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八十六章 终章大结局

    红尘虚无。

    族人在搏杀,前赴后继。

    人间、尘世等天地外有哭泣声,众生惨烈,尽是悲戚与凄凉。

    道天钧回首。

    他看到了叶凡血战,他杀尽了敌人,容颜上有泪痕,他的孩子为他而死,他杀了敌人又能如此。

    叶凡踉跄,他亦是重创垂死。

    在他的身边还有姬紫月,她陪在他的身边,敌人又来了,将他们围住。

    天庭的强者凋零。

    真龙横尸虚无黑暗,一条条龙尸触目惊心。

    耳畔中可闻珂珂的哭泣声,那个没心没肺,神经大条的小可爱又变得孤苦伶仃,它的父母为了救下它,死在了珂珂面前。

    失乐园被打碎了,其上的美丽山河不复。

    这一战太苦了。

    就算能赢,剩下的又有多少。

    赢了,未来过去万古也许会有新的繁华,是一段璀璨历史,前古未有,但是这样真的是他想要的么。

    道天钧能成就超脱,只要坚持下去。

    一切都将结束,诸天覆灭,全杀了个干净又如何呢。

    “这不是我想要的超脱。”道天钧心中有音荡开。

    命中注定的结局么?

    不……超脱,与其展望未来,他更希望过去得美好留住。

    “我的超脱,非我一人。”

    道天钧淡语。

    一念众生超脱,舍我其谁。

    他想到了九位远祖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那是九大神通凝聚后出现的景象。

    九祖对他说过对不起。

    九祖他们为了族人,他们舍弃了自己的生命,为的就是让族人能活下来,有一个美丽的未来。

    可是他们选择了道天钧,给予了他神藏,他们觉得对不起,在九祖心中他们觉得自己给道天钧太大的负担了,一切的重担都在道天钧身上,他扛下了太多。

    对不起。

    道天钧耳畔中响起九祖的声音,依旧是记得昔日的那句话,清晰音绕。

    “为什么说对不起,九个远祖,众多古祖承担了太多,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是我。”轻语从道天钧的口中传出。

    “我恨自己不再最古老的岁月出生,让九祖承受那么多。”

    “我亦恨诸天无情。”

    “对不起。”

    道天钧一步步走向诸天,他的心中有万千言语,最后化作一句对不起。

    这一句对不起,是对九祖在说,是在对族人诉说,也是在向朋友诉说,让他们痛苦受伤。

    轰隆隆!!

    天地间有可怕的气息,这是从道天钧的身上散发,压盖了天的威势。

    他的身上有亿万缕光。

    光辐照辽阔,照亮了红尘,照亮了人间、人世间……

    无远弗届。

    他的身躯渐渐的模糊,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在这一刻他的自身气息消失了……

    他选了另一条超脱路。

    众生超脱,而非自己一人。

    “天无情,那么就让诸天覆灭,我来执掌,成为那新的天,唯一的天。”

    道天钧低语。

    其音很轻,却传入众生耳畔,上苍每一个生灵都是听到了。

    “今日起,吾名上苍。”

    道天钧的声音再次响起。

    “道由我执掌,我为上苍,我为唯一天。”

    “以我之名,以我之命,以我超脱为代价众生不在哭泣。”

    “以我之名,以我之命,以我超脱为代价众生飞仙。”

    “以我之名,以我之命,以我超脱为代价布道上苍,恩泽残荒地,福泽苍生。”

    “以我之名……”

    浩大的声音传遍上苍,像是千万古钟震动,荡起古音,撼动众生魂。

    道天钧选择了与上苍融合,用自身化作轮回,重演这一切,这重演的代价不是上苍,而是他自己。

    这条路,舍我其谁。

    “合!”

    道天钧的声音响起。

    轰隆隆的颤鸣,天地颤动,虚无摇颤,诸天低吼,他们疯狂的向着道天钧杀去,不计一切代价。

    他们见到了未来。

    尸也疯狂了,阿摩殇等人都是向着道天钧杀去,要阻拦这一切。

    天阵营的生灵都是疯狂了,向着道天钧涌去。

    叶凡看向道天钧。

    “为了族人,天钧你……”

    他心中想起了道天钧曾经与他说过的话。

    那是还在残荒界的时候,那时候道天钧用自身去换族人,去换仙域生灵的生命事情之后。

    为什么你要那样做,你不怕死么?

