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二十四章:演习之前的动员大会

    战前动员大会的最后一项是由黄炳天作为压轴的领导上台讲话。

    “同志们,相信你们已经知道了今天在这里紧急集合的目的。”黄炳天将每个人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接着说道:“没错,今天我就是带着人来踢馆的,检验一下你们这些平日里鼻孔朝天的特种兵王们究竟是个什么成色,经过部队的多年磨砺之后究竟是变成了金子还是变成了一块废铁……”

    不得不承认黄炳天作为一名历经战火洗礼的老军人,站前动员这种场面见得太多太多了,年轻的时候,他是和陆遥现在一样,站在台下被领导动员去奔赴前线,建国以后他便换了角色,变成了站在台上去动员别人的领导,他懂得如何去让战士们和自己达成共鸣。

    一番激情澎湃的动员过后,精英小队的每个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跃跃欲试好像要马上就奔赴战场似的。

    “这一次我带来的这支队伍相信大家已经听说了,它就是西京军区的猎鹰特种突击队,关于它的辉煌历史在这里我就不再赘述,我今天只想告诉大家,我带着这支奇兵劲旅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检验你们的,如果这次你们能通过检验,军区司令部决定在你们这些队员的基础上成立一支海陆空三位一体的特战突击队,参加一年以后在中亚举行的亚洲六国精英突击队大比武。”黄炳天接着说道。

    “下面由突击队队长徐龙来宣读本次比赛的规则和奖惩制度!”黄炳天讲话结束后,白面军官说道。

    徐龙来到白面军官面前敬了礼,结果对方递过来的一个文件夹,打开后大声的宣读道:“本次参与对抗演习的双方为西京军区猎鹰特种突击队和新都军区八十九军精英小队,双方各派出九名队员参加本次演习,演习地点为双塔市云雾山山区一百平方公里范围,时间为一百四十四个小时,也就是整整六天,参与演习的所有人将于今天下午两点准时由八十九军武直直升机送入山区,开始进入演戏状态。”

    “本次演习中除了不允许脱离云雾山区,不允许干扰周边平民正常生活之外,其余没有任何的限制,最后的胜负判定方式为人数清点,比赛结束时间到点以后,清点双方剩余人员,人员多者获胜。对抗中出现意外受伤或者突发状况的可以鸣响信号枪请求导演组救援,一旦信号枪响起便意味着放弃参赛资格,其余的判定为失去抵抗力或者被俘为准,判定出局者同样由导演组带离演习区域。”徐龙一边宣读一便领悟其中的要点,因为这一次演习他也要参加。

    徐龙宣读完毕后将文件交还给白面军官,回到了队伍中自己的位置。

    “最后由何东同志宣布八十九军对于这一次对抗演练的内部惩处办法!”白面军官宣读了动员大会的最后一项科目。

    “同志们,经军部商量决定并报由军区司令部审核,决定如下。”何东说道此处仔细的看了看精英小队的每个人,尤其是陆遥,看到他一脸平静的样子很是满意,说道:“精英小队由队长徐龙,队员高峰、王石、李康、李飞、陈海、徐毅、王鹏、陆遥九人组成,参与本次和西京军区猎鹰小队的对抗演习,零时番号为“精英小队”,如果最后能够取得胜利,军部决定奖授予精英小队新的番号,新番号暂定为“雷电突击队”,如果本次比赛失败,则精英小队就地解散,所有队员回归自己原先的队伍,将不再设精英小队番号……”

    何东此言一出,在场的除了黄炳天之外所有的人都是大为震惊,他们没想到这一次的奖惩方案会是如此的特殊。

    雷电突击队原本是新都军区的一直特战突击队,但是后来因为参加一次境外援助的时候出现了重大的失误,损失惨重,以至于当时军区解散了这只特战突击队,而番号也是封存了起来,快要二十年了从来没有再次被人们提起,没想法这一次军区司令部会以这个为奖励的方案。

    有奖就有罚,奖的惊喜罚的也意外,惩罚竟然会是就地解散精英小队,所有队员都回归自己原先的队伍,这样的惩罚措施也算是十分严厉的了。

    通过最后的奖惩制度,大家都能感觉到这一次的对抗演习军区司令部和八十九军军部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完全不亚于一场真枪实弹的实战。

