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十一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早上的语文陆遥感觉发挥的挺不错,整体的题目差不多都是最近看过的内容,也没费多少时间就做完了。

    至于作文给出的《我的父亲》这个题目,对于陆遥而言,更是轻而易举。

    想到陆一谦这么多年来含辛茹苦的将自己养大,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在陆遥心目中却比亲生的还要亲,所以陆遥将自己这些年想要对干爹说的话,词真意切的写了出来就基本完成了。

    下午三点到五点是数学,中午的休息时间算是比较长,但是由于家里的原因,陆遥并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在附近简单的吃了一些后,就在校园中的凉亭里休息了一会。

    “你们听说了吗,双塔一中的校花林嘉怡也在我们学校的考场!”

    “我也听说了,可惜没有见到本人啊,传闻这个妞绝对的正点,虽然总是穿着一身校服,但是发育极棒的身材还是望眼欲穿,而且有人说这个冰美人一直没有人能够追到,还是个雏呢!”

    “是吗,那也就是说我们也有机会喽,哈哈!”

    “哈哈哈……”

    陆遥听着不远处几个打扮流里流气的学生在议论林嘉怡,心里只直觉得可笑。当然这种可笑并不完全是针对这几个流里流气的学生的,其中也有一丝自嘲的意思。

    曾经的自己也和这些人一样,对于一些漂亮的女生也会多看几眼,尤其是对于同桌林嘉怡,他也曾一度将她和自己心目中未来的那个人做着比较。

    可是自从开始修仙以后,他的心性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除了每天努力学习之外,全部的心思都花在了修炼上面,再也不会去想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了。

    更何况林嘉仪是出了名的“冰美人”,所以陆遥也就不再去理会这些人。

    ……

    ……

    中午的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下午的数学考试就开始。

    监考老师依然是刘泰斌和那个姓田的中年女老师,只不过和早上不同的是,两人下午走进教室的时候明显感觉亲热了很多,也许是中午这顿饭吃的并不简单。

    刘泰斌对陆遥依旧和早上一样,将他的的座位还是调换到了第一排的位置。

    不过这些都不在陆遥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一心只想要借助这次机会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荣耀。

    对于数学,陆遥一直都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陆遥认为,数学考试中,如果在不考虑时间的情况下,很多人慢慢思考慢慢做可能都能达到一百分以上,可是如果计算时间,有些人明显的就会紧张,总感觉时间不够用,这样就会犯一些不必要的错误。

    所以这一段时间对于数学这个科目,陆遥一直都在疯狂的刷题,他认为数学绝对和英语一样是一种熟能生巧的科目,唯独不同的是陆遥的刷题不是单纯的追求题目的数量,而是将同一类型的题目选出一些有代表性的反复研究。

    很多人认为,数学就是熟记所有的公式和定理,然后针对不同的题目用不同的定理去推出有用的公式,进而求得答案。

    其实不然,这种观点只适用于平时的练习,在考试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你除了运用数学公式和数学定理之外,也可以运用一些已经被验证过的数学定理以外的经验结论。

    当然这些东西也是陆遥慢慢总结出来的。

    数学考试不像语文,数学的题目会做就是会做,不会做就是不会做,所以在考试开始一个小时之后,考场中陆陆续续有人开始交卷。

    “现在可以开始交卷了,有些同学如果感觉自己实在不会做,就不要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与其在这里瞎耗时间,还不如赶紧把卷子交上去进行下一科目的复习呢!”

    由于监考过程中不光对考生有要求,同样的对监考的老师也有要求。

    所有的监考老师不允许盯着考生的试卷看,更不允许和正在考试的考生进行单独的说话。

    刘泰斌也是多年的老教师了,对这些规定也心知肚明,只是看陆遥已经有一会没有动笔了,想是他应该是好多题目不会做,所以才有了这番言论。

    陆遥知道刘泰斌这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只是在心中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将自己的试卷放在了指定的位置,转身离开教室。

    ……

    ……

    时间尚早,陆遥选择自己走着回去。

    因为这一次新陆省高三冲刺摸底考试对每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学子都有着非比寻常的重要意义,尤其是那些学习成绩一直比较好,期待一个保送或者特招名额的尖子生而言。

    所以双塔市政府对于这次考试也是高度重视,最近一年才调任过来的市委一把手林远道林书记,多次在教育工作会议的讲话中,三令五申的要求各部门要做好考试的相关配套工作。

    当考试来临之后,所有的部门都出动了,交警负责交通秩序维护,城管负责学校周边摊位和附近大型建筑的降噪管理,总之用尽一切力量,动用一切人员给广大考生赢取一个理想的考试环境。

