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六十七章:跟踪

    马茜捷在观众的一片欢呼声中缓缓地走下台去,此时华国代表团迎接她的同样是一片热烈的掌声,左小云更是激动的直接抱住了载誉而归的马茜婕。刚才的过程实在是太过揪心了,简直堪比一场最为虐心的宫斗戏。作为女人的左小云几乎感觉自己都要喘不上来气了。

    主持人宣布了今天其他代表队的成绩,早上的比赛就算这这么结束了,或许是今天早上马茜捷的表现太过于让人难以忘怀,以至于那些得了零分的代表团成员心情也不是那么的糟糕了,他们甚至为自己能够亲眼见证在安格斯身上发生得奇迹而感到庆幸。

    下午的比赛依旧是在继续,法兰克院长因身体原因请了半天假,他的工作由另外一名德高望重的评委来完成。这也使得下午的比赛中少了许多的猫腻,多了一丝的公平,华国代表团和米国代表团再次不负众望的战成了平手,两队携手以九分的成绩继续占据积分榜榜首的位置。

    紧张刺激而又令人兴奋的一天结束了,陆遥也是难的的陪大家一起吃了顿开心的晚餐,虽然说酒店中的餐厅对他们是免费开放的,但左小云还是主动为大家点了一些具有当地特色的外卖,一群人围在一起开心的聊着,开心的吃着。

    用餐结束,时间尚早,有人三五结伴选择出去散步,有人则是担心接下来自己的比赛,选择回到房间里继续苦读医书,陆遥则是选择一个人出去散散心,放松放松。

    陆遥本来打算去找林嘉仪的,可是十分不巧的是林嘉仪晚上有个实验课,离不开,陆遥只得一个人在宾馆附近的河边走一走,看一看。

    “出来吧,跟了我快二十分钟了,你再不出来我可差不多要回去睡觉了!”陆遥走到一个长凳边缓缓地坐下,然后看着不远处一家小超市的方向笑着说道。

    陆遥话音落下,只见一个俏丽的身影从小超市门口走出来,也不知道她是因为被陆遥发现了不好意思,还是被夕阳的余晖照射的缘故,一张俏脸显得有些通红。

    来人正是白天为安格斯诊病的马茜婕,她一脸通红的缓缓走到长凳边,看了看陆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才缓缓的说道:“我真的怀疑你的身体里是不是住着一个博通古今而且无所不能的神,你简直就像是药神下凡一般!”

    “你这话我该怎么理解呢?”陆遥笑着站起来,看着马茜婕说道:“我该理解你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我呢?”

    “呵呵!”马茜婕被陆遥的话给逗乐了,轻笑两声说道:“当然是夸你啊,你真的是我见过最为优秀的同龄人,比燕京那些天才少年还要厉害!”

    “多谢你的夸奖。”陆遥笑着说道:“我只做我自己,从过不去和别人比较。”

    “你来是想问我那颗药丸的事情吧?”陆遥看着马茜婕问道。

    “如果可以,我愿洗耳恭听。”马茜婕学着陆遥的语气开玩笑道。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所以也就从小开始研究医术,或许是我有这方面的天赋吧,还真让我研究出了一些东西。”陆遥早就知道马茜婕一定会来问自己,他本可以拒绝回答,可是他又不想显得如此的冷傲不合群,便提前想好了一番说辞,此时对马茜婕娓娓道来。

    陆遥隐瞒了一些东西,也说了一些东西,他告诉马茜婕自己在西京市与人合作开了一家医药公司,而他就是那家医药公司的研发负责人。

    “这没想到,如今在国内闻名遐迩的方氏医药集团竟然是你一手闯出来的,真是没想到啊!”马茜婕听到陆遥报出那家医药公司的名字后,感慨道。

    “怎么,方氏医药集团现在很有名吗?”这还是陆遥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方氏医药集团的在国内的名气,惊喜的问道。

    “当然,我们家的医馆也会从市场上买上一些你们公司的产品,然后再加以研究。”马茜婕立马说道:“不过,很遗憾的是我们什么也没有研究出来!”

