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二十一章:灵药血啼树

    陆遥心中总有万千不解,想要搞清楚霍英和这位女军官只见得关系究竟是什么样子,但终究还是抵不过那株千年年份的药材对他的诱惑,跟着霍英一起来到了驿盟看守最严的一间密室中。

    走进密室,感受着周围空气中的那种心旷神怡,陆遥觉得这里更像是一处仙家的药圃,灵气四溢,周身说不出的舒服,虽没有阳光的照射,但却彷佛是站在一处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奇妙世界中。

    “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也是我花了几乎一辈子的心血创造出来的一个地方,陆公子感受如何?”霍英看着陆遥前后左右细细的打量了好几遍这里,然后笑着问道。

    “远离城市喧嚣,每一处的雕琢都是恰到好处,无论是温度还是湿度,都是最适合灵药生长的地方,说是神仙洞府,也不为过!”陆遥忍不住赞叹一句。

    “哦,陆公子知道灵药?”霍英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陆遥所说的“灵药”二字,惊讶的反问一句。

    “研究典籍,略知一二。”陆遥知道自己一时情不自禁说失口了,想要巧妙地绕开这个话题。

    “华国历史五千年,自盘古开天辟地,到炎黄蚩尤大战,再到秦皇汉武,一直到今日,我几乎查遍了所有的历史典籍,却从未见有哪部医药典籍的正本中提到灵药二字,陆公子莫是想欺我老头子吧?”霍英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老头子不简单,假话是瞒不了他的,你不如借势试探试探他。”离疆的声音突然在陆遥的识海中响起。

    离疆的判断总是那么的准确,更何况就算是没有离疆的提醒,陆遥也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霍英之前在外面极力想要带自己来这里,或许他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如果此时一味的用假话,套话去圆场,或许只会是画蛇添足,欲盖弥彰。

    陆遥打定了主意,便试探着问道:“英叔大概也听说过关于灵药的传说吧?”

    “传说,哈哈,你说是传说?”霍英突然大笑两声,盯着陆遥道:“我以为陆公子是同道中人,性情中人,却不想我竟然也看错了人,既然这样,你我话不投机,还是离开吧!”

    霍英嘴上有些指责陆遥的意思,说是要话不投机要离开,可是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似的,一步也未挪动,始终站在那里。

    “英叔,如果我说我不仅知道灵药,还能炼制出灵药,你怎么看?”陆遥得到离疆的授意,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

    “我很想相信你,但是在我相信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拿出点真本事来,年轻人喜欢自吹自擂可不是什么好的品质。”霍英不答反问道。

    刁文贵说过,霍英这位驿盟的首席鉴定师只是鉴定出了这株药材的年份,却不知道此药究竟是什么,陆遥虽然也不知道,但是离疆已经看出来了。

    既然霍英想要试探陆遥是不是真的有本事,而且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陆遥也只能放手一搏了,缓缓往前走了两步,走到那株奇香四溢,犹如一颗小树一般生长茂盛的药材边,凑上去用鼻子闻了闻,然后有用手指轻轻的抚摸了一番,眯起眼睛作沉思状。

    陆遥便显得很从容,也很镇定,霍英的心中却是惊涛骇浪,仔细的观察着陆遥的一举一动,想要从其中发现一些端倪。

    许久之后,霍英一无所获,陆遥脸上的表情却是变了又变,足足半个小时以后,陆遥猛地睁开双眼,看着霍英道:“英叔,你说这株药材的年份几何?”

    “至少一千年以上。”霍英毫不隐瞒,脱口而出。

    “错,错,错,我说它至少三千年。”陆遥连说三个“错”字,然后一口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不可能,此物形似小树,也有年轮装的纹路,你看这里。”霍英往前猛跨出一步,指了指几乎被泥土所掩埋的根部的一处位置,说道:“树木的年轮一圈一年,可药材的年轮不一样,一圈至少一百年,此药树有十圈十分明显的纹路,还有一圈十分模糊的纹路,按照这个道理来推算,至少一千年以上,至于那模糊的一圈纹路乃是还没有长成的年轮,自从我发现他到现在三十年有余,纹路也出现了一些变化,我断定它是刚过一千年,即将到达一千一百年的。”

    “英叔,你说的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如果是一年前,或许我也会这么认为,但是现在,我却不能同意您的观点了。”陆遥笑着推翻了霍英的理论,在对方一脸错愕的神情下继续说道:“人分三教九流,药也分三六九等,如果它是普通的药材,你的理论完全没错,可是您别忘了,它乃是一株灵药级别的药材。”

    “此话怎么讲?”霍英大惑不解的问道。

    “您再仔细看看这些纹路。”陆遥指了指那些肉眼可查的纹路,道:“有什么发现吗?”

