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1279 他是一个人

    宁公子出来了,身后还簇拥着一群二代。

    看到这些人后,队长当即倒吸一口凉气,但凡在天城当差,不可能不认识这些人,更不可能不认识宁公子。

    宁公子本人都站在这了,当然不会再质疑这些平头青年是不是宁家的人,队长立刻意识到这场事件已经不是自己能干涉了,立刻恭敬有礼地说:“宁公子,我不知道是您在这,我马上就领兄弟们撤。”

    黑皮肤青年立刻说道:“谁让你撤了,我让你把这些家伙全抓起来!”

    “这……”队长疑惑地看着我们这一干人,他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搞不明白我们和宁家怎么了。

    “让你抓你就抓,哪来那么多的废话?”黑皮肤青年傲慢地说。

    “是!”队长没有二话,宁家和飞龙特种大队,孰轻孰重当然明明白白,他一摆手,准备让人抓了我们。

    我们几个当然心中暗呼不妙,现在事情还没彻底闹大,逃出去后还能想想办法,看怎么样摆平宁家的事,如果被抓起来,那就真的完了,还不是任由宁家宰割?

    以我们几个人的能力,从这些警察的枪口下逃脱应该不是问题,但要逃了,我们彻底成逃犯了,这可怎么办呢?

    正当我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宁公子又高声说道:“住手,谁让你们抓了?”

    警察纷纷站住脚步,那名队长又疑惑地看着宁公子,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黑皮肤青年则快速走向宁公子,低声说道:“当着警察的面,还是不要杀了!想杀的话,可以随后动手……”

    宁公子狠狠瞪了黑皮肤青年一眼:“说什么呢!”

    黑皮肤青年顿时一脸迷茫。

    接着,宁公子又朝我们几个走了过来,来到我身前才站住脚步,他的面色不太好看,我的面色也不好看。

    之前的事发生以后,我们再见已经很尴尬了。

    宁公子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二叔一眼,说道:“这是你二叔啊?”

    “对。”我点点头。

    看来宁公子已经打听出来了。

    宁公子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啊……你早说这是你二叔,我还能不给你面子吗?”

    我很惊讶地看着宁公子,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以我对他的了解,当时的他铁了心要对付二叔,我说有什么用?

    宁公子又问道:“他是你二叔,南王是你爸,他怎么还要抓南王啊?”

    “血缘是血缘、职责是职责。”这个问题我倒是能替二叔回答,虽然我也不希望他抓南王。

    “哦……”宁公子明白了。

    “没事了!”接着,宁公子转过头去,冲着几个平头青年说道:“闹了半天都自己人,大水冲了龙王庙啊,都回去吧!”

    几个平头青年面面相觑,一样搞不懂宁公子的意思,但还是离开了,消失在黑暗中。

    警察们也都撤了。

    长街上只剩我们几个和宁公子,还有站在商场门口的一群二代。

    宁公子的前后态度反转,实在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宁公子冲我苦笑了下,说道:“张龙,谢谢你让我认清这个世界的真相,要不是你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我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宁公子能这么坦然地认错,让我更惊讶了。

    “以后还是朋友,有空来找我玩。”宁公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朝着商场走去,和那群二代又回去了。

    长街上只剩我们这些人了。

    因为没有了管制,人又渐渐多了,恢复了平时的热闹和喧哗。

    我们站在人群之中,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这……这就结束了?

    以为得罪宁家,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打算,没想到这么轻飘飘地就结束了,实在有点出乎我们意料。这么看来,宁公子还是不错的嘛,虽然之前有点任性,甚至有点自大、狂妄,但是胜在知错能改,已经很让人惊喜了。

    我们站在原地愣了半天,直到身边的人越来越多,才意识到这事真的平了,宁家不会再对付我们了。

    大家算是又惊又喜,立刻离开了现场。

    我和程依依跟着二叔回到了他们住的地方。

    二叔他们在外执行任务,吃穿住行都是能报账的,当然也有消费限制,比如住店,就是很一般的旅店,然后标间,有两张床的、三张床的,有时候甚至五个人挤一间房。

    我还问他们,说你们开服装厂也赚了不少的钱,干嘛不住好一点的酒店?

