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0522章 京观

    正与同伴一起坐在树荫下的雅各布,从装满清水的头盔中,拿出一根已经被泡得比较松软的速食鱼**,美滋滋的咬了一口。

    在雅各布周围,士兵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绿荫下,说说笑笑的享用着自己的午餐,一万多名士兵几乎坐满了覆盖了整座丘陵的灌木林。

    感受着鱼肉的美味,雅各布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种“拿自己头盔装水泡鱼**”的牛逼吃法,来自某位异想天开的士兵,它一经诞生,便立刻风靡了整个步兵军团。

    一向关爱下属的某位领主大人,特意为士兵们“高价”采购了一批简易烹饪车,也就是装载着小型热魔加热器的特种车辆。

    这种军事后勤车辆专用于战场快速烹饪,效率非常高,短短几分钟就能烧开一桶清水。

    但是,步兵军团的士兵实在太多,平均每500人才拥有一台简易烹饪车,想要吃上水煮鱼**,往往需要排上一段时间的队。

    相比较之下,还是“头盔泡棒”更方便快捷,随泡随吃,哪怕在行军途中,也能一边赶路,一边抱着头盔泡鱼**,所以它更受士兵们的欢迎。

    再说了,“头盔泡棒”还能额外补充一部分营养。

    尤其天气如此炎热,在刚才的搏杀中,雅各布的头盔里已积累了一层油汪汪的头油,这可是纯天然的油脂和脂肪化合物。

    用它泡出的鱼**,别有一番风味,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至于卫生情况,雅各布一点不在意,他更关注另一个问题。

    他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过了今天,又有一段时间吃不到鱼**了,真希望下一批黑杂种快点打过来……”

    按照玫瑰军团的规定,只有在作战时,才会向士兵配发速食干粮,在非战争期间,士兵们的主要食物是硬得能够当盾牌用的咸鱼干,以及粗糙得硌牙的黑面包。

    尽管对士兵们来说,顿顿都有咸鱼干和黑面包的生活,简直就像是生活在天堂中一样,可品尝过更美味的鱼**后,大家迅速重新定义了“天堂般的生活”。

    士兵们是如此的喜爱鱼**,以至于像雅各布这样的“真·吃货”,在“与黑兽人作战”和“吃鱼**”之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后者。

    只要有好吃的,黑兽人算个毛线?

    雅各布的搭档,斯科特,望了雅各布手中的鱼**,喉头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干呕了一声。

    另一位搭档克莱尔,咽下口中的鱼肉,一脸鄙视的说道:

    “我也砍下过一个黑杂种的头,也没有像你这个样子……”

    斯科特立刻反驳道:

    “你只是砍下了一个脑袋,没有去那个地方,我告诉你,如果你看见那么多脑袋……”

    提到“那个地方”时,斯科特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之前目睹的恐怖场景:

    无数的黑皮脑袋随意的堆叠在一起,形成一座5、6米高的小山,这些血肉模糊的脑袋形态各异,有的张着嘴巴,有的睁着眼睛。

    如果只是一两个脑袋,这并没有什么,可成千上万的脑袋摆放在一起,这幅场景简直就是最可怕的噩梦。

    斯科特的脑子里仅仅只是闪过这幅画面,便再也压制不住翻腾的胃部,张口狂呕起来。

    “呕……呕呕……”

    一直吐得连胆汁都吐了出来,他这才停止了呕吐。

    难闻的酸臭味飘散开来,让附近的士兵们纷纷喝骂着躲开了。

    雅各布也禁不住捂住了鼻子,不过作为搭档,他并没有跑开,而是同情的将装满“头油水”的头盔递过去,让其漱口。

    “为什么雷诺冕下命令大家将黑杂种的脑袋砍下来?”待斯科特漱口完毕后,雅各布好奇的问道。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知道。”斯科特吐出一口“头油水”,说道,“不过有人说,冕下打算将脑袋拉回哥白尼城,建造一种叫做‘京观’的建筑……”

    “什么?用黑杂种的脑袋做建筑?”雅各布顿时一脸的惊讶,显然对这种操作难以理解。

    在地球华夏封建时代的战争中,自秦以来,军队中习惯以首级论军功,斩首越多军功越重,这也因此造就了某些血腥而野蛮的文化,“用人头堆京观”正是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这其实是阶级流动性的体现,因为这种奇葩做法让最底层的小兵也有了出头的机会,身份不再是跨越阶层的桎梏。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其实是一种极其公平的做法。

    但异界不一样。

    异界的阶级固化程度极其严重,平民与贵族之间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普通士兵在战场上表现得再勇敢,杀敌再多,成为贵族也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

    对普通士兵军功的刻意弱化,自然导致异界没有出现“首级军功”的制度。

    所以像雅各布这样的普通士兵,才会对斩首的做法难以理解。

    不过,雷诺这个充满恶趣味的家伙,之所以打算搞“京观”,并不是想将“首级军功”制度复制过来,而是出于其它目的。

    其中之一,就是——“弘扬”华夏古代文化。

    这时,灌木林中忽然出现一阵明显的骚动,士兵们纷纷涌出灌木林,站在丘陵边缘向下眺望,雅各布三人一愣,也跟着跑过去,挤在人群中向远处望去。

    只见在一公里之外,一长列庞然大物正在草丛中快速行驶,它们压倒茂密的草叶,轻轻松松在草海中碾出了一条路。

    阳光照耀在它们的黑灰色金属躯体上,反射出大片亮斑,其表面绘制的玫瑰图案清晰可见,在这些大家伙顶部,还坐着不少人影。

    “天呐,是玫瑰战车!”

    “追击黑兽人军队的玫瑰战车回来了……”

    “听说教官们驾驶着玫瑰战车,打垮了黑杂种的恐犸兽骑兵,还杀死了2万名黑兽人。”

    “要是没有玫瑰战车,这一战绝对不会胜得这么轻松……”

    听着人群中的议论声,雅各布与两位搭档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满满的羡慕之色。

    真想加入教官们的行列,体验一下操纵玫瑰战车的感觉……

    坐在玫瑰战车顶部的人影,似乎注意到了灌木林中的动静,许多人站立起来,使劲朝着山丘挥手。

    这立刻引发了一阵的巨大欢呼声,上万名士兵激动的吼叫着口号,响彻云霄。

    “万胜……”

    “冕下万胜……”

    在山丘脚下的一座简易木屋中,几名衣裳华丽的贵族,听到士兵们的欢呼声后,不由相顾骇然。

    他们是听闻大胜的消息后,从哥白尼城紧急赶过来的贵族们。

    雷诺懒洋洋的靠在一把躺椅上,悠然说道:

    “各位,下面我要说的要求,不接受任何讨价还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