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184章 怒火滔天

    那青年俊美得不像话,剑眉星目,玉面朱唇,若是穿上女装,绝对可以令得天下女子汗颜。在

    看清楚青年容貌的刹那,叶枫心神剧震,眼前迅速闪过一张熟悉的脸。姜

    美昭!若

    那青年穿上女装的话,和姜美昭绝对有着八分相似。不

    过,叶枫可以完全肯定的是,眼前的青年,并非姜美昭,而是如假包换的男人。天

    下这么相像的人,不是兄妹,十有**就是父女了。

    从青年的年龄判断,他和姜美昭绝非父女,那很大可能是姜美昭的兄弟。“

    小子,你给我滚出来!”因为庞大的赤毒蟒正挡住了视线,从姜光昭这个角度,是看不到叶枫的,于是一声怒吼,右手连连抬起,猛地向着赤毒蟒轰击而来,欲直接轰碎赤毒蟒,将叶枫揪出。

    如今东西已经到手,叶枫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留在这里与姜光昭硬抗。

    他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心头的震撼,右手一抖之下,招魂幡出现,化作一股阴风,咻的向着相反的方向飞遁而去。洞

    窟尽头,还有一个出口。

    叶枫在招魂幡的协助下,速度快到了极致,几乎眨眼睛,便直接通过出口,遥遥远遁。在

    他离开洞窟的刹那,还依稀听到赤毒蟒垂死挣扎般的疯狂咆哮。轰

    隆隆!莫

    约半柱香后,姜光昭终于将赤毒蟒轰了个稀巴烂,整个洞窟,倒塌了大半,碎石废墟中,尽是残碎的血肉,浓郁的血腥味飘荡半空,经久不散。

    “封印之力极为强大,想必那小子还无法抢走宝贝!”姜光昭大袖一挥,迅速将赤毒蟒的碎尸掀到了一旁,抱着侥幸心理,在洞窟内四处搜索起来。但

    ,找遍整个洞窟,却是一无所获。

    望着空荡荡的洞窟,姜光昭脸色铁青,双目睁圆,喷出无穷怒火。“

    没了!”“

    该死的,那东西竟然没了!”

    “那我这么多年以来的努力,岂不是一切都在为他人做嫁衣裳?”“

    不,这不是真的,东西一定还在这里!”

    姜光昭双眼露出滔天不甘之芒,仿佛受伤的野兽般,在洞窟内横冲直闯,直至再次将洞窟搜寻了一遍,发现东西的确没了后,他身子剧烈颤抖,眼中露出他此生从未有过的愤怒与不甘,发出了阵阵震动整个洞窟的咆哮嘶吼。

    在极度愤怒之下,他右脚猛地在地面一踏,整个人呼啸而起,直奔外界而去,更是展开了全部神念,向着四面八方窥探。

    但不知为何,他竟然察觉不到丝毫叶枫的气息,仿佛叶枫的气息,已经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强行抹去。姜

    光昭发狂似的展开全速,以着飞龙山为中心,开始疯狂搜寻起来。可

    惜的是,找遍了整个飞龙山领域范围,仍是一无所获。最

    后他呆呆的回到崩塌大半的飞龙山,看着脚下那个空荡荡的洞窟,忽然仰首望天,张嘴发出阵阵凌厉的嘶吼。

    “该死的,该死的,为了那件上古奇宝,我不惜花费数年时间,去查找线索,后来得知宝物流落在蛮古森林后,更是不惜改名换姓,加入仙河宗,以此掩饰身份,目的便是为了等待赤毒蟒蜕皮的这一日。但

    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努力了,那宝物还是给别人抢走?”

    “没有了那件宝贝,我还如何回家族去争夺未来圣子之位,还如何掌控整个家族?”

    “没有了家族撑腰,我又怎能在南域称雄,在大陆傲啸?”姜

    光昭身子剧烈颤抖,面容扭曲,此刻的俊美已完全消散,他整个人如发狂的凶兽一般,欲择人而噬。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我苦苦守候了这么多年的宝贝,就让人轻易夺走!”姜光昭身子剧烈一震,忽然哇的张开嘴巴,喷出一口鲜血,瞬间染红胸前衣袍。

    少顷之后,姜光昭霍然长身而起,面目狰狞的仰天一吼:“无论是谁,夺走了我的宝贝,我都要他付出血的代价,杀他全家,不,连他死去的祖宗十八代都要挖出来,狠狠鞭尸,方能泄去我心头之恨!”

    发出凄厉的嘶吼后,姜光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子踉跄退后几步,面色惨白的跌坐在地。

    他双目露出癫狂,露出不甘,因为他从来没有如此失败过,以前一旦他看中的宝物,无论是什么东西,最后都能得偿所愿。还

    有他身为姜家天骄的骄傲,也不允许他失败。姜

    光昭越想,内心的不甘和屈辱就越发强横,最后简直到了滔天的地步。

    “小子,虽然刚才我没有看清楚你的容貌,但却感应到了你的气息。只

    要下次被我遇到,我一定能将你揪出。

    你给我等着吧,我能花上近十年的时间,去寻找那件宝贝,也能再花上十年的时间,找你报仇雪恨,以洗刷今日受到的羞辱!”姜

    光昭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和不甘,暗暗发下了毒誓!

    他性格极为偏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

    若不然,也不可能甘愿花上数年时间去寻找线索,再花上数年时间藏在仙河宗,苦苦等待机会了。

    这次,叶枫在他眼皮子底下,生生夺走了那件上古奇宝,已经被他视为此生的奇耻大辱。

    唯有叶枫的鲜血,方能洗刷。

    想到这里,姜光昭再次深吸了口气,缓缓走向了昏迷在地的杨芙。

    在他与赤毒蟒激战途中,赤毒蟒狂性大发,令得空气中弥漫着无穷剧毒之气。

    那剧毒虽然杀不死杨芙,却令其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姜光昭抬手一指点出,一缕元力顿时遁入杨芙体内,消失不见。

    少顷之后,杨芙体内的毒气,全部被逼出,眼睫毛微微一闪,缓缓睁开了双眸。“

    杨师兄,那赤毒蟒已经被你杀死了吗?”看到废墟内的碎肉,杨芙震惊的问道。“

    嗯,它已经死了!”姜光昭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那东西呢?拿到了吗?”杨芙再次问道。“

    呵呵,当然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还从未有失手过的!”姜光昭冷冷一哼,一股滔天杀意,轰然弥漫。他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他看来,最后东西一定还会回到他手中。就

    凭叶枫那小喽啰,怎配使用那件上古奇物?

    “芙师妹,对不起,先前我为了对付赤毒蟒,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苦了!”姜光昭面带微笑,将杨芙从地上扶起,轻轻拥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既然东西被人夺走,那他就得改变策略了。为

    了日后的大计,暂时还得在仙河宗继续隐藏下去。只

    要自己娶了杨芙,再获得宗主的垂青,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掌控整个仙河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