    马茜捷的话陆遥并没有丝毫的怀疑,的确,那些药都是他搞出来的配方,他知道其中的奥秘,若没有他本人的讲解和演示,其他人是根本不可能模仿的出来的,否则现在以现在国内好多企业的研发实力,岂不是分分钟就抢了公司的生意了。

    马茜捷又给陆遥说了一些陆遥所不知道的事情,如今的方氏医药集团已经是在国内名声大震了,很多人都如同马茜捷家一样,买了他们的产品加以研究却什么也研究不出来,然后又从给方氏医药集团供药材的地方着手去研究。不过遗憾的是,哪怕是他们找到了林贵省的天宇寨,哪怕是他们找到了盘龙山,哪怕是他们找到了那些为他们采药的人,依旧是找不出丝毫的头绪。

    这让陆遥对方京华的操控能力也是有了更深的认识,他也暗自庆幸自己选择的这个合伙人优秀,若不是有方京华的老练和处事周圆,相比以陆遥的本事,就算是有了超凡脱胜的炼丹术,想要有如今的这个局面也是难上加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方氏医药集团就是陆遥经济方面最坚实的后盾,有了它,许多的好事情也变得容易起来,同时他也感激方京华和凌云曾经苦心劝自己不要放弃集团的股份这件事情,当初若不是他们真心想劝,想必陆遥如今就没有这么舒服了。

    陆遥和马茜婕两人聊的挺开心的,马茜婕告诉了他许多她所不了解的情况,聊了一会后天色渐晚,陆遥也打算回去了,本来两人可以顺路一起回去,可突然间陆遥的余光中注意到了几个黑衣人的身影,而那群黑衣人行色匆匆,所聚集的地方恰好又有一个陆遥熟悉的人,陆遥简单的找了个借口和马茜婕道别,便匆匆追了过去。

    ……

    ……

    这个城市的夜幕中总是又那么多不安分的人,黑衣人跟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华国中年人,而陆遥又跟着他们,显然那群黑衣人并没有发现陆遥的跟踪,只是一心跟着那个华国中年人。

    或许是因为那个华国中年人选择的路线都是一些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所以他们并没有着急下手,只是暗中跟着,从他们的跟踪时机和距离的选择来看,显然他们不是普通的黑社会分子,而是一些经过特殊训练的人。

    这般你跟踪他,我跟踪你的角逐,一直持续了近半个小时,那位身着朴素的华国中年人也在好几个相同的地方兜了几个圈子后,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便经直离开人群密集的地方,朝着一个有些偏,路灯灯光有些昏暗的小巷子里走去。

    陆遥放眼望去,那个小巷不仅灯光昏暗,而为还特别的长,最关键的是这个小巷几乎类似于一个死胡同,只有他们进来的一个方向可以出入,五十米外的尽头竟然是一户人家的大门,这让陆遥暗自心惊,显然这些人早就摸清楚了那位华国中年人的住处,才特意选择了这个小巷作为最后的动手地点。

    因为小巷的地形比较简单,出了两边人家的院墙和大门之外并没有其他可以藏身的地方,陆遥不得不高高一跃跳上了两边人家的院墙,小心翼翼地继续跟踪下去。同时,陆遥也在心中盘算着,如果自己换作是这群黑衣人,他会选择在那个位置下手。

    陆遥想的有些投入了,突然,他发现那个华国中年人猛地扔掉手中提着的一个黑布袋子,从里面掏出一把银光闪闪的砍刀,回头冷冷的看着那几个跟踪自己的黑衣人,冷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哟,真没看出来,一个破开车的竟然还有这份本事,能够发现我们跟踪你,真是不简单,不简单啊!”那群黑衣人见对方发现了自己一行人的形迹,也不再隐藏,从两旁藏身的地方跳了出来,其中走在最前面的一人用一口显得有些蹩脚的华国语怪笑着说道。

    “看吧,我就说这家伙狡猾的很,他刚才摆明就是带着我们绕圈子!”另一个黑衣人也附和道。

    “哼,那又怎么样,就算是发现了,今天他也必须要死!”其中一个黑衣人竟然说着一口流利的华国语。

    这倒是让陆遥有些意外了,陆遥之前跟踪的时候已经观察过这几人了,发现他们的长相都不是华国人的模样,可此时这个外国佬竟然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华国语,的确是出人意料之外。

    “我说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呢!”华国中年人大声的吼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