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十章:师傅我懂了

    虽然表现的很惊讶,但是陆遥还是拉着韩东很大方的坐到了林远道对面的沙发上。

    “昨天你们杨老师给我打电话了,很不巧的是我和嘉怡出门办点事情,今天又让你们跑一趟,真是抱歉!”坐下之后,林远道让秋姨给两人到了两杯茶水之后,很客气的说道。

    “应该的,我们不仅是同班同学,而且我和林嘉怡还是同桌,前段时间,她还帮过我几次。”陆遥很有礼貌的说道。

    “林书记,林嘉怡同学得的是什么病,严重吗?”韩东自从进门以后,看到对方脸色不好,所以一句话也没说,此时见对方很热情的招呼自己二人,也放开了很多,微笑着问道。

    “韩东同学,你不用这么客气,你和陆遥一样,叫我林叔叔就好。”听到韩东询问关于林嘉怡生病的事情,林远道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病,就是昨天回家后嘉怡感觉身体不舒服,浑身没劲,所以要请两天假,没想到还麻烦你们俩跑一趟,回去替我谢谢你们杨老师,等过两天等嘉怡病好了,就回学校了!”

    “林叔叔客气了!”

    “林叔叔客气了!”

    两人说道。

    林远道抬头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中午了,笑着说道:“现在已经快中午了,我让秋姨做点好吃的,你们俩中午就在这吃午饭吧!”

    “不了,不了,林叔叔我看您也挺忙了,饭我们就不吃了。”陆遥很有礼貌地说道:“林叔叔,我们能见见林嘉怡同学吗?”

    “这个……”林远道一时有点犹豫。

    “怎么,林嘉怡不在家?”韩东问道。

    “嘉怡在家倒是在家,只是平日里这孩子话比较少,也从来没有同学来过家里,我不敢肯定她会不会见你们?”林远道无奈的说道。

    听了林远道的话,韩东倒是表示理解,毕竟林嘉怡平时在学校就很少与人来往,更何况是两个男生到她家里来呢。

    可是陆遥却感觉有点不对劲,所以很委婉的问了一句:“林叔叔,我们只是想见见她,回去好向杨老师交差,没有别的意思,您看……”

    其实只有林远道自己知道,林嘉怡这一次的病来的比较蹊跷,昨天他特意请了一天假,带着女儿去了邻省的各大医院检查,结果没有人能说出一个合理地原因来。

    只不过林远道身为双塔市市委书记,每天还有山一样的工作和文件需要去处理,无奈之下才在昨天连夜返回了双塔市。

    不得不说,林远道是一位心存百姓、工作为重的好书记,即使在自己女儿生病的时候,依旧在为双塔市的工作忙碌。

    刚才陆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三个人,除了林远道的秘书之外,其中一位是双塔市的旅游管理局局长,另一位是双塔市政法委书记。

    他们都是因为之前被林远道叫停的镜心湖的旅游事情前来找书记来请示工作的,刚才林远道的脸色不好,不仅是想要考验一下褚天养口中的这个“造假”少年是否和他说的一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两位市政府高层领导希望自己对个别旅游公司的开发项目开绿灯而生气。

    林远道端起桌子上的茶水,猛猛的喝了两口,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好吧,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

    然后林远道起身朝别墅的二楼走去。

    此时,客厅里只剩下陆遥和韩东两个人了,韩东对陆遥的做法感到十分不解,于是说道:“陆遥,你为什么非要见林嘉怡呢,林叔叔不是说了没什么事情吗?”

    “没有啊,只是杨老师让我们代表全班同学前来看望林嘉怡,结果却连人都没有见到,也不知道她得的什么病,这回去怎么给班主任交差呢?”陆遥并没有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讲给韩东,只是简单的说都。

    “也是啊!”韩东想了一会后说道。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林远道从二楼下来了。

    “陆遥,不好意思,嘉怡已经睡下了,你们看……”林远道为难的说道。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既然她已经睡下了,那只能如此了,希望她尽快康复,毕竟马上就要高考了!”既然林远道这么说,陆遥虽然心有疑惑,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如此说道。

    “就是,希望她早日康复,那林叔叔我们走了,您先忙吧!”韩东也附和道。

    林远道这两天的确是很忙,见对方执意要走,也就不再勉强,起身说道:“那好吧,有时间常来,我让秋姨给你们做好吃的,秋姨的手艺可是很好的!”

