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二百九十八章 逃生无路

    陈风并没有理会她俩的交流,此时的他正在将双肾上的伤口抹平,并且将撕下来的半个肾脏都严丝合缝的对接了上去。

    他现在手里什么手术器材都没有,自然不可能进行缝合,但是生命元气就是最好的缝合线,只要他将伤口处对齐再将生命元气送入创伤处,已经被撕开的地方马上就长到了一起,恢复到了原本的样子。

    这就是生命元气的神奇之处,虽不至于能够活死人肉白骨,但是创造一些现今医学技术做不到的奇迹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娜塔利娅能够得到陈风这样的救治也是她托了袁鸣的福外加这一路上彼此相处的不错,陈风也不忍心看她这么悲惨的死去,否则的话,陈风未必舍得将珍贵的生命元气用在她的身上。

    等到治好了双肾,陈风又着手修复脊椎骨了。

    脊椎对于任何人都相当重要,受伤后所造成的危害自然也更大,但是对于陈风来说,修复的过程反倒是最为轻松,因为有生命元气在,足以让破损处很快变得完好如初。

    真正让陈风都感到有些头疼的是娜塔利娅的肠道,因为这是嘴上最重的地方,被伊利亚的爪子几乎都快要抓烂了,并且不管是大肠还是小肠内都有着不少不便描述之物,随着肠道破损而流淌出来,这绝对是相当严重的腹腔污染。

    陈风倒是并没有觉得恶心,毕竟做了医生就免不了要面对这些,他早有心理准备也早就习惯了,但是清理起来却颇觉麻烦。

    幸好他并没有拘泥于常规的手术方法,而是掐了个法诀,瞬间天地灵气涌动,化为清水进入娜塔利娅腹腔之内,瞬间就将里面荡涤的干干净净。

    接下来陈风只需要将破破烂烂的肠道连接起来恢复到原状就行了。

    “嘭……”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传来,狂暴的冲击波从斜后方猛然袭来,卷起无数的残枝碎叶飞了过来,更有许许多多的碎石如狂风骤雨似的打了过来。

    这些碎石的力道相当巨大,足以将树皮都打得坑坑洼洼,但是却完全伤不到陈风分毫,未曾到他身前就已经被他的护体真元给彻底震爆。

    “呼……嘭……”就在此时一道巨大的身影从旁边不到五米处飞过,随即就摔倒在了二三十米处,轰隆一声砸倒撞碎了不知道多少棵大树,更是震起了灰尘无数。

    而此时躺在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的并不是伊利亚所化的大地巨熊,而是天王。

    现在的它外观相当凄惨,脑袋已经没了,右臂也被打爆,胸口处的石头只剩下不到三成,以至于笼罩在内的甲士核心都裸露了出来,闪烁着耀眼光芒。

    只不过天王却没有就此彻底毁损,甚至当它挣扎着爬起来时地上依旧不断有石头聚拢到它的身上,想必很快就可以恢复如初,重新爆发出强大战斗力。

    “吼吼吼。”只不过伊利亚显然没打算再跟天王继续纠缠,喉咙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声时已经猛冲向了陈风,两个巨大无比的熊掌之上散发着耀眼的土黄色光芒,铺天盖地般朝陈风以及王思燕和娜塔利娅拍落下去。

    此时此刻,方圆两三百米范围内的重力都猛然间暴增十数倍,仅存的几棵树木甚至因为承受不住骤然加大的力量而瞬间拦腰折断。

    陈风倒是并没因此而受到什么太大影响,可是身受重伤的娜塔利娅却是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腹腔内本来已经不再流血的伤口更是骤然鲜血狂飙。

    “死开。”陈风心中暴怒,双手一动,瞬息间便掐动出了十数个法诀。

    “咻……”银白色剑光激荡之时,青梅剑已经应声而出,如白虹贯日般倏然间已经刺到了大地巨熊的身前。

    伊利亚虽然化身为熊,可是智商却并没有因此而退化,相反却拥有了强烈的野兽直觉,特别是对危险感知的格外敏锐。

    当他看到了这剑光袭来时,顿时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感,那远比当初第一次跟陈风厮杀时还要令他恐惧十倍,吓得他巨大的心脏狂跳,就连一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

    “无所不能的大地之母,伟大的万物之源,请恩赐给我强大的力量,坚实的防御,让我面对强敌时可以变得从容,勇敢,毫无畏惧,并赢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让敌人的尸体埋葬于土壤,成为我贡献给你的贡品……”伊利亚口不能言,但是心中却在疯狂祈祷。

