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六十章:慕容扈的心事

    天还不亮,陆遥就听到自己的房间外面有人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他知道一定是慕容前辈担心自己孙子的病情,等不到天亮就来了,但是又不知道里面是何情形,害怕影响了陆遥的治疗,也不敢上前敲门,故而有此一事。

    陆遥收功,起身走到门开打开木门,看着门外众人,对着站在最前面的慕容前辈说道:“大家进来吧,慕容文的病我已经治好了,只不过孩子还没睡醒,你们尽量轻一点。”

    说完陆遥先走了进去,慕容前辈和众人也是鱼贯而入。紧跟在慕容前辈身后的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一进门便扑到了慕容文的床前,关切的看着慕容文,眼中满是怜爱。

    慕容文这些年一直都留在慕容前辈的身边,老人对于他的病情最是了解,进门之后仅仅一眼,他便知道陆遥所言不虚,他便表现得还算淡定。

    “让少侠见笑了,这两位是我的儿子慕容新元和儿媳秦霜雪,他们便是文儿的父母,平日里忙着其他事情,昨夜我把他们给叫回来了。”慕容前辈指了指跪坐在床前从头到脚一遍一遍打量着慕容文的两夫妻给陆遥介绍道。

    慕容新元就近是男子,听到父亲给眼前的这个少年介绍自己,马上站起身来朝着陆遥打了个招呼,秦霜雪依旧是跪坐在那里,只是微微打量了陆遥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转回到了慕容文的身上。

    “哪里哪里,可怜天下父母心,当父母的都是这样,可以理解!”陆遥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微微的嫉妒起慕容文来,他生病有父母的照看,可是自己呢?

    “少侠治好了文儿的病,老夫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少侠呢,日后就算是报恩也没个着落?”慕容前辈第一次问起了关于陆遥的事情。

    “晚辈姓陆,单名一个遥字,前辈叫我小陆就好,不要一口一个少侠一口一个少侠的,教的我怪不好意思的。”陆遥微笑着自我介绍道。

    “陆遥,陆遥。”慕容前辈念叨了两遍,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认识的哪家少年是叫这个名字的,接着说道:“好名字,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取其谐音,一语双关,妙,妙,妙!”

    慕容前辈连说三个妙字,可见他的确对于陆遥的名字比较赞赏有加,他也是接着说道:“我不叫你少侠,你也不要称呼我前辈了,老夫愧不敢当,老夫复姓慕容,单名一个扈字,你可以称我为扈老,大家平日里也是这么称呼我的,如何?”

    “也好,我就称呼您扈老吧!”陆遥也不是那般做作之人,慕容扈这么说了,他也是却之不恭了。

    彼此只见算是第一次正是认识了,接着慕容扈脸色变了变,朝着陆遥使了个眼色,自己先行离开了屋子,陆遥会意跟了出去。

    “小陆,关于昨日你说的阅览我家族武功秘籍的事情,我也和家族中其他人商量了一下,大家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但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无非就是你阅览武功秘籍的初衷,所以老夫托大,想问问你,你这般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慕容扈十分为难的说道。

    “扈老,实不相瞒,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相信慕容文的状况您也看见了,你应该心里明白我在他身上做了什么,而且你也应该清楚,这个病在您的家族中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恕晚辈斗胆直言,我觉得这一切的根源应该就是您的家族所练习的武功秘籍的原因,所以我想要看一下武功秘籍,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准确的找到病因。”陆遥说的很真诚,让人没有一点可以怀疑的想法。

    “不可能,我们慕容家世代习武,我从小也是学习这套功法长大的,家族中男丁虽然无一幸免都有这个怪病,但是绝对不会是这个功法的问题,陆少侠想必是看错了吧!”慕容扈听到陆遥的话,犹如是平地惊雷一般,炸的他的耳朵生疼,他虽然感激陆遥治好了慕容文的病,但是他很难相信陆遥所说的这件事情。

    “扈老,你有没有细想过,为什么男丁无一幸免,女眷却是安然无恙,难道慕容家的武学不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吗?”陆遥继续说道,只不过他并没有因为慕容扈对于他的反驳而生气,语气依旧是很平和。

    “这……”慕容扈听到陆遥这么一说,倒也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应答了,有些语结。

    陆遥乘热打铁继续说道:“想必家族中曾经有人也提出过类似的问题吧,而且我相信最后大家一定是将罪魁祸首归结到了所谓的遗传上面,对吗?”

