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零八章:列车救人(二)

    列车长一声令下很快便有人将陆遥所需要的东西准备妥当,陆遥又指挥众人将老者的身子侧过去,由他的女儿将其上衣脱下,只留下一件贴身的小背心。然后将那条毛毯铺在老人身下,尽可能不让他受寒,毕竟车厢里有空调的作用,温度便不算很高。

    “麻烦大家退到一边去,我要用针灸法替老先生诊治了!”陆遥在一切准备就绪后,说了一句。

    陆遥很快的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手法快如闪电的将银针分别从老人的身前身后等重要的穴位刺入,不消片刻,老人上半身已经扎满了足足四十九根银针。

    “他这是干什么呢,我见过用针灸治疗的,却从未见过像他这般同时将这么多银针同时刺入人身体的,你看把老人家扎得想什么样子了。这要是救活了人,自然是大功德一件,但若是救不活,那岂不是让老人家白白受了这么多疼痛吗?”

    “不好说,我看着小伙子手法十分的高超,比我见过的任何一家医院的针灸医师手法都要高明,说不定他还真能救活老人家呢!”

    “……”

    陆遥做完这一切便站在老人身边静静的看着老人的身体变化,同时也听着人群中的议论,有人见识了陆遥的针灸手法对他抱有很大希望的,也有人并不看好,反倒是责怪他让老人临死之前受这么一遭罪,实在是不应该。

    不过,王延冰和陈道倒是在什么话也没说,尤其是王延冰,此时他的目光不停在老人和陆遥的身上游走。王延冰是心胸肿瘤科的专家不假,可他平时对于针灸术也是颇有研究的,他曾经私下拜访过很多的针灸名家,在他们那里学过很多的手法,有快地,有慢的,但却从没见过如陆遥这般出手如闪电一般迅猛的。

    他之前并不看好陆遥,但是现在,陆遥在他心目中完全变了一个模样,他根本没有再把陆遥看作是一个大一学生,而是看作一位浸淫针灸术多年的专家,或者说是名家一般的存在。不过,陆遥的手法虽然让他惊叹,但他更关注的是陆遥这一通神乎其神的针灸过后,老人究竟会不会醒过来。

    医生的宗旨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治病救人,无论你是用什么办法,外科手术也好,中医调理也好,甚至是民间的偏方也好,只要是能把病人的病治好,那便是最好的医术,如果治不好,那一切都是白搭,就如同战场上的狙击手一样,即便你曾经的战绩有多么的辉煌,只要是一次的失误,那也足以让你永远的留在那里,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诸多的医术名家因为一次很小的失误而导致病人一命呜呼,那你的便不得不从神坛走下,脱去那光鲜亮丽的荣耀,成为人们纷纷指责的“杀人凶手”。

    “怎么会这样?”突然,陈道发出一声惊呼。

    这一声惊呼引得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他的身上,众人只看到此时的陈道像是见了鬼一样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人看去,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人群中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你们快开,所有的针孔处都开始流血了,老人家快不行了!”

    “我就说了,这小子靠不住,你们还不信,现在好了,老人家白白受罪不说,到死了也不能保持一个好看的模样,全身带血,这是很不吉利的征兆啊!”

    “把他抓起来!”

    “庸医害人啊!”

    “……”

    一时之间,几乎所有人都认定陆遥的治疗是失败的,他是一个庸医,他的一通“乱折腾”不仅没能救活老人家,反倒是让老人家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陆遥,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你不想给大家解释一下吗?”王延冰本来还有些崇拜起陆遥的针灸手法了,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所有的崇拜都化为乌有,只不过他不像其他人那样一味的指责陆遥,而是希望他能给大家一个交代,给老人的女儿一个交代。

    “没什么好解释的!”陆遥的表情很轻松,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淡淡的说了一句。

    陆遥的态度让人们无法接受,哪怕是陈道此时也站在了陆遥的对立面,语气不善的说道:“你最好给大家一个交代,否则你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对,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必须给老人的家人一个交代!”

