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最后的大决战(一)

    这处山谷就像是群山环绕,茂林密布杂草丛生的恶劣环境下的唯一一处净土,和之前经过的茂林不同的是这里完全是被阳光笼罩着的。

    各种在这种环境下压抑许久的野花野草像疯了一样在这里生长,即便是在外面仅能没过膝盖的狗尾巴草也是长到了普通人腰间的位置。

    这样的环境下给潜伏者提供了最好的条件,在山谷一侧的荆棘丛中,有一个看起来和周围环境快要融为一体的地方,猎鹰突击队的狙击手铁飞南就是隐藏在这里。

    在大白天端着狙击枪四处的搜寻目标,狙击镜很容易会出现反光的情况,作为一名资深的狙击手铁飞南用一块进入山谷之前摘下的巴掌大小的草叶子将镜子小心的遮挡起来,在树叶上面用别的物件扎了几个针孔大小的小洞,他就是依靠这些小洞来搜寻目标的。

    这也就是铁飞南,如果换成是其他任何人估计都是做不到的,即便是精英小队最好的狙击手王石也是做不到的。

    铁飞南是第一个进入山谷的人,在他进入这里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后洪雁和苏力才进入,这三人自己从进入山谷以后就将彼此之间联络用的无线耳麦摘下来装在了背包里,他们的想法和陆遥一模一样,他们也是采取了单兵作战的战术。

    陆遥前前后后两次进入这出山谷,都没有发现铁飞南的踪影,可同样的铁飞南也没有发现陆遥的踪迹,这或许才是正真的潜伏高手、狙击高手之间的较量。

    铁飞南将狙击镜用草叶巧妙地遮挡住了,这是他的经验提供给他的办法,而陆遥呢?他则直接将狙击镜摘下来和无线耳麦一起装到了身后的背包中。

    在这出前后长度一公里左右,宽度超不过六百米的山谷中对于陆遥而言,他的那双肉眼比不比狙击镜差多少,所以他才会这么选择。

    时间慢慢的推移,山谷中的阳光一点一点的从山坡上消失,两支队伍进入这一处山谷已经快要七个小时了,彼此之间依旧是一无所获,虽然都坚信对方一定就在这一出山谷之中,却始终找不到半点踪影。

    陆遥的心情开始出现了一丝波动,他从来没有想象过一场小小的演习会被双方如此的重视,他也不知道在现在这种科技环境下,原始的作战手段依旧是最为关键的。

    陆遥的大脑在快速的飞转,有好几次他甚至都想要找离疆去请教了,可是想了想他又把这个想法扼杀在了摇篮里,他不想什么事情都靠离疆去解决,因为那样会让他的思维变得越来越懒惰,他也会越来越依靠离疆。

    更何况通过最近两次的沟通,他也知道了一个对自己而言不算太好的消息,那就是在自己的实力没有达到金丹期之前,离疆每出现一次他的危险就会加大一分,他的实力也会相对的将第一分。

    这是陆遥不想看到的局面。

    趴在一处隐蔽位置的陆遥此时大脑里面就像是放电影一样快速的搜寻着自己所看过所有的书籍和电视剧中的情节,突然他想起了一个电影中的一段话。

    世界上最优秀最资深的狙击手从发现目标到锁定目标然后开枪最短的时间为2.5秒,没有人可以做的比这个更快,陆遥虽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都做得到,但是他相信铁飞南一定做不到。

    赌!

    思来想去这貌似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陆遥决定用自己去做诱饵来试探铁飞南,如果真被自己蒙对了,那么主动权将会直接被自己所把握。

    不过陆遥为了稳妥起见采取了声东击西和同一同物相结合办法。

    他从自己的身边的一块山岩上扣下两小块石头,放在嘴唇上亲了一下,念念有词的说道:“这一次就靠你们了!”

    运转混元金刚锻体术,先是推云手,再是破体拳,最后调动丹田之中的先天真气按照通天锤的力量运行轨迹将十成的功力发挥出来,【摘叶手法】将其中一颗石子爆射向五百米开外的一株直径约六七公分的大树上面。

    “砰!”

    石头击中树干,发出一声和子弹命中目标一模一样的声音。

    原本即便是枪声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声音,但是因为这里的地形和周围环境衬托的原因,这一下造成的动静还是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原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更加紧张起来。

    陆遥这么做是为了故意暴露自己的位置,所以这声音响起的同时他迅速的朝着旁边的一处岩石后面几个跳跃闪了过去。

    “糟糕!”