    临出门的时候,陆遥把今天早上考试的数学卷子转交给了林远道。

    依旧是秋姨把二人送到了别墅区的大门口,陆遥和韩东很客气的和秋姨打了个招呼后就离开了。

    ……

    ……

    下午回到学校,陆遥把今天的情况大体给杨临池讲了一下,然后在杨老师的许可下回教室去了。

    前段时间,林嘉怡确实帮了陆遥不少,尤其是考试的事情,所以陆遥一直心存感激,现在林嘉怡生病了,而且以自己推断应该还病的不轻,陆遥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他很想帮助林嘉怡,可是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帮。

    明天就是周末了,陆遥答应过王平,周末就搬家去朝阳小区,所以今天陆遥在放学以后又去了一趟天心武馆,把自己明天搬家的事情给王平简单的说了一下。

    两人约定明天一早,王平开车去帮陆遥搬家。

    回到家后,陆一谦还没有回来,陆遥做好饭菜后,就去收拾明天搬家需要带走的东西。

    直到晚上九点多,陆一谦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看着陆遥已经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去吃过晚饭早早睡了。

    陆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你喜欢她?”

    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没有陆遥主动去呼唤的情况下,离疆现身。

    “师傅,我只是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对,想要知道真相而已!”陆遥很纠结的说道。

    “陆遥,等你以后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天下有很多事情等你去做,你现在不该为这儿女情长的事情耽误了你的修炼!”离疆语重心长的说道。

    “师傅,我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会是什么样子,我只是简单的想要帮帮她!”陆遥依旧是有这个想法。

    “世人都说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确,是个人都很难过没人这一关,何况你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离疆听陆遥一直坚持想要救林嘉怡,叹息道。

    “师傅,您的意思好像是不太愿意我去帮她!”陆遥此时也听出了离疆的话外之音。

    “原本有一点这个意思,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离疆说道。

    “为什么?”陆遥问道。

    “因为,我就在你的心里,所以我能够看懂你,知道这将是你的一次心结,如果不让你顺应自己的心意,以后在修炼中你有可能会走火入魔,所以我打算帮你一次!”离疆沉默了许久后说道。

    “谢谢师傅!”陆遥听了离疆的话,心里感觉舒畅了很多。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陆遥,你要明白,只有你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去帮助更多的人,这就是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道理,你懂吗?”离疆说道。

    “师傅,我懂了!”

    离疆说的很对,只有自己有了强大的实力,才能去帮助和回报更多的人。

    现在以我的学习,考上西京大学完成对黄若云的承诺,应该十拿九稳的事情了,看来我还需要在修炼的事情上多努力了。

    陆遥之前在离疆那里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关于锻体境的相关实力划分,锻体境分为三重境,分别是入门境、入微境和入道境,如今自己刚进入入微境不久,而且因为第二次灵液淬体所带来的冲击,暂时自己还不能去再强行练习。

    考虑了很久,陆遥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决定等明天搬完家后,找王平给自己帮个忙。

    打定主意后,陆遥强迫自己快速的进入睡眠。

    ……

    ……

    第二天天刚亮,陆遥就和平常一样早早的来到院子里,先尝试将推云手完整的施展了一遍了,结果发现推云手运转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很流畅。

    索性再继续尝试施展一遍破体拳。

    当慢慢握紧拳头,全身的力量按照破体拳的线路运行,陆遥全身的骨骼发出阵阵“咔咔”的声音,整个肌肉和额头上布满了密密的汗珠。

    陆遥咬牙坚持,勉强将全身的力量调集到小臂的位置,就再也坚持不住了,只好无奈的放弃了。

    “看来,这破体拳自己依旧是无法完整的运行一遍了!”陆遥无奈的在心里说了一句。

    既然破体拳无法运转,自己干脆把推云手多修练两遍也是好的。

    一个多小时后,陆遥听到陆一谦起床的声音,赶紧停止修炼,洗把脸进屋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