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五十三章:麻烦事(一)

    金玉婷出门后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身子紧紧的靠在门上,心里一只小鹿横冲直撞,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她的脑海中此时全部都是陆遥的身影,挥之不去。从她见到陆遥第一刻起,从她见到陆遥所展现出来的男子汉气概的那一刻起,金玉婷便心动了。

    金玉婷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对一个异性男子h有过这样的感觉,直到认识了林嘉仪,然后和她一起半夜三更躲在寝室的被窝中看《大话西游》,听过了紫霞仙子那句经典的台词——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她便也开始幻想着自己以后的伴侣的模样,在她心目中,她同样希望有这么一个盖世英雄,哪怕不是踩着七色的云彩来迎娶自己,也要爱的轰轰烈烈。

    可是,电影毕竟是电影,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位这样的男孩子,直到陆遥的出现,陆遥霸气的从李长文手中救出了林嘉仪和自己,她便心动了,哪怕当时那个故事的主人公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好闺蜜林嘉仪。

    不过,金玉婷虽是个女孩子,可是她从小耳濡目染父亲身上的秉性,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她直到自己不会有那么一天,所以她便狠心将这一切深深的埋在了心里,不让自己去想。但谁能想到今天父亲提起了这件事情,让她本已经快要平静的心湖再起波澜。

    “死丫头,想什么呢,怎么这么半天才接我电话?”

    突然,金玉婷的电话响了,她看到是林嘉仪的来电,收拾了一下心情连忙接通电话,就听到电话那边的林嘉仪笑着说了一句。

    “没什么,刚才在收拾东西,刚看到,不好意思啊嘉仪!”金玉婷一看自己的手机上还有两个林嘉仪的未接电话,连忙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

    “叔叔的身体好点了吗?”林嘉仪问道。

    “嗯,好多了。”金玉婷答道。

    “那就好,我本来打算今天过去看看叔叔的,临时有点事情给耽搁了,明天我一定去看你和叔叔,你有没有什么需要买的,我一起给你带过去?”林嘉仪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用了,你有事忙你的吧,等我爸的病情再稳定一点,我就回去了。”金玉婷心中其实也想林嘉仪过来,自己好好和她倾诉一番,这两天她的心中也是很不好受,可是一想到自己到时候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嘉仪了,马上又说道。

    “……”

    两人又聊了一会,最终金玉婷还是没能说得过林嘉仪,只好和她约定了时间,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

    ……

    陆遥离开了金家后依旧是没有马上返回住处,走在空旷的大街上,他想给国内的黄若云打个电话,可是连续拨了好几遍都是没有人接,便只好作罢,他又尝试着给凌云等人打电话,想问问黄若云的情况,可电话是打通了,却没有人告诉自己黄若云最近究竟怎么样了,这让他的心情变得很不好。

    不过,以陆遥如今的自控能力,就算是心情不好,也不会想其他的小青年那般去买醉,而是去了离疆暂住的地方。

    “师傅,这两天过的怎样,有没有出去转转?”陆遥一看到离疆,见他似乎心情很不错,自己的心情也随着好了很多,笑着问道。

    “去了,我每天都出去转一转,你还别所,这座城市真的是藏龙卧虎,我这两天遇到了好几位高手,还和他们切磋了一番,我现在觉得我对于这副身体的控制力强了很多。”离疆的确是心情不错,他把自己这两天的经历给陆遥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他“闯”进好几家武馆,和人家的馆主切磋武艺,不过以离疆的实力那些人自然不是对手,他即便是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到一成,也没人能在他的手下坚持过两招去。

    “不过,我今天倒是碰到了一个两个男子,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岁左右,一个年龄和你差不多,他们虽然没有和我交手,但是我觉得他们的实力很强,尤其是那个年龄大一些的男子,从他的身形和步态来看,显然就不是普通人。”离疆突然想到了自己在回来的路上碰到的两个男子,收起了笑容,认真的对陆遥说道。

    “其中年轻的那个少年是不是一个外国人,金发碧眼的模样?”陆遥连忙问道。

    陆遥猜测离疆见到的应该就是吉米和他的那位老师,可是,离疆的回答却完全和他想的不同,经过离疆的描述,那两人都是华国人模样,黑头发,黄皮肤,并没有什么金发碧眼模样的少年。

    陆遥心中暗暗惊奇,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个城市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高手存在?”

