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九十五章:从此,生死相依

    聚魂丹药力的吸收过程顺利完成,接下来就是灵魂剥离的过程了,这是最为关键也是最为危险的一步,在这个过程中陆遥并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只是集中精神抵御那种极度的痛苦便可,但这却又是整个过程能否完成的最关键的一点了。

    若是陆遥抵挡不住,离疆根本不可能将自己的神魂从离疆的体内剥离出来,所以从一开始,陆遥便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些具有镇痛作用和补充效力的丹药全部捏在手心中,以备不时之需。

    陆遥只看到离疆端坐于自己的识海中,身体缓缓地悬浮起来,然后落下,再起来,再落下,一直如此反复,每起落一次,他的身影就模糊一点,每起落一次,身影就模糊一点,直到身影快消失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疼痛突然毫无预兆的袭来。

    “嘶!”

    纵使陆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纵使陆遥已经想到了他所能想到的最疼痛,可当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袭来,他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额头豆大的汗珠如同是洗衣少女手中用力拧干的衣服,汗珠成线的往下流,湿了他的脸庞,湿了他的衣衫,也打湿了实验室的大理石地砖。

    从来没有那种疼痛是呈递增的形势出现的,而这一次的疼痛却偏偏是这样,没有最疼,只有更疼,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离疆身影不停的起起落落,疼痛感一浪高过一浪。

    陆遥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疼痛,有好几次他差点就见坚持不住了,可以想到他答应离疆的事情一定要办到,便又咬牙坚持了下来。手里的丹药已经被他捏成了粉末,指甲也是深深的陷入了自己手掌的皮肤中,鲜血和着汗水顺着胳膊往下流。

    可是,让陆遥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还只是个开始,更痛苦的还在后面,当离疆的身影不再起落,一种犹如是削骨剥皮的疼痛袭上心头,陆遥觉得似乎是有一只看不见的巨手要将自己的灵魂从自己的体内剥离一般,整个识海中炸裂一般的感觉,脑袋也是嗡嗡的作响,意识也是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

    “我要坚持,不能前功尽弃!”陆遥下意识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可是,这一切在这个时候显得很微不足道,咬舌尖是人们惯用的保持清醒的手段,可在这时候那点疼痛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甚至是丝毫都感觉不到,除了喉咙中感觉到丝丝微微发甜的味道,其他什么也没有。

    陆遥的坚持已经几乎到了极限,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坚持,可总有种坚持不下去的感觉,身子剧烈晃动,如此反复好几次。就在陆遥快要坚持不住倒过去地时候,突然他识海中的元婴动了一下,只见它突然睁开从未睁开的双眼,两眼炯炯有神的望向离疆的身影,两道精光自它眼中迸射出来,照在了离疆的身上,照的陆遥的整个识海一片光明。

    光明纵使和温暖相伴而生,有了光明,陆遥瞬间觉得自己的身上暖洋洋的,那丝让他几乎坚持不住的疼痛感慢慢的减轻了,更奇怪的是,与此同时,一股异样的感觉从他的心口处涌出,传遍全身。

    此时的陆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识海中,对于外界的事物完全看不见,若是他能看见,一定会被燕琴的景象吓一大跳。只见此时的陆遥浑身上下泛着金光,犹如那转世的佛陀一般,头顶隐隐有一片五彩祥云漂浮着,金光穿透五彩祥云,照的整个实验室也是一片金光灿烂。

    ……

    “这是什么情况?”西京市一处简易的居民楼内,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站在窗前,看着天空种若隐若现的五色祥云,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

    “五彩祥云预示着有大能横空出世。”锦衣华服少年身后一片黑暗的阴影中,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没有丝毫感**彩的说道。

    “这个时代还有这样的人出现吗?”锦衣华服少年听了那人的话,疑惑的问了一句。

    “每个时代都不会缺少天资卓越,气运逆天的人,哪怕是如今这个灵气匮乏的时代,也是如此。”那个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锦衣华服少年有了想要出去寻找对方口中这个所谓横空出世的大能,见识一番究竟是何人能有此气运,引得天空降下五彩祥云。