    不怕。

    我的死可以换来很多事情,哪怕我真的死了,我觉得值。

    为什么,这可不像你啊。

    那时候叶凡很意外,在他的心中道天钧一般都是为自己在考虑,很少回去招呼陌生的人。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也不想被人说是什么好人,好人也好,坏人也罢,我只跟随着自己的心走,假如有一天屠尽世间人,能换来族人、朋友永世不在悲伤,我会毫不犹豫的做,杀进天下人,化道求魔又何妨,而今日所在,我只是想一件事,我的命能换来很多东西,何乐而不为。

    我不是好人。

    道天钧那时候是这样说的。

    “这就是你说的你不是好人么。”叶凡低吟。

    他苦笑。

    也许这就是他和道天钧成为生死兄弟的原因。

    有时候真的很傻,很多时候命都不要了,只凭借喜好。

    “夫君。”火柔云四女哭成了泪人。

    傅玄虚弱,他受的伤很重很重,看着道天钧的举动,他直接哭了出来。

    他的声音很虚弱,却拼命念叨。

    “不要这样做啊,臭小子,臭小子……”

    在这一刻。

    诸天都是疯狂了,他们杀到了,道天钧模糊的容颜尽是冷漠。

    九个神藏渐渐的融合,不在是那种紧贴在一起的九个点,变成了一个点,神藏成一!

    只是这还不够。

    神藏在最后破碎,化作了虚无,成为了光斑,融合进道天钧的肉身。

    “你的超脱还有很久,杀了他。”阿摩殇低吼。

    “敢尔!”

    麒麟无上杀去,拼尽全力。

    独孤败天挥动兵器独孤,他打伤了阿摩殇,逼退了青天,“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是时候了解这一切了。”

    “助你一臂之力!”

    魔主踏来。

    他们两者的身上都是有无穷的光辉,有一缕缕精粹的气息散发。

    “哈哈哈……九祖瞒天,我总算见识到了。”辰魔在大笑着,他的身上有璀璨的光。

    与之独孤败天、魔主一样,他在化道,要助道天钧一臂之力。

    “你解救苍生,我等用命阻你一臂之力又何妨。”

    这些与天征战无尽岁月的强者都是走出,他们慷慨赴死,无惧无悲。

    在这一刻。

    那些禁忌强者都是站了出来。

    “佛已死,活着已经无意义。”老佛僧双手合十,散去了一身道法。

    他坐化成道。

    这个黑帝子嗣就这么死了,他一心向佛,与黑帝决裂,最后落得了这样的结局。

    “你这死胖佛竟先我一步,等我一步。”那个藏佛高原禁忌仙帝阿魔佛低声说道。

    老佛僧走出了和黑帝相反的路,但是他不孤单,相反多了很多的朋友,藏佛高原的那千万佛陀,阿魔佛就是其中之一。

    “若有来生,我们在一起喝酒。”

    庞博拍了拍叶凡的肩膀,他笑了笑,带着笑容崩碎了躯体。

    圣皇子长啸,万丈凶躯化作化作了一缕缕精粹的气息,同时间还有同辈,张百忍、道一等人。

    “为了族人。”

    小石头坚定的说道。

    打神石、皇蝶、火族仙帝、水族仙帝等全部都是化去一身力量,慨然的赴死了。

    “缔造出璀璨的未来!”叔祖嘶吼,他冲上高天。

    在这一刻。

    族人悲恸的落泪,泪水根本无法止住。

    他们有人想要走上古祖们的步伐,却被古祖定住了身体不让他们有动静。

    “古祖。”族人颤音,哭泣抽动。

    “等待这一日太久了,为了族人。”英灵族人仰天长啸,他们的身躯化作了光辉,像是繁星斑斑,美丽无比,点亮了上苍。

    “我为真龙一族仙帝,龙火,代表真龙一族助道天帝一臂之力。”

    有龙啸长吟。

    一条浩瀚的赤色真龙冲上虚无,向着道天钧而去。

    “麒麟一族凤羽……”

    “太古战天,而今终结!”

