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即将来临的对抗演习

    “轰隆!”

    匀速前进的两辆坦克,突然一号坦克一个横转弯,稳稳地将陆遥和他的越野摩托车暴露在了另一辆坦克的瞭望镜中。

    二号坦克副驾驶员接到王平指令,当机立断发射炮弹。

    一声轰隆声过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向一号坦克的方向,徐龙紧握着双拳,随时准备叫停演习。

    可是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在炮声过后,随之而来的又是哗啦啦一连串巨响。

    等到所有人看清楚状况后,嘴巴张的离奇的大,别说一颗鸡蛋了,就是塞进去一颗鹅蛋也是有可能。

    一号坦克的履带散落一地,整个车身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能远远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

    陆遥早已经骑着他的越野摩托车朝着二号坦克飞奔而去。

    一道黑银划过漫天的泥雨,整个人瞬间便没入了二号车的机舱内部。

    没多久二号坦克也是定在了原地,熄了火之后,两个驾驶员双手抱头慢慢的从机枪内爬了出来。

    王石也骑着骑着他的越野摩托车来到了二号坦克跟前。

    “徐队,这怎么判定啊?”王干事一脸懵圈的问道。

    “当然是陆参谋和王石获得胜利啊,你没看到两辆坦克都被控制了吗!”徐龙强作镇定的说道。

    “可是陆参谋此时已经不在他的摩托车上了,难道这样也算他们获胜吗?”王干事虽然震惊,但是他还是记得比赛的规定的。

    徐龙接过王干事紧紧抱在怀里的笔记本,翻看后拿着王干事的笔迅速的在上面画了连个圈,然后再次递给了王干事,整个人已经朝着陆遥的方向快速的走了过去。

    “坠车?”王干事看到徐龙画的圈后,反复的念了两遍。

    然后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原本黑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自言自语的说道:“对呀,规则是不能坠车,但是现在陆参谋这应该不算是坠车吗,顶多也就算个弃车而已吧!”

    “这个徐龙,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的脑瓜子反应这么快呢!”王干事看着徐龙的背影说道。

    其他接受惩罚的人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都是怀着满心的好奇冲了上去。

    “徐队长,不好意思啊,一号坦克这下估计需要好好维修一下了!”陆遥站在二号坦克上面,带着一丝歉意笑着向徐龙说道。

    “没事,修就修吧,你最后把修理费掏了就行了!”徐龙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可没那么多钱!”徐龙走过来的时候陆遥早已注意到了他的满脸笑容,知道他这么说是开玩笑的,既然如此,自己也和他开个玩笑吧,于是一脸头疼的说道。

    “哈哈!”

    “哈哈!”

    “……”

    “陆参谋,和你开玩笑呢,这是演习,所有的经费都由军部出,你根本不用出一分钱的。”徐龙看到陆遥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大笑着说道。

    王平一直呆在一号坦克里没有露面,这一次陆遥带给他的冲击力也是够大,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陆遥了。

    “陆参谋,你能给大家讲讲这是怎么回事吗,你这也太神奇了吧,一号坦克的履带怎么说散架就散架了,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李飞好奇的问道。

    “就是,陆参谋说说吧,大家都挺好奇的。”其他战友听到李飞的话后,也附和道。

    陆遥看了一眼徐龙和战友们,想了想后轻声地说道:“我有一门暗器绝学,刚才就是靠他才能逆转败局的,你们信吗?”

    “暗器?”

    “什么暗器这里厉害,坦克的履带都被他弄断了,陆参谋,你该不会是忽悠我们呢吧?”王干事此时也是跑了过来,听到陆遥的话后,第一个表示质疑。

    陆遥的右手在自己衣服上一抹,众人便看到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根银针。

    “就这玩意?不可能吧?”李飞和李康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陆参谋,你就给他们讲讲吧,要不然这些家伙今天肯定没法安心的接受惩罚了,你说呢?”徐龙也是一脸的不相信,但是他却将这件事情引到了其他人惩罚这件事情上。

    陆遥在话准备脱口的一瞬间想起了他曾经看过的一部纪录片,其中讲的就是特种兵大比武的事件,其中有一项就叫做飞针绝技。

    “徐队,咱们平时训练的时候有没有飞针碎玻璃这么一项科目?”陆遥问道。

    “有啊,怎么了?”徐龙说说出口后,马上明白了陆遥的意思,连忙补充道:“你的意思是你的暗器功夫就是这样练成的?”