    与此同时,四周的大地好像是真的回应了他的祈祷似的,无数的土黄色光芒猛然间从他脚下喷涌而出,瞬息间笼罩在他的胸前,四肢上,仿佛是给他披挂上了一层厚实的铠甲似的。

    “轰隆。”与此同时,银白色剑光就轰击在了他的胸前,将那土黄色光芒凝聚成的铠甲震荡起了一层层的波纹。

    “大地之母万岁!只要能够挡得住你的攻击,那么你一定会被我拍成肉酱。”伊利亚心中涌出无数凶狠的念头,竟是咬着牙继续朝前猛冲,双手拍落之势更加迅猛。

    可是就在此时,伊利亚却再次感觉到了那种仿佛被人用刀子抵在咽喉上的感觉,以至于他的毛发再次炸了起来。

    心中大惊之时,伊利亚低头看时却发现身上那层土黄色光芒凝聚而成的铠甲竟然在剑光的冲击下层层瓦解开来,并且速度相当之快。

    “大地之母在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陈风这家伙已经强大到连大地之母的神威都可以无视了吗?”伊利亚心中震惊无比,同时又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和绝望。

    倘若陈风知道他此时所想,必然会嗤之以鼻,而后告诉他附着在他身前的那些土黄色光芒未必就是什么大地之母的神威,而只是土系灵气罢了。只要攻击力足够强,将其破开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嘭……”伊利亚的念头还没转完,那层铠甲已经在炸响声中被剑光刺爆,随后剑光势如破竹,直接就刺入了伊利亚的胸口上。

    “噗……”鲜血狂喷而出,化为一片殷红色的血雾弥漫开来。

    伊利亚在强劲的冲击力下身不由得向后连连后退,巨大的脚掌在地上踩踏出了一个个深深的爪印。

    陈风此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他又有生命元气到手。这让陈风要灭杀伊利亚的想法更加坚决。

    “柳叶,留点神,别让他跑了。”陈风提醒道。

    陈风的话说的相当及时,柳叶当即就挥动柳条抽打在了地面之上,浅绿色光芒扫过四周,残存下来的树木的树根开始疯狂生长,在泥土之中交织成了一张张密不透风的巨网。

    恰在此时,身受重伤的伊利亚再次体会到了面对陈风时被吊打的恐惧和绝望,下意识的就想要遁入地下逃跑,可是双腿刚刚沉入土中就被逼了出来。

    “吼。”眼见得逃生无路,伊利亚顿时变得更加疯狂了起来。

    刚才虽然被青梅剑刺穿胸膛,不过他受的伤并不致命,可是现在他却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为什么会这样?陈风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强?我的实力明明比之前提升了许多,但依旧不是他的对手!”伊利亚心中充满了震惊和慌乱,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之声,猛然间纵身而起,熊爪蹬踏地面,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朝柳叶冲去。

    他虽然狂暴,但是并没有丧失理智,现在依旧能够清楚的分辨出谁才是阻挡自己逃走的黑手,只要将其干掉,那么自己就能顺利逃命。

    至于要不要将陈风杀了报仇。这已经不是伊利亚此时会考虑的选择。

    加上这一次,他在陈风手里已经连着吃了两次大亏,并且每一回都是险些丢掉性命,他已经是怕了,所以当然是准备有多远跑多远。

    “嘭……”眼见伊利亚所化的大地巨熊猛扑而来,柳叶的脸上却并没有半分慌乱之色,甚至连躲都没躲。

    当伊利亚刚刚扑到半路上,就被斜刺里冲出来的一个巨大身影撞中,当即发出了嘭然巨响,正是刚刚被打飞的天王,只不过现在的它已经修复完好,浑身上下吸附的石头无论是数量还是厚度比之前都强了一倍不止。

    哪怕是刚刚有着伊利亚的打扰,不过陈风却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给娜塔利娅修补肠道的双手并没有停止。

    肠道不同于身体上的其他器官,对于牵拉的感知相当敏感,所以在一般的手术中,很容易就会因为机械对肠管、肠系膜等的牵拉,导致分布在内脏上的迷走神经兴奋,从而引起恶心、呕吐、牵拉痛、鼓肠等症状与体征,在西医上这称为内脏牵拉反应。

    对于外科医生来说,如何在普外手术中翻动内脏却又不引起患者的不良反应绝对是门学问更是技巧。陈风在这方面无疑做得相当好。

    虽然娜塔利娅的肠道已经被伤的破烂不堪,但是并不意味着其上的神经已经彻底失去了作用,同样的娜塔利娅虽然是强大的觉醒者,也并不意味着她的身体就摆脱了神经对她的影响,所以陈风在给她治疗过程中,手法格外的轻盈,每次的动作都恰到好处,绝对不做多余的无效动作。

    这不仅让他给娜塔利娅治疗的过程更快,并且也让其受到的痛苦更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