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利彩票平台 > 命帝

第240章 来去匆匆

    那汉子身穿一袭大红长袍,体型壮硕,横眉竖目,威风凛凛。在

    其手中,还握着一柄赤红色的长刀,满头长发无风自动,身上那袭红袍猎猎作响,仿佛战神临世,卓尔不凡。

    就在骷髅目光锁定在红衣壮汉身上之际,仿佛冥冥中感应到了一股强大到无法形容的恐怖刀意,在疯狂的扩散弥漫。

    即便以骷髅的见识和阅历,在看到这手持长刀的汉子后,也是不由心神剧震,眼中露出一抹浓浓的骇然与震惊。他

    能看出,这红衣壮汉绝非人类,而是某种法宝之灵。说

    不定,就是一柄大刀的器灵。

    不过,像红衣壮汉这么厉害,拥有如此恐怖煞气的器灵,他还是生平第一次所见。从

    震惊中清醒,骷髅立刻战战兢兢的问道:“前……前辈,请问您是?”红

    衣壮汉闻言并未答话,而是身影一晃,瞬间消失,当其再次现身,已经站在了旋涡前方。

    紧接着,他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就在长刀高举的瞬间,一股恐怖的煞气,如惊涛骇浪般疯狂扩散开来,四周的天地之力,全部像是受到了某种奇异力量的召唤,纷纷遁入刀身内,消失不见。

    蓄势完毕,红衣壮汉一声低喝:“破!”话

    语出口,只听轰的一声,红衣壮汉身上的煞气瞬息达到了极致,随着他手中长刀狠狠一斩,一道恐怖的赤红刀芒,无情向着旋涡劈落!

    刀芒尚未临近,那旋涡已然像是暴风骤雨中的一叶扁舟,疯狂的颠沛流离起来。骷

    髅身子一震,毫不犹豫掉头,逃离了旋涡,亡命向着密室外奔去。这

    一刻的他,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速度要多快有多快。红

    衣壮汉的实力,虽然不如他,但那股可以伤人魂魄的煞气,却让骷髅忌惮不已。

    他明白,若是继续留在此地,与红衣壮汉生死拼杀,即便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也一定会是惨胜。他

    正处于千年之劫的关键时刻,再也不敢节外生枝了。一

    旦魂体遭受无法愈合的创伤,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死路一条。所

    以,在红衣壮汉发飙之前,骷髅怂了,哪里还顾得上继续去夺舍叶枫?见

    骷髅亡命逃窜,红衣壮汉并未阻止,手中大刀继续无情劈向了前方旋涡。

    只听嘭的一声,旋涡轰然崩溃瓦解。随

    着旋涡的崩塌,一个黑色的光罩,出现在了红衣壮汉面前。那

    黑色罩子内,烟雾缭绕,风云变幻,仿佛蕴含了一个小世界。红

    衣壮汉目光一闪,似能一眼看透光罩,看到其内的叶枫和天祖。

    下一刻,他深吸了口气,手中长刀高举,连连劈出了数十刀。一

    道道恐怖的刀芒倾泄而出,狠狠斩在了光罩上。

    第三十六刀落下之际,骷髅神通构建的空间世界,终于蓦地土崩瓦解。叶

    枫和天祖齐齐身子一震,稳稳降落在地。不

    过,天祖尚来不及欣喜,便不由得身子剧烈一震,头皮发炸的望向了持刀而立的红衣壮汉。他

    眸子蓦地睁圆,其内迸出无法形容的恐怖和震惊!

    “是他,就是他……他又现身了!”见

    天祖如此失态,叶枫忍不住疑惑的问道:“他是谁?你怎么如此怕他?”

    “你……你居然不知道?”天祖目光一闪,不敢置信的问道。

    “废话,我知道还用问你?”叶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呼!”天祖闻言,不禁暗暗长舒了口气,看叶枫的模样,应该是真的不认识红衣壮汉,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所以,自己夺舍叶枫的事情,应该还未暴露。深

    吸了口气,天祖立刻缓缓道:“若想知道他是谁,你可以亲自去问他,想必他是一定会告诉你的!”“

    嗯,行,我去问问!”叶枫诧异的扫了天祖一眼,不明白他为何如此笃定,红衣壮汉就一定会告诉他答案。

    话落,叶枫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对着红衣壮汉深深一躬:“晚辈叶枫,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红衣壮汉闻言,脸上迅速闪过一抹茫然,他死死盯着叶枫看了一阵,然后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正想问你呢,你可知道,我是谁?”“

    什么?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叶枫愕然张大了嘴巴。

    红衣壮汉摇了摇头,大声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一苏醒,心中就有了你的记忆,说你是我新的主人。

    不过,对于往日的一切,我都记不起来了。你

    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你的主人?”叶枫闻言,内心不由蓦地掀起滔天大波。

    与此同时,还感觉万分不可思议,什么时候,自己成了他的主人了?“

    是啊!”红衣壮汉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道,“所以主人,以后你无需叫我前辈了。”“

    呃……”叶枫完全陷入呆滞状态,被这红衣壮汉打败了。听

    了叶枫和红衣壮汉的交谈,天祖那颗高悬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他已经看出,这红衣壮汉虽然厉害,但却失去了记忆,以前的事情,全部不记得了。

    恐怕也包括那次自己夺舍叶枫的事情在内,既如此,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呢?略

    一沉吟,天祖立刻上前一步道:“小枫,他应该是失忆了,以前的事情,全不记得,你现在倒是可以问问,他平日里是藏在什么地方,这个他应该是清楚的!”

    叶枫闻言的点了点头,按照天祖的意思,向红衣壮汉询问起来。“

    喏,我就寄存在你的右手内!”红衣壮汉向着叶枫肉身高举的右手努了努嘴。“

    你是那残刀的器灵?”叶枫双目瞳孔猛地一缩,死死望向了自己的肉身,还有那幻化为刀型的右手。“

    嗯!”红衣壮汉点了点头,嘴巴一张,正准备说话,可忽然间却是身子剧烈一震,仿佛打板子似的剧烈摇晃起来,一蓬蓬赤红色的气体,从其七窍飙射而出。

    叶枫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将其扶住,关切的问道:“前辈,你这是怎么样了?”

    红衣壮汉一声苦笑,喃喃答道:“长刀未全,我这个器灵也无法幻化太久,而且,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沉眠,暗暗积蓄力量,唯有在你遭遇生死危机之际,才会幻化出来,但每一次的强行幻化现身,都会令得我的器魂遭受巨大的伤害。

    主人,我要继续回到残刀内沉眠了,你自己保重!”

    话落,红衣壮汉身子嘭的一声炸开,化作缕缕红雾,悉数融入叶枫的右手内,消失不见。

    “呃!”看着这个来去匆匆的残刀器灵,叶枫彻底无语!“

    不好!”就在此时,身旁的天祖,突然一声大叫!“

    怎么了?”叶枫诧异的问道。

    “先前多亏了他出手才救出我们两个,但现在,他器魂受损,陷入沉眠,单凭我们两个,又怎能逃出生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