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捷

    马寨主还没有回答,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

    众人齐齐回头。

    城中不许纵马,可军情传讯例外。

    来人手持令旗,正是传令之人。

    街道上,两侧行人纷纷避退。

    那人在马背上,一手拿着令旗,扬声道:“扬州大捷!扬州大捷!扬州大捷!”

    两侧百姓还在懵懂。

    扬州大捷,什么意思?

    什么时候打仗了?

    马寨主与霍宝已经听发这个消息,对视一眼,齐齐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功夫,来人也看到众人,认出马寨主,人没到跟前,已是扬声道:“六爷,扬州大捷!扬州大捷!”

    马寨主闻言大喜,忙道:“什么时候攻下的,伤亡如何?”

    “昨晚二更攻城,四更城破,伤亡两千余人……”

    马寨主收敛了喜色,却也知晓,如此大城,伤亡在所难免。

    他道:“太尉班师了吗?”

    那传令官翻身下马,回道:“太尉大人率水将军、马将军今早过江到镇江,与冯将军合兵,叫下官回来传话给六爷,拿下镇江就班师,不会耽搁马将军、霍副将吉时!”

    马寨主点头听了,倒是不怀疑霍五的话。

    扬州已经拿下来,镇江算什么?

    就算霍五、水进等人不过去合兵,有冯和尚部外加上童军的几千战兵,也有一战之力。

    霍五只带了水进、马驹子过江,那是邓健留守扬州。

    如此安排也不意外。

    扬州刚打下来,水进弱冠之年,镇守扬州恐怕有人轻视。

    邓健却是不同。

    作为滁州军第一战将,邓健战功显赫,凶名在外。

    进金陵时,又有“屠衙”之举,扬州上下不想重蹈覆辙,都会安分许多。

    还有林师爷,这次随军,就是为了扬州。

    扬州收留的武将是邓健,那文官就是林师爷亲自上阵。

    同被之前的金陵知府祸害半年的金陵不同,扬州士绅百姓这两年偏安一隅,士绅百姓颇为齐心。

    一般的过江龙,还真镇不住那些地头蛇。

    霍宝站在马寨主身后,亦是狠狠松了一口气。

    杜老八则是欢喜道:“好好,那最迟后天五哥他们就回来!”

    马寨主笑道:“今明两日应该还会有捷报!”

    镇江距离金陵一百六十里,霍五既惦记马驹子亲事,今明两日就会攻城。

    徒三含笑听着,心里分外复杂。

    姐夫打下了扬州!

    淮南道守军所在之处。

    他想起自己九月里亳州下来的封号,“淮南道右元帅”。

    姐夫的封号,“滁州、和州都督”。

    端的可笑。

    左护法与小教主看轻了滁州军,也看轻了姐夫。

    不过他们当初也没有存好心思就是了,才会在名份上压着滁州军,故意抬了亳州军在上头。

    如今淮南道真的属于姐夫了。

    亳州军反向像是笑话。

    马寨主放下心事,看着徒三笑模样就真挚几分:“好,这回咱们能踏踏实实的吃酒了!”

    徒三发现了不对之处。

    喜事定在十月二十六,还没有延期之意,可这出征就显得太仓促。

    “连几日都等不得,可是扬州有什么异动?”

    徒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论起来亳州军、滁州军是两家,可要是对上官兵,也能勉强称为一家。

    扬州到底是庞然大物,不是好打的。

    滁州军在马驹子大婚之前出动,怎么看都异常。

    马寨主愤愤道:“之前五爷念乡情,不想对扬州大动干戈,借着驹子的亲事,往扬州送了一堆喜贴,想着能谈就好好谈下来……没想到他们倒是给脸不要脸,暗中使手段……这淮南地界,除了扬州,又哪里有火炮?这回他们算计三爷,可连带着差点要了小宝与我的老命……五哥气得不行,一时也忍不得,就带人征扬州去了!”

    徒三听得默然。

    是因为火炮?

    火炮啊!

    十尊火炮,就能击溃上万兵卒。

    柳二凭借着二十尊火炮作乱,十尊在滁山被邓健缴获,十尊在陵水县外还是被邓健缴获。

    火炮威力,徒三亲见,如何不心动?

    只是再心动,也没有惦记滁州军缴获的道理。

    毕竟滁州军还是援手的友军。

    看到火炮,他想的是火炮之潍,是隐隐的畏惧。

    姐夫想的是背后的扬州,想的是……打下扬州!

    高低立下。

    随着徒三而来的几个手下,都听得傻了眼。

    扬州是什么地方?

    淮南道六万驻军所在,淮南第一城。

    滁州军这就打下来了?

    旁人不知晓滁州军的发展历史,徒三身边众乡勇却是知晓。

    滁州军成军比亳州军还晚半年,早先是三爷的!

