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六十四章:战圣师

    场上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所有人都搞蒙了,甚至连圣师也是不明白为什么陆遥会出手攻击明显要护着他的谭涛,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陆遥打向谭涛的那一掌劲力刚猛,使得谭涛受了不轻的伤,这对于圣师而言就已经足够了,至于霍婷婷和那个看起来连幼女都算是不上的小女孩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目前只要解决了陆遥,今夜这力所有人的生死就全都攥在他的手里了,想想都美得冒泡。至于损失一个无关紧要的常威,回去他自然有办法交代。

    反观圣师,刚才陆遥那一掌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是受了一点点的轻伤而已,这点伤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哈哈,他渡劫失败了,看来这一趟你们白跑了,哈哈!”圣师狂胜大笑,不过随即他又觉得自己的话说的不对,拍拍自己的脑门,道:“不对,你们也没有白跑,至少能够死在我一代圣师的手上,也不至于降低你们的身份,哈哈!”

    霍婷婷扶住谭涛,小女孩护在他们二人身前,此刻不仅需要提防圣师,还要提防陆遥,这对于一向好冲动的小女孩来说实在是太为难了,不过,她还是这么做了。

    “死!”陆遥不知道是清醒了一些,还是被刚才圣师的狂傲大笑所吸引了注意力,此时他犹如一头恶狼一般死死的盯着圣师,那眼神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圣师刚听到一个“死”字就感受到了一丝冰冷的气息锁定了自己,猛地回头看向陆遥,只见一道黑影直接朝他冲了过来。

    那身影中夹杂着一股犹如三道雷劫中所蕴含的那种让人心惊胆颤的惊人威势,圣师不敢大意,只得出尽全力去迎击。

    圣师也是一名修仙者,他最擅长的功法名叫【落幽神掌】,那是一种邪功,需要用即将死亡而又尚未死亡的活人祭炼,提取他们身体里面临死亡时产生的那种恐惧为自己所用,这便使得【落幽神掌】使出的时候,掌风所到之处皆是如人间炼狱一般,怨气,煞气,杀气四起。

    可是,下一刻,他发现在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在他的概念中陆遥的实力远远不及自己,且不说他渡劫失败,就算是渡劫成功,也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元婴境初期,甚至连初期都算不上的蝼蚁。

    可现在,这只自己眼中的蝼蚁身法奇快,且掌风中夹杂着一丝无尽的寒冷,掌虽未到,却已是寒气沁骨,圣师心中大骇,断然不敢冒险对掌,全力使得自己的身子横移三尺,堪堪躲开,甚至于百忙之中祭出【落幽神掌】还了一掌。

    圣师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步一步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对于杀人他驾轻就熟,他的招式也几乎全部都是那种为了杀人而练的,哪怕是百忙之中还手,也是杀机四起,拿捏的恰到好处。

    这一掌,不仅可以封堵住陆遥的攻击之势,顺势还可以强行扳回一城,若陆遥真的只是因为刚刚渡劫而体内蕴藏了一股行将就末的余力,那自己这一招则可以试探出一些虚实,为接下来的局面提前做个打算。

    而结果呢,这一招的确是瞬间将他从劣势中解救了出来,甚至隐隐有种占据了主动权,转守为攻的意思。

    一朝得势,圣师自然不会让机会从自己眼前溜走,【落幽神掌】全力施为,漫天掌影铺天盖地的朝陆遥压了过去。

    两三分钟时间,圣师已经攻出了二三十招,场上的优劣势变得慢慢的明显起来,陆遥的身上已经挨了不下十掌,嘴角隐隐有血丝渗出,脸色一变再变。

    “陆遥!”霍婷婷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陆遥如此,忍不住大喊一声。

    这一声,为什么喊出来,霍婷婷没想明白,喊出来以后会怎么样,她也没有想过。可是,就是这一声不知所谓的呼喊,引发了奇怪的事情。

    一直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的陆遥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中,是什么样的情愫,霍婷婷不清楚,但是有一点霍婷婷明明白白的感觉到了,那就是那个活生生的陆遥回来了。

    “放心,这里交给我!”陆遥回头看了一眼,圣师的掌势又到,他在全力接下圣师这一掌的时候,说了一句。

    这一句,所有人听的明白,连被陆遥打伤的谭涛也是心中一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今夜的守护便已经值得了。

    可是,恢复了神识的陆遥实力却已经大打折扣,说话间便又是被圣师打中几掌,虽依旧坚持着左突右挡,但终究落了明显的下风。

    “上次让你跑了,这一次我看你还能逃得出我的掌心?”圣师占了上风,又恢复了狂傲的神态,大笑着冲陆遥说道:“若想活命,带着血啼树跟我走,说不定我心情一好,今夜还可以饶你的朋友们一命!”

