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百五十九章:你究竟是谁

    长须老人给人杰以传音入密的手段传授剑诀的时候,陆遥并没有着急出手,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对面的两人。

    人杰很快的便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随后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巨剑,恶狠狠的盯着陆遥发笑,不屑的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愚蠢呢还是愚蠢呢,你本来有机会在我领悟这套剑法之前向我出手,那样或许你还能有几成把握胜得了,可是现在,我已经完全领悟了这套剑法,刚好用你的鲜血来祭我的这套剑法,哈哈!”

    “是吗,让我来领教一下你们从别人手中偷来的剑诀究竟如何?”陆遥不屑一顾的冷冷说道。

    “剑来!”陆遥暴喝一声,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凌空出现在陆遥的手中。

    “没想到,你也懂得剑术,真是太好了,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剑法是不是和你的嘴一样不可一世。”人杰讥讽一句,提着巨剑,就朝着陆遥冲了过来。

    人杰每跑出一步,身上的剑意就增加一分,每跑出一步,身上的剑意就增加一分,眼看着就要到陆遥的面前了,他的剑意已经达到了他目前所能领悟的最高境界。

    巨剑从人杰的手中高高举起,慢慢砍下,巨剑之外还有一道更加巨大的剑影,随着巨剑的落下一起朝着陆遥砍了下来。

    剑势虽不快,但是却饱含剑意,无妄海的海水被这一道剑意激起了万千浪花,拍打在不远处的峭壁之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整个周围的空气也是彷佛一下子凝固了一般。

    “去死!”

    陆遥一直没有动,人杰眼看着巨剑就要劈到陆遥的头顶的时候,怒喝一声,手中的力道也是加大了一分,剑势骤然加快。

    突然,陆遥动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轻轻一挑,没有任何的剑意波动。

    巨剑剑意滔天,长剑看起来普通至极,人杰志在必得,陆遥随手一挑,二者形成巨大的反差,如果有其他人在场,一定不会认为陆遥在这一剑之下有活下来的可能。

    可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人杰彻底的呆住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人杰和他的巨剑一起被陆遥一剑挑飞,直退出数百步才稳住身形,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嘴里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

    “这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已经出了一剑了,现在该我了,我也让你尝尝惊天斩的厉害。”陆遥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缓缓地举起手中锈迹斑斑的长剑,朝着人杰冲了过去。

    那动作,那神情,那一步一步的模样,和人杰刚才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两个徒弟,一般无二。

    陆遥每冲出一步,身上的剑意也是增加一分,每冲出一步,身上的剑意便再增加一分,直到距离人杰不到数步之遥,长剑凌空劈下。

    长剑之上也有一道长剑的虚影,简直和刚才人杰的剑招如出一辙。

    只不过,陆遥身上和长剑上散发出来的剑意要比人杰的强上太多,同样是激起了无妄海中的万千浪花,可是人杰激起的浪花只是重重的拍打在了峭壁的岩石上面,陆遥的剑意激起的浪花直接是将峭壁之上凸起的岩石全部击得粉碎,漫天的浪花卷着无数的碎石子从空中飘落。

    洋洋洒洒,可是遇到剑气所过之处,全都是瞬间化成齑粉,消散在海风中。

    “师傅,救我!”

    人杰已经被陆遥这一剑彻底的击碎了内心的最后一丝侥幸,大声的呼唤,希望作为师傅得长须老人可以施以援手,救自己一命,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接不下这滔天一剑。

    人杰得呼喊撕心裂肺,可是即便是如此的撕心裂肺却依旧没有换回来一丝得回应。从他的瞳孔中只看到那一柄看起来毫不起眼,锈迹斑斑得长剑缓缓地落下来,可他就是生不出一丝的气力拿起自己手中的巨剑去抵挡一下。

    “不!”

