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五百零三章:你误会了

    此时的军训场中四个小分队大多数人都已经集合完毕了,牛通看着面前一个个衣衫不整,帽子都戴的歪歪扭扭的同学们,心中很不高兴,可是此时他最不高兴的是竟然有人敢迟到,今天如果不给这两个迟到的家伙来一个下马威,后面估计还会有很多的麻烦。

    左小云站在牛通身边,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牛通的怒火,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自己的腕表,心中也是不知道把陆遥这个惹事精骂了多少遍了。

    “报告教官,学员陆遥请求入队!”陆遥在部队待过,知道自己迟到了要进入队列应该先打报告,小跑到牛通面前大声的喊道。

    “学员谈心请求入队!”谈心见陆遥这么作了,也便学着打了个报告。

    “不错,进入队列还知道先喊一声报告,值得表扬!”牛通看到陆遥的站姿和着装很有一副军人模样,心中也不那么生气了,但还是话锋一转,冲二人大喊道:“可是,这也不能成为你们迟到的借口,第一次集合就敢迟到,现在罚你们每人绕着训练场跑十圈,跑不完不许休息!”

    “报告教官,我们没有迟到!”陆遥已经看出来牛通的心思了,这是一般教官惯用的伎俩,可是他不愿意自己第一天就成了对方立威的对象,大喊道。

    “没有迟到,来你看看!”牛通没想到陆遥竟然还敢顶撞自己,气势汹汹地走到陆遥面前掏出自己的挂表,递到陆遥面前喊道:“如果你的脑子里面装的不是屎的话应该记得,我要求你们三分钟换装,然后赶回集合点,可是你们俩呢,足足用了三分零十秒的时间,这不叫迟到叫什么!”

    “报告教官,我和您说话的时间是五十秒,现在我的表显示的时间是三分零四十九秒,也就是说我们打报告的时候,距离您规定的三分钟时间还差一秒,我们没有迟到,也不应该接受惩罚!”陆遥据理力争道。

    陆遥这么一说,在场的许多人都是情不自禁的朝着自己的表看去,每个人的表指示的时间不一定一模一样,但是其中大多数人看到的情况和陆遥所说的一般,如果事情真的如此,那陆遥和谈心的确是没有迟到。

    “我说你们迟到你们就迟到了,敢顶撞教官,多加十圈!”牛通很生气,将脸凑到陆遥脸前大吼道,吐沫星子都溅到了陆遥的脸上。

    “完了完了,牛队发火了,这小子这下有好果子吃了。”

    “干和牛队叫板,这小子很牛!”

    “再牛的人到了牛队手里也要脱层皮,我不信这些学生娃娃有人能让牛队低头!”

    “……”

    牛通发火了,左小云意识到了,谈心意识到,队列中的黄若云意识到了,那四个站在不远处的教官也是意识到了。

    他们四个是牛通从新兵连一手调教出来的,见识过牛通训练人的手段,虽然这些学生不是新兵连的新兵蛋,但到了这里便也不再是西京大学的学生了,此时看到陆遥顶撞了牛通,一个个都为陆遥祈祷,祈祷他不要死的太难看了。

    陆遥本来还想据理力争的,但是他看到左小云狂给他使眼色,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目测这个训练场,一圈大约在里百米左右,牛通让他们跑十圈,也就是六公里的距离,这个距离他估计谈心应该可以坚持下来。

    但是现在因为自己,惩罚从十圈变成了二十圈,也就成了十二公里,这个距离谈心绝对坚持不下来,于心不忍,陆遥降低了嗓音,对牛通说道:“报告教官,我们之所以迟到是因为谈心同学想要替我收拾迷彩服上的破洞,所以我愿意替谈心同学接受惩罚,一个人跑四十圈,请教练批准。”

    一个人跑四十圈,二十四公里,开什么玩笑,且不说能不能够坚持跑完,就算是勉强坚持跑完了,那估计也到了午夜以后了,整个人不跑废了还怪了,所有人对陆遥的这一举动都是脸色大变。

    那四个教官也是一样,二十四公里,对于他们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学生而言,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没有人认为陆遥可以完成,除非牛通网开一面。

    “好,我满足你的要求!”牛通瞪了陆遥一眼,然后冲谈心大喊一声:“谈心归队,陆遥一人接受惩罚!”

    “报告……”

    “还用我再重复一遍吗,给我滚到队伍中去!”