    也不知道陆遥是有心之举还是无心之举,他命中的那株大树距离猎鹰突击队的队长洪雁的隐身地点并不远,当洪雁看到树干上出现了一个直径约两三公分左右的通透窟窿石心里也是随着咯噔一下,暗道一句:“糟糕!”

    他虽然第一反应以为是对方的狙击手发现了自己的位置,可是当看到那个透明的窟窿的时候便完全推翻了这个猜想,因为演习用的是空包弹,空包弹虽然有杀伤力,但是根本不可能这么强悍,除非是实弹才有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在这种地方出现实弹也有可能是入侵者或者盗猎者,但是当他看到有个黑影从挺远的一处岩石旁一闪而过的时候,他再次否认的这种情况的发生,入侵者或者盗猎者如果发现自己只会一直隐藏,如果没有发现自己一定不会这么躲躲闪闪,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对方的狙击手在用自己做诱饵引诱铁飞南现身,因为他们的原计划中也是要先找到对放的狙击手才敢发动总攻。

    洪雁的反应速度很快,他第一时间不是去继续关注那个黑影,而是看向了铁飞南埋伏的灌木丛哪里,当看到铁飞南的有了想要动的意向,洪雁直接发出一声尖锐的鹰鸣声。

    这是他们经常用来沟通的暗语,根据声音的轻重缓解程度发出警示,刚刚洪雁的这一声就是最为紧急的警示,他知道铁飞南一定会懂自己的意思。

    发出警示,洪雁的位置完全暴露,他不得不快速的爬起身来猫着腰借助树木和岩石的遮挡向下一个地方转移。

    可即便这样,洪雁终究还是暴露了。

    高峰等人发现了洪雁的身影,快速组织李康李飞和王鹏三人去朝着洪雁的方向摸过去。

    陆遥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一计划虽不至于让自己直接将对方的狙击手解决,但是要让对方露出一些马脚也并非难事,可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洪雁竟然在最后关头选择直接将自己的位置暴露出来。

    铁飞南没有出现,陆遥也不敢轻举妄动,通过刚才的事情陆遥对猎鹰突击队的这个狙击手有的不一样的认识,这就像是一条蛰伏的毒蛇一样,不动则已,动则必要伤人。这一招已经用过一次了,虽然没有达到最终的目的,但是对方还是吃了亏,如果再用便是徒劳无功白忙活。

    陆遥想到了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铁飞南,遇到眼前的这种情况应该怎么……

    洪雁的隐藏功夫了得,可是李康李飞和王鹏三个人的追踪下,他还是有些顾此失彼,渐渐地三人围了上来,其他人还没有显出行踪,这边四人已经是枪来弹往的开战了。

    三对一洪雁一时也很难取得胜利,苏力在一旁看的很着急,可是他不知道徐龙和徐毅已经准备放弃演习的事情,所以忌惮对方剩余的三人,尤其是听了洪雁讲的往事,他对徐龙的实力既好奇又忌惮,趴在草丛中将手中的钢枪握的紧紧的,指头都有了由红变紫的迹象。

    突然所有人的接收终端猛地一震,上面传来了徐龙和徐毅退出演习的消息。

    这一个意外的变故让局面出现了重大的转折,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人投入了一颗石子一样,虽然石子很小并不能溅起多大的浪花,却终究还是在水面形成了一阵涟漪。

    高手对决,往往是千钧一发得细微变化都会改变事情的走向,接收终端的震动发出的声音很小,比一只蚊子震动翅膀的声音还小,可是却使得陆遥和铁飞南两人身边借以隐藏的小草出现了剧烈的抖动。

    两人同时暗道一句不好,也就在这一瞬间两人同时锁定了对方的隐藏地点,动作出奇的一致,抬枪、瞄准、扣动扳机,一枪过后无论命中与否,都是瞬间起身变换方位朝着下一个地点转移。

    陆遥在闪身的一瞬间看见自己刚才爬过的地方草丛中冒出一股青烟,而且子弹击中的位置显然是他刚才身体平趴地的时候后心的位置。

    这一枪如果命中,虽然不至于受伤,但是导演组一定会判定淘汰的。

    铁飞南的情况并不比陆遥好多少,如果不是刚才差点吃了亏才对陆遥十分重视,换做之前的铁飞南估计此时已经差不多可以去演习导演组领盒饭了。

    虽然躲开了这一次,但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才是自己噩梦的开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