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百一十章:若云,回家吧,我来接你

    周洋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现在陆遥这么一说等于是火上浇油,盛怒之下,直接冲上去朝着陆遥的胸膛就是一记重拳,怒斥道:“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敢在这里和我大谈什么法律,好,那么今天我就告诉你,什么是法律,你给我听好了。”

    本来周洋是准备再给陆遥一拳的,但是当他的拳头高高举起的时候,黄若云和林嘉仪两人瞬间就挡在了陆遥的面前,周洋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自己打了一个男生,倒也没什么,但是如果打了女生,那就有些麻烦了,这几年国内对于女性的保护越来越重视,凡是一旦牵扯到了“打女人”这三个字,对的都要变成错的。

    但是周洋的气却恨难消,指着陆遥嚣张的说道:“在我管辖的这片地方,我就是法律的化身,我说的话就代表着法律,你们只有服从的份,懂吗?”

    钱熊看到陆遥被打,本来准备冲上去的,可是当他看到陆遥制止的眼神,便又站在原地了,炮三爷看到陆遥被打,也准备冲上去的,可是他看到钱熊制止的眼神,也站在了原地。

    “从没听说过一个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即便你是公安局长也不行,你刚才所说的话我已经全都录下来了,你要是非要带我们走,我们也不是不可以不去,但是你也要为你刚才所说的话负责任!”林嘉仪突然举起自己的手机,晃了晃,很平静的说道。

    “你!”周洋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学生不光是一个好看的花瓶,还是一个头脑冷静,机智过人的花瓶,一时被林嘉仪说的有些气结,但他转念一想,今天这里已经全部被自己的人封锁了,任何的东西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谁也休想带出去,瞬间又恢复了冷静,面露恶笑得说道:“我看你敢!”

    “敢不敢,你可以试试!”林嘉仪不卑不亢的说道。

    “都不许动,你,把手机给我拿过来,要不然我开枪了。”周洋突然再次掏出手枪,对准陆遥等人,恐吓道。

    周洋的枪是国家配发的,是合法的枪支,他的子弹也是国家配发的,等于是国家的武器,当他掏出枪的对准陆遥等人的时候,众人还是有些慌了,林嘉仪也是没有想到周洋嚣张到了这种程度,一时间也是没有了注意,他把目光投向了陆遥。

    “周局长,手机可以给你,但是你真的是惹我生气了。”陆遥站在林嘉仪和黄若云身后,因为二女没有陆遥高,所以他的目光毫不躲闪的和周洋对上了。

    “什么,你说什么?”周洋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的问道。

    “我,说,你,惹,我,生,气,了!”陆遥一字一顿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惹你生气了,笑死人了,哈哈!”周洋放声大笑,笑了几声后突然脸色一变,狠狠的瞪着陆遥道:“惹你生气算什么,我他妈的开枪打你也无所谓!”

    周洋笃信自己对陆遥动手,炮三爷是不会插手的,他虽然不敢杀人,但是打一枪的胆子还是有的,到时候就说这小子袭警,自己开枪自卫,反正这样的事情他不是没干过,说时迟那时快,抬枪直接照着黄若云和林嘉仪两人空档中露出来的陆遥的小腿就准备扣动扳机。

    所有人都被周洋疯狂的行为惊呆了,即便是炮三爷这种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也是愣了一下,但是下一秒钟,更为见鬼的事情发生了。

    众人眼前一花,一股风声吹过,然后一切又恢复平静,只是谁也没有看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原本周洋手中的枪到了陆遥的手中,枪口对准的人不再是陆遥,而是周洋了。

    “周局长,我这个人脾气还算可以,一般不会轻易生气,但是你今天真的是惹恼了我。”陆遥右手持枪顶着周洋的脑门,风轻云淡的说道:“你说我要是学着你的样子,扣动一下这个扳机,下一秒钟你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脑浆呢?”

    “好汉,别冲动,别冲动,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咱们双方就此罢手,你带着你的朋友离开,我绝对不为难你们,你可千万别做傻事,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青春没有享受呢?”周洋彻底的慌乱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一味的安抚陆遥。

    “我做傻事,周局长,你说错了吧,不是我做傻事,而是你做傻事,我都告诉过你了,我很生气,可是你不听,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我,现在好了,你满意了?”陆遥依旧是淡淡的说道,他的口气不像是在这种环境下该有的那种口气,就像是两个多年不见,又闹了点小别扭地老朋友在聊天一般。

    “是是是,是我错了,我做傻事了,你先把枪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周洋从陆遥的言语中感受不到一丝的感**彩,他是真的怕了,现在他只想着如何劝陆遥把枪放下,其他的等会再算。

    “先让你的人把枪放下吧!”陆遥看了一眼那些跟随周洋进来的所有警察此时全都端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这自己的眉心,冷冰冰的说道。

    周洋不用回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马上怒斥道:“都给我把枪放下,你们想害死我是吗?”

