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十八章:成功营救

    二十多米外。

    别克很小心地潜伏着,他数次尝试小心匍匐靠近,但那虎哥极为警惕,几次差点儿发现了别克,考虑到人质的安危,别克也不敢再有所行动,只能原地潜伏。

    ……

    陆遥也静静地潜伏着。

    他已经认出来了王平和别克两个人。

    这让他很震惊,但现在不是打招呼的时候,想办法救出林嘉怡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要怎么救人呢?

    成功营救    王平三个人,都束手无策,陆遥一时也想到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他现在虽然身体机能远超常人,修炼了功法,但毕竟只是起步,距离离疆说的那种飞天遁地还差得远。

    只能请老师想想办法了。

    陆遥一边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集中精神尝试和离疆沟通。

    片刻后,离疆出现在陆遥的脑海中。

    “师傅,我该怎样解决眼前的这些悍匪救出林嘉怡,还请师父教诲?”看着离疆出现,陆遥连忙在脑海中问道。

    “救人嘛,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出其不意,在那个恶徒反应过来之前,将他们杀了。”离疆的声音,在陆遥脑海之中回荡:“要是我全盛之时,只要一个念头,这三个恶徒,就灰飞烟灭不知道多少次,但是现在,一切只能靠你自己,所以眼下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陆遥连忙问道。

    “暗器。”离疆道。

    “暗器?”陆遥一愣。

    “杀人于无形,防不胜防,这就是暗器。你听好了,我教你一套不入流的暗器手法,名为【摘叶】,以你现在的**力量和悟性,只要好好领悟,大概在天黑之前,就可以摸到门道,到时候,出其不意,可以救下那女娃娃!”离疆说道。

    “摘叶手法?”陆遥大喜,连忙道:“请师傅教我!”

    “好,你听好了,所谓摘叶手法,要求使用者要做到三到,所谓三到分别指的是眼到、力到和气到。唯有做到三到者方可摘叶杀人。”

    “眼到,即修习者要神思敏捷,全神贯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一点对于感知力的要求十分严格,但是你这些日子的修炼,现在完全可以做到。”

    “力到,即修习者要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控制暗器的飞行轨迹,这一点以你如今六百斤的力量作起来也不是难事。”

    “而这气到,需要修习者体内拥有内气,也就是真气,你如今才是锤体炼膜入微境的修为,还没有达到养气境,所以体内并没有修炼出真气,所以这一点,你目前还做不到。”

    离疆娓娓道来。

    陆遥听到最后,大急,道:“师傅,那怎么办?我现在修炼真气,也来不及了啊。”

    离疆微微一笑,道:“傻小子,你换个思路啊,你只能做到前两者,虽不可摘叶杀人,但是,想要借助重量稍大一点的飞石,取代树叶,将对手击杀也并非不可以,哈哈,摘叶手法,只不过是一个概称。”

    陆遥一想也是。

    自己这是关心则乱,没有了方寸。

    讲述了口诀之后,离疆在陆遥的脑海世界之中,开始演示。

    陆遥聚精会神地学习。

    然后,他也在脑海之中开始模拟练习。

    现实世界之中,是不可能让他练习的,因为那样的话动静有点大,虎哥等三人一定会发现的。

    好在有离疆在,在陆遥的意识中,开辟出来的这个空间,具有神奇的作用,陆遥在脑海之中模拟修炼,效果甚至要比现实之中还好。

    时间流逝,陆遥很快就掌握了摘叶手法的要领。

    他不断地在脑海之中进行模拟,练习,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成百上千遍。

    熟能生巧,陆遥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掌握了这种暗器术的精髓。

    他发现以自己现在的功力,在一分钟之内可以催动推云手和破体拳的威力发出三颗石子,不仅能够保证准确无误而且还能做到威力巨大,但是想要再次发出石子,却是很困难。

    很快,两个多小时过去,天色将黑,陆遥睁开眼睛。

    之前虎哥三人的对话,他都听到了。因此他知道,这三人,就快要行动了。

    陆遥小心屏息,四下一扫,很快就找到了三枚大小重量合适的石子。

    就它们了。

    陆遥对着三个石子,亲了一口。

    “一会儿,关键时刻,你们可要给力啊。”

    他心中默默地祈祷着,然后根据离疆传授的敛息方法,调整呼吸,控制心脏跳动速率和声音,渐渐地整个人的体温都降低了,犹如狩猎开始之前的猎豹一样,缓缓地朝着虎哥三人所在的位置,摸了过去。

    此时的陆遥,脚步踩在石头上,就如一片落叶飘在沙滩上一样,悄无声息。

    这还是陆遥不会真气,如果他修炼出内气真气的话,此时完全可以做到踏雪无痕。

    八十米……

    四十米……

    二十米……

    陆遥如同一只壁虎一样,紧紧的贴着每一块巨石慢慢的向着林嘉怡和虎哥身后的位置靠拢。

    一点儿声响都没有。

    他掌心里,紧紧地扣着三枚石子。

    虎哥三个人的身影,在夜色朦胧之中,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

    陆遥心中,计算和出手的方位和角度。

    最好能过在一瞬间,就将三个人,全部都击杀,这样林嘉怡就不会有危险。

    而这个时候,虎哥三个人,也动了。

    “走,准备离开。”

    虎哥站起来。

    “那这个妞儿?”老三问道。

    “现在我们要逃了,带着她,也是累赘,杀了算了。”察猜道。

    虎哥看了林嘉仪一眼后点点头:“哎,虽然她也值不少钱,可是毕竟现在情况紧急,杀就杀了吧!”

