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利彩票 > 新利彩票

第二百二十二章:疯狂的离别

    第五天军训结束后的时候,陆遥和谈心两人跑去将陆遥炼制的一种防止灼伤和补充皮肤水分的药剂送到了黄若云和苏安然的手中,本来谈心军训完的时候已经累的和狗一样了,但是一听到陆遥要去找黄若云送药的时候,马上就来了精神,非要吵吵着跟上一块去,陆遥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带着他一起去了。

    几天没见陆遥,黄若云的心里空荡荡的,即便是每天要经历痛苦的军训,但是依旧是无法让她不去想陆遥,直到此时她才明白,为什么古人会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现在看来这话一点不假。

    黄若云本来想邀请陆遥一起吃饭的,但是话音刚落她的电话就响了,接完电话后黄若云非常抱歉的告诉陆遥自己又是需要先行离开,等以后过两天军训完了大家在一起好好聚聚,陆遥叮嘱了他几句后几人就分开了。虽然谈心一直站在陆遥身边始终没能够和苏安然说上一句话,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十分满足的,至少他有多看了苏安然几眼。

    基本的齐步走,跑步走和正步走已经练习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男生们都喜欢,但是女生们都讨厌的军体拳练习了。

    所谓军体拳,就是部队平日里用来练习的一种拳法,它是由拳打、脚踢、摔打、夺刀和夺枪等最基本的格斗动作组合而成的一种拳术,一般而言,军体拳总共有三套,部队上常联系的一般都是第一套。部队训练军体拳的主要意义在于培养军人勇敢顽强地战斗作风和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

    几乎全国每年大学生军训都会有这个科目,也可说军体拳的练习时每年大学生军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虽然到最后军体拳不是用来对敌,但是在军训结束的汇演中却是一个极具欣赏价值的科目。

    大学生们练习的军体拳总共有十六招之多,从第一式弓步冲拳,第二式穿喉弹踢,一直到最后一式击腰锁喉结束,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还是巍巍壮观的。当然了虽然时一种简化版的军体拳,但是只要是拳术练习,每个人的悟性高低还是会让每一个动作的完成程度出现较大差距的。

    从一开始张教官就告诉大家,所有的人都必须要学会、学精军体拳,但是却并是每个人都要在最后汇演的时候表演军体拳,每个排选出一两个表现最为突出的同学去和其他的连、排组成一个武术表演方阵,在最后的时候表演给前来观礼的家长和学校的领导看。

    当然了,但是这样说来的话,很容易让绝大多数人开始偷懒,因为谁也不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表演什么军体拳,但是当张教官说出只要是参加军体拳汇演的同学,后面就不用再站军姿和联系其他科目的时候,大家的兴趣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甚至有些女生也是跃跃欲试。

    张教官在队伍前面将军体拳完整的给大家演示了一遍,然后开始每个动作分解为好几个小环节开始教授大家,当他一边交一边仔细观察每个人的表现得时候,他发现陆遥真的是一个练武奇才,只是自己一遍的演示,他便已经完全掌握了其中的精要所在,就像是浸淫此拳很多年的老军人一样,若果不是陆遥的年龄放在那里,他一定会怀疑这小子就是一个退转军人。

    张教官带着心中的疑问一直到大家休息的时候才走到陆遥面前,罕见的面带微笑的问道:“陆遥同学,方便我和你聊聊天吗?”

    “当然!”陆遥本来是坐在跑到边的护边石上面的,张教官这么说他本能地往旁边靠了靠,让出一个位置来请对方坐下。

    张教官坐下后,问道:“陆遥,你以前接触过军体拳或者武术是吗?”

    陆遥早就猜到张教官要问的就是这个问题,他也想好了如何去回答,他没有隐瞒自己的一些经历,很自然的说道:“我是学过一些武术,而且我还跟着我们双塔市驻军的八十九军的战士们学过一段时间的军体拳。”

    “哦?”张教官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部队怎么会允许一个学生参加他们的日常操练呢?

    陆遥也看出了张教官的诧异,接着说道:“我认识我们新都军区的一个领导,是他安排我参加的,在那里虽然我只是度过了短短的十五天时间,但是确实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十五天,那些日子里,我尝到了什么叫做当兵的苦,也懂得了什么是军人的骄傲,那是我人生一笔宝贵的财富。”

    “原来这样,我说呢!”经过陆遥得一番解释,张教官才算是明白了。他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有没有兴趣在大学的时候参军呢?”

