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百二十章:李总就是办法多

    “算了,我们答应你们的条件,只希望你们今天能够就此罢手,从此我们天宇寨所有采摘的药草都交给李老板,价格就按李老板之前说的那么定吧!”七叔公是过来人,他对于面前的情况看的清楚,知道今天没有一个人能够是鲁东的对手,眼中噙着泪花,咬牙答应了下来。

    “七叔公!”

    “七叔公!”

    七叔公平日里在村里的威望很高,李成民不在,他的确是可以决定,但是这个决定下的太艰难了,艰难到无可奈何,艰难到当话说出口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大喊一声七叔公。

    村民们喊七叔公,不是想要反对什么,只是他们实在是无法接受眼前的这种不平等的条约。尤其是海娃,当听到七叔公话说出的那一刻,他甚至感觉到绝望和深深的自责,作为现在村里唯一的一个当过兵的人,他不能很好的保卫家园,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活得很窝囊。

    “算了,你们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吧,老四醒来以后要怪就怪我吧,你们以后要怪也怪我吧,是我没用。”七叔公的眼泪顺着面颊留了下来,滴在生他养他,甚至以后还要埋葬他的这块热土上。

    “七……”

    海娃还准备再说一句,七叔公摆摆手,打断了他。天宇寨所有人都觉得无比地心痛,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种极度难过,又极度不甘的情绪之下。

    鲁东看到自己仅仅只是一拳,便将这些所谓的山野刁民吓破了胆,心里舒坦极了;李虎心中之前因为鲁东的讹诈产生的不舒服情绪一扫而空,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颐指气使的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决定了,以后你们天宇寨的药材售卖价格要在刚才的基础上还要下浮百分之十!”

    “什么,还要下浮百分之十?”七叔公突然脸色一红,气愤无比的喊道。

    “不错,你们打伤了我的人,我不用花钱的啊,真是天真,省下来的这笔钱我要给他们疗养,还要养活他们的家人,我也不容易的。”李虎嘴上说的很可怜,可是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又可以将刚才鲁达敲诈去的那笔钱成倍的挣回来了。

    “你这是敲诈,你这是,你这是……”海娃已经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什么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打伤了我这么多人,我也不用出此下策啊。”李虎无赖的说道。

    海娃被李虎这一句呛得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拳头捏的咯咯响,牙齿将自己的嘴唇咬破,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流。

    “哟,大英雄,还不服气呢,怎么着,你想打我?”李虎看了一眼鲁东,根本就不惧怕海娃,挑衅的说道。

    “我和你拼了!”海娃的心里已经无法承受眼前的情况,大喊一声,抡起拳头就冲着李虎冲了过去。

    “海娃,不要!”七叔公大喊道,其他的村民也跟着喊道。

    李虎也是怕了海娃做出什么事情来,马上一个闪身,朝着鲁东的身后躲了过去。

    海娃已经是红了眼,只管没命的往前冲,鲁东看到海娃的架势,不屑一顾的看了一眼海娃,随手一拳,正中海娃的右脸,一拳就将海娃打飞出去。

    牙齿和着鲜血,向泼出去的水一样,洒向天空,海娃的身子朝后面急速的倒了下去。

    “不知死活!”鲁东还不罢休,往前几步,准备一脚踩在海娃的身上。

    “住手!”

    突然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同样是一脚,踢在了鲁东的小腿上,将对方踢退了好几步。

    众人只见得一个比海娃小出好多,但是面色白净,一身明显不是当地人打扮的少年出现在眼前。

    “你是什么人?”鲁东刚才感受的真切,这个少年人不仅身法极快,下脚也是极准,一脚下来让他的小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心中大骇,惊讶的问道。

    “李老板是吗,你这是要断我的财路啊!”来人正是陆遥,他根本不去打理鲁东,而是风轻云淡的对着李虎说道。

    “什么意思?”李虎被陆遥的话完全的搞蒙了。

    “什么意思?”陆遥笑着说道:“是我收购了周围几个寨子的药材,我定金都交了,你现在跑来和我抢生意,不是断我财路是什么?”

    “是你,原来是你!”李虎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来是面前这个少年在背后操纵整件事情,怪不得这些山野刁民敢不把药材出售给自己,原来是找到了下家啊。

    “是啊,是我啊,怎么了,这山中的药材又不是你家种的,我为什么不能收购。”陆遥依旧是笑着说道。

    此时七叔公已经将海娃扶了起来,让其他人帮着扶住,他急急忙忙走到陆遥身边,拦着陆遥的胳膊,焦急的说道:“小陆老师,是我们天宇寨的人对不住你,你给我们的那些定金我们会如数退还的,这里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他们不好惹,你赶紧回去吧!”

