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损失惨重的猎鹰突击队

    “前辈,你可有什么事情委托我去办?”陆遥知道苗福费这么大心思将自己引到这里来,一定有什么事情找自己帮忙,而且听了苗福的遭遇后,陆遥便开始同情这个人起来。

    “年轻人,听了我这么多的唠叨话,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我该怎么称呼你呢?”苗福问道。

    一番倾诉过后,苗福觉得自己的心里舒服了很多,他很感谢陆遥在他讲述自己悲惨经历的时候能够像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一样,耐心的听完,这也使得他对陆遥的印象极好。

    “我姓陆,单名一个遥字,前辈可以叫我小陆!”话已说开,陆遥对苗福的语气也恭敬了很多。

    “陆遥!”苗福想了一下说道:“好名字,真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的确是好名字!”

    陆遥笑了笑,算是对苗福夸赞自己名字的感谢,又问道:“前辈有事但说无妨,我和景天大哥虽然只是做过一次交易,但是我对他确也感觉一见如故,如果真的能够帮到你们我也是很高兴的!”

    苗福想了想后说道:“小陆,谢谢你,我引你前来的确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苗禄种在我身上的蛊毒我尝试过各种的方法,却都是无法破解,而且你也看到我的双眼,这种蛊毒正在一点一滴的侵蚀着我的神志,我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但我必须在死之前将一些事情交代给我最信任的人,所以我想让你将景天带来见我,你可愿意帮我这个忙?”苗福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后,一脸紧张的看着陆遥,那种眼神就像是一个讨好母亲想要吃颗糖果的小孩子一样,深怕听到对方拒绝的话。

    “前辈,您刚才不是说您身上的蛊毒有古怪,只要一有苗氏血脉的子孙靠近您的身边您便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吗,我要是将景天大哥带来见您,那岂不是……”陆遥没有再往下说,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呵呵,谢谢你的关心,我药痴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这两年间我虽然无法化解自己身上的蛊毒,但是我却走遍云雾山每一个角落,尝遍了所有的药草,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炼制成了一颗对我而言至关重要的丹药!”说着苗福从自己腰间的长毛中掏出一粒葡萄大小、翠绿翠绿的丹药放在手心中,让陆遥看的清楚。

    “这是什么丹药?”陆遥也是懂得丹术的人,苗福将那颗丹药掏出来的一瞬间,陆遥便觉得这颗丹药十分的与众不同。

    丹药本身第一眼看去是翠绿翠绿的,可是看的时间久了却好似又变了颜色一样,而且即便两人隔了有一段距离,可是当丹药摊在苗福手心中的那一刻起,便有一股浓郁的香味飘到了陆遥鼻子里,沁人心脾,闻之让人精神一振,仿佛是大病初愈,久睡初醒一般。

    “这颗丹药我还没有想好名字,而且在这两年无数次的尝试中也仅炼制成了这一颗,所以我必须只一个信得过我和我信得过的人去试药,如果这颗丹药如我所愿,便可以维持苗氏血脉的人和我面对面相处二十四个小时,如果不能,我则会立刻自我了结,避免再次伤害我的族人。”苗福耐心的给陆遥解释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苗福会千辛万苦的引自己前来,原来他也是在赌,赌自己能否帮他这个忙,赌这颗凝聚了他最终心血的丹药能否让他将自己遗愿亲口讲述给自己的苗氏子孙。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这么空口白牙去和景天大哥说这些事情,未必会让景天大哥相信我,您也知道毕竟这件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了!”陆遥算是答应了苗福的请求,但他也将自己的担心讲了出来。

    苗福听了陆遥的话,再次从他的长毛中掏出一个玉戒指和那颗翠绿色的丹药一齐放到了面前的大石头上面,然后自己向后退了两步。

    他这么做是想要让陆遥觉得安全和放心。

    陆遥看到苗福的动作后,迟疑了一下还是上前将玉戒指和丹药拿起来装在了随身的一处盒子里,苗福见陆遥收下了东西,便接着说道:“你去将这个玉戒指交到景天的手中,就说我在山中等他,让他不要伸张一个人前来,在进入云雾山以后马上服下这颗丹药,我便会循着气味去找到你们。”

    陆遥将一切牢牢地记在心里,又和苗福约定了时间,便转身准备离开了。

    刚走出没两步,就听到苗福又说了一句:“小陆,谢谢你帮我们苗氏一族,你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等到你和景天一起前来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些东西作为补偿的。而且今天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会送给你一份特殊的礼物!”