    一声声浩音像是黄钟大吕之音,震撼众生心灵。

    太古强者,那批与天战斗的生灵纷纷化道,他们都是没有了亲人,一生的念头就是战天,死才是他们的最终归属。

    他们在大笑,开阔而嘹亮。

    各大族群、不灭道统都是有禁忌存在走出,他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为前辈出一份力!”辰南坚定,他安抚了自己的孩子自身化道。

    龙儿哭泣。

    他知道这是父亲的决定,父亲受道天钧大恩,而今终于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所以毅然决然的做了,不能去阻拦。

    “辰家八魂为辰家献身!”辰家八魂赤心,他们为了忠肝义胆,为了辰家付出了太多,到了现在还是如此。

    人间有强者化道,人世间、尘世、五方天、八卦天都是有一个个禁忌存在,传说生灵化道。

    他们是一族之祖,有仙国国主,更是有族群的缔造者。

    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在谱写最宏大的篇章。

    天地间的声音化作了不屈的战音,幽幽回荡。

    “杀天七人归来!!”

    那七个无上齐齐迈步,松赞德布站在了其中,他活过来了,亦或者说他就没有死,柳神背后动手救走了他。

    “我骄横杀天,这一生从未一败,今日身死化道了却一生。”有一道无上神音响起。

    骄横身躯挺拔。

    他手中有天的尸躯,那是一个看起来和石头差不多的天。

    石天!

    这是异魔道统的传说,那个缥缈的无上,谁能想到他就是天,异魔道统传承于无上,那台阶乃是石天褪下的躯壳。

    虚无传出隆隆轰鸣,骄横一生无败,最后亦是杀天成功,一人战天成功杀去一天,他燃烧了自己的生命气机,就这么死去了,刚烈而强大。

    “主人,老仆来陪你了。”横天神山的老仆仙帝目含泪水,就这么冲去。

    他一身都是骄横赐予的,有骄横才有今日的他,骄横慨然化道,让老仆悲恸,选择了追随骄横的脚步。

    “虽死无憾。”

    在这一刻,老鸡精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怕死,它雄赳赳的走向虚无深处,看起来不着调的身躯变得伟岸。

    “爷爷!”

    老鸡精准仙帝哭喊,他想要陪同却被老鸡精定在了原地。

    “没有朋友了……”

    变态的低语,他背负双手,站在了自己的棺材边,自身缓缓的消散。

    他亦是走上了化道。

    “啊!!”

    上苍禁忌强者长啸,无尽的生灵悲喊。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付出呢。”魔龙王笑道,它长吟龙啸,在世间留下了最后一道吼声,死去了。

    “修我战剑,杀上九天,洒我热血,一往无前。”

    苍凉的古老战歌回响。

    龙王长吟,天魔牛啸天,两位守护残荒地无尽岁月的可敬无上身死。

    “我独孤败天去也!”

    “我荒去也。”

    “我魔主去也。”

    “我李七夜去也。”

    ……

    一个个强大的无上,战天存在都是化作了精粹力量。

    轰隆隆。

    上苍中有万千的光辉闪烁,是那些强者的光辉。

    诸天在溃灭,他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我不甘心。”阿摩殇怒吼,咆哮声中尽是不甘。

    尸的身躯渐渐风化,随风散去。

    他没有力量抵抗。

    四十九片天地的倒影,天兽、天妖、天尸都是破碎。    每个人都是悲戚。

    他们看到了天在挣扎,看到了那天阵营的无上发出不甘的声音。

    须臾间。

    有一道朦胧的叹息声在众生耳畔中响起。

    众生颤动。

    “你们不该死去。”

    所有人颤动。

    他们看到了一道模糊身影,修长而挺拔,那是道天钧,顶天立地,太伟岸了。

    道天钧的双手捧着,有无尽的光辉。

    那是星魂,那是众生强者的元神光辉,有无上的灵魄……

    “借你们的力量一用便可。”耳畔中有轻音。

    双手捧着的万物光辉如同蒲公英飞絮上苍,在虚无中飘舞,在上苍天地散开。

    “我名道天钧,用我无尽不死身为代价,活过来吧。”

