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七百章:难得的温情时刻

    陆遥这一句让林嘉仪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在林嘉仪的心中,陆遥在其他方面是个天才,但是在感情方面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呆瓜,木头。

    林嘉仪认识陆遥的时间比黄若云要早,可是自从认识这么久以来,林嘉仪就从来没有听过陆遥说过一句动情的话,这一次,陆遥能说出这样的话,就算只是逗林嘉仪开心开心,她也真的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嘉仪,这一次等这边的事情完了你跟我回去好吗?”陆遥看着泪流满面地林嘉仪心中很不是滋味,替她轻轻的擦了擦脸蛋上的眼泪,轻声的说道。

    “嗯,嗯。”林嘉仪连连点头答应。

    林嘉仪此时早已经忘记了曾经自己为什么离开,而且她在欧阳云峰那里的时候早已经下定了决定,如果这一次陆遥救出自己,自己就跟他回去,哪怕是永远的在他身边默默的看着他和黄若云在一起也心甘情愿。

    她离开陆遥已经太久了,时间已经冲淡了她心中对于黄若云的嫉妒,时间也让她对于陆遥的依恋发酵的愈发浓烈,就如同一杯美酒,经过岁月的沉淀显得香醇可口。

    林嘉仪的感情一发不可收拾,她扑进陆遥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感受着他身上的温暖,那种让她只要一触碰到就感到安全,感到舒畅的温暖。

    许久,林嘉仪哭累了,哭够了,从陆遥的怀里娇羞的探出小脑袋,看着陆遥说道:“陆遥,你答应欧阳云峰的条件吧!”

    “为什么?”陆遥笑着问道。

    “我虽然不是你那个世界中的人,但是我经过这几天也知道了你所面对的敌人究竟有多么的强大,如果说能够用我的血换回他对你的支持,别说是一滴了,就算是十滴,百滴,千滴又有何妨?”林嘉仪认真的说道:“而且,能够为你做出一些帮助,我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陆遥轻轻的用手指遮住了林嘉仪的香唇,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

    “你的心意我明白,谢谢你,嘉仪,此生能够遇到你和若云,是我最大的幸运。”陆遥低头看着林嘉仪的眼睛说道:“你们像天使一样带给我欢乐,带给我幸福……”

    陆遥今日难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这一说便一发不可收拾了,他的话很质朴,也很真诚,但是在林嘉仪听来那是那么的动情,简直就像是天下最为动情地情话一般。

    只不过,陆遥说到后来,林嘉仪听着有些心痛。

    “陆遥,你千万不要自责,喜欢一个人没有对错,没有理由,被一个人喜欢也没有对错,我喜欢你,若云也喜欢你,你虽然认识你在前,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终究是迟到了,迟到了就要付出代价,这就是对于胆小鬼最好的惩罚,我不奢求能够得到你全部的爱,我只要知道你心中有我便已经心满意足了。”林嘉仪温情的说道:“你不要因为我而难做,你和若云结婚,生孩子,这是人之长情,我只希望你心中永远有我一个位置,哪怕很小,很拥挤的一个位置也好。”

    陆遥听着林嘉仪的话心中愈发的难受了,可他此时真的是给不了林嘉仪任何的承诺的,他能够做的只有紧紧的抱着林嘉仪的身体,彼此感受到对方的真实存在,让时间记录下这一刻的短暂美好。

    两个人说也没有再说什么,谁也没有打破这美好的时光,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对方,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陆遥和林嘉仪就这么抱着对方,任凭时光从身边悄悄溜走,一直到了晚风吹得林嘉仪身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陆遥才和林嘉仪二人携手缓缓地走向附近的一家酒店。

    ……

    ……

    这几天,陆遥太累了,林嘉仪也太累了。

    昨夜两人虽然看了一间房,但是彼此之间却是以君子对对方,谁也没有越雷池半步,最多也就是两人相拥和衣而卧。

    陆遥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林嘉仪也累了,可她却是一夜没有合眼,就这么在陆遥身边静静的看着陆遥,看着他那俊俏的脸庞,感受着他那让人如沐春风一般舒畅的呼吸,她想要牢牢地记住这一刻,这一她在梦中百转千回的梦到的场面。

    “你醒了?”陆遥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林嘉仪面容有些憔悴却盯着自己目不转睛地看,轻轻的报以微笑,说道。