    陆遥笑着点点头,表示承认了徐龙的假设。

    “不可能吧,我曾经采访过很多的特种兵王训练这个科目,他们中对然也有不少人能够做到两米之外,绣花针击碎玻璃的程度,但是去从没听说过绣花针可以穿透坦克履带的,就算是穿透铁皮那也是不可能的啊?”王干事平日里随队采访的任务比较多,各种新鲜事间的也比较多,陆遥所说的这个科目他也看到过不少人表演,但是他不相信有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

    “就是,你这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我觉得也是,这个说法很难让人信服啊!”

    精英小队中高峰、王鹏和徐毅三人都能做到陆遥所说的飞针碎玻璃的程度,但是他们依旧很难相信陆遥所说的这种程度,即便陆遥身上奇迹曾出不穷那也不行。

    “看好了!”陆遥思量再三,知道自己今天不露一手,众人很难相信,于是便说了一声后将手中的银针快速的暴射而出。

    这一次没有任何的声音,等到众人顺着陆遥的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了。

    两根银针一深一浅稳稳地“立”在坦克的履带结合部。

    深得没入约有两厘米左右,浅的也要一厘米左右,两根银针看在众人眼中就像是示威的大公鸡一样,“昂首挺胸”站的笔直。

    虽说一深一浅,但是却没有人去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有人都明白,这绝对是陆遥刻意为之,这样可以让大家更直观的感受到那种入铁三分的效果。

    陆遥在那边安静的拍打着身上的泥点。

    其他所有人都在围着那两根钉在履带上的银针看个不停,王干事更是掏出他心爱的照相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进行着拍摄。

    大约半个小时后,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在徐龙的再三催促下,众人才算是罢休。

    不过军队毕竟是军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天虽然黑了,众人的惩罚依旧是要接受的。

    王石和大家一起时间比较长了,此时看着战友们一个一个的接受惩罚,让他一个人去吃饭他也吃不下去,索性便也跟着大家一起。

    陆遥本来也不是什么是非之人,他对团队一直看的比较重,所以看到大家这个样子,他也主动的加入了进去。

    一群人虽然是接受惩罚,但是被陆遥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所感染,一时之间倒也是不觉得累了。

    挥汗如雨也有着挥汗如雨的乐趣,一群热血青年在一起很容易找到共同点,更何况是军队这样强者为尊的地方,陆遥的实力已经被大家所认可,所接受,甚至是向往。

    所有人的惩罚都已经结束之后,王干事坐着军区的通勤车过来递给徐龙一张命令书,徐龙看完后一脸兴奋的说道:“接到军部最新指示,明天一早我们进入云雾山,进行实战对抗演练,我们的对手是谁你们猜一猜?”

    “我猜是咱们八十九军的猛虎突击队!”徐毅抢答道。

    听了徐毅的话,别人还没啃声,陆遥扭头看着身后的徐毅。

    “陆参谋你有所不知,咱们八十九军虽然是一个军级单位,但是却拥有着两只特种突击队,一支呢就是咱们徐队麾下的雄狮突击队,我们当中除了王鹏和陈海不是这支队伍中的人之外,其他的都是雄狮突击队的队员。”徐毅知道陆遥看自己的意思,他便笑着解释给陆遥听。

    “陈海和王鹏是属于猛虎突击队的成员,这一次之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人参加我们的精英小队主要是因为他们一些队员去参加别的行动了。”徐毅将自己知道的一口气都说了出来,然后看着徐龙问道:“徐队,你说我说的对吗?”

    “你说的这些都对,但是这一次我们对抗的对象不是猛虎突击队!”徐龙神秘的笑着说道。

    “不是猛虎突击队,咱们八十九军能够拉出来和我们进行对抗的除了猛虎突击队,难道还有别人?”王石也感到很意外的问道。

    “你们可以将自己的思索范围放的更大一点,而且我可以提示你们,这只队伍当中还有王石的老熟人哦!”徐龙继续卖关子道。

    “我的老熟人?”王石听了徐龙的话,努力分析着这条线索。

    半分钟后,王石猛地一拍大腿站起来,似乎是不敢相信的说道:“徐队,你说的是西京军区的猎鹰突击队?”

    “你终究是猜到了。”听到王石的答案,徐龙肯定的说道:“不错,正是西京军区的猎鹰突击队,怎么样你们有信心吗?”

    原本激情澎拜的众人像是被泼了一桶凉水一般,瞬间没了声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