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大战来临

    陆遥纵是受尽难以忍受却不得不忍受的痛苦,依旧是守着灵台的一丝清明,牙齿咬碎了往肚中咽,骨头断了再重生。

    在这碧落仙泉中,他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只有自己和离疆两个人的世界,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他看不到也听不到。

    可是,陆遥看到不到,听不到,却不代表外面是风平浪静的,相反的,此时的云雾山中早已是危机四伏,处处杀机,就连山中的小动物好像也是感觉到了那一股冲天而起的杀意,纷纷忘记了觅食,早早的各自回了各自的巢穴。

    只有几只令人生厌的秃鹫在天空中不断地盘旋,它们是清道夫,他们最喜欢杀戮,那里有杀戮,那里就有他们的晚餐,它们不惧怕任何的危险,它们喜欢现在的这种气氛。

    苗禄和那六个西装男在苗青等人的身后快速的前进着。

    并不是说他们的实力不如苗青,相反的他们的实力不知道要比苗青高出多少倍,他们跟在后面,只是因为他们明白苗福的可怕之处,苗青等人是炮灰,这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族长,前面不远处就是每次那个怪物消失的地方了,那一片区域到处都是陷阱,处处都是危机,您看?”一行人摸到一处瀑布附近,苗青指着那片区域,低着头请示苗禄。

    “下去,给我一处一处的找,哪怕是连一只蚂蚁洞都不能给我放过!”苗禄看都不看苗青一眼,直接下命令道。

    “可是族长……”

    “可是什么?难道你想违抗我的命令吗?”

    苗禄知道苗青想要说什么,但是他根本不想听,也不在乎,他只想完成组织交代下来的这件任务,否则别说是一个小小的苗青,就算是自己估计都很难在平息圣师的怒火了。

    苗青看到平日里还算是顾念一点同袍之情的苗禄如此的决绝,他便知道今日自己如果不着这这位族长大人的已死去做,估计很难活着回去了,无奈之下,只能咬着牙,一脸绝望的朝着瀑布附近的区域走去。

    “等等!”苗青和几个平日里对苗禄的命令唯命是从的族中青年刚走出没有几步,苗禄就叫住了他们,然后朝着他们每个人准确无误的“扔”过来一颗赤色的药丸,一脸不屑的说道:“老规矩,把这几颗药丸吃下。”

    看到苗禄扔过来的药丸,苗青等人的面色才稍有缓和,原本凉了半截的心又开始有了一丝温度。

    这种药丸的能力他们再清楚不过了,虽然他们几人也对药物精通,但是却不知道这颗药丸究竟是什么药材炼制而成的,只知道只要服了这药丸,他们在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中会实力大增,反应比平日里迅速了一倍不止,力气也是成倍的增长,他们已经记不清曾经他们凭着这种丹药多少次的化险为夷了。

    此时看到苗禄给他们这种药丸,他们觉得族长还是对他们念着一丝旧情的。

    这种丹药可不是谁想吃就能吃到的,用苗禄的话说,只有有价值、有贡献的人才有资格服用。曾几何时,这种丹药在苗家屯中成了他苗青炫耀身份的一种东西。

    几人吞下丹药,便快速的朝着瀑布飞奔而去,就像是矫健的羚羊一般,几个跳跃便到了十多米之外。

    “苗先生,你对自己人也真是下得去手啊!”那个尖嘴猴腮的铁公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一群蝼蚁而已,死不足惜!”苗禄面色平静的说道。

    “看来,圣师当年救了你,还真是一比不错的投资啊,你这种性格就适合我们的组织。”铁公子说了这么一句后,便不再说话,眼睛一直盯着苗青等人的方向。

    时间慢慢的消失,苗青等人小心翼翼的搜寻着,他们每人手中紧握着一根两米多长的树枝,树枝上面涂抹了一层淡淡的不知道名字的汁液,不断地在前面开路,这段时间里,他们用这种办法已经找出了好几处陷阱。

    不得不说,苗禄的这个办法很管用,这片区域种到处都涂满了剧毒,每当树枝碰到涂有剧毒的岩石或者花花草草的时候,前端的那些汁液的颜色就会发生改变,颜色越深代表毒性越强。而每当将树枝在空气中挥动几下,颜色又会恢复如初。

    不过,万事总有意外,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成功,苗青一行的两的人已经为他们的大意和莽撞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有时候就连一棵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枯草上面都是喂有剧毒。