    “这怎么说?”陆遥也不懂什么叫大学时候参军,便随口问了一句。

    “部队现在最缺乏的就是你们这种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才,每年都会从大学里面选拔一批有志青年参加部队的训练,只要是大一大二的学生都有机会参加,而且全国所有的大学都会为该学生保留三年的学籍,如果三年结束,你愿意回到大学继续深造也是可以的,如果你各方面的成绩都很优秀,你也可从从部队中再考一次军校,那时候军校会为这样有过参军经历的学生降低一些分数线录取的。”张教官很严肃的说道:“当然,最后你如果还是选择和普通人一样大学毕业之后参加工作,那么很多的用人单位也会十分喜欢这一类人才的。”

    这样的说法陆遥还是第一次听,但是这却也不足以引起他的兴趣,因为曾经有很多人都告诉自己,希望自己去参军,但是陆遥都拒绝了,以他如今和军队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他说出自己想要参军的话来,那么很多人都会打破了头来争着抢着邀请自己的,陆遥对于张教官的回答也是如此,一番委婉的拒绝。

    张教官也听出了陆遥的意思,十分可惜的说了一句:“那好吧,不过我的这些话你还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的,在我眼中,你真的是一个天生当兵的好材料,不去部队锻炼一下,真的是可惜了。”

    张教官和陆遥继续聊了一会,直到休息结束在再次开始训练。

    ……

    ……

    十五天的军训真的是很枯燥很无聊而且很累人的,但是好在也只有十五天时间,十五天的军训结束,同学们的付出也是有收获的,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在左小云等旁观者看来,真的是很值得。

    这十五天中,女孩子不在那么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站在那里也是充满飒爽英姿,男孩子不在顽皮,站在队列里腰板笔直,不在交头接耳,知道了尊重教官的劳动成果。

    陆遥入选最后的军体拳表演方阵基本上在大家的预料之中,但是花满楼的入选却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包括陆遥也是如此,开始练习军体拳的前三天,花满楼基本上是班级中最笨的一个,不仅动作的顺序总是弄错,就连名字也是记得稀里糊涂的,很多人甚至在背后议论花满楼的军训学分今年能不能拿到手都是个未知数呢,但是谁承想,随着最后汇报演出的日期临近,花满楼的军体拳却是一天练的比一天好,每一个夜晚过去旭日初升的时候,花满楼总是能够带给人们惊喜。

    直到陆遥后来有一天花满楼无意间露出自己的后腰位置的肌肤的时候,陆遥才注意到,花满楼的后腰上面全是淤青,后来经过陆遥的仔细观察,才断定花满楼肯定在每天无比痛苦的军训结束后抽时间私下练习军体拳才会有如此的成果,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陆遥也悄悄地问了一下和花满楼住在一个宿舍的舍友,舍友的反应也是花满楼最近总是怪怪的,每天军训结束后就不见了踪影,直到半夜三更才回宿舍休息。

    这让陆遥明白过来,为什么一个出生于孤儿院,每天还要抽出很多时间趣味一顿饭到处打工挣钱的孩子能够考入西京大学这般许多时间充裕、家里辅导书堆满房间的都考不上的殿堂级大学,花满楼的那股子韧劲和不服输的精神才是最主要的,像他这种人考不上西京大学那才叫奇怪呢。

    军训的汇报演出一切进行的比较顺利,虽然陆遥所在的医学院所有大一班级都没能够获得好的成绩,但是也是属于中流水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左小云对于这个成绩也还算是满意。

    最后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就是和教官的送别,陆遥真的很难想象,在整个军训过程中和魔鬼一般的教官在告别的时候却有那么的女生为他们流泪,或许是西京武警总队第二支队的领导早有先见之明,在最后没有宣布全体解散之前就让所有的教官先行上了部队的大巴,这让很多人没有机会去当面送别,但是这也挡不住一些疯狂的女军粉们疯狂的行为。

    有几个疯狂的女生看到教官离开登上大巴,冲出队伍,翻过操场的铁栏杆,哭着喊着跑去大巴见自己的教官最后一面,甚至直到大巴离开的时候,人都已经哭软到了地上。

    真的很难想象,军人这个崇高但又艰苦的职业在那些少女的心中有着什么样的地位,平日里极度爱惜自己羽毛的女生们此时竟然不顾好几千人的目睹做出这样疯狂的行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