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四百八十二章:人心隔肚皮

    任老爷子回到家里只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仁坤如此的惊慌失措,以至于连衣服都没有换,此时既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而且陆遥和黄若云也找上门来了,他自然需要换一身衣服。洪雁和仁坤等候在任老爷子的房间门口。

    不得不佩服军人换衣服的速度永远是最快的,即便是任老爷子如今身居高位且年事已高,但他早年间在部队养成的习惯一点也没有丢,两三分钟从头到脚一身衣服就换好了。

    “爷爷?”

    “闭嘴!”

    任老爷子此时穿着一身已经十分老旧的旧军装,领口已经磨得成了碎布条一般,颜色也已经有些发白了,仁坤看到爷爷今天竟然穿了这么一身感到十分的意外,刚想开口问一句,却被任老爷子一顿臭骂,马上闭口不言了。

    陆遥和黄若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黄若云的手紧紧的抓着陆遥,当二人看到任老爷子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的时候黄若云松开了陆遥的手连忙迎了上去,唯独陆遥一人定定地坐在那里,两个眼睛死死的盯着任老爷子身后的仁坤。

    “任爷爷,这个时间点来打扰您实在是抱歉!”黄若云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任老爷子猜测过各种的见面方式,他甚至想到今天自己来见二人会不会被黄若云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毕竟仁坤做出了那样禽兽的事情,可是此时黄若云的这番表现倒是让他有些无地自容了,摆摆手说道:“若云,你是个好孩子,老黄有你这样的孙女真是福气,我好羡慕他啊!”

    “任爷爷,您说的这是哪里话,您也好福气啊!”黄若云笑着回了一句,然后上前搀住任老爷子缓缓地坐在了沙发上。

    仁坤看到黄若云的样子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给黄若云吃的是什么样的药他心里清楚,才是看到黄若云安然无恙便猜测一定是陆遥和黄若云作了羞人的事情才解了她体内的毒素,暗骂一句:“不要脸,装清纯!”

    可是这下话仁坤也不敢骂出口,只能在心里咒骂,看到爷爷此时好像消了气似的,便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准备一屁股坐下任老爷子身边,可是他的屁股还没落到沙发上,便被任老爷子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你还有脸坐?”任老爷子一脸盛怒的骂道:“跪下,你给我跪下!”

    仁坤从没见过爷爷发这么大的火气,一时心慌,咕咚一声跪在了任老爷子面前。可即便是这样任老爷子依旧是气难消,骂道:“你给谁跪你不知道吗?”

    任老爷子一脚踹在任坤身上,将仁坤的身子踹的邪了过去,刚好面对着陆遥和黄若云的方向,仁坤心中一万个不忿,可是看到今天爷爷发这么大的火,他也不敢忤逆爷爷的意思,只好老老实实的跪着,这不过他的目光闪躲,不去看黄若云和陆遥两人。

    黄若云虽然一直表现得没有生气,但是她的心中恨不得将仁坤给千刀万剐了,若不是此时她担心自己的一时冲动会激起本来已经消了些许的陆遥的怒气,她真恨不得冲上去给仁坤两耳光,这一跪实在是太轻饶了他,以至于仁坤即便是冲着恍若云跪下,她也不去理他。

    任老爷子看出了黄如云的心思,叹了口气,轻轻的拉过黄若云的手,缓缓地说道:“若云,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要穿这一身衣服吗?”

    黄若云摇摇头,仁坤也是好奇的抬起头等待着爷爷后面的话。

    “这身军装是当年我从你爷爷那里要过来,解放前的最后一个夜晚,我用我自己的军装和你爷爷交换了一下,也算是给我自己留一段那些岁月的记忆。”任老爷子眼眶中流出两行清泪,继续说道:“这几个洞是敌人的子弹打的,是你爷爷替我挡子弹时候留下的,你爷爷用他的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挡下了四颗子弹,救了我一命!”

    “任爷爷,这件事情我听我爷爷提起过,我也见过他的卧室里一直保存着一件相似的军装,爷爷告诉我,你曾经也救过他两次,所以你们谁也不欠谁的。”黄若云也是眼眶微红的说道。

    “也许以前是这样,可是从今天起,我再也没有脸面去见你爷爷了,我孙子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本该以死谢罪。”任老爷子看着跪在地上的仁坤,深吸一口气说道:“可是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孙子,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他去死,若云你能理解任爷爷一次吗?”

