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百三十五章:你的话,我一定铭记

    “好,一言为定!”陆遥看着夜色中的陆雪,冷冷的回了一句。

    “你找死!”陆兴心中愤怒,这明明是他和陆遥之间的事情,可是自己的妹妹陆雪却是插了这么一句,但是他又不敢和陆雪计较,被人不知道,可是他的心里明白,陆雪虽然是自己的妹妹,但是她在陆家的地位远远胜于自己这个哥哥,他只好把这一切的怒气都算到了陆遥的头上,怒斥一声,直冲着陆遥就去了。

    陆兴看似在盛怒之下,朝着陆遥像是一头下山的猛虎一般冲了过去了,别人看不出其中的玄妙,但是陆遥却看得一清二楚,陆兴的脚下方位变化完全是一种蓄力的过程,左右脚不停的蹬在地面,每一步踩出的脚印都要比之前的更深,更狠。

    这一切,再加上之前陆兴在餐厅里露的那一手,陆遥完全可以到断定,陆兴的修为并不像他的作风那样草包,陆遥不敢大意,一身力量运转到八成,岿然不动,双掌慢慢向着陆兴冲过来的方向推了出去。

    “砰!”

    双掌对双掌,一声闷响,陆遥原地不动,陆兴冲势戛然而止,身子向后退出四步,一个巧妙地卸力,稳稳地站住了身形,只不过他在卸力的过程中,脚下的泥土被他踩出了一个没过脚面的浅坑。

    “这小子难道是天生神力?”陆兴心中震惊。

    “战斗经验丰富,一招一式运用娴熟,只不过心浮气躁,根基本稳。”陆遥心中同样是对陆兴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陆兴微微调整,双脚跺地,身子腾空而起,三枚透骨钉直打陆遥前胸三处要穴。

    “暗器手法也不错。”陆遥心中说道,右手闪电一般摸过自己的身子,摘叶手法使出,三枚银光闪闪的银针从同一角度暴射而出,空中突然变化轨迹,冲着陆兴的三枚透骨钉打去,三声脆响,透骨钉被银针打落在地。

    “这小子邪门,暗器手法也是极佳!”陆兴心中大骇,他没想到陆遥的暗器手法竟然也是这般高深。

    “今日可胜,不可杀之。”两个回合,陆遥便以做出了最后的结论,他可以从陆兴的招式判断出来,这个燕京的陆家并不简单,自己目前貌似还没有实力和对方结下深仇大怨,今日他可以打败陆兴,但是不能杀了他,否则以后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那个神秘的天塔组织还没有解决,再树强敌,实数不明智之举。

    陆雪站在一旁,两人的一招一式看的清楚,她的心中同样诧异,一个山野草民,怎么会有这般修为,难道他也是哪个大宗们的传人?

    “陆兴,比武过招,不可下杀手。”陆雪冲着陆兴说了一句。

    “雪儿,今天我一定要杀了这个小杂种,以解我心头之恨。”陆兴头也不回的狠狠丢下这么一句。

    “你若不听我言,我必告诉文老,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陆雪生气的说道。

    陆兴一听说自己的妹妹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家族的文老,顿时心中一紧,他不明白陆雪为什么会维护一个外人,但是他知道自己此时再说什么话也是没有意义了,既然陆雪不让自己痛下杀手,那就好好修理他一番,让他三年五载起不了上床也行,反正不杀他就行了。

    陆兴打定主意,暗暗运气,他准备用一些真正的陆家的手段,让眼前的陆遥颜面扫地。

    一团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的金黄色气体从陆兴的双手升腾而起,无尽的旷野中,深冬的季节里,众人围观的这片空地上,原本让人觉得有些刺骨的寒气渐渐消失,一股说不出的暖意涌上心头。

    “教授,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突然之间没有那么冷了?”一个带着厚厚的玻璃瓶底一样厚的眼镜片的研究生向朱教授请教道。

    “我也未曾遇到过这种情形,费解,费解!”朱教授自言自语道。

    “谈心,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气温好像变了,没有之前那么冷了?”苏安然拉了拉身边的谈心的衣襟,小声的问道。

    “我也觉得。”谈心也是一脸茫然的说道。

    “我也是。”花满楼听到了二人的说话,也是附和了一句。

    “我们也是这样的感觉。”李有才、陈东等人也是一模一样的感受,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陆兴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他的心中无比地自豪,看着陆遥,暗暗的说道:“我陆兴虽然没有雪儿那般天赋,但是也算是练出了一种自己的仙气属性,虽然只是刚刚融汇,但是这一拳一定让你痛不欲生。”

