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百九十五:天山武馆

    来人身躯庞大,扑通一声拜在陆遥面前的时候,彷佛是要将着大理石的地板都要震碎似的,发出一声轰隆巨响。

    靳玉龙和乔龙二人看了一眼来人,再看看陆遥,相视一笑,倒是陆遥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站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托住对方的两个犹如巨椽一般的胳膊,连连说道:“童大哥赶紧起来,你这样我可是承受不起。”

    “有什么承受不起的,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到就要做到,我输了,从今晚后就是你的随从了,你走到哪里我走到哪里,你要我做什么我便去做什么,今天这一拜算是我正式拜在了你的门下。”这个来人正是败在陆遥手下的童铁鑫,他和陆遥在擂台上有一个赌约,他输了,现在就是来兑现赌约的。

    童铁鑫看到陆遥托着自己双臂的样子,倒是有些不乐意了,说道:“我们草原人说话算数,你这推三阻四的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

    “童大哥,你误会了,赶紧起来说话吧!”陆遥连连解释,双手之上加了一点力道,想要让童铁鑫明白他的确是真心实意地想要他起来。

    可是陆遥这一加力不要紧,倒是激起了童铁鑫再一次的较量的心思来,他一咬牙,双臂猛地往下一沉,身子也是顺势往前倾了一下,想要将陆遥的身子给带到。

    陆遥本来是毫无防备的,但是以他的力量又岂是童铁鑫所能偷袭成功的,童铁鑫刚一发力,陆遥便已经洞察了他的心思,猛地双手一使劲,童铁鑫犹如小山包一样的身子硬生生的被陆遥给托了起来。任凭童铁鑫如何的挣扎,都是无济于事,最后陆遥的两只手就像是两只巨大的老虎钳子一样,死死的钳住童铁鑫的双臂,一副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涌了过来,让童铁鑫再也生不出半点的反抗之心。

    童铁鑫一急之下,额头沁出了许多的汗珠,赶紧撤回自己的力量,任凭陆遥将自己的扶住,陆遥感觉到了童铁鑫的变化,也是松开了双手,笑着说道:“童大哥,如果你不介意,我以后就这么叫你来。”

    “随便,随便,一个称呼罢了,不碍事,不碍事!”童铁鑫连连回答道。

    童铁鑫本来在告别自己的武馆众兄弟,来到天心武馆的路上心中一万个不服气,之前比赛结束的太快,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后来离开擂台之后细细的想了一会,他始终认为陆遥一招之内战胜自己完全就是一个意外,一方面是自己大意了,一方面是陆遥这小子的运气太好了。刚好打到了自己的软肋,自己才会败了的。

    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但是他是草原人,草原人平生最讲究信用了,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就要做到,哪怕童铁鑫心中有千万个不服,还是不得不按照之前他和陆遥在擂台上约定的那样,从今往后给陆遥做一个忠实的随从。

    进到天心武馆的休息室的第一时间,他也是极不情愿的按照他们草原人践诺的方式,先是给主人一个表示尊敬的礼仪,他那一拜,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如果不是陆遥连忙托住,他自信非把这大理石地板砖给砸碎不行,到时候也让陆遥心中对自己胆怯几分,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真真实力。

    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陆遥轻描淡写之间便将自己所有的“阴谋”给粉碎了,陆遥展现出来的实力让童铁鑫彻底的服气了。他再也生不出半点的不情愿或是不乐意了,跟着一个真正有实力的人,让自己许久寸步未进的实力得到提升,本就是童铁鑫这些年一直以来萦绕心头的最大愿望了,此时看到陆遥,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他是从心底里服气。

    童铁鑫一时之间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楞楞的站在陆遥对面,看着陆遥。说巧不巧的是,这时候恰好别克和王平一同返回了休息室,当一进门的别克看到比他还要高出一头的童铁鑫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他来,直到他是之前在擂台上被陆遥一拳打倒的那个蒙内第一高手童铁鑫。

    “卑鄙,你给我出去!”别克直接冲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

    别克冲动的性格一下子就发作了,他很自然的认为着童铁鑫就是因为之前输给了陆遥,现在前来私下报仇的,顿时不乐意了,直接冲过去,一把就抓住了童铁鑫的胳膊,准备将对方给甩到门外去。之前陆遥和童铁鑫的比赛别克也看过了,他自认为自己的力量不及陆遥那么惊人,但是既然陆遥可以那么轻易的战胜童铁鑫,那么现在自己的这全力一甩,应该足以将对方给扯过去吧。