    音声平缓,柔和如春风。

    随着音声落下,那一朵朵蒲公英在上苍落地,没入天地间,在不远的未来,这些灵魂光辉会再次绽放,焕发出属于他们的璀璨。

    随着这一道声音的落下。

    道天钧的身影渐渐模糊,他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他目视前方俯仰天地间,看到了红尘,也看到了人间、尘世……

    在那最后的时光,他转身离开了,留下的是一道渐渐远去的背影,一如曾经的古祖先辈,他们在那条路上行走,走在最前方为族人探寻前方的道路。

    众生身躯一颤,他们看到了一条不见尽头的道。

    道天钧独自一人上路。

    他的背影很挺直,没有一点落寞,有的是坚定,他继续在前进,为族人带路,这一次他迈出了新的步伐,九祖的终点成为了他的起点。

    “道祖。”

    残荒地的族人悲恸,他们止不住的抽泣。

    这一别是永远。

    那位世间称尊无敌的男子再也不会出现了,曾经传下的奇迹成为了永恒的神话。

    他们都知道,他再也回不来了,不会再有奇迹的发生。

    “哭什么,那是道尊的意愿,他没有死,在道路的前方为我们探路,他追上了九祖的步伐……”

    有族人呵斥,只是说着他自己已经哭得哽咽,泣不成声。

    那条路有了新的开端。

    只是这尽头没有族人能看见,注定孤独,九祖的路皆如此。

    作为九祖传承者,道天钧是无憾的。

    “不死身,屁的不死身……”傅玄强忍着不让自己哭泣,站在原地久久不语。

    他想到了以前道天钧嘲笑过他,老头子我又不会死,你哭个什么,你不是说自己宇内无敌,怎么还这样哭鼻子了。

    那是曾经傅玄修炼长生体后要去沉睡,害怕道天钧会在下次醒来的时候,他就死了。

    傅玄知道这是道天钧不想他伤心,才会说出这句话。

    只是现在的他回想,不禁久久不语。

    “臭小子。”

    傅玄不想哭,也不敢哭,在他的心中其实不愿意承认道天钧死了,因为这样他真的不想活了,而他还活着,哭只会让道天钧担心。

    石云看着傅玄,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

    美丽的脸庞上有两行清泪。

    两位阁老悲恸,老泪纵横。

    “让族人担心了。”

    这句话是道天钧常常对他们说的,在道天钧心中他一直觉得自己很皮,老是做一些事情让族人担心的事情。

    有好几次道天钧和他们说过的,其实他心中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去偿还族人,族人为他付出了太多,每次都是在给他擦屁股,为他作死担忧,是不是很不好。

    什么不好,阁老的泪水止不住,他们拼命的摇头,他们才是应该感谢,应该担心的。

    道天钧的一生都是在付出,他给族人的付出太多太多了。

    为北斗带来了辉煌,带领仙域中的族人开疆扩土,付出了多少血泪,一人征战在异域,在上苍他做出了香玉,缔造了禁忌秘地、精粹大湖……

    而今他扛下了负担,承受了一切苦。

    “这有什么让我们担心的。”黑袍老人低喃……

    红尘九地。

    这片一开始道天钧走上上苍的天地,它在变大,天地的边缘不断山河浮现,有宇宙虚空。

    其他的天地,人间、红尘等等,它们都在变大。

    虚无中有万千山河浮现,一片又一片宇宙出现,壮丽山河,碧绿山岭。

    黑暗变得不再黑暗。

    渐渐有了生气,不再拒绝禁忌之外的生灵,不再那么可怕。

    本是黯淡的星辰再次散发出光辉。

    一切都在恢复,一切都在变得更加的美好。

    破碎的星域凝聚,像是时光倒流,生灵站在大地上仰望天空。

    有繁星亿万万,有星河横空,有璀璨的星云,奥秘无穷,仿佛显示着修炼者的路,茫茫不见尽头,有着太多需要去探索寻找。

    那些逝去的生灵皆是复生了。

    在遥远的未来。

    独孤败天、魔主、鬼主、辰南……

    太多的名字在世间传荡,他们都回来了。

    那一战本应该很苦,充满苦涩,然而那一战却变得辉煌,成为了上苍历史最璀璨的一片画卷。

    一幅画缓缓地摊开。

    有众生冲上虚无之境,一条天河横断上苍,另一端是诸天光影,万千天兽、天妖……

    两者碰撞,溅起血水。

    画面看得让人心颤,血液忍不住沸腾!!