    毒性很强,沾之必死,而且是速死的那种,比喝了鹤顶红和断肠散来的都要快,其中一个青年的脚脖子轻触到了一根枯萎的干草,瞬间便全身发黑,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挺挺的倒下了。根本不给其他人救援的机会。

    苗禄等人站在高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也是心有余悸,这里本就是山区,花草树木遍布每一个角落,如此小心依旧是死了两人,这个苗福的手段果真是不简单。

    “苗先生,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带来的人毕竟太少,如果现在死光了,后面如果还有危险我们便没有了探路石,你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铁公子看到下面的景象,原本胸有成竹的他也开始紧张起来,提醒苗禄道。

    苗禄此时即便不用铁公子提醒,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此时铁公子这么一说,他也开始犯了难。

    苗福的手段他也是找到的,他这个哥哥别看平日里心地善良,谦谦君子,其实用毒的手段最是高明,至少在苗禄现在所见识到的手段中间,还没有人能出其右。

    一番斟酌过后,苗禄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从身上摸出一把小刀,一指长短,却是寒光闪闪,其锋利程度可见一斑。

    众人不解,却也不问,只见苗禄用小刀在自己的胳膊上轻轻一划,就像是用头发丝在皮肤上划过那般轻巧,但是一道过后,苗禄的胳膊却是皮开肉绽。

    “嘶!”即便是见惯了血腥的铁公子六人对于这样的情景也是为之一怔。

    什么样心肠的人能够对自己下得去这样的狠手啊!

    铁公子几人震惊,可苗禄却是一脸平静,就放佛割的不是自己的肉一般。皮肉翻开两三秒后,才有鲜血汩汩流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苗禄的鲜血并不是常人的那种鲜红之色,而是有一丝淡淡的发黑。

    鲜血流出,苗禄又快速的从身上拿出一个木盒,然后快速的将鲜血顺着木盒微微张开的细缝灌了进去。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左右,苗禄才在自己的肩膀和手臂出快速的点了几下,然后服下一粒药丸,才将血给止住了。

    苗禄将木盒盖紧,放在眼前的一处岩石上面,拿出一根小拇指粗细的空心小木管,含在嘴里,开始呜呜啦啦的吹出一阵奇怪又刺耳的调子。

    突然,苗禄两眼泛白,目光无神的直指瀑布说道,他们就在瀑布后面,所有人快速朝那边聚拢。

    铁公子六人本来就被苗禄这一连串的做法惊得不轻,此时见他这么说,也是没有太多的质疑,随着苗禄快速的朝着瀑布跟前冲去,苗禄在起身的时候一把将木盒拿起揣在怀中。

    苗禄此时虽然可以说话,但是他的话语中没有一丝的感**彩,两眼仍旧是白眼球多黑眼球少,看起来就像是装神弄鬼的江湖术士一样,但是此时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将他说成是江湖术士一类的不入流之人。

    大致位置已经确定了,但是几人在瀑布跟前依旧是不断地在寻找,他们尝试了很多次,可是依旧找不到进入瀑布后面的通道。

    苗禄再一次将那个木盒拿了出来,这一次他并没有用小刀划破肌肤去浇注到木盒上,而是在自己的胸口用力一拍,一口精血准确无误的喷到了木盒之上。

    木盒再一次发出剧烈的晃动,苗禄端着木盒不断的在瀑布周围打转,所有人几乎都将希望寄托在了苗禄的身上。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苗禄那边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铁公子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心情十分着急,这一次出来之前,他可是在圣师面前立了军令状的,如果在带不回去组织想要的东西,那他就只能陪着那些被圣师处决的人一起赴黄泉了。

    “他们还能上天入地了不成!”铁公子愤怒之下,一拳直接砸在了身边的一处石壁上面,以此来发泄他心中的愤怒。

    “轰隆!”

    随着铁公子含怒一拳击出,不成想那块石壁直接是剧烈的晃了一下。

    “在这里,在这里,入口在这里!”铁公子微微一愣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如果这块石壁和这山石是一体的话,自己一拳是根本不可能造成这样的效果的,而现在这一切真真切切的发生了,那说明什么?

    那说明这块石壁并不是天然的,而是被人搬来立在这里的,而且通过刚才的声音和晃动的程度来看,这后面一定是空的。

    进入瀑布后面的入口一定就在此处。

    众人闻声马上赶了过来,铁公子洋洋得意的说道:“天无绝人之路,看你这一次还能往哪里逃,兄弟们,古来搭把手,把这块石壁挪开!”

    一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石壁给推动了许多位置。

    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石壁推开的一瞬间,一股炙热的气浪从山洞中迎面扑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