    陆遥知道,七叔公这么说是为自己着想,他轻轻地拍了拍七叔公满是皱纹的右手,安慰的说道:“七叔公,放心吧,这里有我,现在是法制社会,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七叔公认为陆遥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还准备再说几句的,却别陆遥给打断了,陆遥将七叔公的手从自己个胳膊上拿下去,往前走了两步,依旧是笑着说道:“李老板,生意人要讲究个先来后到,我已经定了这些寨子以后所有的药材,我看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另想办法吧,你看成吗?”

    “成你大爷,毛都没长齐,就敢出来和我抢生意,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李虎被陆遥这不愠不火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

    “牙尖嘴利,等会拔光你的牙,看你能不能学会好好说话。”陆遥笑着说道。

    李虎彻底的被激怒了,看着鲁东说道:“给我把这个臭小子的牙全部拔掉,我马上给你付钱。”

    “李老板,之前的五万是用来对付那个小子的,现在这个小子可要另收费啊。”鲁东一看又有机会敲诈李虎一把了,心中早已把刚才的事情忘记了,得寸进尺的说道。

    “行,给你再加一万,但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办!”李虎对于鲁东的漫天要价气愤不已,但是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他也不敢不答应,咬牙切齿的说道。

    “再加一万哪能行,刚才那个五万,现在这个h怎么着也不能比那个价格低啊!”鲁东根本不满足于一万的价格,不为所动的说道。

    “你!”李虎气急了,但依旧是拿鲁东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咬着牙,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说道:“好,给你六万,你给我马上修理他。”

    李虎说完见鲁东还是反应不太强烈,马上又补了一句:“不能再加了,实在不行这单买卖我不做了。”

    李虎这话是在吓唬外加试探鲁东,他怎么可能放弃呢,但是好在李虎说完这话后,鲁东有了轻轻的点点头,有了动作,朝着陆遥走了两步,说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是记恨就算在他的头上,可不管我的事啊。”

    “可以,不过有件事情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下。”陆遥表现出一副害怕的表情说道。

    “说!”鲁东看到陆遥的表情,以为对方害怕了,豪气的说道。

    “我最怕疼了,小时候打针都害怕的要死,待会你拔我牙的时候我怕我忍不住出洋相,要不咱俩去那边,免得我丢人,我还年轻,名声不能坏了。”陆遥战战兢兢的说道。

    鲁东没想到陆遥会提出这么一个无厘头的要求,顿时笑得前仰后合的,直到可以免强忍住不再笑了,才捂着肚子,指着陆遥说道:“可以,就按你说的办,我们去那边。”

    鲁东答应了陆遥无厘头的要求,陆遥二话不说转身朝着那边走去,路过七叔公和海娃身边的时候,两人拼命的拉住陆遥的胳膊,不放手,陆遥很隐蔽的给两人使了个眼色,然后挣脱二人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鲁东和陆遥一前一后,朝着远处走去,李虎和赵卫东等人拦住天宇寨的村民不让过去,直到二人消失不见了才罢休。

    “啊!”

    “啊啊!”

    “啊啊啊!”

    不大一会,一阵阵的惨叫从那边传来,凄惨无比。

    这声音听在天宇寨的村民耳中简直犹如天大的耻辱一般,陆遥来天宇寨志愿支教,还未他们解决药材的销售问题,可谓是一个大好人,可是现在,陆遥在那边挨揍,自己却帮不上任何的忙,心里无比地难受,有几个有些血性的年轻人和赵文东等人再次发生了混战。

    可是这声音听到李虎的耳中却是那么的舒服,这感觉比他在林贵省的省城最大的洗浴中心找最漂亮的技师服务还要舒服,可谓是天下最为动听的声音了。

    这边又打成了一团,那边惨叫声连连。

    七八分钟后,鲁东走在前面,双手背在身后,嘴巴紧紧的闭着,陆遥跟在鲁东的身后,也是同样的动作。

    “臭小子,现在还敢在我面前嚣张吗?”李虎看到陆遥手上沾染着鲜血,想来是自己嘴巴里的,也没多想,只是一味的嚣张的说道:“告诉你,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有钱,所以你不要和我斗,要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陆遥不说话,只是闭着嘴巴点头。

    李虎是越看越开心,越看越高兴,看着鲁东说道:“把他的牙齿给我,我回去找人串起来,挂在这天宇寨的派楼上,让这些山野刁民牢牢地记住我,害怕我!”

    鲁东没有动,突然陆遥张口说道:“李总就是办法多,你这个注意不错,你倒是提醒我了,我可以把你们俩的牙拔下来,串在一起,挂在这里,让你们这些黑心商人以后看到天宇寨三个字都要绕道。”

    “你!”李虎彻底的傻眼了,陆遥说话的时候他看的清楚,陆遥满嘴的牙齿一个不少,那么刚才的声音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