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零六在章:关于药王谷

    两人将话题转向相约见面的事情上,陆遥将包红英给他的影像资料从手机上翻出来,连手机一起递给了靳玉龙。靳玉龙看到这段影像资料的时候几乎是陆遥一样的反应,他同样是注意到了资料中那模糊的三个人影。

    “你这是从哪弄来的?”靳玉龙知道,陆遥虽然厉害,但不是什么事情都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他不可能恰巧就拍到这段视频,想要继续聊下去,他便必须知道这东西的来源。

    “还记得上一次我们学校教务处的周家父子的惨案吗?”陆遥看着靳玉龙问道。

    “当然,可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靳玉龙当然记得,当时为了这事情他们费了不少功夫呢。

    “正是上一次处理这件案子的那个包局长给我的,否则我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呢!”陆遥笑着说道:“人家这一次有帮了我一个忙,我需要还人家一个人情!”

    “原来如此,你小子还人情不自己想办法,还要拉上我,怎么,想抓我壮丁啊!”靳玉龙得知了影像资料的来源,心里轻松多了,笑着调侃了一句,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可没想到陆遥接下来的一句话瞬间又让他刚营造起来的轻松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只听陆遥说道:“我还人情是不假,但是他找我帮忙并不完全是冲着我来的,他更需要的是你的帮助!”

    “什么意思?”靳玉龙脸色变了变,问道:“难道你的意思是说他调查我了?”

    “我想应该是。”陆遥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我想这些都不重要了,以她的级别根本不可能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或许只是看到你上一次表现太过惊人才这般做的吧。”

    陆遥说完看到靳玉龙的神情轻松了许多,缓了缓才接着说道:“先生,看完这段影像资料您有什么发现吗?”

    靳玉龙抬头看了看陆遥,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影像中总共出现了三个人,其中有两人我想我应该知道他们是谁,但有一人我从来没有见过。”

    “不过,这也不重要了。”靳玉龙顿了顿,继续说道:“他们三人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应该是药王谷的人。”

    “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陆遥听了靳玉龙的话连连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发现,道:“这三人中有一人我也认识,可以所是恩怨颇深,他自称是圣师,但我却知道他的真名叫云冉,乃是被药王谷逐出师门的叛逆,至于其他两个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其中年纪最长得那位乃是人称鬼屠的吴江和,早年间在修仙界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狠人了,后来因为仇家太多被很多人追杀,重伤之际闯进了药王谷被药王邢锦云收留,从那以后便销声匿迹了,没想到他竟然是加入了药王谷。”靳玉龙也将自己认识的另外一人的名字和背景说给陆遥听。

    靳玉龙的话彻底的证实了陆遥的猜测,这件事情果然和药王谷有关,他知道接下来他和药王谷之间一定会有故事发生,既然靳玉龙知道药王谷,倒不如在他这里先打听一些消息,再做打算。

    “先生,您能给我讲讲药王谷的事情吗?”陆遥问道。

    “当然!”靳玉龙一口答应了陆遥的要求,说道:“修仙界有很多的隐世宗门,药王谷便是其中之一,传说药王谷乃是医圣邢文的传人,掌握了许多顶级的炼丹术和医术,甚至是许多已经失传的岐黄之术他们都掌握在手中,可谓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宗门……”

    靳玉龙给陆遥讲了许多关于药王谷的事情,陆遥越听觉得这个药王谷实在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树敌的对象,眉头紧皱。

    “你也不用担心,药王谷在修仙界属于是中立的,如果不是招惹到他们,他们是不会轻易与人为敌的。”靳玉龙说道:“而且,药王谷除了岐黄之术名满修仙界之外,宗门中嫡系子弟的休闲天赋并不高,也不会直接威胁到你的。”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药王能够从众人的围杀中救走吴江和,难道他不怕犯了众怒,被人杀上门去吗?”陆遥本以为药王谷一定也是修仙界的一个顶级宗门,门内高手如云,却没想到从靳玉龙口中得到的于他想象的完全不一眼,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呵呵!”靳玉龙轻笑一声,拍拍陆遥的肩膀笑着说道:“药王谷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他却与其他战斗力非凡的大家族关系密切,我相信只要是药王出来吭一声,修仙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都会赶去帮忙,只为能够和药王谷这样的炼丹门派牵上线,搭上桥,哪怕是让他们付出再沉重的代价也在所不辞。如此这般,那个不开眼的敢去招惹药王谷?”