    老三道:“可惜了,嫩的能够掐出水来,美的冒泡,要不是赶时间,我真想来一发。”

    虎哥冷笑道:“保住命再说,只要活着拿到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说着,他已经一刀,直接刺向根本无法躲避的林嘉怡。

    陆遥已经来不及思考了。

    出手!

    他直接用推云手和破体拳引导全身的力量,催动摘叶手法,将三颗石子以不同的方位射出。

    嗖嗖嗖!

    情急之下,陆遥这一次发出的飞石比前面几次尝试的时候威力更大。

    只见随着石子的飞行,其周围的空气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人扔下一颗巨石一般发出一阵涟漪。

    虎哥实力极高,在这一瞬间,突然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这是他在千百次生死一线中磨练出来的直觉,救了他一命。

    他下意识地右手随势一档,然后身体向右面几个翻滚,堪堪躲开了陆遥射过来的飞石。

    但是手里的手枪却被陆遥的飞石打的一团稀碎,铁质的枪管和握柄直接变形,整个右胳膊都震得生疼。

    “什么人?小心……”虎哥震惊惊骇之中,大喝。

    而察猜就没那么幸运了。

    嘭!

    他直接被飞石打爆了脑袋,整个鲜血和脑浆溅了虎哥一身。

    同时间倒下的,还有老三。

    他直接被飞石击中了左胸,胸骨尽碎,心脏也一瞬间被震得稀巴烂,口吐鲜血,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也是因为陆遥第一次使用摘叶手法,害怕万一误伤到林嘉怡,所以才会在射向虎哥的时候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否则就算是虎哥反应再快,也不可能躲得开。

    但是这样也达到了陆遥的目的。

    他乘着虎哥的翻滚躲避,顺势一跃已经来到了林嘉怡身前,整个身体将林嘉怡护的严严实实的。

    “我是陆遥,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陆遥对身后被捂着脑袋惊慌不已的林嘉怡道。

    ……

    ……

    “我是陆遥,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林嘉怡这一辈子,就算是化成灰,也都会记得这句话。

    在她生命最绝望的时候,在她以为自己真的已经要死了的时候,陆遥的声音,宛如天籁,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了她的耳边。

    在那一瞬间,林嘉怡以为是幻觉。

    但是,陆遥的声音,却又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甚至在这一瞬间,她隐约可以听到,陆遥的喘息声。

    做了这么多年的同桌,这一点,她还是能够分析的清楚的。

    她不知道陆遥是怎么来的。

    也不知道陆遥要怎么样保护自己。

    但是她知道,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子,像是脚踏七彩祥云的齐天大圣一样,从天而降,愿意保护自己。

    这就够了。

    她知道,从今天开始,这一辈子,她的生命,都会和这个男孩子纠缠在一起。

    哪怕是死,也无法忘记今天这一幕。

    ……

    ……

    虎哥也被陆遥展现出来的实力吓了一跳。

    “你是什么人?”

    他盯着陆遥。

    刚才那劲力之强,堪比狙击枪一样的石子,就是这个少年发出来的?

    看着旁边死透了的察猜和老三,虎哥一阵后怕,冷汗湿透了脊背。

    要是自己刚才迟疑哪怕是一点点,现在估计非死即残了。

    哪里来的少年,石子功夫这个厉害,难道他也是某个古武世家的传人吗?可是不对啊,双塔市周边没有什么古武世家存在啊?

    “你惹不起的人!”陆遥抬头盯着虎哥从牙缝里挤出六个字。

    他也不着急动手,在拖延时间。

    王平他们察觉到这边的动静,一定会第一时间追过来。

    到时候,就真正安全了。

    陆遥一点儿都不会轻敌。

    能够在昨夜王平那么多人的围攻下,带领老三、詹姆斯、巴颂和察猜几人逃走,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抓住林嘉怡作为人质,显然虎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陆遥对于自己的优劣势分析的很清楚,他现在就是力量大,反应快,但正面格斗交锋,战斗经验几乎为零,对上虎哥这种格斗厮杀高手,一着不慎,就是个死。

    虎哥这种人,生死线上摸爬滚打,最擅长杀人,就像是一台杀人机器一样。

    而这个时候,虎哥冷静了许多。

    他能够看得出来,陆遥很在乎身后的这个丫头,根本就是为了救人而来。

    所以在听到对方这么狂妄的回答后,猛地就像陆遥攻了过来。

    虎哥目标很明确,杀了陆遥,然后快速脱身,离开这里。

    他也很卑鄙,招招都是向着陆遥身后的林嘉怡攻去,想要借此来分散陆遥的精力,让他露出破绽。

    这样一来,陆遥也无法躲避了,只能迎接超强的反应能力、巨大力量以及坚韧的皮膜,正面硬抗虎哥的攻击。

    砰砰砰!

