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五十一章:那就尽快

    中年男子呵斥了吉米等人一顿,然后向之前被那几位米国男生欺负过的华国女同学道了歉,便带着吉米等人离开了。左小云见好在事情没有闹得太出格,也就没有再追究谁的责任,带着陆遥等人离开了。

    经过中午的这一次别人眼中的“小事情”,陆遥倒是在华国代表团中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和地位,那些之前还对陆遥不甚客气的男生们也是纷纷改变了对陆遥的看法。

    因为他们知道,当时如果不是陆遥站了出来,他们似乎是没有勇气去面对吉米那用一出手就断人衣袖的狠角色。如果事情真的是那样,那今天这华国代表团的脸面可就要被那群米国佬按在地上摩擦了,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局面。

    不过,其他人都在想这些,而陆遥却是丝毫不放在心上,他此时只有两个念头,第一,因为这一场突发事件,自己和燕辉点的菜都已经凉了,而且下午的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再热一遍显然是来不及了,只能就活着吃了,第二,他总觉得那个中年男子和吉米两人怪怪的。

    此时虽然那个中年男子不在陆遥的视线中,可是他总觉得这人身上又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至于是在哪里,陆遥一时半会还真拿不定主意。

    想不明白,便暂时不要去想,这是陆遥一贯的做人原则,否则以他经历的那些事情,估计早都把陆遥的头想炸了。

    匆匆的吃了一顿并不算是很正宗的家乡菜,陆遥和燕辉便赶到了集合点,等待着下午的医术交流会继续进行。

    ……

    早上的开幕式冗长而且乏味,好多人都是怨声载道,这其中也包括那些自以为是的米国佬,不过下午的活动便显得有意思了许多。

    下午主办方进行的是各国代表团对于医术的研究和见解的展示。不知道是因为中午华国代表团和米国代表团发生了冲突的原因,还是大家本就对这两只代表队寄予厚望,等到其他国家纷纷展示完了便轮到了米国和华国的同学们展示自己的见解。

    不出所料,米国代表团展示的代表果然是吉米,而且他们展示的自然也是他们这些所谓的西方国家和超级大国最引以为傲的西医,更准确的说就是手术,扎实的理论基础和精湛的手术操作。

    吉米为大家演示了利用一柄手术刀为一个生鸡蛋做局部的去膜和缝合受术,将一个生鸡蛋放在桌面上,用仪器将其局部的蛋壳轻轻打磨掉,然后用手术刀慢慢的将蛋壳和蛋清之间的那层薄膜切下,然后再用针线将切下的薄膜缝合在之前取下的位置。

    等做完之一切后,再将鸡蛋翻转过来,将经历过手术的部分放在下面,坚持三十秒鸡蛋清不流出便是成功。

    本来,这种技术在华国也是有人可以做到的,但怎奈国内能够做到这些的无不都是一些上了年纪,或者是年到中年的医学精英骨干,而像吉米这般年轻,便能够做到如此完美的人几乎是没有。这也使得吉米的这一番操作博得了满堂的喝彩,掌声更是久久不绝于耳。

    “这少年真是医学天才,如果放在国内,估计所有的医院都会抢疯了吧!”左小云自认为吉米所做的那些她自己根本做不到,待看到结局完美的时候他也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左小云说话的声音本来不大,再加上现场的喝彩声此起彼伏,声声不绝,其他人很难听得到,可这些话却偏偏是飘进了陆遥的耳朵,陆遥轻声一笑,冲左小云说道:“左老师,你又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这可不像是一位带队老师该有的想法啊!”

    左小云很罕见的第一次没有说陆遥,而是正色看这陆遥,缓缓地说道:“你可有信心在第一天为我们华国代表团来个开门红?”

    “放心吧,就算是为了挽回我在老师心目中的形象地位,我也会全力以赴的!”陆遥说完没有等待左小云的回答,经直便走向了广场的中央。

    这个位置不偏不倚,刚好是正对着米国代表团的休息区,而且,因为某种其他的原因,此时陆遥就如同是站在镁光灯下,可以让全场几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看的清楚。

    “华国上下五千年历史,医术更是经历过无数次的额大革命。今天就让我来给诸位展示一下我们华国最有名的针灸术!”陆遥上前的同时一把拉住了燕辉的胳膊,两人来到众人面前,陆遥中气十足的说道。

    “燕辉,你可愿意为大家展示一番你新学的针灸术?”陆遥小声的对燕辉说道。

    “我?”燕辉大感意外,他本以为陆遥是要自己展示,可是却未料到陆遥竟然是打算让自己来展示一番,一时之间显得有些不自信了,说道:“我还是算了吧,我给你打个下手吧!”