    二叔告诉我说,他们出门在外,代表的就是军人形象,不能给老百姓带来坏的印象。

    虽然我也不知道住好一点的酒店怎么就败坏军人形象了……其实不止军人,还有科学家、教师、医生也是,住稍微好点的房子,或开稍微好点的车,就会被人诟病、指责,难道崇高和伟大的职业,就必须过得清贫和孤苦吗?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自从二叔等人来到天城,我还没和他们好好聚聚,第一次在红花娘娘的家门口,他们和三英围攻春少爷和南王,后来在魏老组织的酒会上大战春少爷,反正就是没能坐下说话。

    这次总算是能坐一坐了。

    他们这次来天城,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抓捕南王,这也是古老头给他们下的命令,当然如果遇上其他的通缉犯,也会动手就是。

    我挺想跟二叔说,你们暂时不要抓人,等南王和春少爷杀了萨姆,魏老就会取消他俩的通缉令了。

    但没办法,这事属于绝密,绝对不能外露!

    我也只能旁敲侧击地说:“现在隐杀组和杀手门联手对付战斧,你们要是抓了南王和春少爷,战斧就没人对付了。”

    二叔叹着气说:“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但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不得不服从啊!”

    木头也幽幽地说:“再说,对付战斧,什么时候需要他们来出手了,国家又不是吃干饭的!”

    我心里想,对付战斧,还真需要他们出手,萨姆是米国五星级的上将,咱们国家不想沾这个麻烦啊。

    但我不能明说,只能继续旁敲侧击:“这么多年,你们见过国家对付战斧?”

    木头说道:“我们没有见过,不代表国家就没有做,古老头早就说了,有部门专门负责这个事的。”

    好吧,我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二叔他们这一类人,肯定是无条件相信国家的,永远、永远站在国家的这一边。

    过程之中,二叔还接到了古老头打来的电话。

    就是古老头让二叔去宁公子的俱乐部赔礼道歉,现在当然要问问二叔怎么样了。

    听到是古老头,我都差点来气,就是因为他的无能,差点害得二叔命都没了!这领导是怎么当的,二叔哪里做错了吗,就得去给宁公子道歉?看他平时咋咋呼呼、人五人六的,碰上级别高的就趴下了,什么玩意儿!

    我都想骂古老头几句,但二叔冲我“嘘”了一声,不让我再说话。

    我只好压着口气,听二叔和古老头打电话。

    古老头问二叔怎么样了,二叔说没事了,回来了。

    古老头又问他怎么回来的,二叔没有都说实话,可能是怕古老头担心,就大致地讲了讲,说是主要归功于我,我和宁公子是好朋友,求了下情就可以了。

    古老头听了都乐坏了:“哈哈,没想到张龙现在这么能耐,都和宁公子攀上关系啦?真是可以,你有这么个侄子也算好福气了。”

    二叔也说:“是啊,这次真是多亏张龙。”

    因为话题说到了我,古老头就多问了我几句,问我现在怎么样了之类的。

    二叔便讲了讲,说我加入隐杀组,每天在红花娘娘那住。

    飞龙特种大队不要我,杀手门也不要我,最后我去了隐杀组,也在古老头的预料之中。

    古老头听后,神秘兮兮地说:“既然张龙加入隐杀组了,你何不利用他,将南王钓出来呢……”

    古老头并不知道,我就坐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

    哎呀,我这个暴脾气,真想抢过电话骂他一顿,但二叔拼命冲我摆手,让我不要冲动,接着对古老头说:“老领导,我是肯定不会做这种事的,张龙可是我侄子啊……”

    “哎,侄子怎么了,只要能抓住罪犯,利用一下也可以嘛……”

    古老头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一点也不意外,据说他就曾用自己的亲儿子做饵,最后罪犯是抓住了,儿子却也死了……

    真是不长教训!

    二叔还是说道:“算了吧老领导,我做不出这种事来……”

    古老头终于怒了:“这有什么做不出的?别忘了你是干什么的,也别忘了你身上的军装!你的职责就是打击罪犯,并且不遗余力、不择手段!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利用,你到底在等什么?还是说南王是你哥,你根本就不打算抓他?”

    “不是的,我……”

    二叔还没说完,我就彻底忍不住了,猛地将手机夺过去,破口大骂起来:“他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军人!你可以六亲不认、冷血无情,但别指望别人都和你一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