    “你休想!”陆遥大吼一声,全力挡开圣师打在自己肩头的双掌,不进反退,两手成爪朝着圣师心口处抓去。

    陆遥的这一变化让圣师也是微微一愣,在他眼中,起初没有神识的陆遥还会勉强支撑着攻上几招,可自从陆遥恢复了神识便一直处于防守的境地,那是一种有生命的人类本能的想要求生的做法,也可以称之为自知之明。可现在呢,陆遥竟然再一次主动攻击,这让他有些不明白了,难道这小子想和自己同归于尽?

    “前辈,陆遥这是?”霍婷婷自然也不明白陆遥为什么会这样,忍不住小声的问了一句。

    谭涛自然明白陆遥为什么会这么做,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便被小女孩抢了先,说道:“这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怕死,就算是成就了金身的大罗神仙也依旧怕死,但刚才那个老白痴已经说了,他的目的自于血啼树,所以陆遥不会有危险,于其一直被动防守,不如放手一搏,反正那个不会杀他!”

    “原来如此,这小子还真是够聪明。”霍婷婷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也忍不住夸了一句。

    的确,事实和那个小女孩所说的一样,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怕死,陆遥也不例外,不过就在刚才,陆遥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圣师一直纠缠着自己不放,为的并不是杀他,而是为了那一株只有自己才能维持住生命的血啼树,陆遥虽不知道血啼树对于这一次夺宝有着什么样的作用,可是他从霍婷婷的口中得知,揭开迷雾,夺取重宝,血啼树必不可少。

    圣师动用欧阳玲布下那么一个局,搞出一个什么驿盟,就是为了寻找到一个可以活得了血啼树的人,至于找到陆遥,完全是歪打正着。

    陆遥放开手脚大举进攻,一副大开大合完全不顾自己性命的打法果然把圣师给搞得手忙脚乱,一时之间,场中掌影,拳影,爪影化作一片,时而相合,时而相分,一时倒打的难舍难分。

    “纳命来!”

    突然,一直在旁边用功调息的谭涛赫然出手,两指朝着圣师的双眼戳了过去。

    “啊!”

    一声惨叫过后,圣师的身影化作一道惊鸿,朝着天龙峰下掠去,空气中弥漫着一丝血腥味。

    陆遥转身望向这位被自己误伤而又出手相助的胡须大汉,只看到此时他的右手中一颗血淋淋的人眼赫然出现在掌心,很是瘆得慌。

    “此人一身邪术,死不足惜,只可惜被他给逃走了!”谭涛看着圣师逃走的方向,遗憾的说了一句。

    此时霍婷婷和那个小女孩也是走到跟前,霍婷婷看向陆遥,小女孩则是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人以活人练功,以他目前的实力来看,死在他手下的人不少于百人,毁他一只眼睛真是便宜他了,若是下次让我遇到,我定将他打到怀疑人生,自愿领死!”

    “此人不简单,体内似乎又一种极其恐怖的力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对于这种力量并未掌握,否则今夜我们所有人都将难逃一劫!”谭涛苦涩的摇摇头,说道。

    刚才谭涛本想先废了圣师一双眼睛,然后再将其活捉,审出他身后的势力究竟是何门何派,可是,当他突起发难,攻到圣师面前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即雄厚又阴冷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分了他的神,最终才让圣师给逃走了。

    不过,也并不算是一无所获,至少这一次废了他一只右眼,杀杀他以及他身后势力的锐气,短时间内不要再找麻烦了。

    谭涛的实力霍婷婷和小女孩早就领教过了,对于谭涛的话他们也是深信不疑,小女孩顽皮的伸了伸舌头,退到一旁去了。

    此时的陆遥也已经清醒过来,只不过,与此同时,陆遥也发现了一件极其糟糕的事情,他此时虽然肉身变得比以前更加强悍,可是一身仙力却是无法运转,就彷佛是从他身体内蒸发了一般。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