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七十五章:一切都消失了

    老人走路的步态十分轻盈,踩在地上没有一点的声音,从门口到蒲团的位置虽然不远,但至少也在五步之上,老人仅跨一步便到了陆遥的面前。

    “前辈您好!”陆遥认为这应该就是小木屋的主人,自己在这个小木屋中修炼得到不少好处,理应向人家表示感谢。

    “不错,很不错!”老人没有理会陆遥的问候,目光上下打量了陆遥一圈,微笑着不断点头。

    “前辈,你是说什么不错啊?”陆遥觉得老人应该是再说自己,但是不敢确定,便有此一问。

    “少年人,你今年多大了?”老人第一次开口问道。

    “我今年十七岁,再有几个月就十八岁了。”陆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老老实实的告诉了对方。

    “你的生辰八字呢?”老人继续问道。

    陆遥这一次把自己的生辰八字也是如实的告诉了对方。

    “丁酉年生,午时三刻阳气正盛,体内仙气纯正无杂,骨骼柔软,是个修仙的好苗子,怪不得能够被小黑认可,进入到我这里修炼,不错,不错。”老人即像是说给陆遥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陆遥隐约间猜到老人口中的小黑应该就是那个长者四只犄角的异兽,但是他看到老人不停的打量着自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安安静静的等待着老人继续说下去。

    “我乃五极仙尊,你所在的这个小木屋乃是我当年悟道之所,屋子里留有我当年飞升之前留下的最后一丝灵气,乃是我的本命仙气,小黑是我无聊的时候弄出来的一个小玩意,后来他竟然沾染了我的气息,有了一丝灵识,我二人也算是相依为命,但怎奈我得道升仙的时候它却无法随我一同前去,只好留在此处看守。”老人看着陆遥深深的陷入了当年的回忆之中。

    “修仙之人讲究因果循环,有因便有果,有果必有因,小黑守护这里已经不知道多久了,从来没有人能够入得了它的眼,让它这般,如今他既然选择让你进入这里,你就要回报于它,五行通天蒲团是我当年历经千辛万苦才制作而成,当这里的灵气散尽,不足以维持这个小世界的时候,它便会幻化成一张地图,那里将会是小黑的下一个家,只有那里才能够让小黑继续维持生命,你离开小木屋后,要将小黑带走,然后将它送到那里,这便是我留下的这一缕神识的用意,你可愿意?”老人始终微笑着,最后还是很客气的征求了陆遥的意见。

    陆遥心思纯正,心想既然小黑选择了自己,自己帮它继续活下去也是理所应当,便想也不想的答应了,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做,这第一张地图自己已经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盘龙山天龙峰的,此时五行通天蒲团幻化的地图陆遥也是看过的,他根本就是毫无头绪,既然老人此时现身,何不问个清楚呢。

    陆遥恭敬的问道:“前辈,晚辈愿意为小黑做这件事情,但是那张地图我看不懂,您能直接告诉我地图上的地方究竟在何处吗?”

    “啊这……”

    “怎么了前辈?”

    “我一生游历的地方太多,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我也想不起来那究竟是哪里的一处地方,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了?”老人面色微红,有些尴尬的说道。

    陆遥一听这话,心里直犯嘀咕,什么鬼,自己留下的地图,自己竟然都不知道上面画的地方究竟在哪里,这让自己怎么找啊,这仙尊也太搞笑了吧!

    “前辈,小黑体型太大,我将他待在身边也不方便,您看?”陆遥也不好去指责五极仙尊什么,只好问出了自己心里的另外一个疑虑。

    “这个简单……”

    “……”

    “你记下了吗?”五极仙尊给陆遥讲了很多关于如何解决小黑接下来的生存问题的方法,看到陆遥连连点头,但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事关重大,你可千万不要出岔子了,你要是替我办好了这件事情,你我之间便再无因果,你以后渡劫的时候也不会受到牵扯了。”

    “晚辈谨记于心!”陆遥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就好,如今这个小世界马上就要消失了,你赶紧离开吧,以后若是有缘,我们还会再见!”五极仙尊的话音刚刚落下,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

    ……

    小世界的确如五极仙尊所说,在他离开的一瞬间,便有着一股强大的排斥力不断地将陆遥向外推,而且这一次与以往不同的是,这股排斥力中间还有丝毫的毁灭气息。想来便是五极仙尊所谓的小世界将要彻底消失的缘故吧!

