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九十二章:别克的大恩人

    第二天一早陆遥出门之后就听到了一则算是意料之中的消息。

    “哎,你们听说了吗,方家和万家翻脸了?”

    “不会吧,他们两家可是亲戚,方氏集团的董事长方京华和万氏集团的董事长万惊天可是挑担啊,方家之前不会一直对万家挺关照的吗?”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商场如战场,战场之上还无父子呢,更别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挑担了。”

    “那倒也是,你说说,究竟是那么回事?”

    “据说万家得罪了方家的一位顶级尊贵的客人,方京华亲自发号施令,从昨晚十二点开始,方家断绝一切和万家有牵连的生意往来,相关的利益还请了专门的律师前来处理……”

    “真的假的,你这说的也太厉害了吧,这哪是翻脸啊,这简直是结仇啊!”

    “哎,你看看你这人,这玩意我还骗你干嘛,我女婿,你见过的,他在新都市的九天和律师事务所上班呢,昨天晚上他都已经睡下了,硬是被他们老板给打电话催着赶到了双塔市,据说这一次九天和律师事务所几乎是全员出动,就为了给方氏服务这件事情的。”

    “那……”

    “……”

    对于这些事情陆遥根本就不关心,他此时最关心的莫过于别克的身体情况。一个人很难静下心来出来走走,朝着天心武馆的方向走去。

    刚进门,前台的女接待员便快速的朝着陆遥走来,一脸紧张的说道:“陆助理,您去看看吧,黄助理说是要辞职,老板又不在,别人也没办法劝她,您去给劝劝吧!”

    前台接待的这位女孩子在天心武馆上班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他知道武馆中的一些基本的事情,天心武馆的两位老板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前王平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说了算,后来王平离开了,很多事情本应该陆遥或者别克去承担的,但是陆遥又因为其特殊的身份原因,也总是不来武馆,这样一来,平日里武馆的大小事情基本上都是黄助理在打点,此时黄助理要走,她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原本几个前台接待商量着要不要给那位神秘的老板打个电话的,可是她们几个毕竟人微言轻,想了想只能放弃,此时陆遥进门,恰好让她们的心里一下亮堂起来。

    “一个企业人员的来来往往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你们看起来这么着急?”陆遥平日里也不关注武馆的事情,此时他也是想从侧面了解一下武馆最近这些日子的情况。

    “陆助理,您不知道,黄助理人可好了,平日里对武馆大小事务都是分外操心,对所有的员工也好,我们不想她离职。”

    “对对对,不能让她离职。”前台的另外一位接待员也是附和着说道。

    陆遥的年龄放在那里,平日里武馆来的也不多,平日里见人也都是笑呵呵的,所以大家并不怕在他面前说这些话。

    “你们忙吧,我去看看!”陆遥想了想,朝着两位接待员说了一句后,朝着黄助理的办公室走去。

    ……

    ……

    “你真的想好了?”

    黄助理的办公室中,陆遥看着低着头坐在自己对面的黄助理,淡淡的问道。

    “嗯!”黄助理不敢抬起自己的眼睛去看陆遥,在她自己的心里首先就过不了昨晚的那一关,那是一个关于职业操守和人性底线的逾越,是她一辈子也抹不去的污点。

    “既然这样,那你就把手头的工作都和吴大靖交接一下吧,这个月的工资等会我会让人送到你的办公室来的。”陆遥淡淡的说道。

    陆遥本来还想要挽留一下黄助理的,但是一想到黄助理昨夜的所作所为,到嘴边的话硬是让他给咽了回去,欺骗自己不要紧,但是她不应该盗取天心武馆的各种资料。

    天心武馆不同于一般的武馆,它是靳玉龙的一处秘密基地一般的存在,是属于国家的,这样的地方不能出一丁点的失误,如果昨夜不是自己发现,如果昨夜不是方星这样的富二代的一场小闹剧,如果是敌对势力,如果是犯罪团伙,那么这些资料泄密带来的后果会有多严重,陆遥已经不敢去想象了。

    王平临走的时候,叮嘱过自己,要自己有时间多操心一下武馆的事情,现在王平不在,他必须要快刀斩乱麻,不能有妇人之仁。

    对于黄助理,离开对于她或许是最好的选择,昨夜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说完之后,陆遥就离开了办公室,朝着别克的宿舍走去。