    “必须的,我们今天都是见证人,如果你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

    “……”

    因为这一变故,一瞬间所有人都用仇视的眼光看着陆遥,那架势大有将陆遥马上就揪送到警察局,让警察来审问他似的,连老人的女儿自始也是一副要找陆遥拼命的架势,若不是陈道紧紧的从后面抱住她,或许此时她的巴掌已经招呼到了陆遥的脸上。

    “给我十秒钟,十秒钟后你们愿意怎么处置我都行,但是在这十秒钟之内,我希望你们保持安静!”陆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语气依旧是很平静的说道。

    “十秒钟能干什么,就算给你十个小时,你也是杀人凶手!”

    陈道此时对陆遥不仅仅是失望,而且还很不满,但是这里毕竟不是医院,不是他管辖的范围,他也不好直接发号施令将陆遥如何如何,但看到群情激愤,他还是怕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想了想,将双臂高高的升起挥舞,示意大家安静一下。

    陈道的名气摆在那里,此时他说话还是比较管用的,人群中的争吵声总算是平静了一些,只不过还是有人在那里各种的脏话问候着陆遥以及陆遥的家人。

    “水,我要喝水,给我水!”

    十秒钟的时间很快,正在陈道示意大家安静的时候,突然,一丝十分微弱地声音传进了陈道和王延冰的耳朵,那些靠的近的人也是听见了。

    “水,我要喝水,给我水!”

    起初,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但是当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所有人的都是朝着躺在座椅上的老人投去了惊讶的目光,只因为说这句话的人便是那个被陆遥扎满了银针的老人,也是那个被大家认定已经死定了的老人。

    “水,水,水,快点,谁有水,拿过来!”陈道和王延冰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道。

    “我有!”

    “我这也有!”

    很多围观的人都是高高的举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水杯,此时老人的女儿却是已经抢先一步将老人的水杯递到了老人的嘴边,动作十分轻的喂老人喝水。

    一个将死之人开口说话,这意味什么每个人心中都很清楚,虽然老人此时的眼睛还没有睁开,但是几乎再也没有人会认为他必死无疑了。

    老人缓缓地张嘴喝了几口水,他的女儿将他的身体慢慢的放平,一脸紧张的看着父亲,如此这般,时间没过几分钟,老人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显得有些激动的说道:“我没死,我还没死!”

    “爸爸,您没事了,您没事了,全好了!”老人的女儿也是喜极而泣的大声喊道。

    老人的精神状态虽然比不上常人,但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所有围观的人都是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为了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重新焕发生机而鼓掌,也为陆遥这位医术堪称是华佗在世的少年鼓掌。

    “人呢,陆遥人呢?”

    所有人都沉浸在老人转危为安的喜悦中,唯独王延冰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陆遥已经不见了,大声的问了一句。

    直到此时,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陆遥已经不在人群中间了,那位拯救了老人生命,而且还被众人恶语相向的少年神医不见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究是没有人看到陆遥是什么时候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的。

    “各位旅客你们好,列车前方到站新陆省省会城市新都市,有在本站下车的旅客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从前门下车……”列车的广播中开始播报列车到站信息,有一些要从本站下车的乘客带着遗憾,转身朝自己的车厢走去,收拾行李准备下车。

    人群也是散了,不过,今天发生在列车上的这件事情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有些家中有着即将要参加高考而且成绩很不错的家长边走边和身边的人说道:“西京大学的医学系这么厉害,我今年一定要让我的孩子报考他们学校。”

    “那很好啊,现在这个社会除了医生和教师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工作室铁饭碗了,就连公务员都不是,你让孩子学医真是个最明智的选择了,只可惜我家里孩子学习成绩不好,要不然我也让他报考西京大学医学系了!”

    “……”

    人群中亲眼见证了陆遥的针灸术的人有不少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都将陆遥的一身本事定义为西京大学医学系的高超教育水平,却没有知道其实陆遥的这一身本事并不是从学校学到的。

    不过,这也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重要的是,因为这件事情西京大学医学系的名声大震,也因为这件事情,若干年后,西京大学医学系涌现出一大批的优秀人才。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