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四百六十三章:不要动,有好事

    陆遥既然已经选择原谅了陆惊云和水流苏这对从来没有陪过自己一天的父亲和母亲,现在又知道了水流苏的下落,自然想要第一时间和陆惊云去将母亲找到。可是他的想法一出口就被陆惊云给拒绝了。

    陆遥想要问清楚究竟是为什么,可是陆惊云只说说道:“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我也不能告诉你,找你母亲的事情我会自己去做,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

    陆惊云的回答显得很笼统,但是陆遥看出了陆惊云的决心,他知道就算自己再坚持也是无济于事,于是便和父亲之间达成了一个约定。

    “父亲,你一定要和母亲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的身边,好吗?”陆遥看着陆惊云道。

    “好!”陆惊云一个字回答,但这一个字却包含千言万语。

    这便是父子之间的约定,胜过任何的山盟海誓。

    ……

    一切事情都已经解开了,陆遥和陆惊云在燕京陆家一起住了几天,也算是父子二人享受了一番父子亲情的滋味。

    这几天中,除了陆平云和陆鼎之外,父子二人谁也不见,陆遥也从这个之前不怎么“待见”自己的三爷爷口中得知,如今的燕京四大家族已经彻底的被陆家所掌控了。

    陆惊云说的不错,陆鼎的确是一个善于全局谋划的厉害角色,他并没有像刚开始陆遥所猜测的那样直接将三大家族给吞并了,而是暗中推波助澜将自己的人推上了三大家族家主的位置,三大家族虽然内部风起云涌,但是在外人看来一切依旧是和之前一般无二,只是换了家主而已。

    现在这样的局面是最好的结局了,陆遥也从中认识到了一些自己的不足,这也让他在西京开创西京陆家的一些设想变得更加的充实。就如同在茫茫的大海中找到了灯塔一般,有些事情并不是用武力就能够完全解决的。

    经历了炼狱的事情,凌云和陆遥两人的关系也变得亲如亲兄弟一般,当凌云得知陆遥要返回西京的时候,凌云马上表示要和陆遥一起去。而凌云的父亲陆平云见儿子这样也是十分的欣慰,他十分赞同。

    十日之后,陆遥便和陆惊云分别,陆遥踏上了西归的征程。

    ……

    ……

    “陆遥,大伯既然还活着,你为什么还要将这个假.牌位迎回西京呢?”

    陆遥和凌云返回西京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坐飞机这种最快的交通工具,而是选择了火车这种虽便宜但舒适程度却不敢恭维的方式,火车上凌云看着陆遥像是宝贝一样抱在怀里的陆惊云的牌位疑惑的问道。

    “回去对我干爹有个交代啊!”陆遥笑着说了一句。

    陆遥笑得很真诚,也很灿烂,让人无法去怀疑他的这句话背后的真实想法,凌云也不再去问,只是一个人偏着头,看着车窗外他从来没有仔细领略过的祖国的大好河山。

    陆遥见凌云不再问,也不去想这些事情了,迷上眼睛,休息起来。

    其实,凌云的这个问题刚开始的时候陆遥也是十分的费解,他也想要知道陆惊云究竟为什么非要陆遥将自己的这个假.牌位迎回西京去,毕竟活人是不用这个东西的,可是当他即将踏上火车的那一刻,陆惊云对他低声说了几句话,让他彻底明白了陆惊云的一番用意。

    这个牌位是假的没错,可是他其中有一样东西却是真的,那就是陆轩再给陆惊云制造这个牌位的时候将所谓的天门关外,五行桥前的冥王塔的坐标也刻在了其中。

    陆惊云曾经再恢复了实力之后试图找寻冥王塔的位置,可是他却再也找不到了,直到一此偶然的机会他知道了一些秘密。

    一个关于陆家先祖的秘密,一个欺骗了几大隐世家族的秘密。

    假寐中的陆遥回想着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也在思考着回到西京以后需要去做的事情,时间一分一秒地从他身边溜走。

    ……

    ……

    “你们俩起来,这是我的位置!”

