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四百五十一章:乱幕拉开(二)

    这位老者无论是年纪和长相都和陆轩十分相似,唯独不同的一点就是陆轩看起来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气势,而这位老者则是衣服慈眉善目,给人一种十分舒服和亲切的感觉,他就是陆轩的二弟,同父异母的胞弟陆穹。

    “大哥,依我看来,陆遥是死于一种十分厉害的毒药,他死亡的时间大概是在昨夜的两点左右,到现在已经是过去了七八个小时了。”陆穹慢慢直起身来,看着陆轩慢慢说道。

    “二弟,你的意思是陆遥的确是已经死了?”陆轩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是没了,无奈的看着陆穹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陆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摇摇头,便算是回答了。

    屋子里所有人都沉默了,唯有陆平云冲过去一屁股跌坐在陆遥窗前,紧紧的拉着陆遥的手不愿意放开。陆轩见此情形也不好责备什么,再次看向陆穹问道:“二弟,你可能从他体内残留的毒药成分看出一些什么端倪来?”

    “大哥,这毒药真的是我平生所未见过的,他在陆遥的体内已经完全的消散了,一点残留都没有,我根本就查不出任何的端倪来!”陆穹十分肯定的说道。

    “这不可能,二叔,您是全天下最懂得药理的人,这天下怎么可能有您查不出来的东西呢,二叔,平云恳求您,您在给看看好吗,就算陆遥已经不在了,我也要查出他究竟是被何人所害啊!”陆平云极不情愿的撒开陆遥的手,抱着陆穹的大腿,声泪俱下的恳求道,他一边恳求陆穹,一边死死的盯着陆鼎。

    “平云,二叔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二叔的确是尽力了,这东西我的确是查不出来。”陆穹半蹲下来,轻轻的拍着陆平云的肩膀,安慰道。

    “不,这不可能的!”陆平云听到陆穹的话,彻底的崩溃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一个大男人哭的比小姑娘还要凄惨。

    陆轩在想事情,陆廷在打量着屋子里所有的人,陆吾云站在陆廷身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陆平云哭的稀里哗啦,陆穹从怀里掏出一块白布擦拭着自己的双手,还有一位老者站在门口,眼睛眯成一条分,就如同昨日在大厅中一般,唯有陆鼎不知所措。

    “让我看看吧!”陆鼎愣了许久,缓缓地走到陆遥的床边,想要绕开陆平云看一看陆遥的尸体,可是陆平云挡的死死的他根本过不去,只好看着陆平云,试探着问道。

    “你滚,你给我滚!”陆平云突然站起来猛猛的推了陆鼎一把,差一点把没有任何防备的陆鼎推出一个大跟头来,眼眶欲裂的瞪着陆鼎大骂道:“陆鼎,你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这里所有人你的杀人嫌疑最大,你骗得了所有人却骗不了我!”

    “你胡说什么呢!”陆鼎被这么一骂,也是忍不住了,质问道:“事情还没有搞清楚,陆家任何一个人都有嫌疑,你凭什么就一口咬定是我,老二,陆遥死了,我知道你很难过,三叔对你今天早上的事情也就不计较了,可是你不能一口一句的说我就是杀死陆遥的凶手啊!”

    “我胡说,你自己心里明白,陆遥来到我燕京陆家之前,你的孙子陆通是最有希望竞争下一任家主的人选,因为他是我们陆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可是自从陆遥来了,你就慌了,因为你知道他的潜力和天资远远要高出陆通,所以你要将他除了,难道这不是事实吗?”陆平云指着陆鼎质问道。

    “我平日里是不怎么关心家族里的事情,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一无所知,陆通在林贵省天宇寨的事情我一清二楚,还有你动用你的关系将陆兴、陆雪和陆通送去西京大学这些事情我也是知道,以前我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但是自从我知道了陆遥的身份后,这些事情就是傻子都能看的出来,你想要拉拢陆遥,可是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陆遥是我大哥的儿子,也就是说他也是有资格竞争家主之位的,所以你才痛下杀手杀了他,难道不是吗?”陆平云一口气道出了许多在场诸位都不知道的事情。

    “还有,当年江湖上除了鬼医樊涌之外还有一个叫连奎的人,人称毒王,别人都以为他已经在那场混战中被鬼医樊涌给杀了,其实不然,他是被你给救了,现在就住在北门唐家,是唐家家主唐远行的客卿,陆鼎,我说的对吗?”陆平云死死的瞪着陆鼎质问道。

