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264章 阴谋第一步

    “呼!”见此一幕,台下围观的众苗人不禁激灵灵倒吸了口气。桑

    叶虽然算不上北疆最顶尖的天才,但也是赫赫有名的。据

    说他从小天赋异禀,力大如牛,所以修炼的,也是以力量著称的神通,一拳落下,可直接砸死一名武将四层境界的修士。

    本以为桑叶上场后,至少也能和天宝厮杀一番,百招之内不至落败。

    谁料,这才刚一照面,连天宝的身都未近,就被那只恐怖的蛊王吞噬掉了体内过半的精血。

    经此一劫,桑叶虽然未死,但损失了如此多的精血,也算是半个废人了,日后无论他如何修炼,也无法再抵达巅峰。这

    ,对于修士来说,无疑比直接杀了他还令其难受。“

    阿叶!”眼看桑叶吐血掉落擂台,一道妙曼的身影,蓦地从花苗族所在的木棚内飞奔而出,瞬间临近,将桑叶从地上抱起。

    那是一名莫约十**岁的花苗族少女,容貌虽然一般,但却给人一种干净清爽的感觉。

    “阿叶,你怎么这么傻?我不是劝你别去参加了吗?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少女死死拥着桑叶,哭得肝肠寸断。

    “阿花,别哭。”桑叶艰难的抬手擦去少女脸上的泪水,喃喃道:“我之所以参加比试,并非贪图小魅公主的美色,而是为了给我表妹报仇,可惜,我不是他的对手。”少

    女闻言,目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恨意,她轻轻将桑叶放在地上,然后银牙一咬,纵身一跃,闪电般跳上了擂台。

    “天宝,纳命来!”少女娇喝一声,毫不犹豫一掌拍向了天宝。这

    一掌拍出,立刻无数赤红色的蛊虫汹涌,竟在刹那间形成了一道红色匹练,向着天宝卷去。

    阿花虽然是女子,但却是花苗族公认的年轻一代第一人,修为赫然踏入了灵将五层境界。

    特别是对蛊虫的操控,更是天赋过人,就连花苗族族长,也将她收为了义女,重点培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天宝心神一震。

    他目光一闪,皱起眉头,正要亡命飞退。

    万毒灵蛊虽然厉害,但凭他的实力,却无法连续不断的施展。一

    旦强行数次施展,必定遭受严重的反噬,被体内的蛊王吞噬得一干二净。

    就在这时,毒苗族所在的木棚人影一闪,下一刻,擂台上波纹扭曲,竹竿似的冬天,已是面无表情的挡在了天宝面前。“

    小贱人,竟敢偷袭我儿,我要你的命!”冬天目露寒芒,毫不犹豫抬手捏诀一指点出。

    一缕微不可察的红芒,闪电般钻入阿花的眉心,消失不见!“

    啊!”随着红芒入体,阿花不禁身子剧烈一震,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着,身体竟直接腾起,飘在了半空。

    下一刻,无比骇人的一幕出现。只

    见阿花身子剧烈颤抖中,一蓬蓬赤红色的烟雾,呼呼从其七窍飙射而出。

    距离擂台最近的苗人都能看到,那些赤红色的烟雾,乃是由一只只极为微小的红色蛊虫组成。

    那些蛊虫从阿花体内喷出后,立刻依附在她身上,开始了疯狂的撕咬。

    不到区区数息的时间,阿花身上的衣袍和骨血便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具白骨森森的尸骸。虽

    然她已经被蛊虫活活吞噬,魂飞魄散,但那空空的眼眶,仍然有着一缕缕的黑血,顺着白骨流下,瞬间在擂台上染出了一朵触目惊心的血色梅花。

    “阿花!”见义女无情惨死,花苗族阿迪族长不由蓦地一声悲吼,毫不犹豫冲出木棚,直奔擂台而去。

    “阿迪老弟,莫要冲动!”阿里见状,连忙身子一晃,挡住了阿迪的去路。

    在北疆四大部族中,阿里和阿迪的关系最为要好,私下里亲如兄弟。

    正是因为两族多年来互相照应,才使得毒苗族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否则的话,单凭一个白苗族,恐怕早已被毒苗族吃干抹净。

    “阿里老哥,你别拦着我,冬天那老贼杀了我的花儿,我要为她报仇雪恨!”阿迪怒声吼道。

    “哈哈,想找我报仇?来啊,本族长就在擂台上等着!”冬天闻言阴鸷一笑,冷眼望了过来。

    他之所以杀死阿花,正是为了激起阿迪的愤怒,当阿迪被愤怒冲昏头脑,找自己拼命之际,自己亦可名正言顺的将其斩杀了。

    暗地里筹备了这么多年,冬天已经不想再继续蛰伏下去。

    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今

    天他就算杀了阿迪,苗王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毕竟,他占据了一个理字。

    虽然阿花死得很惨,但毕竟是她违规在先,破坏了大比的规则,冬天即便当众杀了她,众人也无话可说。

    若阿迪冲上台来找他拼命,那他正好顺手将这个绊脚石给搬掉。事

    后若是苗王对他问责,冬天便会顺势揭竿而起,发动这么多年来暗中筹备的力量,将苗王扳倒,取而代之,自己成为新的苗王。在

    他看来,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根本没资格做苗王。

    其之所以能够成为这一代的苗王,全都是依仗了祖辈的护佑。

    若非他是上一代苗王的嫡系血脉,就凭他那半吊子的控蛊之术,又有什么资格做至高无上的苗王?

    所以,杀死阿花只是冬天计划的第一步,接下来,他还有着一个更大的阴谋。一

    旦这个阴谋实施成功,那北疆所有的苗人部族,都得唯他的命令是从了。对

    于冬天的野心,阿里与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自然是洞若观火。

    见阿迪还想继续冲上擂台找冬天拼命,阿里只得右手一挥,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封住了他的穴道,然后抱着他,重返花苗族木棚内。“

    阿里,你这是干什么?快解开我的穴道,放开我,我要去杀了那老贼!”阿迪双目圆瞪,怒吼连连。

    “阿迪老弟,难道到现在你还未发现,冬天之所以虐杀阿花,正是为了激起你的仇恨,让你昏了头去找他拼命吗?

    说实话,我比谁都想要他死,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眼下却非最佳良机。我

    们想杀他,至少也得先找到破解他本命毒蛊的方法才行吧?”阿里压低声音,语重心长的劝道!阿

    迪闻言神色一变,瞬间明白了阿里的良苦用心,但还是极度不甘的道:“难道我的阿花今日就白死了?”“

    她绝不会白死的!”阿里冷着脸,缓缓说道,“阿花虽死,但她的尸骸内应该还残留着冬天本命毒蛊的气息,我这就去将她的尸骸带回来。晚

    上你来找我,届时,我们两个好好研究一下,看看是否有办法从其中找到破解之法!”阿

    迪闻言点了点头,咬牙切齿的道:“好,就依你之言,只要找到能够破解他本命毒蛊之法,我定亲手将那老贼碎尸万段,以慰阿花的在天之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