    陆遥再次浮出水面,四角异兽小黑依旧是在他浮出水面的第一时间便向他发起了攻击。

    一人,一兽已经大战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彼此之间对于对方的一些招式手段也算是比较熟悉了,陆遥在小世界中所获颇丰,再也不是刚开始的那个小菜鸟了,这一次二者足足大战了三百多个回合,也是不分胜负。

    直打到彼此之间都是精疲力尽了才罢休,陆遥一屁股跌坐在了堰塞湖边的碎石堆上,小黑走路摇摇晃晃,但还是坚持走到了陆遥身边,轰隆一声庞大的身躯便做到了陆遥的旁边。

    如果是以前,陆遥一定会被小黑的这一举动吓一跳,但是听过了五极仙尊的一番话后,陆遥觉得小黑其实也很可爱,它帮了自己不少的忙,彼此之间的感情也是拉近了很多。

    一人,一兽坐在岸边休息了很久,直到感觉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陆遥才起身朝着堰塞湖便的密林中走去。他要去遵照五极仙尊所交代的那样准备一些东西。

    ……

    ……

    一个小时之后,陆遥看着摆在碎石堆上的狼皮、雄鹰和一些精心挑选来的小竹竿,陆遥深吸一口气,开始忙碌起来。

    当时五极仙尊告诉陆遥,让让陆遥剥一张狼皮,猎一头苍鹰,用狼毫制作一直特殊的符笔,用苍鹰的鲜血混合着自己的鲜血为原料,找五块颜色各异的石头,放在距离堰塞湖不远的地方,五色石头分布五个方位,狼毫笔沾着血液混合而成的汁液,按照五极仙尊所说的顺序画出一些陆遥记得,但是不明白的符文。

    一切准备就绪,提笔挥斥方遒,一气呵成,当陆遥画完最后一笔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开始变得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四起。

    这样的景象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突然一道及其耀眼的阳光穿透层层的乌云,直射到陆遥在地面上所画的那个怪阵上面。

    怪阵腾起浓郁的血雾,空气之中充满了血腥气味,小黑闻到这股气味之后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起来,不停的山东着自己的薄翼,整个堰塞湖的湖水也是被小黑煽起了滔天巨浪,湖中的的那些陆遥平日里捕食的小鱼也是纷纷跃出湖面,在空中翻腾几下然后再次掉入了堰塞湖,不多大会,湖面上到处都是已经死亡的小鱼。

    也不知道天龙峰其他的地方究竟如何,但是陆遥此时置身的这一出倒是出奇的安静,除此之外四处都是飞沙走石。

    如此这般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小黑突然一下子变成了一道黑光,从陆遥面前一闪而过,一下子没入到了那个阵法之中。

    等到小黑的庞大身躯消失不见的时候,周围的空气又是清新如洗,天空中旭日当头,一切和之前一般无二,当陆遥看向阵中的小黑的时候,才发现此时阵中只有一张模样和小黑一般无二的黑纸片。

    陆遥念了几句口诀,整个阵法凭空消失,只有小黑模样的黑纸片依旧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陆遥按照五极仙尊之前所说,小心翼翼的将那块黑纸片按照特殊的顺序折叠起来,放进了自己贴身的衣服口袋中。

    直到此时,陆遥才明白,为什么离疆在小黑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生命气息,原来小黑根本就是没有生命的一片剪纸,他之所以能够变成那样,是因为沾染了五极仙尊的仙气,吸收了日月的精华,随着五极仙尊日夜讲解仙道,他生出了灵识。

    五极仙尊念他一直陪伴在自己左右,飞升之后不忍心将它随便的弃之荒野,才创出了这一出小世界,让他能够存活下去静待有缘之人。

    当一切完成之后,陆遥面前的景物也是大变,陆遥此时坐在一块十分巨大的大石头上面,原来的堰塞湖已经消失不见,只有巨石的一处低洼处的一汪不足一指节深浅的积水,十分的清澈。

    原来,堰塞湖也并不是真是存在的,他也是那一方小世界的一部分,这一点就连离疆也是没有看透,看来这个无极仙尊的手段的确是出神入化。

    盘龙山的事情也算是完成了,苗福送给自己的残卷上面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的修为也是增进不少,陆遥随手一挥,一道颜色怪异的仙气破体而出,再一收,一片翠绿的树叶就到了他的手里。

    摘叶手法使出,树叶犹如闪电一般闪过,百米之外一颗足以四人合抱的参天大树轰然倒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