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挑衅

    楚天羽这些洋学生每一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不然也不可能考入哈佛医科大学这种世界上顶尖的医疗院校了。

    下边的人楚天羽对他们初步有个大概的印象,昨天毕竟是带他们去了动物园,在坐的有男有女,肤色各异,此时全都看向楚天羽,有的人眼神中有尊敬,有的人眼里则是有质疑,甚至有的人眼神中还有挑衅之色。

    眼神中有尊敬神色的显然是因为楚天羽所取得的成就,有质疑的,则是不大相信楚天羽这么年轻就能有现在这番成就,至于那些眼神中有挑衅之色的,则是因为太骄傲,有些不服楚天羽。

    楚天羽把每个人的神色尽收眼底,他也没跟其他教师似的一丝不挂的站在讲台后开始上课,楚天羽而是很随意的蹦到了讲桌上,就这么坐在了上边,这要是在华夏可是非常出格的行为,楚天羽毕竟是为人师表,怎么能这么没个正行?

    但在米国,没人会认为楚天羽没个正行,因为他们从小到大接触到的老师有不少也是这么随意,楚天羽这看似没正行的行为,到是让下边的学生对他有了更多的接受,米国的学生不同于华夏,华夏的学生习惯了一丝不苟、不拘言笑的老师形象。

    但米国的学生更适合哪种可以跟他们谈天说地,像朋友一样的老师,而不是哪种很死板的老师,这会让他们感到压抑。

    所以米国的老师对比华夏的老师更活奋一些,不那么死板,也不那么教条。

    楚天羽满脸微笑的看着下边的洋学生道:“昨天我已经做过自我介绍了,所以今天就没这个必要了,今天是我第一次给你们上课,说实话我没当过老师,有些不知道该给你们讲些什么,这样,今天咱们不上课,咱们互相聊聊天,你们可以问我问题,我也会问你们一些问题,只要不是太出格的问题大家都可以问。”

    楚天羽话音一落,下边立刻有人道:“楚你的手术技术真的有那么厉害?”

    这声音充斥着质疑,还有浓浓的挑衅意味。

    说这话的人是个金发碧眼的帅哥,绝对是在场除了楚天羽外的颜值担当,这人楚天羽到是知道他的名字,昨天见到楚天羽的时候这个叫做汉斯家伙就一直用挑衅的眼神看向楚天羽,显然是对楚天羽是非常不服气的,这也难怪,华夏有句老话说得好,叫做年轻气盛,汉斯不但年轻,还是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自然是极为骄傲的。

    虽然以前听说过楚天羽的大名,但却总来没真的见识过楚天羽在医疗上的经验与技术,不服气也是在所难免的。

    只得一提的是昨天汉斯看到楚天羽没个小摸样,但是见到阿加莎后却是满脸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这是个非常阳光的大男孩,他有一头金色的短发,还有一双迷人的蓝眼睛,身材高大而壮硕,是哈佛医学院当之无愧的校草级人物,当然这是华夏的叫法,在米国,每年各大学校都会举行舞会,在舞会中大家会选出自己心目中的国王与王后,而汉斯则是历年来的国王不二人选,换成华夏的称呼那就是校草了。

    阿加莎虽然带着有些老土的眼睛,还穿着有些保守的职业装,但依旧难掩她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汉斯看到阿加莎心生爱慕也是正常的。

    只是阿加莎对汉斯不是很感冒,反而是对那些动物很是感兴趣,并且也是时时刻刻跟在楚天羽身边,阿加莎这么做也是尽到自己助理的职责,但也不是有意粘着楚天羽,可在汉斯看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感觉阿加莎跟楚天羽绝对不是普通的同事关系,而是有着另外一种关系。

    这种关系是什么,就不用多说了,这让汉斯是妒火中烧,自己那里不如这个华夏人,你为什么对我就这么不理不睬的,于是这梁子就不知不觉的结下了,楚天羽知道的话肯定会苦笑不的,这都那跟那啊?

    现在汉斯上来就发难,让很多人有些诧异,但不少人还是感觉这是正常的,汉斯这样骄傲的人,怎么可能见到楚天羽不跟他过过招?汉斯要是不这么做的话,那就不是他们认识的国王汉斯了。

    有人小声道:“这下楚有麻烦了。”

    也有人道:“楚有这么大的名气,肯定是有真本事的,汉斯向他挑战?这……”

    大家的想法都不一样,有人为汉斯担心,有人则是等着看笑话,老外也是喜欢看别人笑话或者热闹的。

    楚天羽没有直接回答的汉斯的问题,而是笑道:“汉斯你说对于一名手术医生来说,什么最重要?”