    动员大会结束了,徐龙带着队员们很快返回宿舍,开始整理内务,收拾背包行囊等待军区派人前来接大家去预定的演习地点。

    “小陆你第一参加演习,可能有些内务整理起来还有些困难,我教你吧!”徐龙军事素质十分过硬,没多久就收拾完了自己的所有东西,背着一个差不多半人高的行军包来到陆遥的单身宿舍,教陆遥收拾所需的一应物品。

    陆遥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平时收拾家务是一把好手,可是部队内务不必家务活,陆遥一时之间也有些无从下手了,尤其是拿着一支军用伪装油彩的时候,竟然不知道该从那里下手了,此时徐龙的到来正好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这军用伪装迷彩是一个特战突击队员必备的小技能之一,但是你可别小瞧了它,它的讲究是很多的,你看我给你大概演示一下,前额、颧骨、鼻子、耳朵和下巴等要涂上较深的颜色,阴影部位,如眼部周围、鼻子下方、下巴以下等要涂上较浅的颜色。除了脸部,颈部后方裸露的皮肤、手臂和手部也要适当涂上,在使用手势通讯的特殊情况下,手掌部位一般不作伪装。”徐龙给陆遥边画边说。

    等到最后画完的时候,陆遥对着镜子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会是自己,他甚至在心里默默的想到:自己这个样子走到干爹面前,也不知道干爹能不能够认得出来自己。

    有了徐龙的帮助,陆遥收拾的也很快,加上徐龙的细心讲解,一便过后,陆遥已经完完全全的记住了这些内务工作的每一个小细节。

    大家全都整理完后,徐龙将一沓照片分别发给众人,让互相传阅着去看。

    陆遥接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猎鹰突击队所有队员的照片。他此时手中拿的正是猎鹰特别突击队队长洪雁的便装照。

    照片上的人虽然仅是个半身照,但是依旧可以发现他笔直的身段,俊俏的脸盘,全身充满爆炸性的肌肉,眼睛散发出无边的杀气,全身上下隐隐有王者之风。

    蓄着一头短发,军绿色的衬衫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他的两眼黑得发亮,锋利的目光,好似要穿透照片直抵陆遥的心灵一样。

    而且陆遥在照片上还发现了一个让他大吃一惊的重要线索,只不过在没有确定之前,陆遥也不方便说出来让众人讨论。

    陆遥看完后将这张照片传给了身边的陈海,而他又接到了另外一张洪雁的照片,原来这次准备的照片是每个人两份,一份是便装照,一份是涂了军用迷彩的军装照,每个人都是这样。

    虽然每个人的便装照和迷彩军装照完全就像是两个人一样,但是陆遥依旧是将这九个人的所有特征都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哪怕是连一根在他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的头大、胡须都不放过。

    “此时此刻,猎鹰突击队的队员手中也有我们每个人的照片,我相信他们也是在努力的牢牢记住我们的样貌,所以我提醒大家,为了这次对抗比赛不出现滑稽的失误,你们最好给我记清楚了,别到时候给我抓个伪装者送回来了。”徐龙认真的说道。

    “徐队,这次对抗演习还有伪装者呢?”陈海奇怪的问道。

    “不错,这一次导演组还根据我们每个人的体貌特征选择了十名普通战士乔装打扮进入了云雾山区,目的就是迷惑大家的,所以我希望你们到时候别丢人,听到没有。”徐龙大声说道。

    “明白!”众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现在将所有的照片都上交回来,这些照片不许带进演习区域!”徐龙挨个把手中的照片收了回来。

    ……

    ……

    八十九军一处偏僻的办公室内,九名同样是迷彩伪装的战士在不停的传阅这手中的照片。

    “队长,这个小子怎么没有军用迷彩照啊,不会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吧?”一个体型和高峰差不多的壮汉朝着身边一位看起来很“普通”的人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已经和作战处取得了联系,得到的答复是这个人没有军用迷彩照,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可靠的信息了,所以我觉得大家应该多注意一下这个人。”那个被称呼为队长的人说道。

    “说不定就是个新兵蛋.子,你们看他这样子也就是个十七八岁,勉强到了当兵的年纪,我看不太可能会有什么特殊情况的。”旁便一个个子不高,背着一把狙击步枪的战士说道。

    “总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这一次的对抗演习不能出任何的差错,我不希望我们猎鹰被鸽子啄瞎了双眼!”队长说道。

    “是!”

    “时间差不多了,出发吧!”

    一群人满副武馆秩序井然的朝着外面走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