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强权下的合作

    杨空蝉心里胡思乱想着,甘子奇与甘若星给带了进来。

    王君临是兴师问罪而来,心里念着甘子奇是个人物,且指望着对方帮他做事,但他深知这些人习惯了弱肉强食,自不会待他太客气,手撑着书案,身子微微前倾,盯着甘子奇,冷声问道:“岛主亲自前来,倒是出乎本公预料。”

    “秦安公率王师渡海而来,意在惩高句丽之不义,又怎会妄起兵衅,加刀兵于我大龟岛?”甘子奇站在堂下,身材虽然瘦小,但毕竟是当过新罗国宰相,又是这片海域一方霸主,阔步而立,气势倒是不弱。

    甘子奇进来之后,迅速打量过船厅里面一切,眼神只在王君临旁边的杨空蝉脸上停了一瞬,便落在王君临身前的书案上,不亢不卑说道:“希望秦安公能够相信老夫,昨晚上的刺杀绝非是老夫本意,是我大龟岛三首领崔永雄所为,老夫刚在岛上已经将他所杀,并让人将人头带了过来,秦安公若是不信,可以看一下。”

    “你说是你们三当家所为?”王君临心想果然如此,但却哈哈一笑,说道:“你当本公是三岁小儿好糊弄!你甘子奇曾经在新罗国当宰相,曾经执掌一国,如今连这小小大龟岛难道都控制不住,乃至让属下私自派人刺杀本公,说出去谁会相信!”

    “刺杀确有其事,但实非甘家所为,”甘子奇说道,“老夫也拿不出证据,只是秦安公乃大隋一流人物,心智不凡,自能看出我们甘氏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或者动机刺杀秦安公!”

    王君临与杨空蝉对望了一眼,暗道甘子奇还真是有雄辩的口才,他与杨空蝉也早就料到刺杀是新罗国的国主和宰相李钟一收买了大龟岛某个重要人物,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但他们眼下自然不会承认,更不会表现出丝毫相信甘子奇所说的。

    总之,唯有将刺杀的责任都推到甘子奇的头上,才能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然后很好的谈下面的合作。

    所以,不管甘子奇说得头头是道,王君临只是冷笑道:“正如你所说,你拿不出证据,本公只认证据,你若是没有证据,便不要说这些废话。”

    “秦安公,那崔如雄是被新罗国的国主和李钟一收买,是想破坏你我两家合作。”甘子奇诚惶恳切,惺惺作态,就差当堂将胸膛剖开,自证清白了。

    “岛主若还这般废话,”王君临强势的喝道,“那只好将你们大龟岛整个攻下再说。”

    甘子奇脸色数变,心中苦涩得不行。

    他与其他海盗首领不同,对于大隋的消息一直非常关注,所以经常从过路的海商那里打听大隋的情况,多多少少,对大隋这些年发生的大事有些了解。

    而甘子奇知道,大隋这几年发生的大事,几乎都与眼前这个青年有关,近些年来崛起于大隋,实在是最厉害的人物,此时禁不住心中暗忖:“或许对方根本不在乎是谁派的人刺杀,王君临只是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罢了。若真一心想要报仇,不可能在攻下火鸟岛之后就按兵不动了。”

    而且王君临与高句丽人大战在即,按照道理,断无可能随意起兵衅,所以王君临这次出兵火鸟岛,绝对是有明确的目的。

    再加上,甘子奇想起让李光睿去见王君临时,对方的暗示,隐隐明白对方是想让自己帮其做什么事情。

    甘子奇心里暗恨,要是甘若星能守住火鸟岛,或者之前那一战打得稍微持久一些,他也能够有些底气,如今他却是没有任何底气的。

    王君临狡口胡辩,甘子奇一时也难以强争,场中的气氛陡然间就凝滞起来。

    王君临眯眼看着甘子奇脸上神色变化,知道对方应该已经想通了,他也不再继续废话,等着甘子奇自己做决定。

    可是见甘子奇迟迟做不了决定,王君临冷哼一声,转头对杨空蝉说道:“你去传令,让下面人做好攻打大龟岛的准备。”

    王君临的声音落在甘子奇耳中,甘子奇心里陡然一惊,心生恐惧。

    甘若星在后面也听明白了,背脊冷汗直冒,有一种生为鱼肉之感。

    两人在这一刻,都彻底明白,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与对方谈判的条件,对方就是武力逼迫,他们根本没有丝毫办法。

    总之,一切权谋都必须以实力为基础,没有实力,根本就没有谈权谋的资格。

    甘子奇心里悲凉,这时候却不得不低头,双膝跪地,泣然恳声说道:“秦安公想要我们甘氏做何事,请尽管吩咐,只要不伤害我们甘氏就行。”

    “本公如何能信岛主的这些话?”王君临见甘子奇肯屈服,心中大喜,语气也就少尉和缓了一些。

    “甘氏愿意将大龟岛献于秦安公。”甘子奇跪在地上,恳声道。

    王君临闻言,心中大喜,长笑一声,道:“岛主既然这么说,本公便信你一回又何妨!”王君临爽朗大笑,又说道,“只是本公对你这大龟岛却是没有兴趣,而且将攻打下来的火鸟岛不但归还你们,还会将多宝岛送于岛主,至于那李钟一,我可以保证在半年之内便杀了他,算是给你报仇,至于让你们重回新罗国,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这……这是为何?”甘子奇心头屈辱、悲凉之后,听清王君临所说,大吃一惊。

    “看了这个计划之后,你便明白我需要你做什么事了。”

    王君临说着话,旁边杨空蝉已经将一个写有《海上商业帝国总案第七分案》的小册子递给了甘子奇。

    甘子奇曾经是新罗国的宰相,自是认识汉字,一脸疑惑的看了起来。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甘子奇脸上的震惊之色越浓,到最后已经一脸的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但眼睛深处却有着惊喜,神色之中有着放松之色。

    王君临待甘子奇看完了之后,才说道:“想必岛主看了之后,也明白本公需要你做的事情了。”

    “老夫的确明白了,不过还有些疑惑。”甘子奇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震惊之色还没有消去。

    ps:感谢几位兄弟的安慰,看了你们的留言,感觉都说得很有道理,男人的确应该大度一些,非常非常感谢————
返回首页