    陆遥闻言,回头好奇的问道:“什么礼物?”

    “过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了!”苗福说完后没等陆遥再问,便几个闪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一次陆遥才看的明白,原来这苗福是为了引诱自己前来,故意控制了速度,否则以他刚才展现出来的身法,估计陆遥就算是能够跟上也一定会累的够呛的。

    陆遥看了一会苗福小时的方向,猛然间发现天色已经有些泛白,新的一天再一次到来了,这也就说明整个演习只剩下最后的一天一夜了,今夜的十二点钟,这一次演习也就算是结束了。

    陆遥不敢再耽搁下去,打起精神快速的朝着自己追踪苗福的方向原路返回。

    ……

    ……

    这一夜,陆遥像是听天书一样听苗福讲了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这一夜,精英小队也像是做梦一样躲过了一个既兴奋又担心的一夜。

    临近天亮的时候,众人的信号终端上面不断地浮现着一个接一个的名字或者代号,不出来个小时,徐龙数一数发现猎鹰特种突击的队员已经被淘汰的只剩下洪雁、苏力和铁飞南三个人了,这件事情让他们十分兴奋。

    但是同样有一件事情让他们很担心,陆遥自从凌晨去追那个黑影走了之后,已经过了足足三四个小时了,既不见被淘汰也不见回来,众人搜寻了许久也是不见踪影。

    最后还是徐龙下了命令,众人才再次回到昨夜和陆遥分开的地方,等待陆遥回来的消息。

    ……

    ……

    云雾山一处十分隐蔽的山涧小溪旁,三个满身狼藉的迷彩服军人趴在溪水边不停的牛饮着。

    其中一个体型魁梧的军人或许是喝饱了,直接到头就躺在了身后的草皮上,嘴里脏话连篇的说道:“我xxx,这他妈的算是怎么回事啊,本来准备在最后的时候给精英小队那帮兔崽子来一个一锅烩的,可偏偏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这么多的飞禽走兽,他xx的就和中了邪一样,没命的攻击咱们,秃鹰和秃鹫这俩小子硬是给伪装者们给发现了,还有李涛和王丹两人也是被这群畜生给弄伤了,没办法了才放弃了比赛……”

    旁边另外两个军人在体型魁梧的军人喋喋不休的时候,也是喝饱了水,其中一个说道:“苏力,怎么着,你这算是自暴自弃还是对我们猎鹰突击队没有信息啊?”

    “队长,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被这么撵着跑了大半宿发发牢骚而已!”那个体型魁梧的军人正是猎鹰突击队的铁三角之一的苏力,而另外两人则是队长洪雁和狙击手铁飞南。

    “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铁飞南也是一脸的无奈,问洪雁道。

    洪雁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俩左膀右臂,说道:“咱们现在的三人也算得上是猎鹰突击队的最强三人组,而且建制还算是凑合,苏力你担任突击手,飞南你担任警戒和狙击,我负责统筹调度,即便是我们三个人也一定要拿下这次演习,在我们猎鹰突击队的字典里没有输这个字!”

    洪雁说完伸出自己的右手,苏力和铁飞南看到之后也是精神一振,伸出右手放在洪雁的手上面,三个人头对头彼此之间打气。

    一分钟后三个调整好心态,整理好装备,朝着最终决战的地点冲刺而去。

    ……

    ……

    陆遥以比去的时候快了很多的速度朝着断崖处跑去,可即便这样他还是跑了将近半个多小时,粗略的估计应该至少跑了二十多公里。

    他也是很无语,去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原来自己追出这么元的距离呢!

    当陆遥靠近断崖处的位置时并且有贸然现身,而是用精英小队一贯用来联络的鸟叫声尝试着和队伍取得联系,直到得到战友们的回应,他才现身朝着徐龙所在的方位跑去。

    战士们看到陆遥的时候也是觉得很好笑,陆遥一身的迷彩服已经快成了乞丐服了,到处都是划得破洞。

    “陆参谋,你这是去参加巴黎时装周了吗?”王鹏开玩笑的说道:“你这一身打扮可是很时尚啊!”

    陆遥听了王鹏的话,再看看自己的一声样子,也是觉得很好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