    霍英不疑有他,按照陆遥所说,再一次凑近了仔细查看。

    少许,霍英依旧是一脸茫然,看着陆遥道:“陆公子,恕我眼拙,没有任何的发现。”

    陆遥笑着没有说话,而是将右手的中指伸进口中,轻轻一咬,指尖渗出两滴通红的鲜血,然后又将这两地鲜血轻轻的涂抹在了那处断痕处,说道:“英叔,你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英叔看了一眼,发现那些纹路出现了肉眼可查的变化,但心中却还是不敢相信,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再去看,依旧是那用,身子剧烈的晃动,若不是陆遥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或许会一个跟头栽了过去,嘴中念叨着:“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

    “英叔,如果我判断的没有错,这乃是一株三千年份的血啼树。”陆遥慢慢的解释道:“血啼树,一种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提升修为的灵药,您之前所说的没有错,药材的也有年轮,一道纹路便是一百年,可是你却忽略了,灵药的纹路有明有暗,血啼树的年份一般只有在达到五千年以上才能够被人清晰的判断出来。”

    “五千年?”霍英不解的问道:“你不是说他是三千年吗,那你是怎么判断出它的年份的?”

    “你来看。”陆遥指了指被鲜血浸染过的那些纹路,道:“您所看到的那些纹路乃是已经逐渐成型且可被肉眼察觉的,而这些纹路则是不易被察觉的,除非又特殊的手段处理……”

    陆遥细细的为霍英解释,原来,霍英看到的只是那些显现出来的纹路,而看不到那些十分隐蔽,甚至是微不可察的纹路,那是因为这些纹路尚未到显现出来的年分。

    之前霍英看到的那一圈一圈的纹路中间还有两道极其细小的纹路,而那些细小的纹路代表的年分也是一百年,只有在浸染了陆遥的精血之后才逐渐显现出来,这些原本没有被发现的纹路,也是一道重,一道轻,重的一道几乎和那道被肉眼可以看到的纹路融合在一起,轻的一道则是完全看不到的,此时被鲜血浸染,全都显现了出来。

    按照陆遥所解释的,每一道都是一百年,霍英看到了十道清晰的纹路和一道模糊的纹路,便断定它是一千年刚过,但是此时按照陆遥的理论来说,鲜血浸染以后又出现了二十道纹路,也就是说这株血啼树乃是有三十道深浅不一的纹路,也就是吻合了之前所说的三千年的说法。

    陆遥说完这些后,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去打扰霍英,他知道此时的霍英需要足够的时间去想,去体会,像他这种虽然不精通,但是已经入了门的人,只有自己想明白了,才是真正的明白了,别人强行灌输给他东西他是不会轻易接受的。

    ……

    “师傅,这血啼树究竟有什么功效呢?”陆遥乘着霍英自己领悟的空挡赶紧和离疆取得了沟通,问道。

    陆遥其实并不知道这些东西,一年前的他还是一个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什么修仙,也不知道什么灵药,灵药的概念还是他前不久才知道的,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些话都是离疆告诉他的,他虽然说给了霍英听,但其实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幻龙丹可以让你短暂的拥有神龙的神通,乃是一种半灵药,但是血啼树不一样,它乃是真正的天赐灵药,它的作用也远非幻龙丹可比拟。”离疆细细的解释道:“幻龙丹可以短暂的让你拥有神龙飞翔的技能,属于消耗品,时间有限制,用过了就没了,但是血啼树不一样,他可以替你完成换血的过程,让你从凡人一步跨入仙人的行列……”

    通过离疆的解释,陆遥终于明白了,血啼树的强悍,如果说幻龙丹乃是一种作弊的丹药,让你可以拥有一息时间神龙的速度翱翔,那么血啼树则可以让你完成换血,从凡人一步进阶到神人,乃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灵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