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唯一的获胜者

    所有被惩罚的人都停下了各自的项目,呆呆地看着陆遥和李飞两个人。

    “这个骑车说起来很简单,发动,捏离合、挂挡、松离合、加油就ok了,但是做起来挺难的,离合的控制时机,油门的大小把握都要配合得到,可谓是眼、脚和手都要注意……”

    “李大哥,你能带上我在这场地上跑一圈吗,我感受一下!”陆遥基本上听明白了李飞给自己讲解的东西,但他还是提出了亲身感受的要求。

    李飞自己不好拿主意,回头看了一眼队长徐龙,在得到徐龙的肯定之后,才一脚油门下去,载着陆遥飞了出去。

    刚才作为旁观者,陆遥看到李飞和赵毅两人被那两辆坦克搞得很狼狈,东歪一下西拧一下样子很是不雅,可是当现在坐在李飞的后面,陆遥发现李飞的车技那种的是没话说。

    如果说李飞退役了去当电影摩托车的特技演员,那绝对是顶级的水平。

    如果用一句形容武侠高手的话来形容李飞的车技,那应该就是辗转腾挪无所不能比较贴切一点。

    可即便是这样的车技,在刚才也仅仅坚持了两分半钟。

    李飞载着陆遥一分钟后,陆遥拍拍李飞的肩膀,示意自己可以了,李飞便停下车,将钥匙交到了陆遥的手里。

    “徐队长,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陆遥带上头盔,冲徐龙说道。

    “最后一组,王石和陆参谋你们上!”徐龙大喊一声后,最后又压低了声音说道:“陆参谋,小心点,千万别勉强。”

    徐龙从王干事的口中隐约知道了一些陆遥的底细,知道他是军区一位级别很高的领导亲自送到八十九军后勤连的,而且也知道这一次精英小队的成立和他也有些关系。

    如果说之前徐龙只是害怕陆遥什么都不会,万一伤着或者出点什么以外,自己不好像军长何东交代,那么现在完全是处于关心和保护。

    仅凭陆遥的一手出神入化的枪法,他就应该得到王干事口中所形容的那样的待遇。

    一阵轰鸣声和浓烟过后,陆遥骑着李飞交给他的越野摩托车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射出去。

    王石的反应速度都没有他那么快。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次两辆坦克的驾驶员好像是故意被人派来找陆遥麻烦的,他们两个人每一次都会对陆遥进行格外的关照。

    有时候甚至两炮齐发冲着陆遥就过去了,好几次陆遥都差点被连人带车掀翻在地。

    可是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泥雨过后陆遥总是安然无恙的冲出了坦克的包围圈,完好无事的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

    虽然陆遥借着泥雨短暂的“消失”了那么一两秒钟,可是没有人会怀疑他是否作弊,因为明白人都知道这点时间根本不够用。

    陆遥发现了这两辆坦克的企图,所以他每一次行进行路都是远远的绕开王石,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样反倒是让王石那边轻松了很多,只是偶尔会被坦克关照一两下,其余大多数时间都是配合着陆遥躲避而已。

    “七分钟啦!”

    第一次有人坚持到了七分钟的时间,徐龙满脸笑容的大喊着提醒道。

    坦克驾驶员虽然听不到徐龙的话,但是他们也能明显感觉到这两人坚持的时间有些长了,开炮的频率变得渐渐高了起来。

    原本经过了前几轮的演练,洼地上被炮弹轰出的坑就比较多,再加上现在的发炮频率,一时间洼地都快变成山地了。

    此起彼伏,高低落差悬殊,有些地方甚至可容下一人半跪也不能被发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遥的骑术逐渐变得精湛起来,和李飞相比也是不遑多让,这使得他心中的那个计划越来越有信心。

    “陆参谋这是疯了吗?”突然人群中王鹏率先惊叫了一声。

    众人也是已一惊,只见陆遥将越野摩托骑得飞快,朝着一辆坦克面对面的冲了过去,速度极快,车轮后面一道泥剑飞射而出,颇有种天女散花的意思在里面。

    “好小子,我倒是看看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正对着陆遥的一辆坦克驾驶员满脸笑容的小声说了一句。

    “王哥,你确定这个小子不是疯了吗?”副驾驶问道。

    “嘿嘿,放心吧,你疯了他都不会疯的,我和他在一起相处已经快半年光景了,从来就没见过他做过什么没有准备的事情,来吧,陆遥,让你王大哥看看你还有什么惊喜带给我!”原来这两坦克的驾驶员就是天心武馆的教练王平,他朝着身边的副驾驶说道:“兄弟,待会就看你的,操作好炮台,千万不要让他接近坦克,这小子力鬼点子也多,不得不防啊!”