    “任爷爷,我……”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也!”

    黄若云要说什么没人知道,因为陆遥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看着任老爷子说了一句。

    陆遥的语气中十分的冰冷,比那三九寒冬还要冷上几分,整个客厅中本就有些沉闷的气氛变得更加的沉闷和冰冷了,跪在地上的仁坤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年轻人,凡是三思而后行,得饶人处且饶人。”任老爷子久居高位,身上本就有着一种不允许任何人挑衅的尊严感,面对黄若云他心中愧疚不已自然是没有用那种平常的语气说话,可是面对陆遥就不同了,尤其是听说若不是洪雁搭救,陆遥就将仁坤给杀了,他的心中很不舒服,此时听到陆遥如此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也是很不高兴的说了一句。

    “呵呵!”陆遥笑了两声,迎着任老爷子的目光看了过去,说道:“说的好,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他还算是人吗?”

    “这……”任老爷子也是被陆遥一句给噎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的确,随便找一个人出来,听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大骂仁坤是畜生。

    可是,任老爷子说的很清楚了,他就这么一个孙子,他不想任家断后,所以才想和黄若云商量出一个解决的办法,谁知突然冒出来一个陆遥,说话如此的强势。

    任老爷子看看陆遥,再看看黄若云,问了一句:“若云,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若云是我的女朋友,我是他的男朋友,这下你清楚了!”陆遥依旧是没有让黄若云回答,抢在她前面说了一句。

    陆遥的这一句回答不仅让任老爷子愣住了,就连黄若云也是微微一愣,陆遥竟然当着任老爷子的面说自己和他是男女朋友关系,这让她有些心中高兴,甚至有那么了一刻,她都有种想要感谢仁坤的错觉了,若不是今天的这件事情,或许这些话陆遥永远不会说出口。

    “若云,是他说的这样吗?”任老爷子回过神来后,看着黄若云问了一句。

    “嗯!”黄若云有些脸红的应了一声。

    “什么时候的事情?”任老爷子继续追问。

    “任爷爷,我和陆遥很早就认识了,我一直喜欢他,爷爷也是知道的。”黄若云正色说道。

    “不知道这位公子是哪里人氏,如今在哪里高就啊?”任老爷子问的是陆遥,却没有看陆遥,他看着黄若晕问道。

    “陆遥现在是西京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和我是校友,他们家是新陆省双塔市的,前不久才刚刚搬到西京这边来。”黄若云回答道。

    黄若云的回答不卑不亢,任老爷子也是看出来事情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心中虽有一丝遗憾,但是更多的却是释怀,他突然想到,今夜仁坤做的是不对,禽兽不如,但是黄家人似乎也有不妥的地方。

    前一次自己带着仁坤去新都市的时候,黄炳天并没有提到这件事情,这才有了他想要联姻的念头,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意思了。

    “既然这位样,我代坤儿向你们说声对不起。”任老爷子心里踏实了一些,看着黄若云说道:“若云,回去告诉你爷爷,我们两家联姻的事情以后就不提了,等过段时间,我带着坤儿亲自登门谢罪。”

    “好大的官威啊,你打算这件事情就这么罢了吗?”陆遥对于任老爷子态度的突然转变感到很不满,语气也是很生冷的说了一句。

    “陆遥,我知道你,虽然你现在在西京大学上学,但我也知道你是练武的人。”任老爷子知道了陆遥的底细,看着他说道:“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送你一套内劲的修炼心法,你看如何?”

    任老爷子的话一出口,仁坤和洪雁都是一惊,任家有一个很少人知道的秘密,那就是他们家族都是修炼内劲功法的,这也是洪雁无意中从任老爷子口中得知的。

    内劲是什么,洪雁是知道的,那简直就如同是一种神仙手段的练功法门,练习内劲的人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是药远甚于常人,今夜陆遥要杀仁坤的时候若不是因为仁坤修炼过内劲堪堪躲开,或许此时大家已经无法面对面的坐在一起聊着下事情了。

    任老爷子说完这句话后,一只手轻轻的按在大理石面的茶几上,轻轻一用劲,大理石桌面上便出现了五个清晰可见的指头印。

    屋子里出了陆遥之外,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谁也没想法到任老爷子的实力如此强悍,黄如云也是有些担心了,他害怕万以陆遥一时冲动动起手来,会不会被人老爷子给杀了。

    人心隔肚皮,谁也不好猜测对方的心思。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