他亲手结果了朱海山的性命,包括他的肉身,残魂,甚至残留在这世间的所有生机气息,全部被抹除得一干二净!

    可现在,这朱海山居然再次活生生出现,叶枫岂能不惊?朱

    海山闻言,顿时哈哈一笑道:“原本,本王是不可能复活的,但本王死在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手里,极不甘心,因此在临死前,还有着一缕强烈的怨念,深深遁入虚无之中!若

    无奇迹出现,本王的这缕怨念,没有数百上千年,也无法苏醒!可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本王的怨念陷入沉眠之际,你和朱雀家族这群家伙打起来了。朱

    雀家族这群家伙,虽然一个个废物透顶,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血液,对我而言绝对是世间最好的滋补品!他

    们血洒长空之下,恰巧被本王的怨念无意识吸收,从而慢慢苏醒过来!再

    加上刚才吞噬了一个朱雀家族嫡系子弟的残魂,本王自然就恢复得更快了,哈哈……”

    话落,朱海山再次仰天狂笑起来!

    闻听朱海山之言,朱清萱等人齐齐目呲欲裂。

    他们万万没料到的是,朱清光刚出狼窝,又进了虎口,被朱海山生生吞噬,从而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老贼,你敢吃我大哥,我要杀了你!”朱清萱双目赤红,尖叫声中,不顾一切的亡命向着朱海山冲去!

    “清宣小姐,莫要冲动!”古天禹见状,连忙伸手一把拽住了她!“

    放手!”朱清萱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厉声吼道!古

    天禹闻言,并未放手,他一边死死拽住朱清萱,一边神色复杂的望向朱海山,试探着问道:“您,可是海山少爷?”

    他隐隐记得,数百年前,朱雀家族有着一个极为叛逆的少年,名叫朱海山!

    那朱海山与现任族长是同一辈,在朱雀家族也算是天赋绝伦。

    不过,因为其母亲只是偏房,庶出的他,在朱雀家族很不受待见!

    别说是悉心栽培了,就连很多朱雀家族嫡系子弟该有的待遇,朱海山都一样没有!

    朱海山自然很不服气,于是便铤而走险,想通过强取豪夺的方式,从那些传承了朱雀图腾的嫡系子弟身上,强行夺走属于他们的朱雀图腾。

    东窗事发后,朱海山差点被处死,最后还是其父母苦苦哀求,而那一任族长又念在朱海山父母对家族有着巨大贡献的份上,才饶他一死,只是将其无情驱逐出家族。原

    本以为,朱海山已经死在了外面,没想到的是,时隔多年,这朱雀家族的弃子,竟再次出现在眼前。

    “海山少爷?”朱海山闻言先是一怔,继而目露滔天精芒的死死盯着古天禹!

    少顷之后,朱海山身子微微一震,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小宇?”

    “对,对,正是小人!”古天禹闻言,亦是十分激动,连连点头!

    小时候,古天禹曾和朱海山玩过一段时间,两人的关系也十分亲近,不是兄弟,胜似兄弟!想

    当初,朱海山被驱逐出家族之际,古天禹还躲在房中,足足哭了好几天。

    就在古天禹为旧友重返暗暗高兴之际,朱海山却是面色一沉,冷冷开口道:“我既已被逐出家族,那就与朱雀家族没有了半点关系,从此以后,你也不必再叫我少爷,也不必自称小人了!

    还有,念在往昔的情分上,我可以饶你一死,让你安全离去,但他们,却必须留下!”

    话落,朱海山蓦地伸手一指朱清萱和朱寿光等人。

    “海山少爷,您想干什么?”古天禹闻言,不禁吃惊的问道!

    “哈哈……本王还没吃饱呢,留下他们,自是要当做恢复修为的口粮!”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