    谈心刚想开口,被牛通一句给喝断了,他看到陆遥很轻松的朝自己微笑一下,无奈只好迅速归队。

    “牛教官,他还只是个学生,四十圈,二十四公里,这个惩罚会不会太重了?”左小云一忍再忍,可现在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但她作为老师,也不好直接和牛通发生冲突,只好很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在学校,他们是学生,到了这里,他们就是半个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更喜欢和人讨价还价。”牛通没有理会左小云,而是一直瞪着陆遥大吼道:“如果你认为你不行,及早回去,我不希望看到一个怂包和我相处一周的时间!”

    陆遥此时心中也有气,不过是在强压罢了,他刚准备开始接受惩罚,突然牛通又来了一句:“陆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惩罚你吗?”

    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陆遥迟到和顶撞教官吗?

    “拿我立威,杀鸡儆猴!”陆遥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真是冥顽不灵,到现在还意识不到自己所犯的错误之严重性。”牛通听了陆遥的话,愈发生气了,大吼道:“如果这是战场,你的迟到,将很有可能让许许多多的战友为此付出血的代价,哼,立威,好,那我就给你好好立立威,六十圈,今天无论谁求情,一圈都不能少!”

    “天呐,怎么一转眼又变成了六十圈,三十六公里,这也太夸张了吧,这是打算要了陆遥的命啊!”

    “太过分了!”

    队伍中其他同学此时也是看不下去了,纷纷开始议论起来,左小云更是受不了了,直接冲过去护在陆遥面前,对牛通说道:“牛教官,他还只是个孩子,你这么做过分了!”

    “就是,六十圈,开什么玩笑,有种你们也跑一个给我们看看!”谈心也是忍无可忍,满腹怒气的大吼一句。

    有压迫得地方就有防抗,只不过反抗有没有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牛通根本不在乎这么多人反对自己,继续大吼道:“惩罚就是命令,我的命令就是要陆遥接受惩罚,你们谁要是再敢不打报告在队伍中说话,我就给陆遥再加十圈,知道你们认识到错误为止!”

    黄若云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自然知道部队中的许许多多规矩,即便今天陆遥被惩罚,被用来树立威信了,她一直都在忍,可是现在牛通的话实在是有些过了,为什么其他人不满意就要给陆遥的惩罚加倍,看着陆遥,黄若云再也忍不下去,没有喊报告,左腿抬起,准备替陆遥鸣不平。

    “我接受惩罚,他们不相信我可以做到,我就偏要做到,而且我相信我可以比他们任何一个人做的都好,因为我们是西京大学的学生。”陆遥看到黄若云得举动,生怕牵连到她,抢在她有所行动之前马上大声的喊了一声。

    这一声的确很有作用,黄若云也的确是收回了自己的左腿,没有迈出去。可也是这一声,让那些原本还对他有一丝同情的教官不乐意了。

    什么意思,比他们强,他们是谁,指的不就是牛通和他们四个吗?

    “报告队长,这小子太狂了,我请求队长同意,让我和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比一场,看谁先跑完这六十圈!”一个中等个,皮肤黝黑,但是小腿部分十分粗壮的教官冲出队伍,朝着牛通大声的请示道。

    “好,今天早上所有的军训科目取消!”牛通看也没看这个年轻教官,便同意了他的想法,说道:“丁磊,拿出你的实力,让这些生活在温室中的花朵们看看我们现代军人的风姿,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和平年代也有钢铁军人。”

    “是,队长!”丁磊大声回应,然后看着陆遥道:“小子,既然你要和我比试,那我们就加点赌注如何?”

    “好啊,没问题,赌什么?”陆遥毫不示弱的反问道。

    “我让你一圈,你要是还输了的话,一天不许吃饭,你可敢吗?”丁磊趾高气昂的说道。

    “别别别!”陆遥连说三个“别”字。

    “怎么,怕了?”丁磊鄙夷的看着陆遥道:“要是怕了,就乖乖接受惩罚,给牛队长道歉。”

    “你误会了,我意思是你别让我,大家一起出发,而且我要是落不了你十圈,我两天不吃饭!”陆遥摆摆手,语出惊人的说道。

    “什么!”陆遥的话在这些人眼中变成了无知的狂妄,连牛通也是十分的震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狂傲的人。

    “好,就按你说的,我要是输了,我一周滴水不进!”丁磊彻底被陆遥给气糊涂了,大吼一声,直接冲到了起跑线边,回头看着陆遥,等待着这一场较量的开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