    “少主,我们此次出谷事关重大,在没抓到云冉那个叛徒的时候千万不可多生事端,否则谷主一定会降罪下来。”那个沙哑的声音劝道:“前些日子蓝天野和水长东两人陨落与西京市附近的区域,而能够将他们从这个世界中抹杀的人一定是极为恐怖的存在,我们若是贸然露了行迹,被此人发现,那对于我们药王谷来说简直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吴伯,我知道了!”锦衣华服少年点点头应了一句,说道:“我只是一时好奇罢了。”

    “……”

    这二人正是从药王谷出来缉拿那消失了许久的叛徒云冉,也就是陆遥所认识的圣师,他们是白天到达西京市的,为了隐藏行踪,便找了这个一处栖身地。

    药王谷,俗世中有人常常提起,但他们口中所谓的药王谷并不是这个药王谷,吴伯口中所提到的药王谷乃是修仙界人人争相拉拢,但从来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将他们招致麾下的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药王谷在哪里,没有人知道,药王谷的传人有多少,也没有人知道,哪怕是那个大叛徒云冉他也说不清楚。

    云冉并不是药王谷的核心弟子,他没有机会接触到药王谷的真正秘密,可就以他这样的身份逃离了药王谷后还是被很多人所拉拢,重金,美女,香车应有尽有,可谁都没有办到,知道最近今年突然有一位医术惊人,手段狠辣的角色以圣师的名号出现,干了好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人们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圣师就是药王谷的叛徒云冉。

    当圣师现身以后,人们纷纷猜测药王谷会以何种雷霆手段将他处置,可是件过了如此之久,此人依旧活跃于修仙界,人们便又开始猜测其究竟是投入了何人的麾下,竟让让药王谷都有所忌惮,未有举动。

    “吴伯,这一次得到的消息准确吗?”锦衣华服少年转身看着一个身穿道袍,挽着发髻的老者缓缓地阴影中走出来,问道。

    “谷主这么安排已经是没有错了。”吴伯淡淡的说道。

    “如今我药王谷内忧外患,爷爷又派你和我一起外出,我真担心谷中出事。”锦衣华服少年忧心忡忡的说道。

    “放心吧,我们要相信谷主,他做事一向深思远虑。”吴伯的于其中终于是出现了一丝不一样的语气,说道:“我们当前的任务就是尽快将云冉擒住,将他带回谷中交给谷主处置,否则,一旦他和那些势力联合起来,那我们药王谷可就真的麻烦了!”

    “嗯,明天一早我们就进盘龙山!”锦衣华服少年说了一句后,再次走到窗前朝那天上的五彩祥云望去。

    ……

    “师傅,我们这是成功了吗?”陆遥忍着身心的剧痛,看着眼前一团白雾,白雾中有一个人影闪烁,那模样和陆遥识海中的离疆一模一样,激动的朝那身影问道。

    “嗯,成功了。”离疆缓缓伸出手,轻轻的为陆遥擦拭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道:“陆遥,感谢你,我终于是有了重见天日的一天。”

    离疆此时虽然从陆遥的识海中脱困了,但他终究还是一缕神魂,只不过是一缕极其强大的神魂罢了,他替陆遥擦拭额头的汗水,这个动作让人很欣慰,但那汗水并没有被他擦拭去,依旧是挂在陆遥苍白的面庞上。

    “成功就好,成功就好!”陆遥听到离疆亲口说出成功二字,也是心满意足了,随着他心中那最一丝牵挂的了解,双眼沉沉的合在了一起,身子缓缓地朝后倒了过去,紧接着便是深沉的鼾声响起。

    陆遥累了,实在是太累了,身体的累不算什么,身心的累才是真的累,离疆神魂分离过程陆遥为了保持那一丝清明,始终将一口气提在嗓子眼,此时见一切终于是顺利完成,那口气也是可以咽回去了,心中最后一丝牵挂没有了,人也便坚持不住了。

    离疆看着如此疲惫的陆遥,心中既高兴又难受,高兴的是他能够遇到陆遥这么一位心胸豁达,意志坚定,善恶分清的好少年,难受的是,他知道陆遥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从此以后,你我便是生死相依,我若不能助你登上修仙界的巅峰,便是愧对了你对我的一片深情厚意!”离疆伸出右手缓缓地按在陆遥的心口处,一丝白色的流光从他指尖划过,没入陆遥的身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