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三百五十五章 恩德

    多的战绩也不必说,对于赤发鬼使这等乡野妖怪,也就到晓得天庭六御和如来观音的地步,而只这一句话,已然将赤发鬼使吓的两股战战了。

    天帝,三界的主宰,他刚才吹嘘自己是玉皇大帝,也无非就是这六位之一,可是,人家是真的连天帝都杀过,而自己只是吹牛,在这么一位大佬面前嚣张,赤发鬼使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在作死,反正异地相处,他要碰见个凡人这般对他,不说杀人,少不得也要给些厉害手段让他开开眼。

    不过刚才的那位大圣竟然一下也没出手,对他的挑衅视若无睹,委实让赤发鬼使感到意外,这也许就是大能的胸襟?一阵阵的后怕中,赤发鬼使心中冒出了这么个念头……

    “师父,你没事吧!”

    古庙之内,原本鼾声如雷的猪八戒在唐僧回来的瞬间,立时便从地上清醒了过来,一脸关切焦急的问道,仿佛刚才那个熟睡不醒的人不是他一般。

    “俺老猪本待去寻师父,只是这夜黑风高的,实在不知道去那里找师父您的踪迹,好在莫大圣神通广大,将您救了回来,可是担心死徒儿了。”猪八戒脸上的表情拿捏的极为到位,完全可以配得上一尊小金人了,不得不说,效果很好,至少唐僧便信了。

    这位大和尚颇为触动的握着猪八戒的手道:“悟能,为师无事,那土地虽然是妖魔一流,却没加害为师的意思,莫公子又来得及时,你不必过于担心。”

    “师父,你无事便好,徒儿有时真的是恨自己本领低微,救您不得。”猪八戒叹了一口气,一副心痛的模样。

    那边唐僧还待说些什么安抚一番这个心心念念担忧他安危的好徒弟,那边猴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他倒也没拆穿猪八戒的演技,毕竟没说他坏话不是?

    只听他轻轻咳嗽一声,道:“师父,时候不早了,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还得赶路,二师弟他也是累的不轻。”

    这话一出,顿时让唐僧想了起来,这一路上,都是这位好徒弟再开路,往后几日,还得依靠这位二徒弟,当下不再多言,只道:“悟能,大家伙都累了,有话明日再说,还是快快歇息吧。”

    猪八戒本就是想要睡的,只不过溜须拍马是他的生存之道,这才强忍着睡意起来关切唐僧,见这和尚让他休息,正和他意,不过他脸上还是一副关切不舍的模样,似乎还是很担心唐僧的样子。

    莫尘是真的想笑,之前他不是没见过猪八戒对唐僧献媚,但是全然没有这一次来的令人诧异,前一秒还说这不用救,睡的如一头死猪一般,而后一秒就是担忧师父五内俱焚,根本无法安眠。

    难怪,难怪以他的道行和修为,能作为玉帝心腹执掌十万天河水军,要知道就算是强如哪吒三太子,身份高如托塔天王李靖都是没有直接统领一部天兵天将的,只能在战时听玉帝调配。

    拍马屁戴高帽,人人都喜欢听,圣人都有七情六欲,更何况玉帝,碰见这么一个属下,莫尘自恃要是他不清楚这猪头的性子,说不得也要重用一番。

    一夜无话,很快便到了天明,不过昨夜折腾的太晚,是以唐僧师徒一直到正午才出发,毕竟这大和尚是个凡人,精力有限,赶了许久的路,又熬了大半宿的夜,多休息一会也是寻常。

    随着猪八戒的开路,没几日光景众人便到了荆棘岭边界处,只是在这里,那晚将唐僧掳走的十八公等人忽然现身。

    “你们是来找死吗?”孙猴子一脸警惕的掏出如意金箍棒,将唐僧护在身侧,没好气的道,那日晚间让他们带走唐僧,可是有意为之,倘若这些妖魔真以为自己手段了得,想要再带走唐僧,那可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那十八公等荆棘岭的山精野怪,却都没有搭理孙猴子,反而是目光灼热的望着莫尘,似乎不是冲着唐僧来的。

    “你们是来找我的?”莫尘指着自己,有些不解的问道,上次不是放过这些小妖一命了嘛,他们还寻自己做什么?

    “拜见焚天大圣!”那些妖魔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参拜道。

    “免了免了,我这个人不喜欢这么多礼数,起来,有话便直说吧!”还真是来找自己的,莫尘摇了摇头,挥手示意道。

    “大圣,小妖此番来,乃是为了酬谢大圣前几日饶我等性命的恩德来的。”十八公说着这句话,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暧昧之色,他道:“我等囊中羞涩,也无什么奇珍异宝可以答谢,原想着立下大圣的生祠,日日祭祀也就罢了,不过杏仙她仰慕大圣的威名,愿意为奴为婢伺候大圣,倘若大圣不嫌弃她,便请收下吧!”

    “大圣!”那在十八公身侧的杏仙俏生生的呼唤了一声,还真别说,这只山野小妖,还真是有几分姿色风韵,起码那猪八戒已然口水滴答了。

    莫尘见状,一时不知道是说什么好,他还以为什么事,敢情是来送女人的,不过他像是缺女子的嘛,不说他媳妇万圣公主如何貌美,单单以他如今的地位修为,勾勾手指,天上地下什么样的仙女还不上赶着朝他身上扑,他凭什么看上这么一只小妖?

    “你们是不是弄错什么了,我已然成婚,你们有这个心便算了,杏仙什么的,还是好好修行才是正理!”莫尘毫不留情的拒绝道,这哪是来感谢他饶命之恩的,分明是来报复他的,想让他家宅不宁嘛?

    “哎哎哎,莫大圣!”猪八戒见莫尘拒绝,也不顾还流着的口水,慌忙道:“别忙着拒绝,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嘛,就算你不要,给俺老猪也是可以的……”

    “八戒!”他这话一出,唐僧的脸色顿时一变,冷声呵斥道。

    “师父?”猪八戒悄咪咪的打量了唐僧一眼,见他脸色不好,慌忙道:“徒儿就是随口一说,您别生气,别生气……”

    唐僧冷哼一声,没搭理他,昨晚人家要送与他成婚的女子,今日就要送给别人为奴为婢了,他心里本来就不爽,可是自己的徒弟还想插上一手,这也就是猪八戒,要是孙猴子,只怕他得当场念紧箍咒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