    周洋发话,没人敢不听,所有的警察都将枪装回了枪袋,只不过他们并没有上保险,也没有扣上枪袋上面的那个保险扣,他们随时都可以再一次很快的把枪从枪袋里拔出来,对准陆遥。

    “咣当!”

    陆遥看着多有的警察将枪都装回了枪袋,虽然那些小动作他都注意到了,但他并不在意,随手将周洋的枪丢在了周洋面前,自己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

    陆遥的这个举动在所有人看来都不理智,在炮三爷眼中,陆遥真的是一点社会阅历都没有,原本在陆遥空手夺下周洋手中的手枪的时候,炮三爷恍惚了一下,他甚至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是,但是当他看到钱熊脸上得意的笑容的时候,突然又觉得自己彷佛是明白了为什么钱熊对陆遥如此尊敬。

    可是现在呢,陆遥的这个举动太过于儿戏了,你用枪顶了一个堂堂公安局长的脑门,他能和你善罢甘休,真是有些犯傻啊!

    周洋看着面前的掉在地上的手枪,猛地弯腰下去,捡了起来,他认为自己刚才是因为被陆遥偷袭了才会疏于防备的,这一次自己有了准备,陆遥绝对没有再次得逞的可能,而且他并不是一个酒囊饭袋,他也上过警校,也练过,虽然很久没用了,但是绝对不会比一个毛头小子差多少。

    “咦!”

    可是当周洋弯下腰的时候,突然眼前的枪再一次奇迹般地消失了,当他听到有人发出惊讶的声音的时候,他后悔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又计算错了。

    “周局长,你要枪和我说就好了,干嘛还要弯腰自己捡呢,你腰不疼吗?”周洋听到陆遥的声音在自己耳畔响起,依旧是弯着腰,只是抬起头向着陆遥看去,只见刚才还在地上的枪此时有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陆遥的手里。

    “楞着干嘛,接枪啊!”陆遥淡淡的说道。

    周洋见陆遥并没有其他的举动,慢慢的直起腰,看着陆遥,此时他有些不知所措了,接枪,不行,不接,也不行,怎么办呢?

    “给你!”陆遥随手一丢,将枪准确无误的丢在了周洋怀里。

    周洋顺势一抓,再一次将枪握在了手里。

    周洋刚准备再一次用枪指着陆遥的,突然从门口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若云,回家吧,我来接你了!”

    这个声音来的很突兀,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陆遥也是有些诧异了,门口那么多的人,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进来的,而且显然他是来接黄若云的。

    顺着众人的目光,只见一个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皮鞋擦得很亮,这一身打扮再配上他那让女人都有些嫉妒的容貌,这个男人无视周围几十把枪,几十个警察,穿过人群朝着黄若云走了过来。

    “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黄若云见到来人,脸上挂满了开心的笑容,说道。

    “来了好久了,在陆遥夺枪之前就已经来了。”黄若云的大哥一边说,一遍上下打量着陆遥。

    陆遥这时候才想起来,黄若云前几天告诉自己,她的大哥来西京市办点事情,想来应该是和黄若云约好了聚会完后由他来接黄若云回去吧。

    “很不错,和爷爷说的差不多,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少年,配得上我黄允坤的妹妹。”黄若云的大哥看着陆遥笑着说道,那样子就好像是大舅哥再看自己的妹夫一样。

    周洋不关心什么妹妹,哥哥,配得上配不上的,他只是对于这些人当着自己的面家长里短的聊个不停很生气,用握着手枪的右手指着黄允坤说道:“你是什么人,警察办案,闲杂人等赶紧滚出去。”

    周洋忘记了,自己此时手枪在手,这么一抬手,枪口正好对准了黄允坤。

    “不仅陆遥讨厌被人用枪指着,我也一样,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让我也很生气。”黄允坤说的也很随便,但是下一刻,所有人的心脏一下子就顶到了嗓子眼。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