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六十二章:厅中议事(一)

    慕容新元是慕容扈的独子,也是慕容家族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这些年为家族的方方面面做出了不少的贡献,这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因为慕容文的病情,慕容新元平日里忙完家族的事情基本上都会选择在家里陪儿子玩耍,因为谁也不知道慕容文究竟能够活多久,那一次的发病会让他永远不在醒来。

    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慕容新元能够克服如此困难将家族的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已经算是不错了,平日里兄弟叔侄之间走动的比较少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并不能成为你的一个借口。

    慕容乾元是慕容新元二叔家的长子,也是慕容新元的堂弟,他们这一辈中慕容新元是老大,慕容乾元是老二,两人年龄仅仅差两岁。但是慕容乾元却是至今未婚,也没有那么多的繁琐事情需要他去分心,所以他的精力更多的是投入到了练武和人际关系的处理上面,可以说他们俩兄弟是慕容家后辈中的两位翘楚。

    虽然慕容扈如今依旧掌管着慕容家的大小事务,但是谁都知道,慕容扈不可能一辈子当族长,等到若干年以后新族长选举的时候,一定是慕容新元和慕容乾元的比试,所以家族中的晚辈这些年已经渐渐有了派系之分的趋势。

    慕容新元对于这些事情心中明白,很多的兄弟子侄因为自己平日里疏于走动,已经渐渐的加入了慕容乾元的阵容,可他就是有心无力,实在是分不出太多的精力去处理这些事情,但是现在情况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慕容文的病不仅好了,而且一下子成了一个练武奇才,慕容新元别提多高兴了。

    心病已去,到了慕容新元大展宏图的时候了,此时有了父亲的支持,他更是有了信心。

    ……

    ……

    翌日清晨,天刚破晓,慕容新元便已经来到陆遥的门口等候,只是他吃不准陆遥起床的时间,不敢贸然打搅,只是站在门口等候。

    陆遥对于慕容新元的感觉不坏,甚至说是有点好,因为他们的父子情深深深的打动了陆遥内心最柔软的那根神经,当他到来的第一时间陆遥已经便感知到了他的存在,不过陆遥此时也是有了别的心思,所以他也并没有着急现身,而是在屋里继续的修炼。

    这两日的修炼让陆遥的实力精进不少,体内的金火仙气也有了细微的变化,原本金黄色的仙气之中有了丝丝绿色的气息,想来是木属性已经在金火属性的夹缝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余地,这是让陆遥最为兴奋的一点变化。

    一个在房间里修炼,一个静静的站在门口等候,时间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陆遥结束了修炼,起身门口,打开房门,看到站在那里,肩头落了不少晨雾的慕容新元,微笑着说道:“慕容先生前来,为何不唤醒晚辈,让您久等,实在是过意不去,赶紧进屋吧!”

    陆遥说完闪身到一旁,让开门口的空当,慕容新元也是还礼之后走了进来,笑着连忙说道:“陆少侠客气了,我也是刚到不久,不知道少侠是否起床,故而不敢贸然打搅,等待一会也是应该的。”

    “慕容先生此来所谓何事,但说无妨!”陆遥客套的说道。

    “家父差人寻的两味药材昨夜已经送到了,家父差我过来请陆少侠到大厅一叙,陆少侠如果方便请随我来。”慕容新元说出了此行的目的,不过却将神龙木的事情隐了下来,这样的事情还是慕容扈去和他说比较好,毕竟陆遥年龄虽小,但是本领却是不一般,能够杀了神偷祝老九便是最好的证明,更别说替慕容文洗髓这件事情了。

    “慕容先生稍等,我洗漱一番咱们便起身前去。”陆遥说完之后便开始忙活起来。

    “不碍事,不碍事,陆少侠请自便!”慕容新元说完之后再次到门外等候。

    ……

    ……

    这是陆遥第一次走出自己的居住的屋子,来到慕容山庄的其他院落,墙围耸立,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是陆遥可以从初晨的温度和周围空气的湿度感受的到,慕容山庄并不是在山下某处位置,而更应该是在盘龙山的某处位置,空气清新迷人,湿气较重,虽已初秋但气温却是和城市之中差了七八度不止。

    红砖高墙,假山楼阁,溪水潺潺穿流而过,偶尔还有小鱼穿梭其中,一切的建筑无不彰显着此处的富庶,这根本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拥有的神仙府邸,即便是陆遥之前见识过的乾坤武馆和这里相比也是相形见绌。这也更加让陆遥有信心去完成自己的计划了。