    可是当他猛地发力,用力一扯之下,才彻底地摸清了对方的实力,自己全力一甩,而且是在对方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率先出手的,可是到最后,童铁鑫的身子纹丝不动,倒是自己的身子被自己的这一甩之力给拉了回去,如果不是他自己眼疾手快在童铁鑫的身上扶了一下,差一点就是一个大跟头摔下去了。

    童铁鑫抬起右手,准备将别克给制服,毕竟他并不知道别克究竟是干什么的,只是他隐约觉得这人应该是认是陆遥的,所以出手的时候很自然的向陆遥投去了询问的眼神。

    “童大哥,别动手,这是我的朋友,别克大哥,大家都是自己人。”陆遥赶紧说道。

    童铁鑫一听这话,不仅松开了自己刚刚抓住别克胳膊的铁手,还将别克的身子给扶了一把,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别克笑了笑。

    别克此时心中完全都没有去在乎这些事情,他此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童铁鑫的实力强悍如斯,陆遥一招之内便将其击败,那么陆遥的实力究竟是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呢?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次悬殊的变化,别说是刮目了,就算是把眼珠子抠出来都无法看了。

    王平看到别克的楞楞的样子,用肩膀轻轻的撞了一下别克,连连说道:“既然是朋友,那就坐下说,坐下说!”

    陆遥也是马上打圆场,大家分开坐了下来,童铁鑫紧紧的挨着陆遥坐,两个眼睛一直在陆遥的身上打量,他虽然心中已经诚服,可是却依旧想不通陆遥这个小身子里是怎么爆发出那样的力量的?

    陆遥也把自己和童铁鑫在擂台比武之前的赌约的事情给大家说了一下,众人也是明白过来了,尤其是刚才差点和童铁鑫发生冲突的别克,当他听到童铁鑫这样的男子汉大丈夫的做法,顿时也是颇为欣赏对方,这一点因为他们都是草原上来的,彼此之间可以更好的理解对方。

    事情解释清楚了,大家一一作了自我介绍,童铁鑫也是一一回礼,很快大家便成了一家人。

    其实,陆遥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大家,其实就在刚才,他双手扶住童铁鑫的时候,已经用无字天书上一门专门试探人短时间内内心真是想法的功夫,探查了童铁鑫在那一刻的精神世界,他也是彻底的确定了童铁鑫的心意,才敢如此这般将大家都介绍给他的。

    众人彼此熟识完了,大家又把目光投向了前去打听消息的别克和王平。没人去问他们是从什么渠道打听到的消息,只关心这些消息是什么,然后大家分析分析消息的可靠性。

    别克是去打听这一次天山武馆究竟派出了几名代表,分别都是什么人,这个比较简单一些,所以由他先说,经过别克的一番讲述,他家便知道了,这一次天山武馆共派了两名选手参加比赛,一个叫周翔,就是之前那个俊美少年,另一个叫蓝京,还没有登场。这两个人都是凭空出现的,任何地方都打听不到他们的其他消息。

    听完别克的话,靳玉龙和陆遥沉思一阵,便接着向王平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王平主要是负责打听这个天山武馆的信息,他看大家都看着他,便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讲了出来,说道:“这个天山武馆在川渝省一点名气也没有,而且我打听到他们建馆的时间不久,也就是年跟前的事情吧,更奇怪的是,这个武馆的馆主是何人谁也不知道,目前只知道这个武馆只有两个徒弟,大徒弟周翔,小徒弟蓝京。”

    “年前成立,只有两个徒弟,那他们是怎么获得这一次的比赛资格的?”陆遥疑惑的问道。

    “这个就打听不到了,没有人知道,我偷偷问了一些这次赛事的工作人员,他们也不知道。名单报上来的时候就有了。”王平正色说道。

    王平说完,大家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许久,靳玉龙才问道:“陆遥你怎么看?”

    “我总觉得这个天山武馆好像就是冲着这一次的比赛来的,至于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现在不得而知,周翔展现出来的实力不简单,蓝京还没有出场,但是我们也要仔细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陆遥表情凝重地说道。

    大家对陆遥的话都表示赞同,纷纷点点头,童铁鑫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突然说道:“少主,这个什么天山武馆我不知道,但是周翔和蓝京两人却都住在我对门。”

    “是吗,你赶紧给大家说说!”陆遥赶紧说道。

    “当时入住酒店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两人不简单,便多留心了一下,通过我的观察,这个周翔平日里极少出来活动,就连吃饭的时间我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很神秘的一个人,倒是那个叫蓝京的少年,平时比较活跃,他几乎整天都是泡在餐厅里,他的饭量十分惊人,一顿至少可以吃掉十几个人的饭,很奇怪。”童铁鑫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很能吃?

    这算什么,吃货一个吗?

    显然不应该这么简单,但是究竟是哪里有问题,谁也说不出来。

    这个天山武馆一定有问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