    “怎么,你对自己就这么没有自信吗?”陆遥笑着说道。

    燕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陆遥的这一笑,让他顿时觉得心中自信了不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演示针灸术,必然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而陆遥之所以拉着燕辉上台,一方面是为了给燕辉树立自信,另一方面便是想要自己亲自来做这个实验品。

    陆遥搬了一把椅子,自己坐在上面,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只穿着一件贴身的薄背心,面对着大家,小声的指挥着燕辉在自己的身上行针。

    本来,以陆遥如今的基膜结实程度,燕辉是根本不可能用银针刺破他的基膜的,但是好在随着陆遥境界的提升,他对于自己身体每一个部位的控制力增强,只要他愿意,别说是燕辉用银针了,就算是用一根茅草也能轻易的刺破他的基膜,这便是他现在的自我控制力。

    首先,陆遥想要燕辉展示的是几处最常见的穴位施针之后人体出现的反应,燕辉在陆遥的示意下,分别取出几根银针刺向了陆遥的笑穴、哭穴等位置。同时,陆遥被银针刺入穴道后也展现出了不同的反应。

    这些在华国来说,其实是最常见的针灸术,可是在场的大多数人这辈子压根没有去过华国,根本不知道这些,当他们看到随着燕辉的银针刺入陆遥的穴道,陆遥竟然会出现如此截然相反的反应和神情,一时之间也是大呼过瘾。

    不过,也有那么一部分人认为陆遥和燕辉是在作秀,其中胆大一些的直接是提出了各种质疑,提出遥亲自上台来“验证”一番,对此,陆遥更是高兴,这正合了他的意,他请了几名叫的最欢,跳的最高的外国人上来亲自体验。

    同样是燕辉施针,陆遥在一旁指点,随着银针一根根刺入这些人的穴位,他们也是出现了和陆遥之前同样的反应。

    经过这一番尝试,这些最为怀疑华国针灸术的外国人反倒是成了最为拥护和坚信的那一部分,他们一时之间倒是成了活广告。

    “华国的针灸术真是太神奇了,简直比魔术师的魔术还要神奇!”

    “有机会我一定要亲自去华国转一转,看一看,亲眼见证一下他们更多有趣和神奇的东西!”

    “……”

    一时之间,陆遥和燕辉展示的针灸术倒是盖过了之前吉米展示的那番精湛的外科手术,原本很多不看好华国代表团的外国人纷纷向华国代表团竖起了大拇指。

    ……

    不过,此时吉米的心思却不在陆遥和燕辉展示的针灸术之上,对于他而言,那些都是小儿科,他可以说一口流利的华国语,自然对这些也是知晓的,他此时最为在意的是他之前和陆遥交手时陆遥展现出来的实力。

    “老师,那个少年……”

    吉米沉默了好久,终于是忍不住往之前训斥了他的中年男子身边靠拢过去,小声的问道,可是他的话只问了一半,就被中年男子给打断了。

    中年男子给吉米使了个颜色,两人悄悄的退出人群,朝着广场外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走去。

    他们这么做虽然是想要避开一些人的视野,但却也没有指望着能够避开陆遥,因为他们已经可以断定,陆遥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那个叫陆遥的少年一定要当心,我听了你之前给我的描述,再结合他刚才的表现,我觉得这个少年实力高深莫测,甚至连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拿下他。”中年男子四下看了一圈,见没有什么人从这里经过,才小声的说道:“如今我身受重伤,你最好收敛一点,知道了吗?”

    “嗯,老师,我知道了!”吉米恭敬的回答道。

    “我让你查的那件事情查的怎么样了?”中年男人见吉米的态度诚恳,点点头,然后继续问道。

    “差不多了。”吉米看着中年男子,答道。

    “那就尽快。”中年男子说完率先离开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