    “好嘞,放心吧,我就不行他的越野摩托车敢和我们的王八盒子正面叫板!”副驾驶信心满满的说道。

    陆遥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眨眼间便已经到了坦克前方五六米的距离。

    坦克的炮筒直愣愣的对着他的前方,如果此时有一颗炮弹射出,很难有人会相信陆遥能够躲得开。

    陆遥的越野摩托车和王平的坦克在第一回合的较量中,两人已擦肩而过告终。

    两者距离仅有两米的时候,路遥突然一个漂亮的甩尾再甩尾,巧妙地躲开了炮台的横扫,炮筒的最前沿几乎是贴着陆遥的额头过去的。

    如果炮筒刚才加长上一厘米,陆遥估计都会被毁容了。

    徐龙和战友们都为陆遥刚才的惊现举动吓出了一身冷汗,尤其是王干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麻木了,被他一直紧紧抱在怀里的笔记本掉在了地上,他一时半会都忘记了去捡。

    “陆参谋这是艺高人胆大呢,还是年少无知啊,刚才要是出现一丁点的失误,轻则面目全非,重则车毁人亡啊!”王干事扯了一下徐龙的衣袖,十分紧张的说道:“徐队长,实在不行就算了吧,这样下去我怕会出事啊!”

    徐龙虽然有着和王干事差不多的想法,但是他作为这次精英小队的队长,他知道什么事情是可以做的,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他转身安慰王干事道:“王干事,战士们平时的训练就应该这样,领导们不常说吗,练为战不为看,更可况战士们平时训练辛苦一点,也是为了他们好,训练场上多流汗,上了战场就少流血,这个道理不用我再赘述你应该懂吧!”

    王干事知道理是这么个理,可他还是担心,其实他也能够看出徐龙的担心。

    “这个坦克驾驶员是谁啊,这水平真他妈的是绝了,八十九军我怎么就没发现还有这号人物呢?”李飞对于装甲车啊,摩托车啊等等比较感兴趣,平日里研究的比其他人要多一些,他明白,刚才这一次交锋看似陆遥的操作十分惊险,但是他却也知道,坦克刚才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他不是及时利用炮台阻挡陆遥的前进方向,此时很可能陆遥的摩托车已经停在了坦克上面了。

    王石虽然和陆遥是第一天做队友,但是通过刚才的这一次尝试,他也大致上猜到了陆遥的心思。

    陆遥的计划和李飞说的一模一样,他就是想要将越野摩托车骑到坦克的顶上去,然后强行进入驾驶室,取得坦克的控制权,从而用一辆坦克去对付另一辆坦克。

    不得不说陆遥的这个计划太过于大胆,如果不是之前见识了陆遥一次又一次的化腐朽为神奇的表现,王石一定会认为陆遥是痴人说梦。

    且不说在这样的地形下,没有足够的助跑距离,无法提供越野摩托车腾空而起的速度,就算是有这样的条件,面前的坦克操控配合的如此娴熟也绝对不会给他们太好的机会。

    陆遥和王石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尝试了一次穿插,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王石听到陆遥低声对着他说了一句话,然后意味深长得看了自己一眼。

    王石的车技算然不能和李飞相提并论,但也不是队员中最差的哪一位,他听到了陆遥的话,然后这一次变成了他快速的朝着那一辆水平高超的坦克冲去,而陆遥骑着越野摩托不断地来回绕着坦克转圈。

    “哐当!”

    “不好,我们中计了,快速锁紧舱门,别让陆遥这小子进来了!”王平虽然一直通过瞭望镜观察着陆遥的一举一动,但是他也不得不防着王石,精英小队中没有庸人。

    王石的表演足够以假乱真,加上距离太近,开炮根本不现实,不说能不能炸到对方,很有可能还会伤及另一辆坦克。

    就在他控制方向防御王石的一瞬间,陆遥连人带车腾空而起,稳稳地落在了坦克上面。

    “他是怎么做到的?”李飞是这些人中骑术最厉害的,即便以他的认知也无法理解陆遥刚才是怎么做到的,虽然猜到了陆遥的用意,但是却没猜到他会再白驹过隙间就完成了这一切,不禁失声问道。

    “不知道!”身边的赵毅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他也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