    陆雪站在远处,将陆兴的所作所为看的一清二楚,她心里不悦,这个陆兴竟然擅作主张,在这里动用仙气,露出行踪,但是不过一想到陆兴的那微末实力,自己完全可以在最后一刻救下陆遥一命,也就不去发作了。

    而且,陆雪此时更为关注的是,自己的猜测究竟有没有错,陆遥是不是某一个宗门的传人,这一招过后便可见分晓,如果是,自己于陆兴手下救他一命,也算是没有把事情做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如果不是,也就这么罢了。陆兴终究不会要了他的性命。

    但是有一天,陆雪根本没有去想,那就是陆兴会不会输了,因为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听说过陆家的人输给过别人,在她的骨子里,她一直认为,陆家就是天下第一。

    “让你后悔你爹妈生出你,却没有赋予你超人的能力!”陆兴暗道一声,双手微微一推,那团金色的气体朝着陆遥排山倒海一般涌了过去。

    陆遥其实将一切都看得清楚,听的明白,他注意到了每一个人的表情变化,包括陆兴和陆雪,他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是因为在他看来,陆兴的运气真的很不好,他只是一眼,便可以准确的判断出,陆兴的那团气体正是修仙之人千辛万苦修炼出来的仙气,而且是至刚至强的金属性仙气。

    五行相生也相克,火克金,便是更古不变的大道理,陆兴仙气属性为金,而自己的三色仙气属性中恰好有一种就是火,金遇火,便有如老鼠见了猫,天生的不占优势。

    陆遥看着陆兴吃力地将那团金色的气体推向了自己,岿然不动,直到那团气体距离自己不足一米,他才慢慢抬起右手,大手一挥,一股炙热的气息从他的掌间涌出。

    “轰隆!”

    两团气体相撞,一种震耳欲聋的巨大声音响起,火红色的炙热气息包裹着那团金色气体倒飞而出,朝着陆兴涌了过去。

    陆兴完全傻眼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站在那里失了神,不知道躲闪。

    “手下留情!”

    陆雪娇喝一声,身影一闪,瞬间便到了陆兴的面前,双手成掌,用力一甩,将那两团气体借力打力一般的摔到了远处。

    “咔嚓!”

    百米之外,一颗足需三人合抱的参天大树拦腰斩断,轰然倒地。

    一切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再加上距离实在是太远,出了陆遥、陆雪和陆兴之外,别人丝毫没有察觉,他们只觉得自己的耳膜被震得生疼,就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

    “雪儿谢过陆少侠不杀之恩,在这里我代表家兄,对之前他所做的事情向陆少侠说一声对不起,今日的事情就到这里为止,你意下如何?”陆雪说话的语气客气了很多,其中还有一丝异样的情绪传递出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击,既然雪儿姑娘这么说了,这件事情就此作罢,我希望你好好劝劝你的这位兄长,有道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你我都是同一类型的人,莫要被自己的性命白白丢在了自己的狂妄和无知上面。”陆遥本也不想深究,既然陆雪已经道歉了,也就此作罢,更何况之前陆雪提醒过陆兴不要痛下杀手,不管她是出于何种原因,总归是做了一件对的事情。

    “陆少侠说的是,你的话我一定铭记。”陆雪说完拉着陆兴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们走去的方向是朝着天宇寨之外,显然他们今夜不会再逗留在天宇寨了。

    朱教授本来刚才被眼前莫名其妙发生的一切搞得有些懵了,但是当他看到陆雪和陆兴这两个投资方的代表是朝着天宇寨外走去,来不及细想,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陆姑娘,陆公子,我们的考古活动还没有开始,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朱教授一边追一边喊。

    陆雪和陆兴不是普通人,更何况今夜丢了面子,去势自然极快,那是朱教授可以追的上的,他根本就没有看到两人的身影,只听到一句:“朱教授,实在对不起,我兄妹二人有急事赶回燕京,考古活动暂缓进行,你们要是愿意,留在天宇寨等我们。”

    声音越飘越远,显然二人已经是走的极远了。

    朱教授仍不死心,加紧步伐继续追赶,一不小心,踩到一块石头上面,栽倒在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