    人杰大喊一个“不”字,这便是他留在无妄山空间,无妄海之巅的最后一句话。

    在这个“不”字还回荡在空气中的时候,只见得他的身体已被陆遥一剑劈成了两半,一左一右,极为对称,左半边的眼睛看着陆遥,充满了恐惧,右半边的眼睛看向长须老人,充满了恨意。

    更为夸张的是,看向长须老人的右半边身子还摇摇晃晃的的朝着长须老人的方向走出了数十米,才缓缓地摔倒在地下,眼神中尽是不甘的冲着长须老人看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眼。

    长须老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过人杰一眼,哪怕是他的半个身子走了那么远,眼神中对自己充满了不敬和恨意,他也没有看上半眼。他的全部目光都紧紧的盯在陆遥的那柄长剑上。

    “轮到你了!”陆遥慢慢的收回长剑,看也不看长须老人一眼,只是冷冷的说道。

    “真是没有想到,你的实力如此之强,领悟力如此恐怖,之前还真是看走了眼,被你蒙蔽了过去。”长须老人听到陆遥的话,淡淡的说道:“人杰的惊天斩只是使用了一遍,你便已经彻底的领悟了其中的精髓,真是天生的用剑高手,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陆遥冷冷的说道。

    “只是可惜你选择做我的敌人,否则我倒是不介意收你做我的徒弟,将我一身的本事都传授给你。”长须老人淡淡的说道。

    “就像你设计陷害天杰那般吗?”陆遥最角露出一丝鄙夷的轻笑,目光如炬的盯着长须老人冷冷的说道。

    “哼,得意忘形。”长须老人被陆遥的这一句话激怒了,面露狰狞之色,恶狠狠的说道:“别以为你杀得了那两个废物就有资本和我叫板,天下的徒弟永远比如师傅,就算再给他们活一次的机会,他们联起手来也不是我一合之敌,你也休要妄想胜过我。”

    “胜与不胜,试试不就知道了吗?”陆遥不屑地回了一句。

    “好,今天我就仁慈一回,让你领略一下我这套惊天剑法的威势,你只是学会了我的第一式惊天斩,却不会我的另外两式,我现在就让你在临死之前开开眼界。”长须老人得意的说了一句,右手也是凭空一捏,一柄黑气缭绕的巨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柄巨剑比人杰的那一柄要宽出许多,长出许多,而且上面有一层浓浓的黑色雾气缭绕,显然是一柄绝世好剑。

    自从这一柄巨剑出现在长须老人的手中,哪怕是他只是那么随意的捏着,并没有灌注任何的仙气到巨剑之上,可依旧是搅得天空风云变幻,电闪雷鸣。无妄海中的巨浪一波胜似一波,大有将整个无妄山空间都给淹没了一般的架势。

    “惊天剑法第二式,裂天斩!”

    长须老人淡淡的报出了剑招,右手随意的将巨剑抬起,隔着数百米距离直接是一剑斩下。

    长须老人实力高深,根本不需要像人杰那样蓄力,随手的一劈剑意便已经是人家蓄力许久的剑意的数十倍,数百倍。

    “惊天剑法第二式,裂天斩!”

    长须老人声音落下的一瞬间,陆遥也是同样的喊了一声,一样的动作,一样的剑意凌天,同样隔着数百米的距离一剑劈下。

    两人同样的说辞,同样的剑招,电光火石之间,两道剑气碰撞在一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从两道剑意相撞的地方向着四周滚动而出。

    这道波纹所过之处,无论是巨石,还是无妄海的海水,瞬间全都是消失不见了,整个世界彷佛都被这道波纹给笼罩了一半,直到波纹滚动到陆遥和长须老人两人的身边,才骤然消散。

    长须老人为微退一步,面色有些煞白。

    陆遥的身子往后推出三步,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脸上血色全无,呼吸也是粗重了几分。

    “你,你,你怎么会我的惊天剑法的?”长须老人强行压住体内翻滚的血气,无比惊骇的看着陆遥,大声的质问道。

    陆遥并没有回答长须老人的问题,只是艰难的挤出一丝不屑地笑容,算是回答。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回答我!”长须老人歇斯底里的大声的吼道。

    惊天剑法是如何到的他手中,他自己心知肚明,那是一个他自己都不敢去回忆的事情,他本以为千年过去,这个世界上能够使出这套剑法的人只有他一个人了,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陆遥如何会使用惊天剑法的。

    如果说之前陆遥使出第一式惊天斩的时候,他能够理解为是从人杰的那一次攻击中领悟到的,那么这一次呢,这一次陆遥和自己同时使出了惊天剑法第二式裂天斩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除了陆遥本来就会这套剑法之外,再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通的理由了。

    “回答我,你回答我!”长须老人的心神有些乱了,很多的往事渐渐的浮现在脑海中,大声的冲着陆遥喊道。

    “无字天书真是个好宝贝啊!”

    这一次陆遥终于是说了一句话,只是这一句话让长须老人彻底的陷入了疯狂。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