    “你怎么知道?”慕容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眼前的这个少年看起来也只不过十七八的样子,但是他怎么知道三十多年前的事情。

    “扈老,不要自欺欺人了,我相信你也一定有过这一样方面的怀疑,只是您未敢细想罢了。”陆遥接着说道:“实话说,慕容文的病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在娘胎里的时候受到了极寒之气的侵蚀,本源受损,但是更多的是因为修习慕容家的家传武功所致,您可以细想一下,慕容文在习武之前是什么样子,习武之后又是什么样子,难道答案还不够明显吗?”

    “这……”慕容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慢慢地回想慕容文小时候的情景,慕容文的母亲在怀胎十月的时候,因为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和她的丈夫慕容新元进入盘龙山,登上主峰天龙峰,深入苦寒之地,因此动了胎气,后来还是慕容文的曾祖父,也就是慕容扈的父亲请来了神医陆元良才保住了这个孩子。

    后来慕容文出身之后,正如当初陆元良所说,这个孩子从小就多灾多病,体弱难当,后来慕容扈爱孙心切,将慕容文留在自己身边照料,从三岁的时候就开始传授慕容文慕容家的绝学,本指望他能够因此身体强健其来,但是谁承想,慕容文的身体却是一天不如一天,到如今慕容文八岁的年纪,整整五年时间中无数次的发病,无数次的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

    可是慕容扈从来没有想过慕容文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竟然会是因为练武的原因,此时他的心里也很矛盾,如果陆遥别有企图,自己不给他看慕容家的武功秘籍倒也算是躲过一劫,但是如果陆遥心思纯良,他所说的句句属实,那么自己岂不是成了害慕容文成如今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

    慕蓉扈纠结,迟疑,也害怕,他害怕真相真的有如陆遥所说,就算是慕容新元和秦霜雪可以原谅自己,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扈老,本来这件事情不关我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慕容文和我投缘,而且您老也是救了我一命,所以我才提起,如果你觉得我是i别有图谋,或者是的确不方便,我不看便罢,您老也不用为难,如果以后你遇到信得过的人,也可以将此事说出来和他探讨一下,我言尽于此。”陆遥依旧是表现得很大度,很诚恳。

    “小陆,你不要多心,虽然你我像是短暂,但是我信得过你的为人,这件事情你容我在好生和家人商量一番,明日下午,最后两味药材也就到了,到时候我给你一个答复,你看如何?”慕容扈连忙说道。

    陆遥没有在说什么,多说无益,微微点点头,率先走进屋子里去。

    慕容扈也紧随其后进了屋子,当他进来的时候看到慕容文此时已经转醒,而且精神十分好,心中惊讶之余更多的是高兴,替慕容文高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新元,这两日你多陪陪小陆,要是没有他的妙医圣手,文儿也不会这么快好起来。”慕容扈对慕容新元说道。

    “知道了爹,我会招呼好陆先生的。”慕容新元满脸激动的笑容应承道。

    慕容文毕竟小孩子天性,好动,靠在床边略微休息一会,就已经可以下地活蹦乱跳的玩耍了,众人也知道陆遥辛苦了一夜,需要休息,便带着慕容文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慕容文回头冲着陆遥笑了,依旧是笑得很痴,很灿烂。

    ……

    ……

    “爹,这个少年究竟是很么来历,您查清楚了吗?”出门之后,慕容新元问慕容扈道。

    “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但是一点消息也没有,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慕容扈一脸严肃的说道。

    “爹,真的是他杀了神偷祝老九,救回了文儿,保住了神龙木吗?”慕容新元依旧追问道。

    “嗯,这个应该不假,当时慕容朗他们找到文儿的时候,小陆身重祝老九的口中钉剧毒已经昏迷,文儿知道的最清楚,他告诉我说是小陆杀了祝老九,救了他的性命。”慕容扈说道:“你也知道,口中钉乃是祝老九的保命手段,江湖只是有这个传闻,却从未有人见识过,如果不是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我想祝老九也不会用口中钉奋起一搏。”

    “可是,他提出的那个要求也太过分了,他的动机真的是让人怀疑。”慕容新元依旧是不舍得问道。

    慕容新元说的这些慕容扈已经想了无数遍了,他是一个老江湖,不是一个初涉人事的雏儿,可是他实在是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陆遥为什么要这么做,尤其是经历了刚才的谈话,他更是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去怀疑陆遥了,他看着自己的儿子,无奈的说了一句:“好了,这件事情就不要在这里说了,他毕竟救了文儿一命,你去通知你二叔三叔,明天一大早祖庙议事。”

    说完后,慕容扈带着慕容朗先行离开了,只留下慕容新元和秦霜雪夫妇,两人也是相视一眼,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