    汉斯满脸傲色,想也不想就道:“当然是技术与经验了。”

    楚天羽则是笑道:“错。”

    汉斯立刻皱起了眉头,大声道:“怎么可能错?难道一名优秀的手术医生不需要技术与经验吗?”

    其他人也纷纷皱起了眉头,感觉楚天羽说的不对,而汉斯说的是对的,对于一名医生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精湛的手术技术,与丰富的临床经验,这是全世界医生的共识,但谁想楚天羽却说汉斯的回答是错误的,这怎么可能?

    楚天羽也没急着回答自己为什么说汉斯的回答是错的,而是任由汉斯这些人在下边讨论,课堂上一下乱了起来,在没了刚才的安静。

    阿加莎坐在不远处则是连连打哈欠,她最讨厌的就是上课了,但为了这份工作,却不得不跟着来,阿加莎有时候真想不来了,但一想自己现在要吃楚天羽的,住楚天羽的,穿楚天羽的,并且还是自己主动要担任楚天羽的助理,要是现在就不干了,这实在是太不合适了,所以也只能强忍着了,心里盼望着早点下课。

    楚天羽等了好一会,等汉斯这些人讨论得差不多了,这才大声道:“好了,你们讨论的也差不多了,你们谁知道我为什么说错?”

    汉斯这些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头雾水,同时心里还有些不满,我们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那知道你为什么说汉斯说的不对?

    楚天羽等了一会,看没人回答他的问题,便伸出手道:“手才是一名医生最重要的,医生没了手还怎么给患者治疗?”

    这话一出,立刻是满场哗然,所有人都感觉楚天羽这是才强词夺理,手自然是很重要的,但没有手的医生那还是医生吗?不是了,既然不是了,那汉斯话就说得没错,对于医生最重要的还是技术与经验啊。

    汉斯很是不满的大声道;“楚你这个回答太蹩脚了吧?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有今天的成就的,难道就靠这样狗屎的回答吗?”

    汉斯的话是越说越不客气了,但楚天羽脸上却还是没有任何恼怒之色,汉斯这一言辞激烈的一喊,阿加莎到是清醒过来,有些不满的看向汉斯,感觉这个人太没有教养了,怎么能在课堂说狗屎这样的词?

    汉斯也察觉到了阿加莎脸上的不悦之色,这让他更是心里怒火中烧,他这样血气方刚的大男孩,被在自己喜欢爱慕的女孩用这样不悦的眼神看,还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没当场发飙就已经不错了。

    楚天羽依旧是面带笑容的道;“好吧,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说手对于一名医生十分重要。”说到这楚天羽站起来走到阿加莎身边小声说了几句。

    阿加莎立刻惊呼道:“你要那东西干什么?”

    阿加莎这么一说立刻是勾起了所有人好奇心,楚天羽到底让阿加莎去拿什么东西那?

    楚天羽笑道;“你就去吧,一会你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阿加莎耸了下肩膀有些无奈的道:“好吧。”说完站起来出去了。

    楚天羽则是走到讲桌后道:“你们都很好奇我让阿加莎去拿什么了对不对?”

    下边立刻有人道:“是啊,楚,你到底让阿加莎去拿什么东西了?”

    楚天羽笑道;“我让她去帮我拿两个鸡蛋,生的鸡蛋。”

    楚天羽这话一出口,下边的人又是炸锅了,汉斯大声道:“楚你不感觉你像是个小丑吗?你说了那样狗屎的回答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鸡蛋,难道你饿了,要做个煎蛋吃吗?真要是这样,我一点都不介意去帮你做一份煎蛋,我煎蛋的水平还是不错的。”

    汉斯的话一出口,下边的人立刻大笑起来。

    楚天羽依旧是不恼,还是面带笑容,对于楚天羽来说,汉斯这些人就是年纪大一些的熊孩子而已,对付他们这群熊孩子楚天羽有的是办法,完全没必要跟他们生气,实在是不值当。

    阿加莎出去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这样才找回来两颗生鸡蛋,这还是她跑去超市买的。

    楚天羽接过鸡蛋,然后道:“这是两个生鸡蛋。”

    汉斯撇撇嘴道:“楚你除了说废话,还会什么?”

    楚天羽笑道:“我会的东西,你一会就能见到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