    黄助理看着陆遥离开,心里的失落感空前的浓烈,说实话,她不想离开天心武馆,在这里她也曾付出过很多的汗水。武馆刚开始成立的时候她就应聘到这里上班了,从一个普通的前台接待一步一步成长到今天的她,这都是用汗水和勤劳换来的,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通宵达旦,多少个日日夜夜的不眠不休,才熬到今天的这个位置,对于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子来说,这其中的艰辛很多人都不能体会,可是如今随着自己的一次无奈,这一切都要成为过眼云烟了。

    黄助理的双眼忍不住泪眼婆娑,不告诉自己,这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可是他终究还是疼不住的落下了伤心泪。

    直到门口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她的双眼早已经是哭的通红通红……

    ……

    ……

    陆遥并不知道在黄助理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他来到别克的门口,看到门没有锁,只是虚掩着,推门直接走了进去。

    看到别克一个人端端的坐在床上,脸上既有高兴,又有一丝的伤心。

    看都陆遥进来,强迫自己挤出一丝微笑,说道:“陆遥,你来了?”

    “嗯!”陆遥点点头,坐在别克对面的板凳上,说道:“别克大哥,我……”

    “好了,陆遥,不要说了,我都已经知道了,感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别克说的这些话都是他的心里话,并没有半分的作假,而且他的性格也不会说谎话。

    “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陆遥也不去过多的解释,只是简单的问道。

    “身上那种难受的感觉已经消失了,我的一身功夫也随着消失了,说不得好,也说不得不好。”别克如是说。

    “别克大哥,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就咱们两个人,我能问你吗?”陆遥说道。

    “你问吧!”别克坦然的说道。

    “你的这身横练功夫是跟什么人学的?”陆遥小心翼翼的问道。

    别克突然抬头看了陆遥一眼,并没有马上就回答陆遥的问题。似是在考虑该不该说,又似是在酝酿该如何去说。

    “别克大哥,如果你不想说就不说了。”陆遥马上解释道。

    别克听了陆遥的话摆摆手,说道:“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出生在一个草原的游牧人家,家里虽然也有几匹马,几只羊,但是那些远远不足以养活我们姐弟八人,父母为了不让我们被饿死,便跑去给大户人家放牧赚点钱来养活着一大家子。”别克回忆着自己的童年往事,时而脸上挂满笑容,时而脸上阴云密布,说道:“我是家里的老大,所以在我六岁的时候我便辍学回家去帮家里人干活,捡牛粪,拾柴,挑水,放牧,每一样我都要学,本以为我的这一本子就要和其他的哈萨克族孩子一样度过了,或许是日月怜悯,新月赐福,让我在大草原上遇到了我的大恩人,我们哈萨克族伟大的战士玛热勒拜,是他带我走上了学习摔跤和格斗的道路……”

    陆遥一直很安静,很认真的听着别克讲述自己同年和参军之前的事情,他的心情也随着别克充满艰辛和险阻的童年生活而变化,时而位别克的好运而高兴,时而为别克的惨痛经历而伤心,就好像自己和别克经历过同样的事情一样。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别克一直不愿意放弃自己身上的这一身横练功夫。

    别克可以说是他的大恩人玛热勒拜的继承人和传承者,玛热勒拜当年之所以看重他,是因为他的特殊的身体条件和天赋,唯有别克这样的人才能学习玛热勒拜家族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横练功夫。

    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会是追随者大恩人玛热勒拜一样征战于格斗场上面的,可是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的大恩人玛热勒拜再一次境外非法武装入境的时候被残忍的杀害了,而当时他如果不是家里有事请假回家,估计也是难免一死的。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玛热勒拜一个格斗选手会被境外的非法武装给盯上,一家上下老老少少十余口人全部被害。

    而这也是促使别克放弃格斗的道路,毅然决然踏上参军的光荣道路的一个决定性的原因,只要参加了部队,只有到了特种部队,只有回到边境上执行任务,他才有机会接触到当年那些人,才有可能找到这个困扰了自己半辈子的疑惑的答案。

    这一身功夫是他对于大恩人玛热勒拜的怀念和纪念,他没日没夜的练习,就是想要亲手找到杀害恩人的那些家伙,将他们亲手给送上断头台。

    可是如今,事情没有完成,他的横练功夫也没有了,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大恩人玛热勒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