    拳拳到肉的交手声。

    为了保护林嘉怡,陆遥的身上,短短几十秒中,不知道挨了多少下重击。

    鲜血,从陆遥的嘴角溢出。

    此时,身后的林嘉怡,已经把头套摘了下来,口中的破布,也吐了出来。

    她瞪大了眼睛,看到陆遥就像是一个不知道疼痛的不倒翁一样,拼命地挡在自己的面前,眼泪一下子就流淌了下来。

    “陆遥,陆遥,不要管我,你走……”林嘉怡带着哭声大喊。

    陆遥咬着牙,一言不发。

    而虎哥的脸上,浮现出了无比惊骇的神色。

    对面这个少年,有点儿邪门。

    他已经连续三四次,以必杀的格斗绝命手法,重击在了这少年的身上,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皮肤好像是硝制的牛皮一样,极为坚韧光滑,还有一种反弹的力量,哪怕是一头水牛,此时也应该是已经被他杀死了,可现在,这个少年看起来伤势都不重,完全可以撑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王平等人也隐约听到了这边的打斗声音,快速的朝着边赶过来。

    虎哥意识到,想要杀掉陆遥,已经不可能了。

    先逃了再说。

    “小杂碎,我记住你了,杀我兄弟,日后必来找你。”

    他无心恋战,乘着一次陆遥双臂格挡的机会,用一种奇怪的跳跃步伐,几个闪身躲入侧面的大石头后面消失不见了。

    看到虎哥逃走,陆遥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才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势,令他几乎被淹没,他都怀疑,虎哥要是再攻击几次,自己就要倒下了。

    浑身就像是要散架一样。

    他真想立刻就倒在地上,什么也不说,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但不行,身后还有一个林嘉怡呢。

    “你怎么样?”陆遥第一时间转身问道。

    林嘉怡泪流满面地看着他。

    陆遥以为她是害怕,挤出笑容安慰道:“别怕,别怕,咱们的冷面校花,可不能在同学面前哭哦,放心吧,坏人已经被打跑了,我们现在安全了!”

    说着,帮她解开身上的绳子。

    林嘉怡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扑到陆遥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陆遥一下子身体僵直了。

    幽幽的处子体香,还有柔软的身躯,林嘉怡饱满的胸部贴在陆遥身上,令他头脑一片空白。

    半晌,他反应过来,轻轻地抱住她,拍着后背,道:“没事,没事,放心吧,安全了,安全了。“

    这时,王平三人已经冲到了跟前。

    只看到躲在石头后面的陆遥和林嘉怡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

    他没有想到这个一直再暗中帮助自己,并且最后将整个战局扭转的神秘人竟然是陆遥。

    “陆遥,怎么会是你小子,你伤的厉害吗?”别克一脸的震惊,此时也已经来到二人面前,看到了陆遥,惊讶地说道。

    “王大哥,那个领头的匪徒,跑了,在那个方向!”陆遥指向了虎哥逃跑的方向。

    “好了,别克你有伤,你留下替陆遥他们包扎一下!”王平大声地道:“大辉,我们去追那个逃走的家伙!”

    ……

    ……

    别克替陆遥和林嘉怡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后,三人坐在原地等待王平他们。

    林嘉怡此时逐渐平静了下来。

    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怕是早就精神崩溃了,但林嘉怡的心理素质,令陆遥和别克两个人都震惊,大哭之后的她,除了眼睛有点儿红肿之外,神态已经平和了很多,只是紧紧地靠在陆遥的身边,一句话也不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后。

    三人看见王平返回了

    “王教官,人抓住了吗?”看着王平和大辉回来,别克着急的喊道。

    “没有抓到,没想到这个家伙功夫不低,我和大辉两个人也没能把他抓住,被他乘机跳下黑龙潭逃走了!”王平颇为无奈地道,

    “怎么会?”

    别克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陆遥,那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虽然他和大辉接触的时间有限,只是因为这次任务才认识的,可是王平和自己已经接触一段时间了,他知道王平绝对是一个拥有一丝古武传承的高手,就像上次突然使出的鬼步一样。

    那按照这么来推断,那个逃走的虎哥绝对也是一个古武高手,而陆遥竟然和一个古武高手对峙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杀了他两个手下……这,难道陆遥也是古武高手吗?

    除了王平,大辉也用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陆遥。

    因为王平知道,陆遥的身上有那颗心脏,这是军事机密所以他也忍着没有再问什么。

    大辉打开寻找了一处制高点,终于寻找到了信号,再次和后方取得了联系,报告了几人的位置,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前来接应他们。

    果然,一个小时之后,接应人员就到了。

    众人补充了食物和清水之后,开始下山,陆遥和林嘉怡都换上了临时的服装。

    “王大哥,别克大哥,还有辉哥,我希望你们能够替我隐瞒这次的事情,我需要安心的参加高考!”路上,陆遥仔细的想了一下后开口道。

    “陆遥你?”大辉和别克看着他,很惊讶。

    “好的,我知道了!”王平却是意料之中地点点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