    突然一个十分嚣张的声音在陆遥和凌云耳边响起,当两人睁眼去看的时候,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赤膊站在两人身边,喊道。

    凌云在燕京城那是什么样的人物,虽然他不承认自己是燕京陆家二爷陆平云的儿子,可是别人却不敢不承认,所以凌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骨子里还是有着自己的骄傲与放纵,说的不好听点,就是一些纨绔子弟的习气,这一点在陆遥第一次见到凌云的时候就领教过了。

    此时听到这两个赤膊汉子的话自然是心中极度的不爽,尤其是那个剃个大光头,裸露在外面的胳膊上还有很多烟蒂烫过的疤痕的汉子,更是不爽,刷的一下子就占了起来,一巴掌就朝着那汉子招呼了过去。

    “凌云,别和他们一般见识!”陆遥抢在凌云出手之前一把将他的胳膊给抓住了,小声的说道。

    陆遥冲着凌云狡黠的一笑,凌云也是猜到了一些,苦笑一下将高高举起的巴掌缓缓放下,坐在座位上继续扭头欣赏外面的风景。

    “呦呵,小屁孩还打算和大爷动手?”光头男子起初被凌云的架势给唬住了,可是当他看到凌云和陆遥像是认怂了一般,马上又恢复了嚣张的气焰,指着陆遥的鼻尖骂道。

    “没有没有,大家都是文明人,生活在文明社会,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呢。”陆遥笑着说道:“两位大哥,这两个座位明明是我们的,怎么会成了你们的呢?”

    “卧槽,我还以为来了个懂事的,没想到又是一个愣头青。”光头汉字听了陆遥的前半段话以为他们是打算让出座位了,可是听到后面才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这个自己眼中的小屁孩原来是打算和自己的理论一番啊,顿时不乐意了,骂了一句。

    “不是懂不懂事,只是我们都是从小地方出来的,长这么大也没坐过火车,这不头一次吗,想要弄个明白,这个火车的座位究竟是怎么坐的,如果这真的是二位的座位,我们马上就让,而且还能涨涨知识不是吗,免得以后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陆遥也不生气,笑着说道。

    “好,乡巴佬,听好了,火车的座位是要花钱买的,懂了吗?”光头汉子满脸鄙夷的笑着说道。他此时算是明白了,原来是两个傻子乡巴佬啊。

    “这样啊!”陆遥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愣了愣,又问道:“可是我们也花钱买了座位啊。”

    “你说买了就买了吗?”光头汉子本来还打算再逗逗乐子的,可是看到随着这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为了过来看热闹,心里有些不想再逗下去了,骂道:“你的票呢,拿出来我看看。”

    “给,这就是我们的票。”陆遥随手便将自己和凌云的车票掏了出来,展示在对方面前。

    “你的票是假的!”光头汉子猛地一把夺过陆遥的票,随即以极快的手法将自己的票和陆遥的车票调了包,扯着嗓子大喊道。

    有些比较好事的围观者一听这话纷纷往前挤了挤,想要看看这假票究竟长什么样子,更重要的是,他们想要看清楚陆遥和凌云的长相,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这么大胆,敢在国家大力打击售卖黄牛票和假票的档口拿着假票坐车。

    光头汉子的手法很快,而且他的同伴又恰好为他遮挡了大部分人的视线,以至于除了陆遥和凌云之外几乎没有人看到他们的这一系列动作。

    当他们真正看到车票的时候,便一边倒的将矛头对准了陆遥和凌云,甚至有人建议联系列车的乘警将这两个企图用假票蒙混乘车的不良少年给抓了去。

    这样提议的人还不在少数,很多普通的旅客也是纷纷表示应该如此,这两个汉子一听这话也是更加的得意了,光头大汉甚至直接上手将陆遥的胳膊紧紧的抓住,大喊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尽学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今天我就要将你们带走交给列车乘警,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们。”

    光头大汉这么一喊一作,其他人倒是为他们叫好,他的同伴也是顺势将凌云的胳膊紧紧的牵住,作势就要将两人带走。

    凌云本以为陆遥有什么好办法,或者是想要拿这两人消遣消遣的,便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现在到了这种地步,他再也忍不住了,本想出手直接将二人用武力制服的,可这个念头刚刚上来,却是听到耳边传来陆遥的声音,说道:“不要动,跟他走,有好事!”

    陆遥是传音入密的,别人听不到,只有凌云听到了,凌云见陆遥一脸的镇定,便也只好依了他,任凭这两个大汉将他们从拥挤的人群中拉拉扯扯的拽走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