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四十二章:十八绝劫云图

    韩出云此言一出,所有在场的人才明白了韩老的良苦用心,尤其是乾坤武馆的众师兄弟们心中更是明白,如果陆遥参加这一次的比武,那么以他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而言,乾坤武馆众人是一点获胜的希望都没有,韩出云也是处于这一点考虑,才决定借着靳玉龙提出想一睹乾坤玉秀图的机会来做一笔交易。

    乍听起来,乾坤武馆并没有任何的好处而言,但是长远考虑的话,能够和以为极有可能获胜的人而言,能够和下一个乾坤玉秀图的拥有者打好关系,便是比任何的条件都好,这或许就是老祖宗所谓的未雨绸缪吧。

    “韩老前辈,如果我侥幸赢得,那我一定会答应您刚才提出的条件,毕竟您才是乾坤玉秀图的守护者,但是我却无法保证拿到最后的冠军。”陆遥也是很认真的说道,毕竟他对于那所谓的三联社四大护法并没有十足的赢得把握。

    “如果我说凭的是我这一辈子行走江湖的直觉,你信吗?”韩出云没有正回答陆遥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话已至此,靳玉龙和陆遥对视一眼,也再没有说什么,只是重重的朝着韩出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韩出云见陆遥答应了,便对着自己的徒弟和跟随自己多年的韩伯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暂且退下吧,我和三位客人去密室一叙,没有我的招呼,你们谁也不能进来。下去吧!”

    所有人听到韩出云这么说也并不意外,他们在乾坤武馆这么多年了,虽然没有见过乾坤玉秀图的庐山真面目,但是他们对于这副鬼神难测的神仙图也是所致甚多,他们没有抱怨韩出云不让他们一起进入密室,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修为不够,进去了或许会有生命危险。

    ……

    ……

    乾坤武馆的密室并不在议事厅附近,三人跟着韩出云左绕右转的走了大约七八分钟,一直到了韩出云的卧室中才停下脚步,韩出云上前将一副挂在我是墙壁上的山水古画轻轻的旋转了一下,在这副古画对面的墙上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能够容一人站立通过的甬道。

    三人定睛望去,却发现里面漆黑一片,根本是什么东西都看不到,韩出云也没有解释什么,率先朝着甬道内走去。

    甬道中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这却并不影响众人前行,韩出云进出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他熟悉这里的每一个台阶和每一个机关,三人在他的引领下也是轻而易举的便到了甬道的尽头。

    尽头处有一间并不是很大的房间,里面依旧是没有一盏灯,但是这里却是明亮一片。靳玉龙没有抬头,只是轻声的说道:“墙上挂着的便是乾坤玉秀图,你们尝试着用眼睛去看,如果发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的时候便马上停止观摩,退出这间密室,如果勉强能够坚持,便多看一会。”

    靳玉龙这一次并没有用传音入密的手段,而是像一个普通人那样轻声的说道,韩出云也是听到了他的话,附和着说道:“不错,乾坤玉秀图内有乾坤,即便是我也不能看其一眼,这些年我便访历史典籍,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大家请看。”

    韩出云边说便将一面墙壁上的一块黑布一把揭开,随着一面巨大的镜子出现在众人眼前,镜子上名光闪闪的折射出的是一副美轮美奂,让人无法忍住不去看的巨大山水画,陆遥细细一看,此图笔法雄浑有力,大开大阖,画**有五名的大山大川十一处,人物与一十八人,山川秀美绝伦,气势巍峨,每一处都有睥睨天下之姿,看过之后华国现如今的三山五岳在它面前都是虚无,一十八人个个栩栩如生,声情并茂,每个人的眼中都时刻透出一丝精光,让人不敢直视。

    这不正是靳玉龙描述给自己那副乾坤武馆的镇馆之宝乾坤玉秀图吗?

