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五十二章:金逸海的心事

    第一天的学术交流仅仅是各国的代表团展示一番罢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比赛之类的项目,而在这第一天中,米国的吉米和华国的燕辉两人所展示的医术技能显然是最吸引人的,即便是到了第一天结束,众人休息的时候,也依旧是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陆遥随着大家伙一起回了宾馆,然后和燕辉交流了一番他白天的表现后便离开了,他并没有去找林嘉仪,而是去了金家的别墅看望金逸海的恢复情况。

    经过陆遥的救治,金逸海的命算是捡回来了,但是身体依旧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陆遥这一次来又给他带了两粒丹药,一粒是补气活血的,一粒是固本培元的。因为金逸海目前的身体状况还不是很好,并不能用猛药,这两粒丹药也是陆遥抽时间炼制的。

    “多谢陆公子两次出手相救,我金逸海这辈子恐怕也报答不了你的大恩大德了!”金逸海艰难的在金玉婷的搀扶下坐起来,感激涕零的说道。

    陆遥看的出来,金逸海的这番感激是出于真心,同时他也通过这两日以来的暗中探访得知了一些关于金逸海的事情,此刻他对金逸海也是比较敬重的,在他心目中,金逸海是一个爱国的汉子,虽然他所做的事情有些涉黑,但他的本心却是好的,在他的心目中,有一杆秤,衡量着善恶忠奸。

    他和他的手下也经常会与人因为地盘或者一些口角而发生撕杀,有时候也会做一些不是那么光彩的事情,但是一旦事情关乎到国家和民族大义,有关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华国人的安危和利益的时候,他依旧会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为他认为对的事情主持公道。

    虽然这里是国外,但是生存的法则却依旧是弱肉强食,甚至可以说比华国更加的眼中,在华国,那是一个法治的社会,而这里是资本主义国家,金钱至上,有钱人往往可以摆平一切,金逸海这么做也算是为自己增加了一分的话语权。

    “金先生不必如此,你帮了那么多的华国同胞,我帮你两次也算是应该的,更别提什么报答不报答的了。”陆遥笑着,很真诚的说道。

    “……”

    两人又聊了几句,陆遥给金逸海使了个眼色,金逸海心领神会,找了个借口把金玉婷给支开了,屋子里只剩下陆遥和金逸海自己了。

    “陆公子,有什么话就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金逸海在自己女儿离开后,独自靠在床头,说道。

    陆遥今夜前来本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此时金逸海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自然也不再说什么,直截了当的问道:“金先生是被何人所伤,先生可曾看得清楚?”

    “那人身法奇快,又是黑衣黑布蒙面,而且他的实力远非我所能地方,仅仅一个照面便被对方给重伤,所以我……”金逸海早就猜到陆遥要问的是这个事情,早就做好的准备,也不用回想当日的事情经过,坦白的说道,只是到了后面,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后来的事情即便是他不说,陆遥也知道了。

    “金先生近些日子可是的罪过什么人?”陆遥再问。

    “这些日子我和长青帮因为一些小事闹得不可开交,除了他们我还真想不到再的罪过什么人了。”金逸海想了想,说道:“可是我总觉得这个人不是李长青请来的帮手。”

    “噢,金先生为何敢如此断定?”陆遥也是和金逸海一个想法,但是他知道一些事情,金逸海却未必知道,此时金逸海断言不是李长青请来的帮手,那他的理由是什么呢,这倒是让陆遥想不明白了,便有此一问。

    “我和李长青互相争斗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算算从他的长青帮成立到现在已经十几个年头了,在这十几年里我们彼此打打杀杀,可李长青却绝对不是真的至于我死地!”金逸海坚定的说道:“至少,在他没有拿到那样东西的时候,他不会杀了我!”

    陆遥也是第一次听到金逸海的这个说法,一时之间倒是对金逸海口中的“那样东西”比较好奇,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金先生可否方便告诉我你口中的那样东西究竟是什么?”