    这倒也是,自古以来,炼丹门派就有这个优势,一如《西游记》中的太上老君,且不说他个人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何种境界,很少有人敢和他作对,单单只是从他的八卦炉中祭炼出来的丹药和宝贝就几乎涵盖了整个三界的各大榜单。目空一切的孙悟空在取西经的路上也是吃尽了这些法宝的厉害。

    可是,现在三人的身份背景知晓了,新的麻烦又接踵而至,圣师是药王谷的叛徒,杀了他或是抓住他对于药王谷应该不算是不敬,但是这其他两人怎么办,想要让他们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解答包红英心中的疑惑,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先生,您和药王谷之间有交情吗?”陆遥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希望寄托在靳玉龙身上,看看他和药王谷之间有没有什么交情,能够和平的将这件事情给处理了。

    “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小小的金丹境中期修为的人,怎么可能和他们那样的庞然大物攀上关系,你可是太高看我了!”靳玉龙自然是知道陆遥的打算,不过对此他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在现实世界中,他是超人一般的存在,是神秘的龙组的总教官,但在偌大的修仙界,他就如同一只蝼蚁一般,根本不被那些大人物看在眼里。

    靳玉龙的话让陆遥也是很无奈,他只能想其他办法了,沉默了许久后,依旧是没有头绪,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

    陆遥想办法的时候靳玉龙也在自己的脑海中搜寻着一切可用的信息,突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影,猛地一拍大腿,站起来神情兴奋的说道:“有办法了,你可以去找一个人,如果他肯出面,或许事情就好办多了!”

    “谁?”陆遥也是猛地站起来,紧张的问道。

    “……”

    ……

    ……

    一辆开往新陆省的火车上,陆遥坐在一处靠窗户的位置,琢磨着此行的计划,他没想到靳玉龙所说的那个人自己竟然认识,而且还曾经有过一番特殊的经历。

    从西京到新陆省大概一千多公里,飞机也就是三个小时的行程,可是因为新陆省地处边疆,去哪里的人并不是很多,航班也只有白天才有,为了尽快将眼前的事情解决了,他最终决定连夜坐火车赶过去,按照时间计算,等到天刚刚亮的时候他刚好可以赶到新陆省的省会城市新都市,如果接下来事情进行的顺理,他赶中午就可以返回西京市,这样无形中就可以节省一天时间。

    一天时间,很短,也很长,有可能发生很多的事情,他不想耽搁。

    陆遥这几天在拘留所休息的时间够久了,以至于此时此刻他一点睡意也没有,即便是身边的人都已经鼾声雷动,他依旧是清醒异常。

    自从陆遥踏上修仙路之后就很少有机会这样真切地体会普通人的生活了,此时坐在这里,看着身边的情侣、夫妻,父女或是陌生人彼此因为太累了而彼此靠着对方的身体睡着,觉得这个世界其实很美好,虽然尔虞我诈的事情时有发生,但终究还是好人多,坏人少。

    “现在推播一条紧急求助消息,十三号车厢有乘客突然昏厥,由于本次列车的医务人员临时有事提前下车,现需向列车上懂医术的同志求助,那位旅客是医务工作人员,请您马上与我们的工作人员联系,给予帮助,我代表本次列车的全体乘务人员以及患者家属对您表示最真挚的感激……”

    突然,列车的广播中播放了一则紧急求助消息,惊醒了无数的梦中人,也将陆遥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中来,通过播报员的语气可以听得出来,那个患者此时生命垂危,急需帮助,一时之间车厢内也是炸开了锅,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彼此讨论着这件事情。

    “您好,麻烦让一下,我出去一趟!”陆遥略作考虑,还是决定去看一看,如果能帮助这位患者,也算是大功一件,毕竟自己现在也没什么着急的事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