    两人穿过足足五处院落,十座假山,四条截然不同的溪流,男男女女遇见不下三十人,有何慕容新元一样打扮的,也有很明显是下人风格穿着的,陆遥一个也不认识,但是他们每一个人见到慕容新元和陆遥的时候都是十分的恭敬,纷纷站立一旁,让两人先行。

    直到进入一处要比之前所见所有院落宽敞了一倍不止的一处大院之中,慕容新元才放慢了脚步,偶尔遇到人的时候也会主动上前去大哥招呼,尤其是其中一位老者,慕容新元对其执晚辈礼仪,看着对方离去之后才带着陆遥继续前行,陆遥猜测此处应该距离议事大厅不远了。

    果然,当再次转过一座足足四五米高,有种遮天蔽日的感觉的巨大假山的时候,陆遥看到一个气势雄浑,威严壮阔的大厅豁然出现在眼前,慕容扈和两位何其样貌极其相似的老者站在厅门口,身后站了几位和慕容新元看起来年纪差不了太多的中年人。

    慕容扈看到陆遥来到,马上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说道:“这两日老夫实在太忙,小陆在我这慕容山庄住的的可还舒心?”

    “扈老客气了,此处真乃神仙府邸,寻常人便是住上一日也是终身难忘,承蒙扈老不弃,容留晚辈两日,晚辈已经感激不尽。”陆遥也是冲三位老者和身后的中年人们微微颔首说道。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走,我们进厅议事。”慕容扈说完便很自然的拉着陆遥的手率先走进了议事大厅。

    议事厅中一应摆设都是古色古香,显然都是用了上好的木料雕琢而成,尤其是正对门的一处太师长椅更是气势雄浑,让人有种想要坐上去体验一把的冲动,不过陆遥知道,那个位置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坐上去的,显然慕容扈是这个家族的领袖,只有他才有资格坐在那里。

    不过慕容扈对陆遥也是足够重视,他让人准备了一张同样高大舒适的高背红木大椅,放在自己的左手边微下的位置,请陆遥就坐,另外两位老者则坐在慕容扈的右手边的椅子上。

    “小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二弟慕容庆和三弟慕容棠,此次也是特意前来感谢你治好了文儿的怪病,而且还从神偷祝老九的手中替我慕容家族夺回了被盗的神龙木。”慕容扈落座之后马上替陆遥介绍另外两位老者道。

    陆遥虽然是慕容文的恩人,但毕竟是晚辈,此时马上起身朝着两位老者致意,二老也是起身还礼。

    慕容扈见几人打过招呼后,朝着站在门口最靠外的外置的慕容朗说道:“朗儿,你把那两位调好的药剂给小陆。”然后转身朝着陆遥说道:“为了保险起见,药丸我准备两粒,新元先服一粒,如果小陆你觉得没有问题,便马上服下另外一粒,祝老九的口中钉上面所淬毒药药性猛烈,拖得时间久了不好。”

    陆遥和慕容扈父子虽然有过短暂的接触,但是身在江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慕容扈既然说了,他也不装模做样的推辞,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慕容朗见状,将一个放了两枚朱红色小药丸的托盘端到陆遥面前,慕容新元也紧随其后走了过来,说道:“两粒药丸一般无二,陆少侠可先任选其中一粒,然后我吞服另外一粒为先生试药。”

    陆遥散出神识,并没有发现异常,而且两粒药丸从外边看起来的确是一模一样,他便随意的挑选了一粒,拿在手中端详。

    慕容新元见陆遥选中了其中一粒,便直接拿起托盘中剩余的另外一粒,头一扬,一口吞下,喉结处明显的有吞咽的动作。

    等了一分钟左右,陆遥便学着慕容新元的样子也吞服了手中的朱红色药丸。

    其实,陆遥本来可以不用吞服的,其实祝老九的口中钉所淬毒药的确是够猛烈,陆遥起初也是一时大意中了其中的毒性,到这两日陆遥早已经将体内的毒素清理干净了,此时吞服药丸完全是为了让对方不要过分的警惕自己,毕竟陆遥对于慕容扈和他身边的慕容庆、慕容棠的实力不清楚。

    “小陆,接下来我们说说你之前告诉我的那件事情吧!”慕容扈看着陆遥吞食了药丸,脸上露出一丝很自然的微笑说道。

    陆遥点头答应。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