    “嗯。”林嘉仪本想告诉陆遥自己一夜没睡,但是最终却没有这么说,她第一向陆遥说了一句善意的谎言。

    “我看你没休息好,要不你在休息会,我去那些早点带回来吃怎么样?”陆遥为林嘉仪轻轻的撂起了额头的秀发,温柔的说道。

    说话间,陆遥准备起身,却被林嘉仪一把给拉住了胳膊,只听林嘉仪说道:“别去,陪我在待会。”

    “好……吧!”陆遥实在是找不出理由拒绝,应了一句后继续躺下。

    林嘉仪轻轻的枕在陆遥的胳膊上,抬头看着天花板,时不时的笑出声来。

    “嘉仪,你想听我讲讲我的故事吗?”陆遥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又一种冲动,他想要告诉林嘉仪自己心中的秘密,好几次话到了嘴边想要咽回去,但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好啊!”林嘉仪听到陆遥得话后显得心情更好了,翻身往床头挪了挪,开在床背上看着陆遥说道。

    “你知道我和若云是怎么认识的吗?”陆遥说道。

    “当然,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林嘉仪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说道:“你该不会说这酒是你的秘密吧?”

    “那你只知道自从那一次之后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陆遥摇摇头,顿了顿,继续说道。

    林嘉仪摇头。

    “我身体一直不好,有先天性的心脏病,那一次我虽然救了若云,但是也恰巧是那一次心脏病突然发作,生命危在旦夕。”陆遥看着林嘉仪听到这里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显得很担心的样子,接着说道:“后来是若云和她爷爷将我带到了新都市最好的军区医院,也是她爷爷主持医院的专家会诊,让我做了个心脏手术。”

    “真的好遗憾,当时我要是能够在你身边就好了。”林嘉仪一想到陆遥当时危险的况状,忍不住落下两滴泪花,说道。

    人们常说女人是水做的,这一点林嘉仪曾经不认可,她是冰山美人,从来都不知道眼泪是什么,哪怕她生病,她感到孤独的时候都从未流过一点眼泪,可是自从她发现自己喜欢上陆遥后一切都变了,她再也不会怀疑那句话了。

    她几乎是将前半生积攒下的泪水全都为陆遥流了。

    “我换了一颗心脏。”陆遥继续说道:“这心脏的主人是一位烈士,伟大的烈士。”

    “他曾经伟大与否我不知道,但是他让你活的重生,我觉得他真的很伟大。”林嘉仪见陆遥说到这里没有继续往下说,认真的说了一句。

    女人可以强势,可以柔弱,但是在爱情面前,她们永远是将最柔弱的一面展现在对方面前。林嘉仪,多么聪慧的女子,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面对着爱情,她也成了小女人。在她的心目中,凡是帮助过陆遥的人都是伟大的,就如同那个让陆遥获得新生的心脏的主人一样。

    “……”

    陆遥被林嘉仪单纯、可爱的模样逗笑了,心中的一些疑虑也彻底打消了,他将自己换了心脏后所经历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林嘉仪,包括离疆的事情,全都没有隐瞒。

    如此一来,林嘉仪成了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从陆遥口中得知这些秘密的人。她的心思和情感随着陆遥的经历而起起伏伏,时而喜,时而忧,时而泪流满面,时而破涕为笑。

    人们可看到陆遥如今的风光无限,却能有几人知道陆遥所经历的那些痛苦,从一开始的苦不堪言,到后来的小有成就,再到如今的元婴境初期,陆遥经历了什么,或许冷暖只有自知,如今陆遥将这一切告诉了林嘉仪,这个世界上便有人愿意替他分担一部分精神上的疼痛,这让陆遥又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

    这一刻,陆遥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孤独了,至少在修仙这条路上有一个喜欢自己而自己也喜欢的人一直陪着自己。

    “陆遥,你能教我也修仙吗?”林嘉仪听完陆遥的讲述后,弱弱的问道。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陆遥诧异的反问道。

    “我不想你在孤立无援的时候感到孤独,我想替你分担一些痛苦和苦难。”林嘉仪眼神中饱含坚定的神情,看着陆遥的眼睛说道。

    “这……”陆遥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欧阳云峰不是说了吗,我是万古无一的冰心体质吗,我想我应该还是有点天资的,你教我好不好?”林嘉仪道。

    “这个……”陆遥犹豫再三,最后说道:“这个让我在考虑一下好吗?”

    “好,我在你身边,你随时告诉我你的决定。”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