    金逸海这一次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干脆利落地回答陆遥的问话,而是细细思量,他看向陆遥的眼神也是有些艰难,显然他的内心也是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金先生若是不方便说,我也不问了,还请金先生恕我冒昧之罪。”陆遥见金逸海犯难,便主动说道,毕竟他不想金逸海因为自己救了他一命而又隐瞒了这件事情而心中愧疚。

    “陆公子,实在是抱歉,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金逸海终究还是没有把口中的“那样东西”是什么告诉陆遥,不过他依旧是坚信,那一夜出手想要自己性命的人不是李长青请来的帮手。

    金逸海不说,陆遥也不好再问,关于出手伤了金逸海的人,他自己也是一点线索也没有,陆遥也是无法判断那个人是不是吉米,也算是一无所获的离开了。

    陆遥走后,金逸海一个人靠着床头,心里艰难的挣扎着,他为了那样东西已经付出了太多,甚至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已经失去了,他和陆遥第一次见面,便觉得这个少年殊不简单,甚至也是动了等自己死后将那样东西托付给陆遥的念头,可这一切也只能是在他的心中想一想罢了,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金逸海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哎,或许是时机不成熟吧,等等再说吧!”金逸海拖着疲惫的身子,辗转反侧好久,终究还是自己安慰自己说道。

    没过多久,金玉婷进来了,他给金逸海亲自下厨做了一些夜宵,想要父亲尽快的好起来。这让金逸海心中感到无比的欣慰。金玉婷是他的女儿,从小到大一直待在自己身边,他何时见过金玉婷下过厨房,可是这一次因为自己的事情,金玉婷竟然彷佛是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金逸海怎能不欣慰。

    “爸爸,你尝尝我给您做的夜宵如何?”金玉婷不仅自己做了夜宵,还亲手喂金逸海吃下。

    金逸海吃了第一口,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那也是转瞬即逝的表情,随后便大口大口地吃着金玉婷亲手做的夜宵。夜宵虽然十分简单,但显然也是金玉婷废了好大劲才弄好的。

    金玉婷看到父亲像一个看到心爱的零食而大快朵颐的小孩子一样狼吞虎咽时,心中也是乐开了花,曾经的她,对于父亲的一些做法不理解,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一段时间还曾经恨过金逸海,也恨过自己,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从小便没有了母爱,而父亲除了满足自己的一切要求之外,很少有时间陪自己说说心里话,更别说像别的家长一样去参加自己的家长会了。

    可是这一次,金玉婷亲眼看着金逸海差点就要和自己阴阳永隔了,连一项医术精湛的丁老也是宣布了父亲的死刑,那一刻,金玉婷更加的恨自己,只不过她那个时候恨的不是自己为什么要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而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乘着以前父亲健康的时候主动尝试着去理解父亲,主动地去做一个女儿该做的事情。

    好在最后陆遥及时赶到,才让她不至于留下遗憾,所以自从金逸海醒来之后,除了一些必须要回避的时候,金玉婷是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哪怕是睡着了,她也想靠着自己父亲那厚实的肩膀小憩一会。

    “婷婷,你觉得陆遥这个孩子怎么样?”金逸海吃完了金玉婷为自己准备的所有夜宵,擦了擦嘴,笑着问道。

    “很好很厉害啊,怎么了?”金玉婷收拾着碗筷,很自然的回了一句。

    “我不是说这个。”金逸海无奈的苦笑一下,然后说道:“我是说,如果父亲遭遇了不测,不能再照顾你了,让你跟着陆遥走,你觉得怎么样?”

    “咔嚓!”

    金玉婷听到金逸海这话,心中咯噔一声,手中的瓷碗掉在地上摔成了一堆碎渣,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怎么了,你没事吧?”金逸海见女儿反应如此剧烈,也是超出了他的预想,马上翻身坐起来,关切的问道。

    “啊,没事,没事!”金玉婷回答了一句,马上蹲下身去收拾碎渣。

    金逸海看不到女儿此时的表情,但猜也能猜到几分,俗话说知子莫若父,虽然金玉婷是女儿,可金逸海对她还是比较了解的。

    金玉婷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很显然她已经喜欢上陆遥了,她越是不敢正视自己,便说明她喜欢的程度越深。这让金逸海心中有一个念头砰然而生。

    “呀!”

    金玉婷曾经是一位千金大小姐,何时做过这些,一时不小心,被碎瓷片划破了指头,惊叫一声。

    “哎!”

    金逸海马上按响了床头的警示器,家里的阿姨马上进来收拾残局。金逸海本想和女儿在聊上几句,可金玉婷却是乘着这个机会连忙躲了出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