    考试结束时间还没有到,距离校门口左右大约五十米左右交警还拉着警戒线,警戒线外面站满了考生的家长。

    有些家长满脸期待的牵着已经出了考场子女的手,低头说着什么。

    有的家长还在焦急地等待着,时不时的朝校门口的方向看一眼。

    而陆遥呢,且不说陆一谦每天都要去打零工,没有时间来,就算是陆一谦想来陆遥也不会让他来,因为这于这次考试他还是有些把握的。

    独自一人走在安静的回家路上,陆遥第一次开始思考自己以后要走的道路。

    一个濒临绝境的穷苦小子,一下子拥有了不可思议的能力,往日失去的一些东西正在被自己一点一点的找回来,这种感觉不可谓不爽。

    这一切都是通过自己的修炼所获得的,可是修炼需要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天时和人和自己都已经有了,可是这个地利会是在哪呢?

    虽然没有过着修炼的经验,可是陆遥从小说里也看到过,修炼的事情并不是凭借一股子蛮力和一些机缘巧合就完全可以成功的。

    现在自己生活的这个边境小镇的贫民窟显然不是理想的修炼之所在,想要修炼到离疆口中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境界,不光需要大把的时间,还需要各种灵丹妙药来支撑。

    可自己现在除了之前为了手术而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一点碎银子之外,手上一点别的资源都没有,更别说什么灵丹妙药了。

    一想到这里,陆遥感觉头都大了,苦闷的摇摇头,看来等这次考试完了以后,自己需要和离疆好好探讨一下自己以后修炼道路了。

    深吸一口气后,陆遥安慰自己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一次摸底考试对于陆遥来说,是一个弥足珍贵的机会,虽然他相信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获取一个保送名额或者考个好大学应该不成什么问题,可是如果能通过这次考试让那些一直围在自己周围嗡嗡乱叫的臭虫从此以后离自己远一点,也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在陆遥思考人生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便到了家门口。

    ……

    调整好心态,努力挤出一丝笑脸,陆遥推门走进院门。

    陆一谦还没有回来,陆遥前前后后忙活的了一阵,把这段时间疏于打理的家庭卫生好好的打扫一遍,然后去复习明天要靠的文科大综合。

    今天的语文和数学考试,陆遥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获得满分,但是想来每一科目考到一百四十分左右应该不成问题吧!

    明天一早是文科综合,高三的文科综合囊括了历史、地理和政治这三门课程在高考之前所能接触到的所有知识点,可谓是信息量无比的巨大。

    这不仅需要长时间的积淀,更要有强大的记忆力去支撑,否则很容易出现年代混乱、位置颠倒等惹人鄙视的笑话。

    记得之前有一次语文考试,班上有个同学在作文中写到:“列宁为了俄国的十月革民,没日没夜、如饥似渴地学习伟大领袖毛爷爷的著作……”

    后来语文老师在发卷子的时候把这个梗讲了出来,笑着对全班说道:“这个句子在语法上没有一点错误,说明语文我是教好了,这是历史老师的问题,他没有把历史讲清楚。”

    全班同学笑了个人仰马翻,就连林嘉怡都忍住不笑了两声。

    当然这只是陆遥漫漫高中生涯里的一段小插曲。

    短短的时间里,即便是记忆力强如陆遥也没有办法将所有的政治、历史和地理的知识点全部再重新过一遍,好在他平日里养成了一个记笔记的好习惯,所以只需要把自己的笔记从头到尾看一遍就差不多了。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陆一谦也回家了,陆遥也基本复习的差不多了。

    “陆遥,今天第一天考试,感觉怎么样?”陆一谦洗把脸,笑着对陆遥说道。

    “挺好的,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考个比较好的成绩!”

    “那就好!”陆一谦顿了顿又说道:“我看你每天天还不亮就起床去锻炼了,虽然我不知道你练的是什么,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因此把学习成绩落下,要不然你怎么履行你答应人家若云的诺言啊!”

    陆一谦没有指导过陆遥的学习,但是却在其他方面一直给予他帮助。

    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考个好的大学,这样将来或许会有个好的前途和归宿吧!

    “干爹,我知道,你就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让你过上让你意想不到的幸福生活!”陆遥坚定的说道。

    陆一谦看到儿子的表情,心里很是欣慰。

    也没有再说什么,出门忙自己的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