    在那最前方有一批批人。

    而在整幅画并非只有一个画面,假若你眯起眼睛,可见画变化,画上的事物消失,可见一条黑暗的道路,一道朦胧的背影走在路上,挺拔伟岸……

    这一切的记忆都被人刻下来了,传唱万古。

    道天钧的奇迹,曾经做的一切成为了过去,成为了历史最为耀眼的神话,被强者传颂。

    上苍四十九,天地壮辽,万籁绝响,雄杰并起。

    沉静回首,段段辉煌。

    千古绝唱,道尊无私。

    静心聆听,上苍有声,天地有音,无尽山河众生相,呼道天帝,呼他万寿无疆。

    无上之上,上苍之地,轮回不覆。

    这是最被人津津乐道的话语。

    残荒地继续缔造这属于这个逆天族群的辉煌,上苍第一霸主。

    岁月流转,死去的英灵一个又一个回归,死去的族人也在渐渐的复活。

    有一天。

    九道身影出现在虚无,上苍震动。

    九祖回归。

    同时间,龙王之名,天魔牛之名震动八荒。

    荒的辉煌还在持续。

    属于他荒天帝的璀璨,有一批批追随者跟着他在上苍缔造璀璨。

    阴鸦,万古幕后大黑手,名副其实。

    他是众帝之师。

    最不可招惹的无上,他曾与道天钧联手弑天,轻易斩杀之,手段可见一般。

    这个看似平凡的人最为不平凡。

    李七夜之名回响千古,被诸强所称颂。

    北斗曾经的那片残荒地,成为了残荒地的最安静的土地。

    这片土地生养了道天钧亦是他最开始的开端。

    大荒中遗落一子,被人抱起,名曰道天钧,这是道天帝的辉煌一生起点。

    那片土地上。

    某一日,三座坟墓破开了,走出了三位女圣王。

    小梦得知过来。

    这是曾经陪伴在她身边的女圣王,她们也活过来了。

    “师父。”小梦美眸模糊有雾水,清泪挂于容颜。

    道天钧没有忘记,她虽然不语,但是他却知道,她心中一直惦记着三位女圣王,小梦不是绝情的人,外人说三位女圣王不好,但是在她看来这并不是如此,是她们为小梦护道。

    而在得知这些事后。

    小梦久久未语,她大哭,本以为自己哭不出来了,这些年来她哭了太多,没想到还是有泪。

    “师父。”小梦握着那块玉,抱膝哭泣,现在她是仙帝又能如何,她只知道自己永远是孩子,道天钧的弟子。

    天庭。

    道天钧生死兄弟叶凡所创。

    这个势力虽无无上,却被人称之为无上势力,因为谁都知道不远的未来,无上会诞生。

    提前叫无上并不碍事,更何况单单它和道天钧有紧密联系就足够这无上势力称呼。

    “女帝死了。”

    某一天传出了可怕的消息。

    狠人女帝死了,自我坐化在了洞府内,安静的离开。

    叶凡得知后久久站立。

    “她始终放不下。”叶凡想起了狠人在那一战后与他说过的一段话。

    在道天钧离开前。

    道天钧的声音在狠人的脑海中响起。

    “妹妹,不要等我,我是个没用的人,不能常待在妹妹身边对不起。”

