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六百三十章 是个狼人

    方冷一直默默地跟在了璇玑身后,至于那几个尾随璇玑,也不知道是想要劫财还是劫色的家伙,方冷随手就送他们去见小甜了。

    对,小甜现在算是阴司之主。

    这几个人,都是手里占满鲜血的恶徒,像这种人,在仙缘镇也不知道是有多少。

    原本寻仙问道的地方,应该是仙气氤氲的,就因为这类人,倒显得有些乌烟瘴气了。

    方冷没打算让这些人出面之后,璇玑不敌,他再施以援手,这种英雄救美的套路,方冷都腻了。

    一直以来,他不是在救老婆就是在救老婆的路上,结果老婆越救越多,情债也越欠越多了。

    比如现在的安小白,方冷都有点怕了她,生怕哪天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她抓去生狐狸。

    璇玑只是长得和瑶光一样,方冷爱屋及乌,却不想和她有太多的牵连。

    这样默默关注她,暗中保护她成长起来,就算是他们之间的缘分了。

    山上的雪已经停了,璇玑独自行走在山道上,方冷远远望着,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到瑶光了。

    说来也巧,瑶光是北斗七星之一,璇玑则是北极星,她们在名字上也是有相似之处的。

    不过,世间同名同姓的都不少,何况只是道号相似。

    方冷只是默默地尾行,即便是在璇玑回头就可以看到的地方,方冷依然毫无顾忌地跟着。

    如果璇玑能发现方冷的尾随,那就真的是天资绝世了,方冷都不需要用隐身法术,当他不想被人发现的时候,没有人可以发现他。

    璇玑不疾不徐地走着,渐渐便走到了日暮时分。

    她显然是有修为在身,穿着单薄的衣服,也一点没有被寒意侵袭的样子。

    当夜幕彻底降临,瑶光也到了半山腰上,这里地形相对平坦了许多,而且,还有一些人在这里建了房子,甚至还有一家仙缘客栈。

    不过,今日的客栈比较冷清,大概是因为下雪,登山的人并不多。

    璇玑走进了亮着灯火的仙缘客栈,要了一间房,却随手甩出一锭金子。

    方冷不禁摇头,到底是没见过人心险恶的,第一次惹的祸患,方冷给她摆平了,她又来一次,方冷琢磨着,自己的保护怕不是成了她成长路上的阻碍了。

    既然这样,也是该让她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不能做,当然,方冷不会让她真的吃太多苦头的。

    店家在璇玑转身上楼之后才露出贪婪地神色,璇玑自然不会看到,但随后进来的方冷却看得分明。

    “住店。”

    方冷淡淡地道,掌柜的看了一眼方冷,有些犹豫。

    “怎么,没房间了?”

    “呃,有的有的。”

    掌柜的点点头,差人领方冷去房间了。

    方冷也知道他的小算盘,无非是想对璇玑动手,客人自然是越少越好的。

    到了子时,方冷便察觉到了动静,璇玑已经睡了,而店家则是戳破了窗户纸往里面吐着迷药。开启上帝视角的方冷忽然想起,这一幕在武侠电视剧里也是很常见的,不过,你们这些修仙的,也玩这种手段,是不是太菜了点?

    而且,一般只有配角会被迷晕,而主角通常会机智地化解危机。

    方冷还是没出手,他先静静看一下璇玑会怎么处理。

    当迷雾喷进去,璇玑就醒了过来,拔出随身携带的剑,挥舞了几下,剑气四散,整个房子都被拆了。

    璇玑本就是有修为在身的,毕竟她本是皇族中人,送去的道观,自然不会是招摇撞骗的假道观。

    这大概也是璇玑行走江湖无所顾忌的原因了,不过,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她还是吸入了一点迷雾,这种迷雾是针对修仙者的,她的一身真气忽然阻滞了,难以运转,而店家带着四个小二,将她团团围住了,房子拆了不要紧,这姑娘有钱,抢了就转了。

    而且,璇玑晚上睡觉自然没戴着面纱,如此绝色,一间房子换了,显然不亏。

    她还是个有修为的,看起来也十分高贵,这种女子,更是让店家有征服的快感。

    “你们这是黑店!”

    璇玑冷冷道。

    “怎么是黑店呢,小姑娘,哥哥只是想告诉你一些行走江湖的经验教训,你只要交点学费就好了。”

    店家猥琐地笑着,让人秒懂他所说的学费是什么意思,璇玑目光生寒,手中握剑,并无妥协之意。

    就算真气凝滞,她一身武学还在。

    几个小二冲上去,被璇玑杀了两个,其他两个见璇玑中毒了依然有如此凶威,也是吓了一跳,但店家却趁着璇玑出手的时候,一记飞镖,打中了璇玑的肩膀。

    璇玑顿时感觉伤口麻痹了,全身都用不上力气。

    “小姑娘功夫真俊,就是不知道床上功夫如何?”

    店家是个三十多岁的猥琐男人,这时候看到已经大功告成,自然是得意狂笑,璇玑脸色一变,正要横剑自刎,店家也面露惊骇之色,这么美的姑娘,死了多可惜!

    不过,趁着热乎还可以……

    “叮!”

    一枚铜钱打掉了璇玑手中的剑,同时,一道灵气注入了璇玑的体内,璇玑所有的毒也随之解开了。

    感受到这种变化,璇玑先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一掌挥出,便将店家冻成了冰棍。

    另外两个小二也被璇玑捡起剑,一剑一个窟窿解决了。

    唯独店家还没死。

    璇玑又解了他的冰封,店家瑟瑟发抖,求饶道:“姑娘饶命!我也是一时糊涂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求姑娘给条生路!”

    璇玑闻言,竟然真的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给他输送灵气,让他从冰封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了,现在全身也恢复了知觉。

    店家心中暗喜,到底是涉世未深的姑娘,就是好忽悠,他一只手摸到了身后,一把淬毒的毒针也被他不动声色的夹在了指缝中。

    给他一个机会,他还能反杀。

    而璇玑在将他治好了之后,向后退了两步,忽然一挥剑,店家只感到一阵剧痛,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便离他而去了。

    他好像明白璇玑为什么要给他解决冰封了,因为,冰封的时候做截肢手术不会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