    是因为江平的缘故,三爷丢了滁州。

    八月里亳州军丢了亳州南下时,滁州军的地盘还只是三县之地。

    亳州军那时候半数陵水,半数随徒三去打楚州的盱眙。

    如今不到两月时间,亳州军拿下楚州一地,可滁州军已经是五州府……不,眼下加上扬州府,是六州府了……

    别说旁人如何,就是心中偏着水进的郑季,都有些不是滋味儿。

    大家本来都是一处的,要不是江平,也不会分作两处。

    这以后距离越来越大,还能好好玩耍么?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想着在楚州养伤的江平,郑季心中忍不住“呸”了一声。

    五百兄弟都死了,只活了他一个。

    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才怪。

    陈翼神色不变,心中不知该不该松口气。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滁州军快速扩张,与亳州军实力悬殊变大,不是坏事……

    双方势力相邻,要是齐头并进,总有反戈相向之时。

    实力差距大了,反而好分出主从,两方首领又是至亲,倒是容易善始善终。

    ……

    一行人回了太尉府。

    徒三带了几个心腹,直接被安置在客房,稍作休整。

    霍宝陪得差不多,就去霍六婶处寻秀秀好消息。

    野先生已经到了金陵,开始恢复课程,秀秀与妞妞、薛金两个在这里上课,作伴的还有十岁的霍珍。

    至于穆英,则是跟着霍豹、霍瑞一道,入了童兵的学习班。

    霍六婶正做着针线,听到外头动静迎出来。

    “六婶,有好消息,扬州大捷!”

    霍宝笑道。

    霍六婶双手合十道:“谢天谢地,佛祖保佑!”

    今天都十月二十三,新娘子、新郎还在外头跑,这也是稀罕事。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霍五平平安安的,霍家这些人才能好。

    霍六婶是个明白人,知晓霍宝不单单是告诉自己这个,就去厢房门口探看。

    见几个孩子都在练习写字,野先生没有讲课,她才进去低声告假,唤了秀秀出来。

    “表哥,扬州有消息了?”

    看着霍宝神态愉悦,秀秀眼睛一亮,连忙追问道。

    “嗯!扬州大捷!”

    “那五伯与我爹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表叔留守扬州,约莫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我爹应该这几日就回!”

    小姑娘有些失望,却也没有说什么,只道:“这下爷爷该放心了!”说到这里,眼睛一转,道:“我爹抽不开身,我能呀……等驹子姐他们办完事,我就去扬州看我爹!”

    霍宝笑道:“反正要与邓爷爷商量妥当了才行。”

    小姑娘眉开眼笑道:“爷爷都听我的!”

    邓老爷这几日并不在滁州,而是去了庐州府。

    庐州如今,与和州一起,做滁州的屯粮之地。

    只是除了种地,庐州府还有个大宝库,就是巢湖。

    巢湖水产丰富。

    邓老爷就受于、安两家邀请,往巢湖走一遭,看看有没有生财之路,这几日也快回来。

    ……

    等到徒三等人梳洗完毕,酒菜也预备好了。

    如今太尉府厨房,还是郭师傅总管。

    只是到底是在金陵,又添了两个擅淮扬菜的大师傅。

    这席面置办起来,就更是显得不凡。

    席面也不再是大席,而是单席。

    上首空置。

    来客徒三、陈翼、郑季等人在左侧依次坐了。

    马寨主、杜老八、霍宝、于大海等人右侧作陪。

    大家都是出身草莽,没有那“食不言”的规矩,少不得推杯换盏。

    “三爷能来,是给我老马面子……养了这么个丫头,老马也愁……总算是没砸手里,哈哈!”

    马寨主说起女儿亲事,是真心欢喜。

    就算霍虎不是他理想的女婿,可也算配得上驹子。

    关键是两人一成亲,以后的小孙孙、小孙女有望。

    徒三笑道:“六哥与小弟是至交,侄女喜事,小弟怎么能不来?只是小弟家底薄,楚州也穷困,没有什么值钱东西给侄女添妆,只十车布,算是心意。”

    这次过来,他带了二十车布匹,除了十车算是添妆,另外十车就是送霍五的贺议。

    毕竟这喜事,不仅是马家的,还是霍家的。

    当初在黑蟒山上,马寨主说的是招婿,如今不知是“招”是“娶”。

    毕竟霍五身份今非昔比,霍虎这个从堂孙也水涨船高。

    徒三心中寻思,却是不好相问。

    左右就两三日功夫,成亲那日就晓得了。

    这边接风酒才吃了一轮,又有消息传来。

    却不是滁州军的战报,而是蕲春消息。

    蕲春军三日前击溃了二十万朝廷平叛大军,“收复”了武昌府。

    。手机版网址:

    /txt/95247/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uu小说】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