    他向狠人诉说对不起,他知道无数的话语都无法劝导,只是依旧劝说着,话语很轻柔。

    在那之后。

    狠人女帝闭关。

    她在不知何时的岁月中坐化在岁月中。

    “我去陪我哥哥。”在洞府打开的那一刻,有狠人的烙印出现。

    天庭的强者看到了女帝在笑,这是从未有过的容颜,太美了,展颜一笑,万物失色,自惭形秽。

    这一日。

    天庭女帝坐化,上苍悲恸。

    现在已经有太多的人知道,狠人与道天钧的关系,她是道天帝的妹妹。

    她的死让上苍众生为其自觉的穿起白衣,缟素。

    昔年,他们不能为道天钧白衣送行,因为道天帝虽死却不能言诉,这一次他们穿起白衣为狠人送行。

    连无上都是来了……

    多年之后,残荒界那带着希望的生机生根发芽。

    那是昔年道天钧留在残荒界,留在完美世界的那一缕气机,终于盛开绽放最美丽的花朵。

    残荒地最开始的族地再次重现世间。

    这个族群举族搬迁,回到了最开始的家。

    上苍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翻天覆地,对于残荒地的动静自然受到了关注。

    随着残荒地举族搬迁。

    有一个又一个大族道统的生灵上门祝贺,这是真正的万族来朝,上苍共拜,举世称尊。

    辰家上门祝贺。

    辰南带着他的妻子们,还有孩子们上门。

    “嗷呜,龙大爷也来了,这不是辰南嘛,一百遍啊一百遍。”

    痞子龙哪怕是恢复了前世记忆,成为了仙帝一样是那么的痞子气十足的,前世和这一世它性格都是如此。

    在听到痞子龙的声音后,痞子龙就是照样被按在地上打。

    没办法,谁让七绝天女是辰南妻子的化身。

    人王雨馨亦是跟在旁边。

    而另一边,有一道稚嫩的声音出现。

    “偶米头发,大德大威宝宝天龙来啦!”龙宝宝和小凤凰一起过来了。

    它眨巴着眼睛,直接飞去找自己的小伙伴。

    “珂珂去哪里了?”

    珂珂这些年一直在残荒地,而它的父母一样赖在残荒地享清福,偶尔的时候珂父也会酷酷的出去,酷酷的回来,给残荒地小生灵带礼物,它倒是和武童天感情好,都是孩子王。

    轰隆!

    残荒界内有打斗。

    “咿呀。”珂珂喜笑颜开,它指挥着失乐园在与人打到。

    它的对手是一个金发青年,剑眉星目,眉心有一道竖线,像是紧闭的第三只眼,他身穿有绒袍,看起来威武而健硕。

    “神说,你打我朋友,揍你。”龙宝宝哇哇大叫。

    小爪子在空中飞舞。

    虽然口中诉说着要打,但是龙宝宝没有动手。

    这个金发青年是残荒地的生灵,也是珂珂的宿敌,屡战屡败,神通被压制,他是和道天钧同代的生灵大人物,昔年被称之为凶兽小荒主,与道天钧乃是同代小荒主,威名赫赫。

    盛会举办很快就结束了。

    上苍依旧在变化。

    春去秋来。

    残荒地界,残荒地的族地内,一个山下静逸林子。

    一个小女孩,她天真可爱,大眼睛忽闪忽闪,迈着小腿在追逐蝴蝶。

    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小男孩,跟在小女孩的身边,他虽然和小女孩同岁,但是比起小女孩则要成熟得多。

    “妹妹不要摔倒了。”

    “嗯嗯。”小女孩点头。

    而在这时候,又有两个小孩子出现,一男一女。

    他们端着好吃的从不远处的小屋子走出来。

    “念念,念钧回来了。”小屋内传来一声柔和的声音。

    一个美丽的女子走出,她气质温和,像是春水般让人亲近,火柔云笑着,美眸注视那蹦蹦跳跳走来的孩子。

    “思思和思钧要先洗手。”

    在这时候,夏九幽跟着火柔云走出屋子,她看着贼兮兮,伸出黑乎乎小手要拿好吃的糕点的另外两个孩子,不禁笑道。

    闻言,被叫做思思,思钧的小女孩和小男孩吐了吐舌头。

    四个孩子被杨瑶拉去洗手了。

    “三娘我洗好了。”思钧咻的一身就是消失在原地。

    速度太快了,哪怕是仙都是无法望见。

    四个孩子身上涌动着禁忌的力量,他们一出生便是传说,准仙帝力量沸腾,只是这股力量被火柔云四女封印,这是为他们好,并不是过早的拥有力量是好事。

    只是外界的都知道,未来会有四个惊天人物出世。

    他们是道天钧的孩子。

    注定不能平凡。

    “四娘去哪里了?”思思轻喃。

    “狐己四娘她给你们带好吃的。”火柔云刮了下思思的小琼鼻。

    而在这时,远方有人走来。

    是狐己还有石云,还有小梦。

    “哇,是石奶奶,小梦师姐。”四个小孩子都是开心的跑过去。

    “还有爷爷。”