    一念及此,陆遥猛然间想起了张渊说过的话,他曾经说过,这个城市中有着天塔的人,而且也是最近才出现的。他便和离疆简短的聊了几句后离开了。

    陆遥有着找到张渊的特殊手段,那也是离疆传授给自己的一种功法,没多久,张渊便屁颠屁颠的跑来向陆遥“报道”。

    “我记得你曾经给我说过,这个城市里有人是天塔组织的成员,你现在能带我去找他们吗?”陆遥见了张渊,废话不多说,直截了当的问道。

    “当然,当然!”张渊哪里敢忤逆陆遥的旨意,连连点头应道。

    而且,张渊见陆遥终于是要去找那些人了,心里反倒是激动不已,因为陆遥这么问,便证明他暂时不会对自己动手,如果自己能够乘着这个机会向陆遥表表忠心,或许就可以得到陆遥的宽恕,从此不用再时时刻刻担心受怕了。

    张渊带着陆遥穿过大街小巷无数条,来到了一处喧闹的街区,这里是这座城市的夜生活最为热闹的地方,酒吧、夜总会、游戏厅等等应有尽有,更有许多的站街女郎在哪里打扮的花枝招展,拦着客人。

    其中就有几个胆大的站街女郎,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陆遥的身上,只是很遗憾,显然她们的大胆行为并没有为她们带来好运,反倒是被张渊狠狠的斥责了一顿,悻悻地离开了。

    “这家夜总会的老板最近找了个高手来解决他遇到的一些麻烦,据我所知,那个人就是天塔的人,陆爷,我们进去吗?”张渊带着陆遥走到一家整条街上生意最为火爆的夜总会门口,说道。

    陆遥想了想后说道:“我先不进去了,我这么样子进去很容易引起人的主意,我在门口等你,你先进去探查一番,看看他们老板和你说的那个人在不在里面,然后出来告诉我!”

    张渊虽然心中不解,但却也不敢提出任何的异议,马上从正门大摇大摆地进了夜总会,留在陆遥一个人站在马路对面的霓虹灯下等待。

    ……

    张渊去而复返的速度远远要比陆遥估计的快了很多,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张渊一脸兴奋的走出夜总会来到陆遥面前,满脸堆笑地说道:“陆爷,打听清楚了,那人今夜和夜总会的老板去了北城的一家夜总会,估计是去砸场子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这里是什么位置?”陆遥问道。

    “我们现在的这里是南城区,从这里到北城区坐车的话大概就是二十分钟车程,要不我现在去拦一辆车,我们赶过去?”张渊马上问道。

    “不用了,我们走着去。”陆遥说完转身便走。

    张渊先是一愣,不过马上便跟了上去,陆遥要走,他自然也只能跟着走,只不过他没想到陆遥所谓的“走”着去,竟然是丝毫不比坐车慢,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速度简直可以说是“飞”一般的感觉了。

    计程车二十分钟的路程,在陆遥的脚下竟然只是过了十分钟不到,当二人来到张渊所说的那家夜总会门口的时候,张渊已经是气喘吁吁了,而反观陆遥,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这让张渊心中对于陆遥的敬畏之心更胜一层。

    “这少年简直就是天神下凡,谁要是和他作对,那简直和找死没什么区别。”张渊在心中暗暗说道。

    陆遥看着别的地方的夜总会此时都死灯火阑珊,人声鼎沸,而这家夜总会却是黑灯瞎火,一片格格不入的情景。

    “走,我们进去看看!”陆遥说完便朝着夜总会门口走去。

    当他们二人走的近了一些之后,陆然竟然是闻到了一股极其刺鼻的血腥味,而张渊也是闻到了,脸色大变,一脸的拿不定主意的神情看着陆遥。

    陆遥停下脚步,闭上眼睛,仔细的感知着附近的情形,突然,一股危险的信号在心中袭来,陆遥头也不回,转身就是朝着张渊之前站立的地方一脚踹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