    “你说这些有什么证据?”陆鼎心中先是一惊,然后强作镇定的反问道。

    “证据,炼狱的小唐就是最好的证据,当年就是他引荐连奎进的北门唐家,只不过后来连奎一步登天,身份地位远胜于他,而小唐是什么货色,没有人不清楚吧?”陆平云突然惨笑一声,看着所有人问道。

    “小唐是炼狱的人,而炼狱那边我从未插手,你要是说炼狱,那你五叔岂不是也有嫌疑,炼狱那边一直都是吾云在负责,你怎么不说他呢?”陆鼎指着陆廷身后的陆吾云说道。

    “那阎王呢,阎王表面是炼狱的人,但其实是你的人才是,他没有你的命令根本就不是吾云所能指挥的了的,前几天,陆遥和凌云在炼狱中所经历的事情,还用我给大家在解释一遍吗,阎王出手想要击杀陆遥,但不料被陆遥给反杀了,这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陆平云也是反过来质问道:“没有鼎云轩的令牌,阎王会拼死击杀陆遥吗?”

    “……”

    陆轩一直没有制止陆平云和陆鼎的争吵,因为有些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听说,可是见两人越说越过分,甚至牵连到了很多陆家的人,便再也无法任由他们继续争吵下去了,一声怒喝,制止了两人的争吵。

    “三弟,老二说的这些可都是事实?”陆轩看着陆鼎,问道。

    “大哥,他说的没错,但是这些并不足以证明我就是杀害陆遥的人啊!”陆鼎知道自己狡辩也没有意义了,这些事情陆轩如果想要查,一定会查出来,于其这样还不如承认了算了,毕竟这些的确不能够证明陆遥就是他杀的。

    “你安排毒王连奎到北门唐家究竟是为了什么?”陆轩没有说其他的,只是抓着这一点质问道。

    “大哥,北门唐家这些年虽然表明上对我们陆家客客气气的,可是背地里什么样子你应该比我清楚,我这也是为了陆家好啊!”陆鼎心中有些话没有说,只是如此说道。

    “为陆家好?”陆轩看着陆鼎笑了一下,笑容很瘆人,接着说道:“你可知道这些年来四大家族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任何人不得在对方的家里安插自己的人手,否则便是宣战,你这是在为陆家好吗?”

    “大哥,有些事情我知道,你应该也知道,难道我们陆家就没有他们三家安插的人手吗?”陆鼎觉得自己有些顾不得那么多的,反问道。

    “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陆廷一听陆鼎这话,也是急了。

    “老三,你说这话有什么根据?”陆穹也是插了一句。

    “三哥,有些事情你最好说明白一点,我身为陆家执法堂的主事,这些事情我有必要知道!”那个站在门口一直眯着眼睛的老者也是突然猛地睁开双眼,看着陆鼎急急问道。

    陆轩弟兄五人,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是都是同一个父亲,平日里相处的还算不错,此时陆鼎的这句话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抛下一颗巨石,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人都是盯着陆鼎想要他把最后这句话说明白了。可是陆鼎看到众人的反应又有些犹豫了,他便将目光投向了陆轩,陆家的掌舵人。

    眼神中有着疑惑,也有着请示,说与不说,全凭陆轩的一句话,但是这一句话分量太重,一旦陆轩点头,或许燕京陆家从此将再无宁日。

    “好了,有些事情以后再说吧!”陆轩终究是没有让陆鼎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其他人也看到了陆轩的态度,虽不知道他心中是怎么想的,但是却都不好忤逆了陆轩的态度。陆轩接着说道:“三弟,昨夜两点以后你在什么地方?”

    “大哥,你也在怀疑我?”陆鼎见陆轩问起昨夜两点之后自己的行踪,心里极其不舒服,两点,意味着什么,陆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那是陆遥死亡的时间。

    “你说你没有杀陆遥,就告诉大家两点以后你在什么地方?”陆轩没有回答陆鼎的话,继续问道。

    “无可奉告!”陆鼎此时已经明白了陆轩的心思,如果第一次问自己是出于怀疑,那么第二次的追问便不是简单的怀疑那么简单了,陆鼎昨夜两点以后在做什么,他不想说,也不能说,最终咬咬牙,蹦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三哥,你最好还是说了,免得引火烧身!”陆轩还没有表态,陆廷却是抢先一步盯着陆鼎说道。

    “哈哈,引火烧身,我陆鼎会怕吗?”陆鼎惨笑一声,猛地夺门而出,站在依水居园中,虎视着屋中所有人凄惨的说道。

    事已至此,陆鼎明白,今天就算自己说出大天来,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躲是躲不过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