    四个小孩子举目看向石云身后,在石云身后还有傅玄,以及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他是道父。

    傅玄无奈,“和天钧一样臭小子,就惦记这好东西。”

    四个小孩子笑嘻嘻,他们知道石云肯定给他们带好东西了。

    “傅玄爷爷瞎说。”念念哼哼唧唧。

    “好好好,是爷爷错了。”

    傅玄无奈。

    这四个小不点最见不得有人说他们的父亲。

    “父亲是大人物,是我们残荒地骄傲。”念钧挺着小胸膛,一副小大人道。

    “父亲会回来的。”

    念念亦是出声。

    这一家子围坐在小桌边,享受着凡间般的小家乐趣。

    “天钧会回来。”火柔云听着念念的话,美眸中有追忆的色彩,亦是有一些朦胧。

    她还记得,她们四个女的都记得,那一直缭绕在耳畔的对不起三个字,那是道天钧诉说的一句话,在那一战道天钧的声音充满了歉意,有着很多的愧疚说着对不起。

    “没有对不起。”夏九幽她们多么希望对道天钧诉说那一句对不起。

    “是啊。”

    夏九幽听到火柔云的话语颔首。

    她目光抬头看向远方,那里有道天钧的衣冠冢。

    倏地,她的身躯一震。

    脸上有不敢相信的色彩,眼中出现了两道身影,他们很朦胧和模糊,看起来若隐若现。

    夏九幽的异样让火柔云意外,她看了过去。

    娇躯骤然颤动。

    清泪滑落。

    那是两个人,右边的是一个女子,她容颜只有天上有,清冷气质如月上仙子,在其手上有一枚青铜戒指,另一只手上则抓有一面青铜鬼脸面举动。

    而在左边是一个男子,身穿玄衣,挺拔欣长,一头长发随意散落在胸前与背后,他脸上带着亲和的微笑。

    “我回来了。”

    一声柔和的话音响起。

    闻言,所有人都是怔怔的看着两人。

    “回来了好,回来了好。”傅玄不听的说着。

    石云等女都是颤动。

    在这一刻。

    上苍诸多无上禁忌都是睁开了眼睛,看向这个方向。

    “他回来了。”

    “那个人回归,灭天的存在。”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那小子会回来……”

    天地间有浩瀚的力量,真正的时间开始推动,一股可怕的力量扩散。

    上苍之上。

    属于道天钧的神话再次开启,他的传说又要流传。

    真正的辉煌开始……

    ……

    完结了,这本书前前后后写了大半年了,一开始的成绩并不好,我其实不想说那些什么鸡汤的,但是还是要说,是读者大大给我的支持,才有我一直写下去的动力,这是鸡汤,但是也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被人支持,被人说辛苦了,写的很好,每次看到我都是干劲十足,也是写书的动力。

    6月6日,这本书完结,这个日子貌似也不错。

    也不说那些很长的话了。

    在这里就说一句,谢谢读者大大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躬身弯腰)

    冰尘还要说一句话,读者大大们很多,有还是学生的,有上班的,也有成家立业的,应该也有马上要高考的读者大大,冰尘真心祝福,高考的读者大大们与道天钧一样,缔造属于自己的辉煌,还有其他的读者大大也是吃嘛嘛香,开心每一天。

    说下新书的情况,估计要几个月后,应该是两个月或者三个月之后的样子,新书题材还是玄幻,不过这次不走同人了,开新书会群里面说,一号群:572671454,二号群:777626707,一群有可能满了偶尔会有空位,二群还有很多,希望读者大大们能继续支持,我们新书再见!再相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