    黑布揭开,整个密室之中四人都是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们的身子像是僵住了一样,眼睛彷佛是定住了一般,没有人再去说一句话,全都是紧紧的盯着镜子上乾坤玉秀图看。

    韩出云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了,可是即便如此,当他每一次看到这副画的时候依旧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所看一眼,那种状态就像是着了魔一样。

    靳玉龙作为金丹中期的修仙者而言,他的定力已经早非常人可比了,但是当他的目光触摸到镜面上反射过来的乾坤玉秀图的时候,也是着了魔一样,呆立那里一动不动。

    乔龙更是夸张,两个眼睛睁得很大,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一般,更为重要的是他的目光和反射过来的乾坤玉秀图相撞的时候,整个人的身子开始慢慢的抖动起来。

    陆遥也是看到了镜面上的画,但是他却并有入迷,虽然镜面上的乾坤玉秀图也是美轮美奂,但是细细看来,每一个细节方面终究还是有些变化,山川秀美但是过于死气沉沉,人物生动,但是过于呆板。陆遥在观察的乾坤玉秀图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将其他三人的模样看的清清楚楚。

    他很诧异,为什么连靳玉龙都是如此的沉醉的表情,但是自己却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开始在自己的识海中呼唤离疆,问道:“师傅,这幅画您怎么看?”

    离疆现身之后通过陆遥的双瞳将镜面中的乾坤玉秀图扫了一眼,淡淡的说道:“镜花水月一般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你转过身去,让我看看这幅画的庐山真面目。”

    陆遥依照离疆所说,闭上眼睛,慢慢的转过身去,等到他完全背对那面巨无霸一般的镜子的时候,缓缓地睁开眼睛。

    “不错,的确是雷云宗的雷润堂留下的【十八绝劫云图】,只是时间有些久远,后人不懂得保护,其中的一些东西都已经溃散了。”离疆仅仅一眼,就叹了口气说道:“曾经这幅图也算是件宝贝,但是如今已是面目全非了。”

    “师傅你说这幅图叫什么名字?”陆遥从未听说过离疆所说的这个名字,但是他又没有理由去怀疑离疆这位活化石一般的存在的话,只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幅图名叫【十八绝劫云图】,乃是雷云宗开派祖师雷润堂在渡劫飞升的时候留给雷云宗后人的一件至宝。”离疆将面前这副被世人称之为乾坤玉秀图的画作的来历慢慢的讲给陆遥听。

    原本这幅画根本不叫什么乾坤玉秀图,它的真名叫做【十八绝劫云图】,是雷云宗开派祖师雷润堂在渡劫飞升的时候通过亲身的所感所悟留一下来的一副神作,他将自己借助雷云宗的绝学雷云十八绝抗击劫云,顺利渡劫成功的一些东西通过画作的形式留给了后人。

    雷云宗也是凭借着这副宗门至宝,在后来的修仙大潮中占得了一席之地,使得雷云宗一个小小的宗门中不断地有人成功渡劫飞升,按照这种说法来看,这幅图真的是一件至宝了,但是这样的东西到了离疆的口中竟然会是“算是宝贝”这么四个字的评价,真的很难想象当年的时候离疆究竟见识过何等的天才地宝。

    “师傅,既然这幅图如今已经是面目全非,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无法直视它的存在,就连靳先生那样的金丹中期修为的修仙者也是如此?”陆遥指了指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入魔一般的靳玉龙,紧张的问离疆道。

    “金丹中期算是什么,在我眼中就如同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一般,这【十八绝劫云图】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是他毕竟还是仙人留下的手段,一般人岂可窥视?”离疆反问道。

    “这?”陆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东西对于曾经的我而言毫无用处,但是对于现在你还是有些作用的。”离疆看到陆遥一副略显失望的表情,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如今你需要凝结出自己的仙气属性,我也是一时没有想起来,当我看到这副【十八绝劫云图】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陆遥为了自己仙气属性的事情也是颇为头疼,此时听到离疆这么说,也是激动万分。

    “五行属性相生相克这个道理已经深入人心,但是有些门派却是敢于打破世俗,破旧立新,当初的雷润堂便是这么一号人物,他凭借过人的天资和大胆的尝试,将金属性和火属性相融合才创出了一套雷云十八绝的功夫。”离疆耐心地解释给陆遥听。

    “金和火相融合?”陆遥惊讶的说道。

    陆遥虽然懂得不是很多,但是有一些东西他还是懂得,五行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行相克,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这才叫五行相生相克,但是现在离疆却说雷云宗的开派祖师雷润堂创出了一套金和火融合的雷云十八绝来,这让陆遥十分的费解,两个相克的属性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融合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